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扬眉吐气
TV帝、2019-07-26 16:413,163

  孙雪梅正跟周睿道谢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您是不是姓周?”

  只见楚子秋带着期待,兴奋,好奇等复杂的神情,正盯着周睿。

  如果青州有这么年轻,同时又厉害到极点的中医,那就只有三叔所说的那位奇人了!

  周睿点点头,道:“我确实姓周。”

  楚子秋更加兴奋,连忙追问:“那我三叔的惊雷针法,就是您传授的?”

  周睿早已知晓他和楚国鑫的关系,便道:“谈不上传授,只是互相交流而已。”

  “原来您就是那位……我,我真是……”楚子秋激动不已,同时又面色羞愧。

  这次来青州,除了想早点学会惊雷针法外,更希望能见见那个被三叔夸上天的奇人。

  之前楚子秋一直觉得,三叔有些夸大了,就算会失传的惊雷针法,也不代表医术真有多高超。这年头会一两手别人不会的绝技很正常,可绝大多数人,也仅仅如此罢了。

  作为同龄人中的翘楚,楚子秋不相信还有人能比自己更厉害。

  但是现在,亲眼见证了周睿的医术后,他已经彻底的心服口服。

  三叔没说错,周先生确实在医术上已经达到非常高明的境界,哪怕去了本家老号,也不亚于其他人!

  见原先高傲到极点的楚子秋,忽然在周睿面前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孙雪梅直接就愣了。

  她已经知道周睿的医术很厉害,可是能折服楚子秋这样的人物,绝非单纯的医术就能做到。毕竟,对方可是回春堂的人啊!

  回春堂是什么?

  中医界的霸主地位!除了寥寥几家有着祖上秘传医术的中医世家外,他们可以算作天下第一了!

  而楚子秋作为下一代领袖人物,地位何其高?

  他对周睿低头,意味着什么?

  孙雪梅忽然转头看向章文霍,此时,章文霍也是非常的惊讶。不过他对回春堂的“江湖地位”并不是很了解,虽然觉得楚子秋低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却也没有太在意。

  察觉到老婆的目光后,章文霍转过头来,见孙雪梅总盯着他,不由忐忑:“雪梅,我又做错什么了吗?”

  看着刚才还满脸高兴,转眼便因为自己注视而不安的男人,孙雪梅忽然觉得有些内疚。

  是不是自己平时压他压的太狠了点?

  想想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章文霍虽然老实,却也算个开朗的大男孩。哪像现在,跟受惊刺猬似的。

  “你没做错,是我错了。”孙雪梅叹口气,说:“这次还多亏你把周医生喊来,谢谢你了。”

  章文霍愣了下,然后露出高兴的神情,连忙摆手说:“没事,没事,只要能帮到你们就好。”

  这是结婚后,孙雪梅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他说谢谢。

  也许代表不了什么,但章文霍依然忍不住看向周睿,在内心感激着这个刚认识不久的年轻人。

  如果不是他,自己这次肯定又要好心办坏事。

  楚子秋已经拉着周睿热切的聊了起来,既然服了,他自然不会再表现出之前那般高姿态。反而如学生一般请教道:“周先生,他这到底是什么病?”

  “和你诊断的一样,血晕昏厥。”周睿回答说。

  楚子秋不解的问:“如果真是血晕昏厥,我那六针怎么没有起效果?”

  “因为他的病症是血晕昏厥,但诱因却是那块玉佩。”周睿把玉佩从地上捡起来,道:“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半边的红色应该不完全是天然的,有一小部分是以特殊手法弄进去的人血,说不定还是死人血。”

  “我想起来了!”孙雪梅忽然惊声道:“当初爸买这块玉佩的时候,是从一个古董贩子那得到的,对方说是某处皇陵陪葬品!”

  “那就是了,依我看,这块玉佩很可能是死者贴身佩戴的。而且死时血染玉佩,一直没摘下来过。时间长了,才会带着一定的怨气。戴的时间长了,自然会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周睿说。

  楚子秋听的发怔,不干净的东西?

  他从出了娘胎,就在药材堆里长大,至今学医二十来年,接受的都是现代化科学教育。不过本家老号的长辈们也说过,世上确实有些病,是他们这些做医生的解决不了的。

  以前楚子秋不信,现在,他亲眼所见,不得不信。

  这也使得他对周睿的本事,有了重新的认识。

  周先生原来不仅仅医术高,连这些奇门左道也有了解!果然厉害!

