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女精神病
TV帝、2019-07-26 16:413,454

  周睿愣住了,这个女孩的样貌还是很不错的,高挺鼻梁大眼睛,虽说个子没有纪清芸那么高,却也算中等。放在大街上,就算被星探找上也不足为奇。

  可是,她脑袋有问题吧?好端端的跑来书店,让自己把她杀了?

  周睿谨慎的站起来,这个动作让女孩颤抖的更加厉害。他摇摇头,说:“不好意思,我帮不了你这个忙,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不行,你必须杀了我!放过我的家人,就当我求你了好吗!”那女孩像是已经下定了决心,露出一脸的恳求之色。

  周睿已然断定,眼前这个容貌姣好的女孩要么得了失心疯,要么就是认错人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周睿摇摇头道。

  女孩望着他,突然似想到了什么,急忙问:“你不记得了?”

  周睿大惑不解:“记得什么?”

  女孩似乎是得到了什么答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呢喃自语道:“是啊,这个时候的你还不知道……虽然回来了,但什么都不记得……”

  刚忙活一天,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碰上一个精神病患者,周睿感觉自己这一天的结尾有点糟糕。

  他叹口气,道:“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这里只是一家普通的书店,如果你不买书,就请离开吧。”

  女孩盯着他,轻咬着自己的嘴唇,露出了犹豫的神情。过了许久,在周睿又一次的催促她离开时,忽然问:“你知道自己被人杀了吗?”

  换成几分钟前,听到这个问题,周睿肯定认为对方是个十足的神经病。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得到道德天书前,在脑海里听到的那个女人声音:“你终于死了!”

  心里猛地升起了一个荒谬的念头,我已经死了?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还有温度,拧起肉来也很疼。

  那女孩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摇头说:“你现在还是活人,要很久以后才会死。”

  周睿带着浓浓的疑惑和惊惧,本能的问:“我为什么会死?谁要杀我?”

  女孩再次摇头,带着比他还浓的恐惧,道:“我不能说,真的不能说……”

  看着对方的神情,周睿有种古怪的感觉。这个女孩的恐惧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个问题,更因为他这个人。好像她很害怕自己?

  这让周睿更加不解,二十多年来,从来只有别人欺负他,他从来不敢反击,更别说欺负别人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会害怕自己的话,也许只有树上容易受惊的麻雀了。

  想到之前的那种古怪感受,好像有什么事情被自己遗忘了,周睿忍不住问:“你认识我?能告诉我什么吗?”

  女孩依然摇头,她脸上的敬畏和恐惧没有消除,说:“我当然认识你,你那么厉害……可是怎么会这样……”

  “这样是哪样?”周睿心里像被猫抓的一样难受。

  “我不能说。”女孩摇头的动作,让周睿想发疯,无论他怎么问,女孩最多也只说了两条讯息:“我只能告诉你,你会变得很厉害,另外,不要轻易相信你身边的任何人,包括你的妻子纪清芸!”

  这两句话,让周睿愣了半天。纪清芸不能相信?

  再想想脑海中的那个女人声音,虽然已经记不清具体的声调,却让他仍然忍不住想着,难道说这话的人是纪清芸?

  但下一秒周睿就把这个念头否定了,纪清芸绝对不是个敢杀人的女人,何况两人现在的情况要比从前好很多,更没理由闹到需要出人命的阶段。

  看着眼前的女孩,周睿又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女孩咬着嘴唇,过了半晌,才闷闷的说:“我不知道自己对你来说算什么,也不能告诉你具体的事情,不过,我叫田飞菲。”

  “田飞菲?”周睿重复了一遍,又仔细回想了很久,最终确定自己从来没接触过这个女孩。

  这时候,田飞菲忽然问:“我能留在你的书店吗?”

  周睿愣了下:“留下来干什么?”

  田飞菲怔然,似乎还没想清楚自己能干什么。过了十秒钟,她才咬牙道:“我可以帮你打扫卫生,帮你卖书,进货,什么都行。如果,如果你想的话……我晚上可以留下来陪你。”

  最后这句话,田飞菲说的有点勉强,而且脸色通红,好像很不习惯。

  晚上留下来陪他干什么,不用说明大家也都明白。周睿脑袋有点懵,什么情况,自己寄人篱下快二十年,突然跳出来一个美女要以身相许?

  “为什么?”周睿无法理解这种情况的发生。

  田飞菲低垂着头,却仍然可以看出发红的脸颊:“我希望自己可以提前做一些事情,只求你能放过我的家人,而且以前我也和你睡过。”

  周睿有点懵圈,一起睡过?

