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到床上睡吧
TV帝、2019-12-03 10:524,355

  纪泽明又看向宋凤学,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在饭店的时候,明明是女儿突然昏迷,周睿活蹦乱跳的。怎么现在反过来了?

  宋凤学也说不清楚,她心里的疑惑,不比纪泽明少多少。

  “爸,是周睿救了我。”纪清芸哭着说。

  纪泽明愣了下,周睿?

  和宋凤学一样,纪泽明的第一个念头,也是怎么可能呢?就周睿那点本事,谁还能不知道!

  纪清芸不知该如何解释,她甚至有一种直觉,周睿变成这样,和救她有密切的联系!

  只是在周睿醒来前,谁也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医院急诊室里,周睿已经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抢救。

  很凑巧的是,负责这次抢救的急诊科医生,正是上次被周睿震惊过的那几位。

  看清要被抢救的病人是周睿时,赵医生等人都大吃一惊。

  这不是周先生吗?怎么会搞成这样?

  无需多说,他们立刻进行最高规格的抢救,所有能用不能用的全部准备齐全。

  虽然上次的抢救在章鸿鸣的特别交代中,只局限于他们几人知晓,并没有外传。但是,赵医生他们却很清楚,周睿的医术,绝对称得上神医二字!

  如果这样的人愿意加入青州人民医院,他们甘愿为其打下手!

  如此人才,若是让他在这里出了事,赵医生等人怕是一辈子都睡不安稳。

  然而经过一系列检查后,赵医生等人很是疑惑。

  周睿的情况看似可怕,可是除了失血量过多外,其它数据都非常正常。这让几人无法理解,既然所有检查都是正常的,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仔细检查半天,别说可能造成出血的内部损伤或者外伤了,连根头发丝都没掉过,实在健康的不行。

  等输完血之后,周睿已经迷迷糊糊醒过来,还没出手术室就睁开眼睛了。

  “咦,周先生醒了!”一个医生惊喜的喊道。

  周睿转头看去,见到了几个还算熟悉的面孔。打量四周,周睿疑惑的问:“我这是在哪?医院?”

  “是的!”赵医生疑惑又高兴的说:“周先生,您这是怎么了?突然大量失血,我们也找不到病因,您自己知道什么原因吗?”

  周睿愣了下,大量失血?

  他立刻回想起救纪清芸的事情,想来,应该是折寿二十载的反应吧?

  不过这个原因可不能跟别人说,周睿想了下,然后说:“可能是因为最近吃的太补了吧。”

  赵医生等人脸色古怪,失血到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浸透,吃什么才能补成这样?千年人参王吗?

  从手术台上下来,赵医生等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情况,生怕出什么意外。周睿自己则活动了下胳膊腿,感觉还挺不错的。

  这让他不由长出一口气,先前真以为自己要死了,现在总算能放下心来。

  “周先生,您确定自己已经没事了吗?”赵医生试探着问。

  周睿点点头,冲他们露出一个笑容:“你看我这样像有事的吗?放心吧,我也懂医术,知道身体什么情况。”

  虽然他自认笑的很和善,却忘记现在满脸血污,笑起来一口大牙都带着丝丝血迹,十分的狰狞。

  赵医生等人勉强回应他一个笑容,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先给周先生找块镜子让他照照。

  既然确定没事,周睿便在手术室里洗了把脸,然后打开门出去。

  看到他自己走出来的时候,纪家三口都吓的直往后退。

  周睿被推进去的时候满身血污,看着一副随时嗝屁的样子。现在却脸蛋白净,精神抖擞。

  所以……这是诈尸了吗?

  纪清芸当即就哭了出来,用力挣脱纪泽明的拉扯,跑到周睿面前一把抱住他:“就算你是鬼我也不怕,周睿,你不要走,我以后不会再埋怨你,你不要走!”

  周睿被她这一出弄的发愣,闻着纪清芸头发上传来的清香,感受着她的体温和关心,先前折寿二十载的郁闷,瞬间一扫而空。

  只要心爱的人还活着,付出二十年寿命又如何!

