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科长暗访
TV帝、2020-05-19 06:553,205

  走到那男人附近,周睿没有冒然打扰,而是跟在后面看。

  此时,那人已经进入诊室坐下来。

  办公桌后的一个女医生抬眼看他,问:“什么病?”

  那人被问的愣了下,然后说:“我哪知道什么病,要是知道,也不用上你们诊所来了啊。”

  女医生听了,直接唰唰唰写下一张单子,说:“先去验血,拍CT。”

  那人皱起眉头:“医生,你也不问问我的病情,就确定必须拍CT吗?”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女医生不耐烦的看他,说:“你来医院就是看病来的,要是不相信我们这些医生可以不来啊。”

  “你这什么态度啊。”那人不满的说。

  “为病人负责的态度,让你验血,让你拍CT都是为了更加清楚你的病情,知道吗!”女医生回答的理直气壮。

  连周睿在后面都听的直皱眉头,病情都不问就让人拍CT,摆明了是想多赚钱。而且就这态度,也不知道宋凤学怎么年入百多万的。

  那人虽然也露出生气的样子,却没有走,而是拿起单子,问:“在哪拍?”

  “出门右拐上楼。”女医生头也不抬的说:“下一个!”

  待那男人出来,周睿依然跟在后面。只见这人拐弯上楼梯的时候,四处打量,还从口袋里掏出纸和笔,时不时记录着什么。

  周睿立刻判断出,这肯定就是卫生局派来暗中调查的科长了。纸上记录的,自然是诊所里出现的各种问题。

  如果再让他这样记下去,估计没假药的事,诊所也得遇到麻烦。

  没有再耽搁,周睿装作有急事上楼的样子,从那人旁边跑过去。他故意蹭了那人胳膊一样,手指趁机搭在对方手腕,然后又不引人注意的抬起手:“啊,对不起,没事吧?”

  “也不看着点路,这么宽的楼梯还能撞到我。”那人不爽的弯下腰,捡起被撞掉的笔。

  “实在对不起,有位病人找我,所以着急了。”周睿说着,突然轻咦一声,盯着对方的脸看来看去。

  那人被他看的一怔,下意识摸摸脸:“你看我干什么?”

  周睿语气变得严肃许多,问:“你晚上睡觉是不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起来喝几口水,不然浑身燥热难以入睡?”

  那人愣了下,然后点点头:“是这样的,你怎么知道?”

  “我是学中医的,所以从你脸上能看出点病情来。”周睿说着,一拍脑袋,道:“忘了现在人大多都不信中医,不过没关系,你这病还能再拖个一两年,抓紧去大医院看看就行。”

  说罢,周睿就要转身走。

  那人被他说的心里发毛,连忙一把拉住:“哎,哎,你说清楚点。什么叫还能再拖个一两年,我这病很严重吗?”

  周睿苦笑道:“您还是别问我了,像您这样的病,以前我爸就给人看过。那时候他和我一样年轻,说话没人信,结果那个病人没两年……哦,我的意思是,您还是找专业点的大医院仔细瞧瞧,这病不太好治。”

  他不说还好,这样一说,那人直接就懵了。

  没两年怎么了?嗝屁了?

  要是周睿上来就胡说八道,他肯定嗤之以鼻,但自己确实晚上睡觉每隔一段时间必须起来喝水,否则就浑身热的不行。

  他也去大医院看过,说是什么肝火旺,平时注意休息,多吃点清淡食物。但是几年下来,压根没用。

  现在遇到个只看一眼就能说出病情的人,又把话说的那么吓人,他哪里会轻易错过。

  “小兄弟,我这个人从不看人年龄,你既然能看出我的病,那就是有真本事。快说说,我这病到底该怎么治?”那人问。

  周睿做出思考的样子,然后道:“这里也不是个看病的地方,还是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

  那人哪里会反对,直接跟着他上了三楼。

  三楼是手术室,不过谁敢没事来这动手术,偶尔有个切阑尾的送来就不错了。

  领着那男人站在墙边,周睿又仔细为他诊脉一番,才问:“之前是不是脾动过刀,然后又喝了很长一段时间中药?”

