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用我的命来换你一生安康
TV帝、2019-12-03 10:554,722

  随着周睿的呼声,道德天书上一团金光缓缓消散,而纪清芸额头的黑气,也随之消失。

  青州看守所里,盯着墙上图案的范钱突然眼睛睁大,然后猛地吐出一口血。血中带着些许肉块,他双目发怔,脸色发青,带着不敢置信的神情抓向墙壁:“怎么可能……”

  随后,他轰然倒下,彻底没了声息。

  歹毒的秘术,反噬后自然也更严重。

  上次的反噬,他只伤了手,这次,却是要了他的命!

  “小芸!小芸!”书店里,周睿依然焦急的大声喊着,可纪清芸却始终没有回应。

  道德金光散去的只是那团黑气,并不能让她死而复生。

  依然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身体僵硬的和死尸没有区别。体温已经降到一个让人心慌意乱的温度,周睿这次真急的掉了眼泪。

  从没有哪个时候,比现在更让他慌神。

  不管小时候还是长大后,纪清芸在他眼里,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周睿曾经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纪清芸。

  也曾想象过和纪清芸牵着手,像那些普通的夫妻一样过着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太奢侈,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就足够了。

  但是,现实让他看清,自己与纪清芸的距离被越拉越远。

  他没有这个能力让纪清芸幸福,甚至没办法得到她的认同。

  现在,周睿终于有这个能力了,纪清芸却惨遭不幸!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他,为什么要在自己想要改变的时候降临这样的不幸?

  眼见纪清芸的灵魂再次要离体,周睿突然疯狂的嘶吼出声:“你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我一定会救活你!小芸,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拿起天书,周睿再次想着救人。

  又一团金光消散,紧接着,救命金丸出现。

  “周睿……”她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

  “小芸!不要怕,我一定会救你的!”周睿大声回应着。

  怎么会按不动?为什么?

  他忽然有种莫名的醒悟,纪清芸一定是在某种意义上真正的死了。她的灵魂,必须离开,即便是他,也无法阻止。

  “不!我不会让你死!”周睿大吼出声,双手抓住纪清芸的灵魂,并盯着道德天书疯狂想着救人二字。

  但他的思想,并没有让道德天书出现药丸或者其它的东西,只有一段讯息涌入脑海:“逆天改命,自遭天谴,折寿二十载!”

  “我愿意!我愿意!”周睿双目赤红,如欲滴血的大吼着:“哪怕要了我的命,也要让她活!”

  道德天书微微一震,最后一团金光就此消散,同时,周睿感觉脑子像要裂开一样。那种无法形容的痛苦,让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他知道那是什么,却没有后悔,只用仍然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纪清芸。

  书店上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仿佛是老天在对某个逆天改命的人做出的警告。

  纪清芸的灵魂在炸雷中,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瞬间缩回了体内。

  救命金丸的药力,不断发挥着作用,让她的体温不断提升,身体也渐渐恢复了柔软。

  心跳,呼吸,脉搏,都恢复了!

  但是还没等周睿高兴起来,纪清芸突然身体紧绷,汗如雨下,紧接着心跳再次突然停止。

  周睿愣了一下,为什么又没心跳了?

  明明救命金丸已经起效!自己还折了二十年的寿换她一命。

  他立刻抓起纪清芸的手腕诊脉,过了会,神情稍微放松了些许。

  救命金丸的药力,只够让纪清芸从死亡状态中恢复过来。但她的情况太严重,使得颅脑长时间缺氧受到损伤,引发了急性心力衰竭,而救命金丸并没有二次补救的作用。

  就像一团金光只能在消灭黑气和得到救命金丸中产生一种作用,救命金丸也不能连续救她两次。

  不过只要从真正的死亡状态中脱离,这种急性心力衰竭,对周睿来说并不难提解决。

  从回春堂买来的那套针具,一直都放在书店。周睿立刻从吧台下的抽屉里取出,平铺在地上。

  随后,他没有半点犹豫,迅速解开纪清芸的上衣。

  羽绒服,毛衣,绒衣……

  哪怕现在是救人的关键时刻,周睿依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以前纪清芸换衣服,他总是转身回避,何时真正见过妻子的傲人身材。

