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不懂就别乱说
TV帝、2019-08-22 11:063,211

  饭桌上纪清芸没有提钱的事,明显是怕当面说这个,周睿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从这件事,已经能看到她的变化,最起码开始知道替周睿保留面子了。

  看着那张银行卡,周睿心里的暖意更浓,却还是摇头,道:“那个朋友包了所有开销,不需要花什么钱。”

  纪清芸又看他一眼,没有多劝,只道:“随便你吧。”

  “要帮你打水洗脚吗?”周睿问。

  “不用,今天有几份报表要整理,可能很晚才睡,你先休息吧。”纪清芸回答道。

  周睿哦了一声,这才脱衣服上了床。

  纪清芸确实很忙,直到凌晨三点,才算完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惊人的曲线展露无疑。捂嘴打哈欠的时候,她隐约瞥见被子似乎动了几下。

  换上睡衣,一进被窝,纪清芸便微微一怔。

  被窝里没有想象中的冰凉,反而充满了暖意。转头看向背对着她的周睿,纪清芸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一直都在替自己暖被窝,刚才的动静,是换到了另一个位置吗?

  缓缓躺了下去,温暖的被窝里,还残留着些许周睿的味道。

  他不抽烟,也不喝酒,只有肥皂的清新。

  本能的闻了闻,忽然察觉到周睿那边像是动了下,纪清芸的脸颊顿时红起来。几天前还因为周睿同样的动作训过他,结果自己怎么也这样了?

  微微抓紧了被子,在那暖意的包裹下,浑身的疲惫都像减轻了许多。

  这一夜,无论周睿还是纪清芸,都睡的很熟。

  第二天一早,周睿做好了早饭,来不及吃便匆匆出了门。

  赶到机场的时候,章鸿鸣已经等候多时。

  没有过多的寒暄,两人上了飞机。这是周睿头一次坐飞机,更是头一次坐头等舱,好奇之余又有点紧张。

  好在一路平安,没有出任何意外。

  章鸿鸣的老家,是一个很普通的乡镇,毫无特色可言。所以章家在这里投资了不少钱,也没能帮他们致富。

  两人出了机场,便有专车接送。到那个名叫荷台乡的地方后,才发现已经来了不少人。

  一部分是章家的亲戚,更多的则是乡政府,县政府,包括市里都来了领导。

  像章家这样的大户,每次回来都会带一笔投资,对财政状况并不怎么样的荷台乡来说,自然值得隆重对待。

  投资的事情,自然由其他人去处理,章鸿鸣直接带着周睿去了祖坟那边。

  荷台乡虽然不怎么样,但章家的祖坟位置,却算是占据了最好的风水。

  左右两侧各有一座青山,虽然不高,却给人一种气势雄浑的感觉。一条不算太宽的河流从一座山旁经过,围绕祖坟一圈,流向了另一座山旁。

  俗话说的好,风水风水,有风有水,才是好地势!

  周睿不由点头道:“这风水真是不错,少见的双龙戏珠格局,不过祖坟在龙珠上,似乎煞气重了点,怕是会伤了后人。”

  能一眼看出这是双龙戏珠的格局,章鸿鸣便确定周睿确实懂风水术。至于所谓的煞气,他正要开口解释时,却听到一个冷傲的声音响起:“不懂就不要信口开河,免得误人子弟!”

  章鸿鸣和周睿同时转头看去,只见一大堆人和一名身穿青色长褂,大约五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那青衣男人满脸高傲,看的章鸿鸣眉头微皱,问:“你是谁?”

  “他就是闻名省港澳,人称一言断山的黄开元黄师父!”章家亲戚中有一人走上前来,道:“黄师父在风水术上的实力,可谓沿海首屈一指。这次的迁坟,将由黄师父代劳,就不用鸿鸣你费心了。”

  章家分为两系,老爷子章程和这一系主攻内陆,他的亲弟弟章辛易则一直在沿海那边发展。论经济实力,并不比这边差多少。

  说话那人叫章显宏,和章鸿鸣是同岁人,也是沿海一系近些年的领袖人物。

  两系的人一直都想压对方一头,稍微有点机会,就会争的面红脖子粗。

  其实赢不赢,对双方的实力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这关系到两家的面子,所以谁都不会轻易退让。

  章鸿鸣脸色微沉,道:“今年迁坟已经提前说好,我带风水师来负责,你这是要搞什么?”

