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一家人的攀比
TV帝、2019-07-26 16:413,276

  “他能认识什么人,整天守着个书店,也就认识旁边做牛肉汤的。”宋凤学连忙道:“这事还得博义你帮忙,要是有什么需要,就跟你表姐提。”

  坐在一旁,身材偏胖,更像个伙夫的三舅在此时开口道:“凤学,这事你可别逼博义,一家人,能帮他肯定帮,帮不了,那也没办法。刚才博义不是说了嘛,签约不了,那是小芸他们公司的问题。有问题,那就要先从自身找原因嘛。小芸,你说三舅这话有没有道理?”

  话里话外,充斥着一股子明显的优越感。

  以前宋凤学开诊所,纪泽明又是大学教授,可以说日子在众多亲戚中算是相对突出的那种。

  三舅一家呢,则都是普通的国企职工,勉强称得上小康之家。

  国人本来就喜欢互相攀比,两个陌生人碰上了还斗眼呢,何况熟悉的亲戚?

  三舅两口子一直觉得,在经济上落了宋凤学他们家一头,尤其纪清芸学习成绩好,年纪轻轻就做了公司副总监,更让他们憋了一口气。

  直到宋博义毕业,应聘到了宏业集团的法律部做律师,这才真正扬眉吐气。

  尤其是现在看着往日盛气凌人的宋凤学,在那求自己儿子帮忙,三舅两口子心里就说不出的畅快。

  以前你们不是总在家族聚会里充老大,看谁都像在看手下的样子吗?怎么现在反过来求我们了?

  纪清芸握紧了手掌,深吸一口气后,说:“有道理。”

  实际上有道理个屁,要是换个场合,换个时间,她已经提包走人了。

  本来纪清芸也没打算找宋博义帮忙,是宋凤学知道宋博义进了宏业集团做律师,才安排的这场饭局。

  纪清芸能留到现在,纯粹是不想让妈妈的一番苦心白费。

  可三舅一家子这种“暴发户”心态,实在让她有点受不了。

  “对嘛!实事求是,有错就改,才能进步。”三舅乐呵呵的,又看向周睿,说:“关于这个,就不得不说说周睿你了。看看你表弟,虽然以前我们家日子过的一般化,但他很争气。在学校里成绩一直都不错,毕业后又应聘了宏业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有这样的履历,以后就是妥妥的大律师!你比他年长,却还守着一个书店不思进取,这怎么给小芸幸福生活嘛。这年头,学历是很重要的。我听说不是有成人高考?反正你书店也没啥生意,平日里多看看书,万一考好了,说不定还能去哪个小公司工作,总比守着哪个破书店强。”

  三舅妈嗑着瓜子,说:“你这不为难人家周睿嘛,他初中毕业,连高中都没上过,靠自学怎么可能考的好。要我看,就踏踏实实的,反正小芸现在还行。虽然公司没宏业集团大,起码在青州也算不错了。”

  听着这俩人跟唱双簧似的,纪清芸的手掌握的更紧。

  她哪里听不出,三舅和三舅妈是要把以前被压制的憋屈,现在全部宣泄出来。

  那一副炫耀,得意的神态,让纪清芸很是上火。

  连向来性格宽厚的纪泽明,脸色都不太好看了。纪家虽然过的好,可也没亏待哪个亲戚啊。平时能帮忙就帮忙,跟谁都还挺客气的。

  怎么这反过头来找人帮忙的时候,就这个样子?

  可是为了女儿的事业,他只能忍着心里的不快。

  宋凤学是个直脾气,如果三舅只拿公司大小说事,听也就听了。可听着对方一口一个周睿,宋凤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要是周睿能有点出息,哪里需要被三舅这样说三道四?

  在宋凤学看来,自己这一家人,个个都争气,唯独这个女婿,简直就像一滩烂泥!

  她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冲周睿发起火来:“听见你三舅说的没有,要学历没学历,要能力没能力,整天就知道混吃等死,还像个男人吗!小芸嫁给你,真是白瞎了眼!”

  被宋凤学这突然发火吓了一跳,三舅连忙换了口气,道:“哎呀,周睿还年轻嘛,以后日子长着呢,说不定哪天万一就有出息了呢。”

  “他能有出息,那我就能上天了!”宋凤学气恼不已的说。

  不过被她这么一通发火,三舅一家子也不好再说下去了。纪泽明连忙喊服务员,问怎么菜还没上来。

  过了会,服务员来说:“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来了一桌比较重要的客人,点了VIP套餐,需要加紧制作,所以厨房那边慢了点,还请各位稍等。经理说了,等会结账的时候,给你们打九五折。”

  三舅一听就不乐意了,九五折?打发叫花子呢!