  现在,纪清芸在地上闭目不醒,他才能有这个机会。

  一根根银针扎入胸前的穴位,一缕金光顺着针尾流入纪清芸体内。待穴位得到充分的刺激后,周睿快速拔针,接着双手交叉按在纪清芸胸口,做起了心肺复苏。

  心里默数十秒后,他抬起手,掰开纪清芸的嘴巴。深吸一口气后,对着那嘴唇盖过去。

  这是周睿有史以来,和纪清芸做过最亲密的事情。尽管知道自己是在救人,可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依然让他心神为之一荡。

  带着不舍抬起身子,周睿再次进行十秒钟的心肺复苏,然后继续人工呼吸。

  如此数次后,纪清芸的身子一颤,心跳再次恢复正常。

  周睿连忙拿起她的手腕诊脉,脉象逐渐平稳,已经没有大碍。

  总算是救过来了……

  周睿没想过趁机占便宜,但他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还是一个自信心正在逐渐提升的男人。

  而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民政局盖过章的。

  在她身体颤抖的时候,周睿也立刻察觉到。看清纪清芸那张因为羞怒而红透了的脸,再看看眼中如同实质般的怒火,周睿像触电一样,瞬间把手收了回来。

  “小,小芸,你醒啦……”

  纪清芸撑着手臂,从地上坐起来。手指碰到了地上的针具,她只瞥了一眼,然后站起来。

  起身后,纪清芸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整理衣服,而是猛地扬起手打了过去。

  周睿没有想过躲避,因为他自认为这是犯了错。

  然而,想象中的巴掌没有落下来。

  纪清芸的手,在距离周睿脸上还有几厘米的时候停住。她浑身颤抖,看得出,忍住狠狠抽周睿一巴掌非常的辛苦,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把手放下,纪清芸轻咬着嘴唇,眼中含泪欲滴。她的内心,充满了失望。

  虽然始终没有认同过周睿,但作为一个传统,并且充满同情心的女性。倘若周睿真的想要,她其实从来没想过拒绝。

  但是,周睿一直表现的很懦弱,从来不敢碰她。

  哪怕仅仅是摸了一下,可她依然觉得,这是一种羞辱!

  你如果不敢,那就不要碰,为什么要像贼一样,令人不齿?

  失望无比的看着周睿,纪清芸的声音冷的像腊月里的寒冰:“周睿,你比想象中更让人失望!我没打你,因为现在我还是你的妻子。但是,我不会原谅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你真的是太混蛋了!”

  周睿心里发慌,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试图解释:“对不起,我只是情不自禁……”

  他真的太爱纪清芸,爱到骨子里,所以才希望能拥有更多。但现在看来,这都是奢望。

  周睿抬起头,他看到了纪清芸脸颊上的泪水,也看到了她眼里的失望。

  那一刻,周睿忽然觉得心里一沉,就像千斤的巨石,硬生生砸进了胸腔。

  一股血气,从身体内涌上来。

  望着纪清芸,他缓缓上前一步,并伸出了双手。

  纪清芸的身体颤抖,她猛地闭上眼睛,仿佛不想看自己心目中最丑陋的画面。

  然而,胸口没有再传来那样的触感,只有略显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在被拉紧。

  “我知道,你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不再对我有任何的愧疚。”缓缓的将纪清芸的衣服重新合拢,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系好,拉链拉上。看着这个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周睿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但你不用愧疚,你不欠我的。而我……对不起,是我太禽兽了。”

  周睿说话的时候,突然微微弯腰,他咬紧牙关,转过身朝外面走去。

  刚转过身的时候,便“吭哧”一声。那是用尽全部力气,却依然憋不住的咳嗽。

  损失寿命来挽救纪清芸的后遗症终于出现了,口鼻之中都有血喷了出来,把整个上衣都瞬间染红。

  这口血,代表了周睿二十年的寿命。哪怕是道德金光,也无法替他恢复。

  人的寿命,在出生的那一刻便由天注定。

  然而寿命无形,折损,只能通过对身体的伤害来表现。

  表面上看,周睿只是吐了一口血,实际上,他的五脏六腑都在此刻如同火烧一般,又像有无数毒蛇在撕咬着。

  但他没有半刻的停留,身体实在太虚弱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

  可他依然强撑着,哪怕身体在发晃,哪怕意识开始模糊,却还是离开了书店。

  因为,他不希望被纪清芸看到自己像个废人的画面。

  这样的自己,想来纪清芸早已经看够了,也看厌了。

  只是,她不知道那句“而我”之后,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

  而我欠你的,已经还了……

  我爱你,以生命来发誓……

  此生无它,只愿你能一生安康!

