28.下辈子不想再遇见你
TV帝、2019-07-26 16:413,237

  宋凤学看的愣了下,然后怀疑的说:“怎么可能是周睿呢,他又没学过医。再说了,身上有几个针眼也不代表就是针灸啊。”

  反正无论如何,宋凤学都不会相信周睿有这个能力救自己女儿。要说是哪个路过的医生帮了忙,那还有点可能。

  纪清芸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实际上,连她自己也很怀疑这一点。只不过脑海里那模糊的印象,让她从直觉上相信这是真的。

  在书店周围找了一圈,纪清芸也没发现周睿的踪迹。

  夜晚的街头渐渐冷清,寒风吹来,让她忍不住发抖。

  “小芸,要不然你还是先去医院检查下,好让我和你爸放心好吗?你看你这冷的。”宋凤学心疼的从车里拿了外套给她披上。

  “我现在觉得身体很好,必须尽快找到周睿,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纪清芸焦急的说,每每想到在地上发现的大量血迹,她就怀疑,周睿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他快要死了?

  想想以周睿的性格,如果真得了什么重病,恐怕也不会轻易跟谁说。

  越这样想,纪清芸就越急,立刻拉着宋凤学上车,四处寻找。

  但这样漫无目的的找,哪里能找到人呢?

  宋凤学并没有太当回事,毕竟周睿抱着纪清芸跑开的时候看起来状态非常好,怎么可能会突然有生命危险嘛。她宁愿先让女儿去医院做检查,确定一下现在的情况。

  可纪清芸却固执的要先找到周睿,开着车子,她在青州四处穿梭。

  每一个周睿可能在的地方,包括现在的家,还有周睿以前的房子,她都找了个遍,结果仍然一无所获。

  “说不定这小子知道犯了错,跑去哪个酒店开房间了吧。”宋凤学哼了声,然后又对纪清芸叹息道:“你呀,就是太喜欢同情别人,所以才受了这份罪。也怪我,当初要不是听了你爸的胡言乱语,也不至于让你白白耽误……”

  “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纪清芸气恼的说:“你不觉得,先找到周睿比较重要吗?”

  “我觉得你最重要!周睿能有什么重要的,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就看着很不顺眼。畏畏缩缩的,一点也不像个男子汉。”宋凤学撇嘴说。

  纪清芸听的一怔,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对!周睿有可能去那!

  她二话不说,立刻掉头转向,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此时青州的某处游乐场,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逐渐走来。他好似喝醉了一样,可等近了再看,便会吓人一跳。

  七窍都在流血,大半个身子被染红,那副模样,说他下一秒就会断气都有人信。

  这家游乐场已经近乎废弃,很少有人会来。

  跌跌撞撞来到门口,周睿实在撑不住,噗通一声跪坐在栏杆前。

  身体极度的虚弱感,让他只能靠在栏杆上,冰寒刺骨的冷意,让他忍不住颤抖。

  空寂的夜晚,只有风声陪伴,周睿的脑袋靠在栏杆上,侧头望着游乐场里面。只是他的视野已经很模糊,若非强行撑着,早就昏过去了。

  游乐场里没有灯光,但他却仿佛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在家长的带领下,在一个卖棉花糖的小摊前会面。

  那是他第一次见纪清芸,虽然懵懂,却仍然感觉像见到了一位小仙女。

  从那时候起,他的眼睛就离不开纪清芸了。

  只要看着她,就能感到深深的满足。

  和纪清芸去民政局盖章的那天,是他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候。他经常会偷偷把结婚照拿出来,轻轻抚摸着两人的合照,自己一个人在那看着傻乐半天。

  有时候,得不得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梦想是那么的接近。

  可是现在……

  想想纪清芸那愤怒而失望的样子,周睿露出苦涩的笑容,可能她真的已经很讨厌自己了吧。

  意识的逐渐丧失,让周睿开始恍惚起来。

  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似要飞起来。

  这是要死了吗?还是,已经死了?

  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喊:“周睿!”

  分不清自己是睁开眼了,还是没睁开眼,却还是看到,纪清芸焦急的朝着这边跑。

  下了车的纪清芸,一眼就看到靠躺在栏杆旁的那个身影。

  等跑近一些,看清周睿的情况时,别说纪清芸,连宋凤学都吓了一跳。

  周睿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浑身都是血,脸色发白,嘴唇发青,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这家伙怎么搞成这个样?

