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你究竟是谁
TV帝、2020-08-20 16:513,499

  孙雪梅反应过来,紧跟其后,接着楚子秋才皱着眉头走回去。

  刚进门,就听到孙雪梅惊慌的大喊:“爸!爸!你怎么了!”

  楚子秋心头一跳,脚下步伐快了一些。等走到里面,这才惊诧的看到,孙长云紧闭双目,面色发青,嘴唇发紫,躺在地上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周睿已经到了孙长云面前,伸手掀开他的衣服,一把将那块古玉拽下来。

  孙雪梅心生怒意,立刻就要去抢,并骂道:“我爸都这样了,你竟然还抢他的玉!”

  周睿本想用金光把古玉上的黑气消除,结果孙雪梅连抓带挠,硬是把玉夺了回去。

  连楚子秋都看不过去了,过来一把推开周睿,冷声道:“如果你想趁火打劫,我马上就报警抓你,立刻滚蛋!”

  章文霍也上来劝说周睿别总想着那块玉的事,现在人都快没气了,先救人再说啊!

  “一个骗子而已,能会救人?你是真蠢,还是装蠢?”楚子秋看着章文霍,冷笑道:“难怪诊治的时候提起你,孙大爷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来是只白眼狼!今天有我在这,你们别想得逞!”

  周睿有些着急,古玉虽然从孙长云身上摘下,却因为占据天门的原因,已经联系到了一起。不用金光消除,是不可能救他的。

  “我没骗你们,那块玉真的有问题,必须先处理玉才能救活他!”周睿急声道。

  “滚!亏我刚才还信了你,真是瞎了眼,原来你们两个真是串通起来想抢我爸这块玉!给我滚!不滚我就报警了!”孙雪梅怒声骂道。

  “别管他们了,有我在,谅他们也玩不出花样。要是敢动手,我自小学习洪拳已有二十年,他们两个加一起也不是对手,先处理孙大爷的事情!”楚子秋说着,一边蹲下来给孙长云把脉,一边吩咐孙雪梅把他的衣服解开好方便针灸。

  孙雪梅不敢耽误,狠狠瞪了章文霍和周睿一眼,把古玉塞进口袋,这才开始解父亲的衣服。

  此时,楚子秋已经把脉完毕,他掰开孙长云的嘴巴看了看舌头,又提起眼皮看了看瞳孔,接着拿出针具,抽出六根牛豪针。回头见周睿还没走,便露出讥笑的表情:“还赖着不走?以为还能骗到谁吗?不如你再说说他这是什么症状让我听听?”

  在楚子秋看来,周睿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刚才能背出药方,要么是提前打听过孙长云的病情,要么就是在房间里放了窃听器。

  但是这次,他没说药方,更没说诊断结果,自然认定周睿讲不出什么道道来。

  既然不走,那干脆就让他彻底把脸丢光好了!

  “如果我说对了,你会相信我吗?”周睿问。

  楚子秋呵呵冷笑:“那也得你能说出来才行。”

  周睿嗯了声,走过来蹲下,就要去抓孙长云的手。孙雪梅直接伸手打过来:“你要干什么!别碰我爸!”

  “放心,就让他再装一会,我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楚子秋不屑的说。

  孙雪梅现在要靠楚子秋救父亲的命,只好听他的。

  周睿蹲在那,按捏着孙长云的手腕,过了大概五秒钟便放开手,转头对楚子秋道:“他的脉细如丝,你刚才看了舌头,应该也是红少白多,加上血气不畅,因此诊断为血晕昏厥。这六根牛豪针,分别用于水沟穴,中冲穴,涌泉穴,足三里穴,诊实证而配合谷穴,太冲穴。包括针灸之后,你也会开出生眽散或人参养荣汤来加减气血。”

  一直忙着解衣服的孙雪梅,根本没注意听周睿说什么。此刻衣服解开,连忙喊楚子秋:“楚医生,可以下针了,楚医生?”

  连续喊了好几声,楚子秋才身子一抖,回过神来。

  他脸上已经没有不屑和嘲讽,而是带着浓浓的震惊和疑惑。

  这次不存在任何作弊的可能,然而周睿所说的诊断结果,包括施针穴位以及后续的药剂,都和他心中所想的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

  这不是个骗子吗?

  为什么他能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结果,而且刚才周睿把脉只用了几秒钟,速度快到让楚子秋完全不敢相信。

  “你,你怎么可能……”

  “我说了,没有骗你们,现在总该相信了吧?”周睿说。

  楚子秋眼神闪烁,心里发慌。他现在已经隐约相信,周睿并不是骗子,最起码在医术上,确实有两把刷子。

  可是作为本家老号年轻一代的领袖人物,刚嘲讽完就被打脸认输?

