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周睿的高人风范
TV帝、2020-05-19 06:553,866

  “咦,这个我好像见过?”一个警局高层从周睿手里接过那东西,看了几眼后,然后道:“没错,上次我们协助查获的一批泰国走私货物中,就有这个。好像是叫什么尸油,据说是特别不人道。还有这个毛发,应该是婴儿的胎毛。”

  一圈人听的毛骨悚然,尸油?也太恐怖了吧!

  那名警局高层又道:“泰国,包括缅甸,老挝那边对这个特别信。不过据我了解,这种用尸油做成的佛牌,都属于阴牌。虽然短时间可以让人好运,却很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反噬。蒋国兵,你怎么买了这么一个邪门东西。”

  蒋国兵听的有些发愣,道:“我,我们买的时候,那个人说是庙里的白衣阿赞做的正牌啊……”

  “那你肯定是被人骗了。”周睿摇摇头,道:“这种东西确实属于邪门歪道,普通人很容易因此遇到危险,可以信,但最好别碰。”

  蒋国兵点点头,忽然抓起那小瓶子和佛牌,直接扔进垃圾桶,咬牙切齿的说:“以后再也不买这些玩意了!”

  章鸿鸣拍着周睿的肩膀,哈哈大笑,道:“老弟,这回你可要出大名了。回头我让人帮你宣传宣传,保证名声大噪!”

  一听这话,周睿连忙摇手,道:“千万别!我没想过出名,就现在这样挺好。章总要真想帮我,回头跟医院说一声,这事千万别传出去。非要安功劳的话,陈医生他们就挺合适的。”

  周围人听的愣神,现在多少人打破脑袋都想出名。周睿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机遇,怎么反而往外推呢?

  周睿自己是有苦说不出,他的医术是从道德天书里学到的。而此前二十多年里,一直都是窝囊废的形象。

  要是突然说自己成了神医,估计认识他的人都不会信。就算信了,也会怀疑他的医术从哪得到的。

  总而言之,周睿想保住道德天书的秘密,就必须学会低调行事。

  至于所谓的名气,还是算了,他对这个并不看重。

  好说歹说,最后章鸿鸣才带着满满的不理解答应下来。不帮他宣传,还得找关系让这些医生别到处乱传。

  “周先生,您这么好的医术,理应悬壶济世,救治天下人才对。名气越大,能起到的作用也就越大。”陈医生还是不放弃的劝说着:“实在不行,您来我们医院也行。我们有中医科,以您的医术,直接做主任医师都没问题!”

  “这个……人各有志吧,我还是喜欢平淡点的生活。”周睿说。

  陈医生他们劝不动,最后只能理解为,这是高人风范。看淡了名利,所以才更向往田园和自由。

  随后,蒋国兵老婆被推去了重症监护室。周睿实在受不了被一堆人追捧的架势,以前他总是被人骂吃软饭的,不是个男人。现在突然来一堆人含着捧着,自然很不习惯。

  见他有离开的意思,章鸿鸣也没拒绝,只隐晦的提醒,陈金良想请他吃饭。

  而陈金良自己,也过来明确表示,希望周睿能给他一个赔罪的机会。

  好歹是个局长,周睿也不好直接驳了他面子。正想答应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接通后,里面传来纪清芸清冷的声音:“你为什么不在书店!”

  这不是问句,而是训斥的语气。

  周睿连忙解释说:“我来医院看望小菱,这就回去了。”

  还好纪清芸知道小菱就是出车祸的小女孩,听说他是去看望病人,语气才稍微好一些:“看病人也不需要那么长时间吧,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小时都不见人影!”

  “等我一个小时?”周睿很是意外,向来都是他等纪清芸,哪有反过来的。

  “晚上要和三舅一家吃饭,你快点过来!”纪清芸说。

  周睿连忙应声,挂断电话后,对陈金良和章鸿鸣抱歉的道:“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家里人一起吃饭……”

  “家里人自然是最重要的,没关系,周先生先忙,以后有的是机会。”陈金良不介意的道。

  章鸿鸣也笑道:“没错,来日方长。不过,我倒很想见见周老弟的家人,这得多好的家庭才能有周老弟这样的人才。”

  周睿讪笑一声,心想回头你要是知道我是个“吃软饭”的,恐怕就不会那么想了。

  在这件事情上,他多少还是有点自卑的。

  从人民医院离开后,周睿回到书店,纪清芸已经等的很不耐烦,见面就把他数落一阵。周睿不敢多言,只打开门借进去看看电路的理由,把道德天书放到吧台上。

  他怕吃饭的时候人多,万一给碰丢就麻烦了。

  纪清芸自然更是不高兴,本来就耽误很久了,还看电路。一个破书店,就算全烧了,又能值几个钱?

