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你们可真会请人啊
TV帝、2020-08-20 16:513,614

  看到妻子那神情,章文霍嘴巴张的能塞下一颗鸡蛋。

  之前章鸿鸣说周睿医术高明,他其实也是将信将疑。毕竟这病不是数学公式,同样的病,可能在不同人身上表现的都不一样。

  他带周睿来,只是想尽自己一份力。至于能不能治好岳父的病,其实也没抱太大希望。

  可是现在,章文霍是真服了。

  没有科学仪器的检查,也没有诊脉,就凭着一双眼睛,看出了这么多东西。

  我的老天爷,这也太神了!

  刚才还盛气凌人,不把人家当回事,现在孙雪梅不免觉得有些难为情。

  这次来青州,除了给父亲孙长云看病,同时也是给自己看病。虽然医院说这只是内分泌失调,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她总觉得,既然是病,总归治好了才能叫好。

  现在周睿一番话,让她明白过来,这次章文霍可能真找到了一个相当靠谱的人。

  脸上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孙雪梅道:“周……周医生是吧?我这病应该怎么治?能治好吗?”

  “难倒不难,针灸一番,再喝一个月的药就行。只是常言道,心病难医。你心火旺,和平时的生活有关,就算这次治好了,如果以后还是总生闷气,依然会复发。而且,心病越到最后,就越厉害。现在可能你只是觉得头疼,等下次复发的时候,说不定就要吐血了。而事不过三,到第三次的时候,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是无药可医。”周睿说。

  孙雪梅吓的脸色发白,她不太懂医术,却也知道,吐血通常都代表相当不好的情况。

  连章文霍都被吓一跳,连忙说:“周先生,您既然懂这病,可一定得帮她治好啊!”

  “放心,我既然来了,自然会帮忙的。”周睿笑着说:“而且嫂子这只是第一次,治起来不算太难。”

  这时候,房间里传来声音:“雪梅,你和谁说话呢,这么吵!”

  “爸,是文霍,还有周医生。”孙雪梅说着,连忙让开空,道:“周医生,快请进,快请进!”

  和最开始的态度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周睿经过几次事情后,对这样的热情举动,已经有了些许免疫力,便坦然的走进房间里。

  屋子里,一名老者坐在床边,抬头看到章文霍和周睿后,不由皱起眉头:“哪个周医生?不是已经请了回春堂的医生吗?”

  看到这名老者,周睿就知道对方便是孙长云。不过,他立刻就把视线下移,放在了孙长云的腰部。

  因为左眼中明显看到,孙长云的腰部有一团黑气。这黑气仿佛一团乱麻,缠绕在他身上,几乎要裹成粽子。

  周睿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情况,难怪章文霍说孙长云平日里总是浑身发冷,四肢无力。

  被缠成这样,没死就不错了。

  而让周睿疑惑的是,腰部除了黑气外,还隐约能看到另一团微弱的黄光。那青光通往孙长云的心脉,然后直达天灵盖,护住了他的脑门。也只有这里,没有任何黑气。

  想来,也许孙长云至今未死,正因为最重要的天门没有被黑气侵占。

  不过那团黄光似乎也已经快达到极限,模模糊糊,闪烁不定。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崩溃。到时候黑气占据天门,孙长云必然有生死危机!

  坐在他旁边椅子上的一名年轻人抬眼瞥了孙雪梅,然后道:“我已经替老人家诊治过了,不需要再麻烦别的医生了。”

  “啊,这么快?”孙雪梅惊讶的问。

  这个年轻人名叫楚子秋,就是她找关系从回春堂请来的。虽然不是楚国鑫那种成名已久的人物,却也是本家老号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据说在首都,已经闯出不小的名气,被誉为回春堂下一代的领袖人物!

  既然是天才,自然都是很有性格的,也可以理解为脾气大。

  本来孙雪梅的问题就让他有些不喜,现在又请来另一位医生。所谓同行是冤家,尤其在医生这个行当,你请两个人过来,就等于怀疑其中一人的医术不够格。

  楚子秋停下写药方,抬头看她,皱眉问:“你是觉得我在敷衍,还是觉得我能力不够?”

  听出对方话中的不满,孙长云连忙说:“楚医生别介意,这医生应该是我女婿不知道从哪请来的,我们事先也不知道。雪梅,楚医生已经给我看过病了,至于这个周医生,还是请回吧。还有文霍,你做事怎么总是这么没条理,多此一举!”

  章文霍不敢说话,孙雪梅稍有尴尬,她瞄了周睿一眼,然后才说:“爸,这位周医生是来给我看病的。”

  这也算曲线救国了,如果周睿聪明点,只需要保持沉默,事情也就过去了。

  实际上,周睿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他只是来帮章文霍争口气,没必要跟谁过不去。再说了,他对回春堂的印象还不错,哪怕看在楚国鑫的份上,也不会去争什么。

  然而,周睿想息事宁人,却还要看别人乐不乐意。

  扫了眼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周睿,楚子秋开口问:“没请教这位周医生,从何处学医?东南医大?还是深城医大?”

