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我真的会望气
TV帝、2020-08-20 16:533,508

  周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黄开元如果再退,那就是自己没面子了。

  他冷冷的看着周睿,说:“虽然我不屑和你比,但既然你非要当面把自己拆穿,那我就只能成全你。分山断岭观沧海,我让你先选!”

  周睿愣了下,什么沧海?

  黄开元一眼就看出他根本不懂这些,冷笑道:“连这都不明白还要和我比,也不知道你到底哪来的胆子。分山断岭观沧海,是比较风水术高低的三重术。一重分山,意为自改风水,二重断岭,意为篡改他人风水,三重观沧海,意为望穿身后百年,讲解他人运势!这三重术的比较,可以最清楚的判断出风水术高低上下之分。小子,我要是你,现在掉头就走还来得及。否则的话,一会可就没脸见人了。”

  周睿还是第一次听人讲这个,道德天书教给他的风水术中,根本没有所谓的三重术。这些都是世人自己编的规则,不在理论知识中。

  最主要的是,三重术,有两重和改风水有关。

  周睿现在不懂得怎么改风水,如何能赢?

  可话都说出去了,不可能再收回来。

  他只能寄希望于改风水的时候,可以凭借丰富的理论知识,误打误撞弄出点名堂,也算给章鸿鸣有个交代。

  不过分山断岭是一前一后,和观沧海是分开的。既然黄开元让他先选,周睿自然先行选择了这一项。

  所谓观沧海,说简单点,就是选定一座坟,以此来判断其后人的兴衰祸福。

  对普通人来说,这完全是天方夜谭。一座坟头,怎么可能看出未来呢?

  然而对风水师来说,却是必须要掌握的基础之一。如果连这种最简单的坟头都判断不出运势,就更别提那些复杂的风水宝地了。

  既然双方确定了要比,自然要找个公平的裁判。

  很亏,荷台乡的乡长就被喊来了。他作为乡长,两边都不敢得罪,反而是最好的人选。

  听说黄开元要和人比风水术,众人都纷纷围过来。

  平日里哪有机会见识这样的场面,他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用好奇而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周睿。

  黄开元的名气,他们是听说过的,可周睿却是个无名小卒。

  这样的小人物,怎么敢去挑战黄开元呢?

  “还能因为啥,年轻气盛不服输呗。”

  “估计是另一个章总面子上过不去,所以被逼无奈才挑战的,总比这么窝窝囊囊的走掉好看点。”

  众人低声议论着,没谁会看好周睿,尤其那些对黄开元有所了解的人,更是断定他必输无疑。

  章鸿鸣听的脸色难看,却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现在人太多,万一说点大话,回头输了怎么圆场?

  乡长随手指定了附近一座坟头,黄开元和周睿走过去观察许久,然后分别拿笔和纸写下自己的判断。

  两人所用的时间都差不多,见周睿也几乎在同时把纸交到了乡长手上,黄开元心中冷笑。

  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判断出坟头后人的运势,凭借的是近四十年的学习和经验。

  有时候越是基础的东西,才越考验人的水平。黄开元绝不相信,周睿能够在同样的时间里,看出和自己一样的东西。

  或者说,他写的根本就是胡编乱造,想凭运气蒙一蒙,说不定就能对两条呢。

  待周睿走回来,章鸿鸣面露担忧之色,低声问:“怎么样,有把握吗?”

  他虽然愿意让周睿豁出去了比一比,可事关自己的面子,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

  周睿摇摇头,说:“不确定,他的风水术确实不一般,我们两个用时差不多,胜负应该只是毫厘之间。”

  “最起码能打个平手也行啊。”章鸿鸣一脸期待的说。

  这个要求,实在称不上高,只能说,他对周睿的信心并没有那么的足。

  周睿也不反驳,他头一次跟人比风水术,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算厉害还是怎么样。

  此时,乡长拿着两人的纸张,随手打开一份,道:“哦,这张是黄开元黄师父的,此地穴坐南朝北,意为帝王。实际上平凡之地,平凡之躯,无贵气,亦无龙气。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必然为此地穴后人之习性。另坟头高不足三尺,差七寸。俗话说,打蛇打七寸,后人今年必被拿捏把柄。又因向前明堂内,有方形的一块高地,此为出赌之地。因此,后人应为赌博被拿捏,或被追债,或入牢狱!”

  乡长念完后,又喊来附近村庄的一人,询问这坟头的后人情况。

  那庄上来的人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被百八十双眼睛盯住,浑身发抖,颤颤巍巍的说:“这是老刘头的坟,就一个儿子,去年因为赌博出老千被人砍了一只手。后来死性不改又去赌,欠了几十万的债,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话一出,围观的众人纷纷惊呼:“真是神了!竟然真的因为赌博被人追债!”