  当周睿的身影消失在书店门口,纪清芸睁开了眼睛。

  她眼里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却是愤怒和耻辱。

  无论怎么样,周睿对自己的“非礼”,都是不可饶恕的。

  周睿走了,纪清芸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可是,当她迈开步子,打算离开书店的时候,却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低下头,在月光的照耀下,纪清芸看到了地上的明显痕迹。她微微弯腰,捻起一点搓了搓,血……

  为什么地上会有血?而且看起来像是刚刚流下的。

  想到周睿刚才的“吭哧”声,纪清芸心里忽然莫名的慌了起来。

  哪来的血?是周睿吗?

  他为什么会突然流血?

  心里一紧,纪清芸下意识快步走出去,可哪里还能看到周睿的身影。

  就在这时,一辆轿车在门口停下,紧接着,宋凤学从车里下来。

  看到纪清芸站在门口的时候,宋凤学惊喜交加,连忙跑过来,一把拉住她:“小芸,你没事了?”

  纪清芸不解的看着她:“妈,你说什么呢?”

  “什么说什么?你自己差点死了不知道吗?在饭店的时候都快没呼吸了,我都要被你活活吓死!周睿那个混蛋呢?一声不吭就把你抱走,害得我和你爸找了半天。幸亏你现在没事,不然我一定要他死的很难看!走走走,先去医院检查,你这丫头,身体那么差怎么也不注意点,真是老天保佑……”宋凤学啰啰嗦嗦的说着。

  纪清芸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刚才昏倒过?

  而且从母亲的话语中,纪清芸完全可以判断出,自己的情况有多危险。

  连呼吸都快没了?

  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立刻转身回到书店。

  “哎,你干嘛?先去医院检查啊!”正准备给纪泽明打电话通知女儿找到了的宋凤学连忙追过去。

  纪清芸回到书店后,低着头在地上找,很快,她就找到了那套针具,以及散落四周的牛豪针。

  一把从宋凤学手里抢过手机,打开照明灯,纪清芸拉开自己的衣服,低头仔细的看着。

  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很快她便找到了几个穴位上的针眼。

  呆呆的看着针眼,纪清芸只能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周睿救了她?不然的话,他为什么把自己抱来书店?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套针灸针具?为什么自己胸口会有针眼?

  最重要的是,她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看到周睿拉着自己,好像在哭?又像在大吼什么。

  哪怕那是个梦,可她依然清楚记起周睿脸上的恐慌。

  仔细想想,周睿并不是那种喜欢占人便宜的人,更不可能想害死她。

  所以……其实他是在救命?

  视线下移,看着月光下,地上的一溜明显血迹,纪清芸心里的不安,瞬间扩大到了极限。

  “你怎么了?没事吧?”宋凤学被她弄的一惊一乍,还以为女儿哪又出问题了。

  下一秒,回过神来的纪清芸,突然跑出书店,大声喊着:“周睿!你在哪!周睿!”

  宋凤学又跟着跑出去,拉住她,说:“先去医院,想找那小子算账,等回头你身体好了再说。放心,妈绝对不让你白受这个冤枉罪!”

  “不是,妈,是周睿救了我!而且他好像身体很不好,走的时候不知道是吐血还是哪受伤了!必须快点找到他!”纪清芸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宋凤学愣在当场,周睿救了自己女儿?怎么可能呢?以她多年在诊所工作的经验,纪清芸当时明显是心脏方面出了问题。这种急性病,连她都不敢说有把握救人,周睿又怎么可能做到?

  “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你说的是周睿,他怎么可能救你?”宋凤学明显不相信。

  纪清芸拉开自己的衣服,把上面的针眼照给她看:“你看,这就是周睿用牛豪针扎出来的,他用针灸救的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