  他说的两所大学,都是国内最好的医学院。

  周睿只有初中学历,被人问起这个,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便摸摸鼻子,道:“我没上过大学,不过平时喜欢看书,不少医书都看过。”

  这话一出,孙雪梅和章文霍都愣了。

  没上过大学,也没学过医?

  孙雪梅满脸诧异,没学过医,怎么就能把自己的病症说的那么准?

  孙长云脸色一沉,道:“雪梅,你胡闹什么!连正规医学院都没上过,就敢让他给你治病?”

  “可是,我觉得这位周医生的医术,确实还不错啊……”孙雪梅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什么还不错,章文霍傻乎乎的不懂,你也跟着犯糊涂吗!”孙长云声音更沉。

  楚子秋脸上露出讥笑之色,周睿对学历的难为情,在他眼里,成了底子被揭穿的羞愧。

  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更没学过医的人,自己竟然也会起和他争执的心,真是荒唐。

  看来长辈说的没错,自己的医术虽然已经入室,可这心境还得锻炼锻炼。

  没有兴趣再理周睿这种连庸医都称不上的野路子,楚子秋看向孙雪梅,道:“如果信得过,就让我帮你诊治一番吧。”

  “信得过,信得过,回春堂的医生,哪能信不过。雪梅,快来坐下,让楚医生好好给你看看!”孙长云说着,又看向章文霍。虽然孙雪梅说周睿是她请来的的,但孙长云哪里会不明白,这是为了缓解尴尬气氛的谎言。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一定是自己那个不着调的女婿干的破事!

  没本事也就算了,还净添乱!

  孙长云更是生气,当即沉着脸对章文霍说:“文霍,你要闲着没事,就把这个什么医生送走吧!以后眼睛擦亮一点,别没事什么人都交!害人害己!”

  这话说的很是直白,一点也不怕得罪人。现在看来,章鸿鸣之前的提醒很对。这位老人家的脾气和架子果然大的很难怪连章程和都对其不爽。

  作为吕州最有名的近代书画大家,孙长云自诩现代文人代表。在他看来,文人就应该有文人的气节,不拘一格,更不畏惧强权!

  所以,他说话做事总是硬梆梆的,不知道得罪过多少人。

  可偏偏有很多人就欣赏他这样的性格,在吕州,孙长云也算是个名人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很有成就,可偏偏这个女婿,简直就是烂泥中的烂泥,乃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要不是顾忌着自身的形象,不想让人说他孙长云的闺女是离过婚的破鞋,早就把章文霍年撵滚蛋了,哪还能容他到今天。

  如今,章文霍又带着一个像是来坑蒙拐骗的游医,还要给他治病,孙长云更是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

  没指望你能做什么,可你也不能来害人吧?

  这样的骗子都敢领来,到底是蠢到什么地步?

  章文霍不怕自己被骂,可他知道,周睿是有真本事的。虽然没学过医,也没上过大学很让人惊讶,但有真本事,就算没学历又怎么样?

  再说了,他来的时候,就拍胸脯保证决不让周睿受气。

  而周睿也是他这些年里,对其态度最和善的人,没有之一!

  无论看在哪一点,章文霍都不能如此退让。他虽低着头,却还是鼓足了勇气,想要为周睿说两句公道话。

  结果话还没出口,便感觉胳膊被人拍了两下。

  拍了章文霍两下后,周睿看着孙长云,问:“老人家,能让我看看您腰上戴着的是什么吗?”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孙长云就更确定,这绝对是个骗子。

  你要是医生,肯定得先问病情吧?最不济,起码也得装模作样诊个脉什么的。

  上来就问腰上戴了什么,和看病有关系吗?

  很明显提前就知道他腰上有块好东西,所以目的性极强!

  孙长云甚至怀疑,这个骗子是不是和章文霍串通好,就为了图谋他这宝贝来的。否则的话,怎么会知道他腰上有宝贝呢?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孙长云,就算肯定周睿是个骗子,依然把腰间的东西拿出来。

  那是一块方形玉佩,表面雕刻出了龙凤呈祥的图案。更为奇特的是,这玉佩一半黄,一半红。

  黄为龙,红为凤,配上那图案,令人眼前一亮。

  周睿看的分明,黑气就是从红色那一半涌出来的,而黄光,则来自另一半。

  见周睿盯着玉佩不放,孙长云嗤笑一声,道:“怎么的,你该不会要说我的病是因为这块明代古玉吧?要不要交给你拿回去好好看上三天三夜啊?”

  周睿哪里听不出他的嘲笑,却很认真的点头,道:“您的病,确实和这块玉有密切的关联。”

  一声讥笑传出,不用转头,周睿也知道来自那位楚医生。

  看着一脸严肃的周睿,楚子秋微微摇头,不屑又觉得好笑,便对孙雪梅说:“你们可真会请人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