  “不愧是鼎鼎有名的黄师父,难怪那么多明星都要找他看风水!”

  “啧啧,你看那小子,还有那边的章总,估计都知道要输了。”

  章鸿鸣和周睿的表情,确实有点不太正常。在别人看来,他们是觉得要输了,所以露出怪异表情,可实际上,章鸿鸣的表情,完全因为周睿低声和他说的一句话。

  在听乡长念完黄开元的观沧海之言后,周睿就低声说了句:“赢了。”

  章鸿鸣还愣了下,赢了?谁赢了?

  再看看周睿眼里的自信后,他顿时一喜,难道是我们赢了?

  此时的众人,都已经开始提前向黄开元恭喜了。黄开元一脸淡然,好似这根本算不了什么。那份淡定的气质,更让众人佩服万分。

  这才是真正的风水大师啊,宠辱不惊!

  章显宏瞥了眼章鸿鸣和周睿,然后呵呵笑着对黄开元道:“看他们俩那表情,恐怕已经知道自己要输了,真是不明白给了他们台阶,怎么就偏偏非要自己往死路上走。”

  “可能是想碰碰运气吧,可惜,风水术讲的是真材实料,运气在这一行占不了多大便宜。”黄开元微笑着说。

  这个时候,那位手拿纸张的乡长,突然轻咦一声。

  声音虽然不大,但距离相对较近的黄开元还是听到了。

  他瞥了一眼,然后问:“怎么了?”

  乡长抬头看看他,露出有些尴尬的神情,说:“那个年轻人写的,好像和你差不多,而且……还比你多了一条。”

  黄开元和章显宏一愣,写的差不多?

  这时候,章鸿鸣的声音传出:“乡长同志,你是不是应该念念我这位老弟写的了?”

  章显宏循声望去,见章鸿鸣的脸上已经开始带笑了,而且笑的那么轻松,那么有底气。这使得章显宏心里一沉,难道要生出什么意外?

  黄开元哼了声,说:“多一条又怎么样,未必就是对的,念!”

  乡长这才拿着周睿给的纸张念出声来,前面绝大部分,都和黄开元说的差不多。只是在末尾加了一句:“水从西南向东流去,为花果不全之象,因此后人应为赌博被追债途中出现伤肢不全!”

  最后一句念出来,场上迅速安静了。

  连章显宏都一脸错愕,伤肢不全,这四个字很容易理解。而刚才那个庄里的人也说了,坟主的儿子出老千被人抓住,剁了一只手,正与这句话相合!

  所有人都带着吃惊的表情看向周睿,他们的表情,让章鸿鸣心情大好,笑着看向章显宏,道:“怎么样,这一场是不是应该算我们胜了?”

  章显宏没有说话,黄开元则先开了口。他怀疑的看着周睿,说:“这方圆百米内都没有水,你说的水在哪?”

  周睿指了指脚下,黄开元愣了下,忽然恍然大悟:“你是说地下水?”

  待周睿点头后,黄开元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下意识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风水师,观风水,可向来看的都是明水。这四周没有池塘,也没有小河,周睿是凭什么判断出地下水走向的?如果说他是蒙的,那前面的全对又怎么解释?

  周睿一脸平静的回答说:“我会望气。”

  黄开元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许多,望气?

  不久前,他还批判过周睿对望气的解释完全错误,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可现在,周睿却说看出地下水走向凭借的是望气之法,岂不是在打他的脸?

  脸色发沉的望着周睿,黄开元心中冷哼一声,他相信周睿在风水术上确实有两把刷子,却绝不会相信对方真的会失传的望气之法。真会的话,怎么连祖坟被改动过都看不出来?

  “黄师父……”章显宏出声似要说什么。

  “不用说了,这一场不管是不是巧合,输了就是输了。”黄开元脸上的表情认真的许多,第一场的观沧海,让他看到了周睿的实力。这小子好像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光是能看出地下水的走向,就很令人惊奇了。

  不管是不是蒙的,黄开元都要慎重对待了,他可不想在这种小阴沟里翻船。

  见黄开元认输,章鸿鸣乐的哈哈大笑,用力拍了周睿肩膀几下:“老弟真行,可把我吓的够呛,看来你这风水术比我想的厉害啊!”

  周睿谦逊的笑了笑,说:“侥幸而已,后面可能就没那么容易赢了。”

  “你说的没错。”黄开元清冷的声音再度传来,他表情严肃,眼神发沉,道:“分山断岭才是风水术的根本,想再赢我,没那么容易了!”

  浸淫风水术近四十年,黄开元有自信不输给任何人。

  输了一场算什么,后面两场是有关于改动风水的,才是他最擅长的!

  而周睿在那边则心里直打鼓,没学过改风水,这两场该怎么办?总不能直接认输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