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TV帝、2019-08-22 11:123,537

  “法庭受理的证据还包括指纹,体液,毛发。”纪清芸冷冷的看着他:“我的衣服上有这些证据,你看到时候会怎么判!”

  秦世杰咬牙切齿,可纪清芸说的没错。在这样的事情中,一般都会偏向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最终自己被判无罪又怎么样,名声还是毁了。

  自己的人生,绝不能背上这样的污点!

  视线转向周睿,秦世杰恶狠狠的道:“你给我等着!”

  说罢,他绕到主驾驶位,开车走人。

  周睿要去追,却被纪清芸拉住:“你还想干什么,真要把他打死吗!”

  “我就是想打死他!他竟然敢对你不轨,打死了都活该!”周睿愤怒不已的说。

  “打死他,你也一样要偿命,做事能不能用点脑子?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如果真追究起来,你肯定要吃亏的懂吗!”纪清芸气恼的说。

  周睿被训的一怔,随后神情黯然。被人非礼,却让非礼的人离开了。自己救他,却被说没脑子。

  难道无论做什么,都博取不了她的欢心吗?

  纪清芸也察觉到自己的话有点重,看着周睿那失落的表情,她叹气道:“对不起,我不是想这样说你。很谢谢你刚才帮忙,但也不想让你因为这件事吃亏,明白吗?”

  临近年底,天气已经非常寒冷,纪清芸还穿着职业套装,被冻的有些发抖。

  “我明白了。”周睿说罢,伸手解开自己的外套披在纪清芸身上,道:“回去吧。”

  他的动作很贴心,可话语中,却带着一丝疏远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纪清芸心里忽然感觉到了失落。

  刚才周睿为她暴揍秦世杰的画面,依然在脑海中浮现。这是认识周睿以来,他最像个男人的一次。伸手拉了拉外套,纪清芸竟感到了难得的安全感。

  衣服上,传来了淡淡的香气,下意识闻了下,纪清芸微微一怔。

  香水味?

  虽然味道经过一段时间的散发已经减淡许多,却还是能够闻出来。

  纪清芸心里陡然升起了一丝怒气,张口就要质问这香气哪来的。

  但是看一眼面色平静的周睿,她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放弃了询问的想法。如果注定要分开,还管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呢?

  尽管这样想,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会生气。纪清芸直接把外套拽下来扔到周睿身上,然后也不说话,踢着高跟鞋蹬蹬蹬走入小区。

  周睿错愕的看着她的背影,感觉莫名其妙。

  不是应该我生气才对吗?她生的哪门子气?

  完全没注意到衣服上有其它味道的周睿,哪里会想到白天和孙雪梅等人的接触,会带来这么一个小误会。

  等回到家的时候,纪清芸径直进了卧室,纪泽明不解的看向周睿,问:“小芸这是怎么了?你又惹她了?”

  “没有,可能因为白天工作太累了吧。”周睿解释说,至于秦世杰非礼的事情,他不想说的太多,毕竟关系到纪清芸的名节。哪怕秦世杰并没有占到什么实质性的便宜,也会让人不爽。

  这时候,宋凤学从卫生间里出来,瞪着周睿:“又回来这么晚,是不是觉得认识刘律师就能耐了!我跟你说周睿,这个家,永远不可能你说的算!”

  纪泽明无奈,道:“周睿才刚回来,你这又发什么火。”

  “你是不知道他,上午竟然偷偷跑到我诊所里,还要进药房,这不瞎捣乱吗?幸亏老田把他拦住,否则还不知道要闹什么幺蛾子出来,真是气死我了!”

  纪泽明听的愕然,看向周睿,也是一脸无语的表情:“你没事跑诊所去干嘛?”

  周睿现在心情不太好,也知道没人听他的解释,便低头道:“就随便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看得懂吗!那些都是药,你一个开书店的装什么大尾巴狼!”宋凤学嚷嚷着。

  纪泽明叹口气,虽然觉得周睿这事实在欠妥,却也不想总是听宋凤学在那叫嚷,便让周睿先去厨房做饭。

  哪怕进了厨房,宋凤学依然在外面嚷个不停。话里话外,都是对周睿的不满。

  一边切着菜,周睿的表情充满了失落。

  他可以帮章文霍一把,让这个窝囊男人能在妻子和岳父那争口气。可是,谁能拉他一把呢?

  明明是想做好事,为什么就是没人信?

  是因为自己以前给他们的印象过于深刻,还是说……这个家根本容不下他了?

  可能因为纪泽明的劝说,宋凤学吃饭的时候收敛了些,没再训斥太多。但纪清芸却在卧室里不出来,周睿去喊了几声,只得到了不耐烦的回答,只好走回来。

  屋子里,纪清芸坐在办公桌前,本想就今天的签约写写汇报。可是打开笔记本,却是一个字也写不下去。

  她总是不由自主想到周睿衣服上的香水味,满心的气恼。

  这个混蛋,还没离婚就开始勾三搭四,不就是认识刘景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要真让他有所成就还得了?