  这个时间孩子放学,大人下班,路上稍微有点堵。

  四五十分钟后,两人才到滕王阁。在服务生的指引下,进入包厢。

  包厢里的人听到开门声,立刻转头看来。

  见是周睿,其中一名妇女当即道:“呦,这不是小周嘛,架子挺大的,等你等到现在。怎么的,书店生意忙的抽不出来空?博义可是一下班就赶来了。”

  说话的正是三舅妈,在众多亲戚里,她属于那种好胜心比较强的人。

  每次出门,无论别人说什么,都能把话题拐到自家儿子身上,然后再用不经意的口气大肆夸奖一番。

  只是纪清芸作为家族中前途最好的年代人,一直让她找不到什么点去贬低,好在有周睿这个拖后腿的。

  因此,只要见到周睿,三舅妈总会明里暗里嘲讽两句。好像只要这样,她儿子就比纪清芸牛B了。

  坐在她旁边的是一个满脸傲气的年轻人,瞥了周睿一眼,发出不屑或者不爽的嗤声。

  尽管只是刚刚毕业,但从小到大,宋博义对周睿就一直轻视到极点。

  周睿从小学寄宿在纪家,白吃白喝,还娶了纪清芸这么个大美女。在宋博义看来,纯粹是狗屎癣长在金銮殿——生了个好地方!

  不说他初中毕业近乎文盲,就那穷的叮当响,身子骨又差,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所以,就算周睿名义上是他姐夫,宋博义也从没这么喊过。

  每次都是直呼其名,完全没尊重的意思。到现在,更是连和周睿说话的兴趣都没有。

  在宋博义看来,他们俩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人。

  自己的目标,是超越表姐纪清芸,成为家族中混的最好的人,让所有亲戚都得仰视。

  至于周睿?算什么东西?

  宋凤学立刻训斥道:“周睿,不是早给你打电话了吗,怎么到现在才来!真是不像话!”

  周睿连忙解释路上堵车,所以慢了点。

  不过也没谁听他解释,根据过往的经验,周睿在这种场合就是凑人数的,顺便打打杂。有菜吃菜,没菜就拿他开涮。反正纪家自己人对周睿也不怎么样,其他人就更无所谓了。

  纪泽明打了圆场,招呼服务生快点上菜。

  放在平时,周睿肯定就低头不吭声了。但今天刚带着一群医生创造奇迹,给了他不小的自信,便看向宋博义,然后好奇的问:“博义什么时候回来的?不上学吗?”

  宋博义斜视着他,道:“你的记忆力还能再差点吗?”

  “就是,我们博义都毕业半年了,已经上班了你都不知道?老纪,你这当教授的,教会那么多学生,怎么也不教教自己女婿。”三舅妈说。

  纪泽明不怎么喜欢和人争执,就端起杯子,呵呵笑了两声没说话。

  反倒宋凤学习惯性的训斥着:“不知道就别说话,惹人笑话。”

  纪清芸似乎有些看不过眼,道:“妈,你少说两句吧。”

  “我又没说错!”宋凤学似乎还在记恨周睿说她卖假药的事情,很是不爽的道:“以为人人都跟他一样呢,初中上完就不上了。人家博义可是在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又在大公司工作,前途大着呢!哪像周睿,就知道守着个破书店,一点出息都没有。”

  纪清芸眉头微皱,正想再说什么,却忽然感觉手背被人拍了两下。

  低头看,却发现是周睿的手。再抬头时,只见周睿面带微笑,冲她微微摇头,好像在说没关系。

  纪清芸心中微有诧异,往常遇到这种情况,周睿总是没有任何反应,逆来顺受。虽然今天他仍然没有吭声,可这神情,却比之前好的多。

  最起码,纪清芸没在他眼里看到失落和自卑,反而……带着一点莫名其妙的自信?

  尤其是他的动作,虽然两人结婚好几年,但周睿几乎连她的手都没拉过。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今天怎么了,胆子好像突然变大了?

  这时候,纪泽明开口道:“好了,闲话就不要说了,还是说说正事吧。博义啊,你表姐公司的事刚才都说了,你看,能不能帮一下?”

  宋博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带着浓浓的傲意,道:“我们宏业集团可不是一般的公司,全国一流企业,对于各种规范是严格遵守的。表姐公司签约遇到困难,只能说明标准没达到。”

  周睿怔然,宏业集团?章鸿鸣的公司?

  他下意识瞥了眼纪清芸,见妻子眼里似有不快,却又像有所顾忌,没有开口反驳。

  宋凤学虽然开的是诊所,却也可以算作生意人,便说:“所以这才找你帮忙嘛,你毕竟是宏业集团的员工,你表姐也不要求别的,就想和他们的部门总监见上一面。你说这标准够不够的,总得见了面才知道啊,老是见不着人,怎么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呢?咱们都是自家人,你看能帮就帮一下,姑姑在这先谢谢你了。”

  周睿这才听明白今天为什么突然和三舅一家子吃饭,敢情是找人家帮忙来了。

  他好奇的看向宋博义,问:“博义也在宏业集团工作?哪个部门啊?”

  “也?”宋博义瞥他一眼,嗤笑道:“怎么说的好像你也在那工作一眼。还是说,你认识宏业集团的什么人啊?要是你认识,也不用找我帮忙了啊。”

  对于自己这个表姐夫,宋博义是越看越觉得不是一路人。

  到现在快三十了还没什么出息,就那么一家破书店,还是租人家的。每个月除去房租水电费,连一千块都赚不到。

  瞧瞧这一身衣服,估计加起来还没五百块钱,自己这身西服,可要好几千呢!

  而自己,名校毕业,实习期工资就高达五千块!等过两个月转正,很容易就能突破一万!

  一个月的工资,就抵得上这个所谓表姐夫一年赚的钱。

  所以在宋博义看来,自己和表姐夫的差距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再加上原本混最好的表姐纪清芸也要找他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帮忙,宋博义这自信心,瞬间就爆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