  他长这么大,除了父母,也就和纪清芸同床过。眼前的女孩连见都没见过,又怎么可能一起睡?

  可看她那含羞带涩的模样,又不像在说谎。而且什么叫放过你的家人?

  周睿苦笑一声,这可能是他平生第一次被人哀求了,却那么的让人不敢相信。甚至他觉得,这个叫田飞菲的女孩,可能是谁派来捉弄自己的。

  但是,谁会花心思请人来捉弄自己呢?秦世杰?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秦世杰对纪清芸图谋不轨,弄个女人来套路他也很正常。只是,这么明显的方式,也太儿戏了点。

  虽然想不明白,周睿还是立刻摇头拒绝:“算了吧,我这破书店还雇什么人。”

  “我不要钱!”田飞菲似乎有点急,连忙把自己的包包放在柜台上,掏出一堆银行卡和钞票什么的,说:“要是你缺钱的话,我的都给你也行,只要让我留下就可以……”

  这些银行卡和钞票,让周睿想到自己是个“吃软饭”的,严重的刺痛了他的自尊心。本来他努力经营这家书店,就是为了改变现在的生活,可田飞菲却又一次让他看清楚了现实。

  他愈发肯定,这个女孩肯定是人请来捉弄自己的,便十分坚定的摇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需要店员。”

  田飞菲却依然缠着他,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的架势。周睿被她逼的没办法,只好提前关店走人。

  田飞菲站在店门口,看着周睿上车,忽然冲他喊了一声:“明天千万不要救那个孩子!”

  周睿疑惑的看她一眼,救什么孩子?

  他已然肯定,这个叫田飞菲的姑娘要么精神病很严重,要么就是来捉弄他的。

  没有理会,周睿直接一脚油门离开了那。

  然而开车离开很长一段距离,仍然可以从后视镜隐约看到站在书店门口,显出几分倔强的身影。

  周睿摇摇头,有点搞不懂这个世界怎么了。

  并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回家后,周睿立刻忙活着做饭,打扫卫生。

  一切妥当后,他坐在沙发上,拿出道德天书。本想试试一团金光能否学习风水术,以应对明天的迁坟,结果天书拿出来才发现,上面的金光已经变成两团了。

  周睿顿觉惊喜交加,金光怎么会莫名其妙增加一团的?无论怎么想,他都想不明白,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自己之前做的什么事,达到了某个标准。否则的话,不会有这意外之喜。

  一团金光,周睿心里是很没底的,但两团的话,就可以试试了。

  手掌放在天书上,脑中不断想着风水术。

  封面上的两团金光接连消失,大量的讯息则涌入脑海之中。

  当金光彻底消散后,周睿露出了些许错愕之情,像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两团金光确实让他有学习风水术的能力,但可惜的是,似乎因为金光数量不够,只让他学会了“看”。

  风水之道,博大精深,“看”和“改”都是很有学问的,缺了哪一半都很难成事。

  周睿学了看,却不懂得改,只能算学了一半。

  苦笑出声,这算什么?

  他只能暗自祈祷,明天迁坟只需要看看,不用动什么才好。

  不久后,纪家三口先后回到家。

  “今天饭菜不错,辛苦了。”纪泽明走过来满面微笑的说:“来来来,坐下一起吃,别凉了。”

  周睿看了眼已经坐下的宋凤学,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宋凤学撇撇嘴:“怎么,吃饭还要我请你啊,坐吧!”

  周睿这才依言坐在纪清芸旁边,享受这难得的“温馨”。

  对他来说,能和纪家三口一起吃饭,就已经可以算作温馨时光了。要知道,以前这种他都是自己单独弄一碗饭菜在沙发那边吃的。

  吃饭的时候,想起明天要陪章鸿鸣一起回去迁坟,周睿便道:“我明天要去外地一趟,可能当天回来,也可能迟一天回来。”

  “去外地?干什么去?”纪清芸好奇的问。

  “有个朋友家里老人过世,去烧纸。”周睿解释说。

  “就你还有朋友呐?我当多大的事呢,烧纸也值当的在这说。”宋凤学习惯性的撇撇嘴。

  纪泽明咳嗽一声,待宋凤学住嘴后,才冲周睿笑道:“应该去的,死者为大,家里的事你不用操心,多安慰安慰你朋友,让他节哀顺变。”

  这份客气的态度,让周睿心生暖意。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哪怕知道纪家人是因为诊所的事情才态度暂时转变,却还是觉得无比欣慰。

  吃完饭,收拾干净后,周睿回到卧室。

  坐在桌子前的纪清芸抬头看他一眼,然后敲了敲桌子边缘,道:“这张卡拿着,里面有两万块钱,出去总是要花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