  如果这里只有他们俩,周睿真想尝试着去抱一下纪清芸,他很早以前就想这样做,只是一直觉得自卑,鼓不起勇气。

  现在,纪泽明和宋凤学都在,周睿更不好那样做,只能发出轻柔的声音,道:“我没说要走啊,你怎么了?”

  纪泽明和宋凤学又惊骇又感动,现实版的人鬼情未了上演,两口子都不知道该冲过去把女儿拉回来,还是该让她了了这个心愿。

  “你没死?”纪清芸愣愣的说:“可你刚才七窍流血……”

  “你没看过大话西游吗?七窍流血是七窍流血,死是死,不要混为一谈。”周睿开玩笑道:“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问问赵医生他们。”

  此刻,赵医生等人也从手术室里出来。几人心里还有点郁闷,本以为今天可以完成拯救神医的壮举,结果忙活半天就输个血而已,简直就是浪费表情。

  纪清芸看向几人,问:“医生,他真的没死?”

  “周先生的身体非常健康,完全不需要担心。”赵医生很是客气的回答说:“不过平时对饮食还是需要注意点的,这种补法,有点太过了。”

  这种补法?

  纪清芸愣愣的回头看向周睿,却发现对方一直在盯着。眼里浓浓的情意,如同天上的烈日一般灼热。

  其实周睿看她的眼神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直到今天,纪清芸才真正耐下心来和他对视。

  那炙热的眼神,让她心里升起了莫名的情愫。

  与此同时,赵医生等人好奇的看着纪清芸,在心中感慨这女子的美貌时,忍不住问:“周先生,这位是您的?”

  “我的妻子,纪清芸。”周睿回答说。

  “纪小姐的美真是让人惊为天人,和周先生真是郎才女貌,又如此的恩爱,令人羡慕。”赵医生立刻夸赞到。

  纪清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周睿,顿时脸色羞红,连忙放开他。

  赵医生的话,听的她心里一阵怪异,同样的句子,之前才听宏业集团首席大律师刘景辉说过。这么多年里,纪清芸还是头一回在一天内遇到两次有人说她和周睿是郎才女貌的。

  纪泽明和宋凤学也明白过来,这不是诈尸,周睿真的还活着。

  两人连忙走过来询问情况,得知周睿只是因为补的太多,所以才会流那么多血时,都愕然不已。

  纪清芸看向周睿,疑惑的问:“你补过什么?”

  以她对周睿的了解,一天三餐都很普通,最有营养的可能就是白米饭了。

  周睿摸摸鼻子,说:“可能最近嗑的瓜子稍微多了点。”

  赵医生等人脸色古怪,瓜子就是您说的大补之物?玩儿呢?

  这话自然没几个人会信的,不过更没人相信周睿真吃了什么千年人参王之类的东西。既然几个医生都确定周睿没有任何问题,身体十分健康,纪家三口的心也就放下来了。

  不喜欢周睿,不代表想让他死。

  随后,宋凤学又让纪清芸也做了一番检查。结果自然什么问题也没找到,她的身体同样十分健康。

  纪泽明和宋凤学两口子脑袋都糊涂了,闺女莫名其妙昏迷,女婿莫名其妙大量失血,结果都检查不出来问题,见了鬼了?

  既然没有问题,几人只好回家。

  到了家里,还不等别人说话,纪清芸就直接把周睿拽进了屋子里。

  本来还想好好审问一番的宋凤学,顿时郁闷了,嘀咕道:“这丫头,怎么比我还急!”

  “行了,不管怎么样,他也是刚刚从医院回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纪泽明拉着她也回了屋。

  关上门后的纪清芸,盯着周睿。周睿被她看的浑身发毛,不由问:“你怎么了?”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纪清芸问。

  那双美目之中,似有特别的含意。虽然逐渐恢复了自信,但面对这样的“对峙”,周睿很快就败下阵来。

  他本能的把视线移开,问:“说什么?”