  孙雪梅听的大吃一惊,看着那块玉佩:“这上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周医生,您快把它扔了吧,别回头……”

  “没关系的。”周睿笑着打断她的话,道:“这上面不干净的东西我已经清理掉了,以后你父亲再戴它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这也确实是一块难得一见的高品质老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说着,周睿把玉佩递给了孙雪梅。孙雪梅犹豫了几秒,才敢接过来,并向周睿表示感谢。

  周睿摇摇头,他看了章文霍一眼,然后道:“你要谢的不是我,而是你丈夫。他在章家受了诸多委屈,却为了孙大爷,不惜放弃自尊求我来这。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小人物,对其不屑一顾,但在我看来,你丈夫也许能力有限,但在对你,对这个家,却是一顶一的好男人。有几个男人能为了帮助家庭,甘愿被人戳着脊梁骨,还得赔着笑脸,就为了能给妻子这边多带来一些人脉和帮助?你们看不起他的时候,也要静下心来想想,他付出了多少东西,又为什么愿意付出!”

  这番话,是周睿的心里话,与其说帮章文霍讲的,倒不如说是发泄自己前十几年受过的委屈。

  孙雪梅和章文霍都听的神情复杂,前者是因为有所触动,后者则是纯粹的感激。

  夫妻俩看向周睿的眼神,也多了丝崇敬。

  包括楚子秋,也是佩服不已。周先生如此大的本事,却还能站在小人物的角度考虑事情,果然心境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层!

  此间事了,周睿也没有多呆,借口有别的事情要办,便提前走了。

  楚子秋则留下来,帮他等孙长云彻底清醒再确诊一次。

  孙雪梅本打算问他诊金多少,周睿只摆摆手,笑道:“只要你们夫妻俩能够和睦,就算给我的诊金了。”

  孙雪梅夫妻听的感动不已,如此大情大义的神医,上哪找?

  他们自然不会明白,周睿对他们的期望,何尝不是对自身的祝福。

  如果钱财能够解决与纪清芸之间的矛盾,周睿愿意一辈子身无分文!

  十分钟后,孙长云的意识完全恢复。

  他并不是很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等孙雪梅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孙长云听的惊诧不已。

  竟然是那个被自己骂到狗血淋头的年轻人出手,救了他一命?

  如果只是孙雪梅自己说,也许孙长云还会怀疑女儿被人骗了。但是,连楚子秋都出言作证,话语中更充斥着对周睿的崇拜之情,孙长云就不得不信了。

  “爸,周医生真的很厉害,而且还没收诊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他了。”孙雪梅说。

  孙长云沉默一会,然后叹出一口气,道:“没想到我刚正不阿一生,却是骂错了救命恩人,这脸可是丢尽了。”

  楚子秋已经帮他把脉完毕,听到这话便笑着说:“孙大爷不用觉得丢脸,我不也一样怀疑过周先生?不过周先生为人大度,想来也不会把这事记在心上的。您的血晕昏厥已经无碍,至于寒疾,还是要按照之前说的继续治疗才行。”

  “多谢楚医生了。”孙长云点头道。

  “你要谢的是周先生,我其实也没帮什么忙。”楚子秋说。

  孙长云嗯了声,转头看向章文霍。盯着这个曾让自己很是失望的女婿,孙长云道:“文霍,这次真是要谢谢你了。不过周医生那边,我们也不能就这样走。既然你请来的,就去问问周先生家住哪,回头我要亲自上门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老丈人的感谢,让章文霍激动的脸色发红,这算是他多少年里最扬眉吐气的一次了。

  连忙点头,章文霍道:“鸿鸣和周医生很熟,我等下就去问!”

  此时的周睿,已经离开酒店,朝着家的方向行去。

  路途中,周睿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救了孙长云固然可喜,却让他觉得十分惋惜。因为又用一团金光才解了玉佩上的古怪,等于白干。

  道德金光有近乎心想事成的效果,周睿还想着换几颗救命金丸随时带在身上备用。眼下金光仍然只有最后一团,哪里舍得换。

  也许,得想个办法让金光数量增加一些?

  就目前来看,无论救人还是传授能够救人的针法,都可以增加金光,这也是周睿思考的两种可行方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