  章显宏瞥了眼周睿后,露出不以为意的表情,道:“你带的风水师,能有黄师父厉害吗?如果你敢说这句话,我立刻掉头就走。”

  章鸿鸣张张嘴,最后却还是没有说什么大话。他和周睿认识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对于风水术上的本领也不是很了解。

  而黄开元这个人,章鸿鸣哪怕呆在内地也是听闻过的。据说不光沿海的生意人,连许多明星都对其多有赞誉。

  一个人说他好,也许只是吹捧,但那么多人说他好,肯定就有真本事了。

  周睿是否能跟黄开元相比较,章鸿鸣也没什么把握。

  见章鸿鸣没吭声,章显宏心里立刻有了数,他看向周睿,道:“既然你是鸿鸣带来的,虽然没干什么事,也不能白跑一趟。回头让人给你拿十万块,当作车马费了。”

  这是很明显的轻视,而且章鸿鸣带来的人,凭什么要他给钱?

  章鸿鸣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显宏,你这样做,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你可是宏业集团的董事长,我怎么敢轻视你呢。只是觉得你看人的眼光现在越来越差了,什么人都结交,有点落了我们章家的档次。”章显宏轻描淡写的道。

  章鸿鸣顿时怒了,道:“周老弟是我专门请来帮忙的,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分寸!”

  “有什么要注意的?你没听黄师父刚才说吗,他对风水术根本就不是很懂,或者说是一知半解。”章显宏一脸不屑的说。

  章鸿鸣看向黄开元,沉声问:“不知道黄师父有什么高见?”

  黄开元一脸傲意的走上前来,指着前方的祖坟,道:“这确实是双龙戏珠的格局,而且正常来说,地穴设在龙珠上,也的确会带有煞气,对后世子孙颇有影响。”

  章鸿鸣哼了声,说:“这些话刚才周老弟都已经说过了,重复一遍有什么意义?”

  “章董事长一心忙着赚钱,对风水之道不懂我也不怪。”黄开元摇摇头,又道:“我刚才说的,只是正常情况下。实际上,这里的风水,已经被高人改过。倘若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用了龙不点睛,棺不入土的手段。所谓龙不点睛,就是在那两座山上找到龙眼方位,以黑布遮蔽。同时,地穴与河流贯通,棺木入水。如此一来,双龙看不清形势,地穴又深入龙珠内,被龙气掩盖,煞气之忧自然也就被化解了。”

  章鸿鸣不懂这些,也不知道对方说的对不对,只好看向周睿。而周睿沉默几秒,然后点点头,道:“他说的没错。”

  这句话,让黄开元脸上的傲然之色更浓。在他看来,周睿这是很明显的低头认输,否则怎么会那么干脆的承认呢?

  而且周睿那么的年轻,怎么看也不像风水大师,黄开元自然表现的更加倨傲。

  周睿对于如何改风水确实一无所知,他只懂得看。被黄开元这么一说,才明白了过来,承认对方说的没错。

  “知错认错,方有进步的空间。”带着藐视的味道,黄开元对周睿道:“看你年纪轻轻,想来也是学习风水术没有太长时间,一些高深的东西不懂也很正常。不过风水,一步错,很可能祸及事主子孙数代。你不懂,还要装懂,这是害人害己。要是在我门下,早就拉去打板子,然后逐出师门了!”

  这话听起来难听,周睿却没法反驳,被人抓住了小尾巴,只能低头了。

  见周睿不吭声了,章鸿鸣也明白过来。他暗叹一声,看来自己对这个小老弟期望太高了。也许他懂风水术不错,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高深。

  不过,章鸿鸣更气的是章显宏。

  你能请来黄开元,早说啊。迁坟不是一家的事,谁请的风水师更好,自然用谁的。

  章显宏要是早点说这事,章鸿鸣未必就会跟他争。事到临头才带人来,摆明了是要当场给你难堪。偏偏周睿确实没人家厉害,章鸿鸣满肚子火没地方撒。

  既然定下由黄开元主持这次的迁坟,自然就没周睿什么事了。

  看着趾高气昂的章显宏,带着黄开元和一堆亲戚在祖坟那“指点江山”,章鸿鸣很是有些气恼。

  周睿觉得很不好意思,便道:“对不起了章总,是我能力有限……”

  “老弟这说的什么话,你能来帮忙就是给老哥面子,何况受委屈的是你,应该我说对不起才是。”章鸿鸣道。

  这客气的态度,让周睿更觉得窘迫。若非金光不够,风水术没学全,也不会被黄开元压了一头。

  事已至此,只能说是天意了。

  看完了祖坟,商定如何起棺后,黄开元才在众人的簇拥下,开始寻找新的地穴方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