  看着他这幅逃避的样子,纪清芸忽然觉得,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那尴尬中,带着点害羞的意思,反而让人觉得还挺可爱的。

  可爱?

  这个词和快三十岁的周睿,能挂到一起吗?

  纪清芸很快便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又问:“你和刘律师怎么认识的?”

  周睿心头一紧,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回答说:“不是说了吗,来买书的时候认识的。”

  纪清芸看着他,露出嘲讽的笑容。这笑容,让周睿觉得尴尬又不安。他知道,这个理由确实不怎么能站得住脚,却又实在想不出别的话来搪塞。

  好在纪清芸并没有在刘景辉的事情上多做纠缠,随后又转而问起另一件事:“能跟我说说,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吗?”

  “哦,这个啊。其实也没什么,当时我就特别着急,然后把你抱到书店。接着一个路过的医生帮忙,用针灸救了你。”周睿快速的回答说。

  “你说的针灸,是指这套针吗?你的?还是那个医生的?如果是医生的,他怎么没带走?”

  连珠炮似的发问,让周睿心头一紧,他讪讪一笑,说:“那个人好像也有急事,救完你急匆匆的走了,所以忘了拿。”

  纪清芸没再问下去,她只盯着周睿,连眼皮都不眨。

  周睿被看的实在受不了,正想说点什么时,却见纪清芸突然快步走上来,两只手也同时抬起。

  暗叹一声,周睿想着,可能她还是没忘自己之前占便宜的事情。

  然而,纪清芸并没有去抽他,而是伸出双手抱住他的后腰。脸颊紧贴在周睿的胸口,倾听着那有力的跳动声,她忽然觉得莫名的心安。

  也许连周睿自己都不清楚,折损了二十年的寿命,不光是救回了纪清芸,同时也让两人的性命有了某种玄妙的联系。

  而这种联系,让纪清芸有了些许的改变。

  “不管到底是谁救了我,你活着,我活着,这就是最好的结果。”纪清芸说。

  周睿听的发怔,感受着妻子那温软的身体,他忽然觉得,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这时,纪清芸又接着说:“你讲过的那些话,我会永远记住的。不管我们将来如何,最起码,我明白你是个好人。”

  才刚觉得幸福就被发好人卡了?

  周睿纳闷不已,问:“我说什么了?”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值得纪清芸如此动容。昏迷前的那些事,根本没有在他的记忆中留下多少踪迹。就像周睿救纪清芸的事情,纪清芸同样也不知道。

  两人都记得发生过什么,却也都遗忘了些什么。

  只不过,纪清芸忘记的更多一些。最起码,她不会知道有一个人男人为了救她,甘愿折损二十年的寿命。

  而这件事,周睿也没打算告诉纪清芸。

  有些事做了就做了,何必非得邀功呢。你想为一个人付出,就不应该想着靠付出去得到什么。这样的爱,才能被称作是无私的。

  闻着纪清芸头上的清香,周睿犹豫着,这么深情的时刻,是不是应该也伸手与之相拥?

  就在他刚鼓起勇气抬手的时候,纪清芸突然将他推开,低声道:“身上一股子腥味,快去洗澡!”

  周睿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一身的血。他干笑一声,连忙拿了衣服去卫生间。

  洗完澡之后,吹头发的时候,周睿忽然发现,自己的鬓角里,多了一抹白色。

  拨开看了看,一撮白发清晰可见。

  也许,这就是寿命折损的第二个象征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其它的后遗症。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后,周睿才摇摇头,不再去想关于寿命的事情。

  洗完澡之后,周睿把脏衣服手洗干净挂在阳台,然后才穿着睡衣回屋。

  纪清芸已经换好衣服躺进被窝,周睿走过去看了眼,见她双目闭上,似乎已经睡着。

  轻手轻脚走到自己的地铺旁,正准备躺下去的时候,房间的灯突然关上了,紧接着,纪清芸的声音传入耳中:“天冷了,还是到床上睡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