  纪清芸更是吓的慌了神,连忙跑到他身边蹲下来,喊:“周睿,你怎么样了?周睿,能听到我说话吗?”

  周睿自然是能听到的,只是没那么清楚。唯一清晰的,就是纪清芸的脸。

  还是那么美,可是太假了。

  她怎么会对自己有这样的关心表情呢?不应该是十足的厌恶和失望吗?

  所以,自己这是在临死前产生的幻觉吗?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临死前看到了香喷喷的火鸡,看到了慈爱的奶奶。

  “清芸……”周睿模糊的喊着。

  “我在呢!你怎么样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纪清芸慌慌张张的就要把周睿扶起来。

  但下一秒,她却感觉到了脸上的冰冷。周睿的手指,冷的像一块寒冰,缓缓抚上她的脸,像在触碰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样。哪怕他已经无力做出什么表情,可纪清芸依然感受到了指尖存在的珍惜。

  “我其实不想让你这么失望的……”周睿的声音传入耳中,让纪清芸微微一怔。

  “可是,无论我多么努力,都发现好难追上你……”

  “和你的差距越来越大,他们都说,我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

  “也许我真的是一只癞蛤蟆,但是,我爱你,真的爱你。从第一次在这个游乐场见到你,就没有办法忘记。你的脸,你的声音,你的呼吸……”

  愣愣的看着满脸血污的周睿,纪清芸有点呆滞的样子。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她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感受。

  看着周睿在近乎“弥留之际”时,仍然没有忘记这些,纪清芸突然捂住嘴巴,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一根手指,轻轻抚过她的脸颊,抹去了那泪水,周睿的声音模糊的响起:“对不起,又让你哭了……我想让你骄傲的,可惜,好像太晚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已经到了必须全神贯注才能听清的地步。

  周睿的头微微移动了下,好像是要朝游乐场里面看。声音低如蚊蚋:“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你……因为那样的话,你就不用哭了。可是,我真的很爱你……对不起,我……”

  手指无力的垂落下去,周睿的声音嘎然而止。

  纪清芸瞬间大哭出声,她猛地抱住周睿,撕心裂肺的喊着:“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要你跟我说话!周睿,周睿!”

  也许曾经她痛恨周睿的无能,也许对他的没出息感到厌烦,直到现在,纪清芸才忽然明白过来,其实周睿一直在努力。

  只不过,周围人给他的压力,掩盖了一切,甚至让他失去了继续前进的信心。

  不是他不想上进,而是没有人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他对自己的爱,如此的刻骨铭心,沉重到像山峰一样。

  一切的压力,周睿都默默的承受着,却从没有反抗过。

  那不是懦弱,而是因为,他的爱太浓,浓到可以为了她付出一切。

  包括尊严,甚至于生命!

  就连宋凤学,此刻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确实很不喜欢这个女婿,觉得是家庭的累赘。但周睿“临死前”的这段表白,让她动容。

  哪怕周睿再没出息,可他对纪清芸的爱,却是货真价实的。

  擦了下眼角,宋凤学蹲下来探了一下周睿的经脉,然后惊喜的道:“他还活着!快,先送医院!”

  纪清芸这才反应过来,连眼泪都来不及擦,和宋凤学一起把周睿扛起来往车子那边跑。

  一边开车,她一边从后视镜看着后座上躺着的周睿,时不时喊着:“周睿!你不能死!要说对不起,你醒过来亲口对我说!你要是死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周睿毫无所觉,他已经彻底昏迷过去,哪里还能听得见声音。

  到了医院门口,早已经得到通知的医生护士立刻用担架把周睿抬了进去。

  纪泽明看的愣了神,不禁惊骇的问:“他这是怎么了?怎么流那么多血?”

  “我不知道……”纪清芸扑入他怀里痛哭出声:“爸,我不想让周睿死,我好害怕!”

  从上高中开始,纪清芸就表现的很独立,很坚强。进入社会后,更是有了女强人的风范。

  纪泽明已经记不清多少年没见过女儿如此柔弱的样子,他叹息一声,拍拍女儿的后背,安慰道:“放心吧,他吉人自有天相,没那么容易死的,我们要相信医生的专业能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