  强烈的自尊心,让楚子秋下不来这个台阶。

  他咬咬牙,道:“就算让你说对了,也不代表其它话是可信的,我从没听说过玉会伤人!我现在就下针,等把他治好,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说着,楚子秋已经拿着牛豪针开始扎下去。

  孙雪梅看他一眼,满脸惊诧,楚医生刚才说什么,这个骗子真的懂医术?

  女人的直觉,让孙雪梅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骂错人了。

  此时,楚子秋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把六根牛豪针扎入周睿所说的穴位里,一边轻轻揉动刺激穴位,他一边观察孙长云的情况。

  按理说,这六处穴位施针后,最多一分钟就会醒过来。可两三分钟过去,孙长云不但没醒,反而气息渐无。

  这下,楚子秋可就彻底慌了。额头汗如雨下,怎么会这样,自己诊断不可能出错,无论脉象还是病证,明明就是血晕昏厥!

  可孙长云就是不醒!

  孙雪梅慌张的问:“楚医生,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爸还不醒?”

  “我再把脉看看!”楚子秋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拿起孙长云的手再次诊脉。结果这次诊脉,让他更加惊慌。

  孙长云的脉象空而重,且有气淤血堵的迹象。再看看四肢和头部,均苍白如纸,说明血气被堵在胸口,根本供不过去!

  楚子秋从未见过这样的病,在脑海里疯狂思索着从前所学的知识。让他绝望的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原因,更不知道该怎么治。

  如此怪病,让楚子秋脸色开始发白。

  自己信心满满的跑来治病,如果孙长云死了,责任肯定全都在他,跑都跑不掉。

  做医生,最怕的就是治死人,何况楚子秋虽然天赋不错,却终归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何时遇到如此惊险的状况。

  以前在本家老号的时候,还有诸多长辈帮衬着,这里是青州,身边可没什么长辈。

  这时候,一只手轻轻拍在他的肩膀上,叹息声传入耳中:“还是我来吧。”

  紧接着,一个身影越过他,蹲在孙长云头部,同时伸手对孙雪梅道:“把那块玉给我。”

  孙雪梅愣愣的看了眼楚子秋,楚子秋脸上带着明显的慌乱,不甘,以及浓重的怀疑。他还是不相信,玉就是孙长云的病根。

  但现在自己已经没了办法,只能指望别人了。再说了,如果周睿也治不好,自己还有机会把责任推到他身上。

  基于种种理由,楚子秋沉声道:“给他!”

  孙雪梅犹豫了一下,这才把那块玉佩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周睿。

  周睿接过来,只看了一眼,然后便放在地上,接着对楚子秋道:“借你几根银针用下。”

  楚子秋点点头,同时瞥了眼地上的玉佩,感觉很是诧异。不是说这病和玉佩有关吗?怎么看一眼就放下了?

  实际上,周睿只需要接触到玉佩,就可以利用金光散去上面的黑气。在旁人眼里在,自然好像什么都没做一眼。

  从楚子秋的针具中挑选了几根牛豪针之后,周睿凝神吸气,然后朝着孙长云的水沟穴,檀中穴扎去。随后,又将孙长云翻过来,于背后的膈俞穴,手部的太渊穴各施一针。

  楚子秋忍不住道:“你这是要为了他理气通血?可我刚才把脉过了,他的气血淤堵,仅凭这几处穴位是不可能打通的!”

  话音未落,就见周睿往孙长云的额头轻轻拍了一巴掌:“还不醒来!”

  楚子秋错愕,你以为在跳大神吗?拍一巴掌就醒了,怎么可……

  脑子里的话都没想完整,他就惊骇的看到,孙长云竟然真因为这一巴掌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望着四周,孙长云似乎想说什么。

  孙雪梅连忙握住他的手,抹去眼角刚才吓出来的眼泪,道:“爸,爸,我在这呢!”

  周睿伸手把那些牛豪针都拔了下来,然后谨慎的把脉后,才点头道:“好了,他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气血刚刚畅通,先躺几分钟再起来吧。”

  孙雪梅连忙冲他道谢:“谢谢周医生,谢谢你!我,我实在……”

  满脸羞愧的孙雪梅已经说不下去,想到自己刚才把周睿骂的这么惨,人家却不计前嫌的救活了自己父亲,她就无地自容。

  周睿无所谓的笑了笑,被人骂那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好在把人救回来,也算功德一件。

  这时候,楚子秋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章文霍还以为他要揍人,连忙上来道:“楚医生,有话好好说……”

  楚子秋越过他的身体,盯着周睿,咬牙问道:“你究竟是谁!我从没听说过青州有你这么厉害的人物!”

  说出这话的时候,楚子秋也不禁脸色燥红。方才他还不屑一顾的说让周睿再装一会,看看他还能怎么骗。

  结果现在,却说从没见过他这么厉害的人。

  话都是从自己嘴里蹦出来的,楚子秋自然觉得难堪到极点。

  但他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青州什么时候出现一位医术这么高明的人了?

  忽然间,他神情一怔。

  医术高明……还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

  楚子秋的身体不由颤抖起来,难道,难道他就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