  “凭什么VIP套餐就能先为他们服务,难道我们吃的不是菜吗!”三舅很是不满的说。

  服务员只得耐心解释道:“我们滕王阁的VIP制度是这样的,等级越高,享受的服务越好,越快,还请你们谅解。”

  “这不是势利眼吗!也太欺负人了!”三舅妈当即站起来,说:“走走走,不在这家吃了,到哪吃不上饭!”

  宋凤学更是气的吐血,本来听那一家子炫耀就够不爽了,现在又搞个什么VIP。

  她恼火的冲服务员嚷嚷起来:“我不管你们什么VIP不VIP,马上把你们老板喊来!这样做生意,我要投诉!”

  宋博义推开椅子走了过去,掏出一张名片在服务员眼前晃了一下,冷声道:“我是宏业集团的法律部律师,你们这样对待消费者,是违反餐饮行业管理条例的。立刻把你们老板喊来道歉,不然马上让你们关门信不信。”

  那服务员愣了下,宏业集团的律师?

  她稍微有些紧张,连忙说:“请您稍等,我这就去和经理说。”

  看着服务员快步跑开的背影,宋博义露出得意和骄傲的神情,回头说:“你们放心,他们敢对我们不公平,马上就治他们!”

  三舅顿觉扬眉吐气,冲宋凤学道:“放心,有博义在,他们肯定分分钟就得来道歉。现在干饭店的,哪个敢惹律师啊!”

  周睿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劝道:“其实就是一件小事,没必要搞的太大,要不然我们还是换一家吃吧。”

  “你就是这样窝囊,才天天被人讽刺!一边呆着,好好学学人家博义,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宋凤学没好气的说。

  周睿还想说什么,却被纪清芸拉到一边,低声道:“你就别说话了,没看见妈在生气吗。”

  周睿当然看的出来,他只是不觉得一点点小事非弄到大吵大闹,影响吃饭的心情。

  既然纪清芸开口了,他也就懒得再说。只是想到刚才的事情,便问:“你公司签约不顺利?”

  “嗯,宏业集团那边好像在和别的公司接触,部门的总监连面都不让我们见,很被动。”纪清芸面色忧愁,这次的签约,关系到她未来的发展,可以说相当重要。办成了,就等于在履历表上添加了重重的一笔,办不成,下半年的业绩考核很可能也因此被拉下。

  “博义能帮上忙吗?”周睿又问。

  “也许能吧,我也不清楚。”纪清芸摇摇头。

  宋博义只是刚毕业,应聘到宏业集团法律部做实习律师,能不能够得上其他部门的总监很难说。

  要知道,像宏业集团这样的大公司,部门总监几乎和纪清芸的公司总裁地位差不多了。

  但她在宏业集团没有别的熟人,只能寄希望于宋博义穿针引线。

  周睿犹豫了下,然后忽然鼓起勇气,说:“实在不行的话,也许我能有办法。我认识宏业集团的人,也许他可以帮忙。”

  “你认识宏业集团的人?”纪清芸有些意外,周睿整天在书店呆着,怎么能认识那边的人呢?很快她就想到,也许是宏业集团的人去书店买书才认识的。

  摇摇头,纪清芸道:“还是算了吧。”

  在她看来,周睿能认识的顶多也就是某个普通员工。再者说,去书店买本书,一面之缘,能算认识吗?就算真找去,人家也未必愿意帮这个忙。

  从认识周睿以来,纪清芸从来没在他身上看到“帮助别人”四个字怎么写的,自然不会报以希望。

  “可他……”

  周睿正要再说话的时候,门口已经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人问:“哪位是宏业集团的律师?”

  宋博义挺起胸膛,昂然走出去:“我就是!”

  周睿转头看去,只见门口站着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一个个气度都非常不凡。

  宋博义正满脸傲然的跟人家叫嚣:“你们谁是老板,这种不公平对待消费者的行为,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今天必须给我们道歉,否则的话,马上就起诉你们!”

  站在最前面,身材高大的男子笑了笑,转过身对另一人说:“刘哥,你手底下这些年轻人都挺有朝气的啊。”

  “年轻人火气大了点,夏总别介意。”身后那人走出来,来到了宋博义面前,微微皱眉,问:“你是公司的律师?什么时候入职的?”

  当看到这个戴金丝边眼镜的男人后,宋博义愣了下,然后突然脸色一白,额头冒汗。

  他一眼就认出,这是公司法律部首席大律师,刘景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