  那人连连点头,激动不起:“对对对,以前被车撞过,脾破裂,差点就死了。后来身子虚,家里人就找了个中医抓药吃。虽然身体好了,却遗下了这个毛病。”

  “那就对了,当初给你动手术的医生,应该是手术过程中出了点小差错,导致你的脾受损。后来吃了太多中药,药毒渗透脾脏。白天的时候因为活动量大,可能你还感觉不到,但到了晚上,脾脏开始反射性的吞噬药毒。等你发现身体有异样的时候,内脏就已经处于衰竭状态,很危险的。”周睿罗里吧嗦说了一堆,把那人吓的脸色发青,然后又问:“你想针灸还是吃药?”

  那人连忙说:“你是医生,你看哪种好就用哪种。”

  “针灸见效快,不过还得以药物辅助。纯用药的话,效果慢一点,但修复的会更彻底一些。”周睿回答说。

  “那还是用药吧,时间长点没事,只要能彻底治好就行!”那人说。

  周睿点点头,问:“有笔和纸吗?我给你写药方,你回头自己去回春堂抓药就行,他们那的药还不错。”

  “好好好。”那人慌不迭的把手里的笔和纸递过来。

  周睿接在手里,扫了一眼,果然见纸上记录的是各种缺点。他装作诧异的样子,问:“这是什么?”

  那人有点尴尬,这才说:“也不瞒你,其实我是新调来查你们诊所药品使用情况的。”

  周睿更是一脸惊讶:“我们诊所没什么问题啊,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来查?”

  季庆林犹豫了下,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有人投诉你们诊所用假药,这件事被省里关注,明天派专人联合突击检查。这事本来我不该跟你说,见你医术了得,就直接跟你明说了吧……不过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否则我这乌纱帽都得掉!”

  周睿忙点头道:“您放心,这事我肯定不说出去!不过我也相信,我们诊所绝对不会卖假药的。”

  “是与不是,建议你们全面自查。等查出问题,可就晚了。”季庆林说。

  随后,他没有多呆,既然已经挑明了身份,干脆早点离开,免得被人怀疑什么。

  临走前,季庆林特意问了周睿的姓名,想等病好了来感谢他。

  周睿哪敢跟他说真名,便道:“您叫我小庄就行,庄周的庄。”

  “庄周?这名字还挺有意思的,难怪学的是中医。”季庆林笑着说。

  随意聊了两句,两人才一前一后下楼。

  此时,宋凤学刚好也来到了诊所。

  到了药房窗口,田鲁静看到她,连忙喊住,说:“宋姐,你女婿来了。”

  “女婿?”宋凤学皱起眉头,问:“他来干什么?看病吗?”

  “哪儿啊,他一来就要进我们病房,我就说他又不懂,没让进。你说这小周,不好好看书店,非要跑我们病房瞎倒腾什么。”田鲁静说。

  “可能脑子有病吧。”宋凤学话刚说完,就看见周睿从楼梯上下来。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季庆林,而季庆林也只瞥她一眼,便很自然的离开了。

  宋凤学蹬蹬蹬走到周睿面前,训斥道:“听说你要进药房?干什么?早上没吃饭所以来吃药吗!”

  周睿连忙指着季庆林的背影,小声说:“那个就是是来暗中调查的,我……”

  “什么狗屁!”宋凤学刚才看见季庆林了,完全不认识,便气冲冲的道:“我会不认识?你以为随便指个谁,我就认不出来了?我告诉你周睿,马上从我的诊所滚蛋,要不是看在你帮了小芸一个忙的份上,今天非抽你不可!”

  田鲁静也从药房出来,装模作样的劝道:“哎呀,宋姐,这大白天的怎么火气那么大。人小周可能也是有什么正经事……”

  “他有个屁的正经事!看着就来气,赶紧走走走!”宋凤学不耐烦的推了周睿几下。

  “妈,我没有说谎,他真的是。而且说明天会来突击检查,诊所里如果发现有假药就……”

  “什么假药!小周我告诉你,你可别胡说啊!”田鲁静脸色一变,厉声道:“这可还有病人呢,我们诊所开了那么多年,谁不知道一直都很正规的。何况你还是宋姐的女婿,怎么能污蔑自己家的诊所!”

  那几个病人诧异的看过来,隐隐在议论刚听到的话题。

  宋凤学也是脸色难看,直接就一巴掌朝着周睿脸上抽过去。

  还好周睿躲的快,宋凤学却不依不饶的狠推他一下:“给我滚!正事不干,就知道造谣!自己没出息,想把我的诊所也祸害了吗,滚出去!”

  周睿被她连推带打到了门口,田鲁静跟在后面冷笑说:“做女婿做到六亲不认,也够可以的。宋姐开诊所医治那么多病人,积累多少功德呀,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女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