  在心里劝说自己,不要在意周睿,反正年后就要离婚了,从此是路人。可心里那股子气,就是忍不住往上翻腾,让她烦躁的很。

  不久后,周睿收拾完碗筷,拖完地,进了卧室。

  脱了衣服准备上床的时候,早已钻进被窝的纪清芸突然直起身子,冷冰冰的说:“谁让你上来的,下去睡!”

  周睿怔然,随后没有说一句话,又把衣服套上,然后往外走。

  看着他的背影,纪清芸忽然心里一慌,忍不住开口问:“你不睡觉,干什么去!”

  “我在客厅沙发上睡吧,你累了一天,好好休息。”周睿轻声说道,然后打开门走出去,又轻轻把房门关闭。

  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纪清芸更加来气,忍不住捶打了一下枕头。

  明明在外面拈花惹草,为什么还要装作对我很在乎的样子!

  她更恨自己,说好了不去在乎他,为什么就是放不下!

  恼怒的心情,让她哪里还睡的着。

  客厅里,周睿已经抱着小京巴和衣躺下。轻缓的抚摸着京巴的毛发,小狗舒服的舔了舔他的下巴,然后眯着眼睛趴在胸口。

  看着天花板,周睿心中思绪万千。

  他没有因为宋凤学和纪清芸的表现,就觉得他们很不好。谁让自己以前过于不堪呢,现在突然有了改变,别人不相信也是正常的。

  只是,周睿很苦恼自己应该怎么样做,才能改变他们对自己的看法。

  到了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周睿起身,把京巴狗放在沙发上,然后轻手轻脚的拉开房门离开。

  正常情况下,这点声音是不会惊醒熟睡中的人,可是他没想到,纪清芸到现在还醒着。

  开门关门声,就像一道闪电把她击中。

  纪清芸腾的从床上跳起来,她快步跑过去打开卧室门,往外一看,周睿果然已经不见了踪影。

  回到卧室的窗口四处扫视,很快,她就找到了那个在路灯下孤独行走的背影。

  那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的落寞,充满着难过和失落的味道。

  有那么一瞬间,纪清芸很想打开窗户喊他回来,但到最后,她也没有动。

  只是把牙齿咬的咯吱响,说你两句就走了,所以不光是力气变大了,脾气也变大了是吗!

  就算你身上有其她女人的味道,难道就不能和我解释两句吗?说不定看在你今天救了我的份上,就原谅你了啊!

  为什么要这样沉默,难道以前沉默的还不够吗!

  握紧了拳头,纪清芸生着闷气,同时又有一丝不安。

  她不知道周睿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是离家出走,还是只想出去冷静一下。

  而周睿也没察觉到,楼上的窗户口,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如果看到了,也许他会立刻跑回去抱紧她,然后告诉她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可惜,世上没那么多如果。

  一个不说话,一个不回头,就这样误会下去。

  从小区出去后,周睿开了车朝着诊所的方向而去。

  即便宋凤学的态度很不好,但该做的还是要做。

  也许会有人觉得他这种以德报怨,实属迂腐,可周睿却始终记得,是纪家在自己父母双亡的时候接纳了他。如果没有纪泽明和宋凤学,他可能会在孤儿院长大,又或者在街头流浪,甚至被人打断手脚去乞讨。

  所以,这份恩情不是几句看不起的话语就能抵消的。

  何况,其中还有纪清芸的牵扯。

  没过多久,周睿来到诊所。

  把车停在附近后,他绕到诊所后面的院子,然后翻墙进去。这种平时难以胜任的体力活动,现在他做的异常轻松,双手一撑就像燕子般跃过去。

  落地后,周睿来到诊所大厅后面,找了半天,却也没有找到入口。

  没办法,他只好用手肘捣乱窗户玻璃钻进去。

  到了药房门口,依然如法炮制。进去后,便看到琳琅满目的的药品。

  不得不说,道德天书所赐予的医术,简直就是骇人听闻。不光中医登峰造极,就连分辨西医药物,也是拿手好戏。

  随便拿起一盒闻一闻,就能闻出里面的药物是否参杂了别的东西。

  正常来说,同样的药物,成分都是相同的。

  依靠着这种方法,周睿果然找到不少味道有区别的药品。他分不太清哪种是真,哪种是假,干脆把凡是能闻出来问题的全都收集起来。

  这些药的数量还真不少,堆起来像座小山丘。

  如勤劳的蚂蚁一般,把这些药品一点点运到车里,打算回头一块找个没人的地方丢掉。

  损失点钱,也比诊所关门好。

  也不知是他运气不好,还是运气太好,刚提着一部分药品翻墙出去,诊所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月光下,田鲁静的面孔清晰可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