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跟你说声对不起
TV帝、2019-12-03 10:492,426

  不等宋凤学开口问,季庆林已经探过头来,低声道:“我那天回去,可是跟上面汇报的没发现问题。所以今天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担心的,虽然和庄医生已经提前说过,但就怕你们会露点尾巴出来。万一真出了纰漏,连我都得倒霉。还好你们知道轻重,提前给抹干净,不然今天就出大事了!对了,庄医生今天没来吗?我好像没看到他。要是没来的话,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来一趟,我这病吃了几天药已经有点效果了,想再找他把把脉。”

  宋凤学越听越糊涂,满脸疑惑的问:“季科长,您说的庄医生……是我们诊所的?还有您说的什么抹干净,到底在说什么啊?”

  季庆林脸上的表情一僵,忽然露出生气的神情:“宋医生,你这话什么意思?”

  在季庆林看来,宋凤学这明显是在装糊涂。

  如果不是庄医生提前通知你,假药的事情能这么轻松糊弄过去?我就是想让庄医生再帮忙看看病情而已推三阻四的装作没发生过这事,是想过河拆桥吗!

  见季庆林生气,宋凤学连忙赔笑道:“季科长,我是真的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我们诊所的医生就那几个,真没姓庄的啊!”

  假药?

  宋凤学听的心头一跳,季庆林上次来,就是为了查假药的事情?

  还有个姓庄的医生知道这事?

  她立刻就想到,会不会是其它竞争对手派来故意搞破坏的。

  但是看季庆林的样子,又不太像。否则的话,今天检查组来,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走掉。

  纪泽明和纪清芸父女俩看到这边好像起了争执,也走了过来。

  “妈,怎么了?查出什么问题了吗?”纪清芸担心的问,她知道这家诊所是宋凤学一辈子的心血,如果出了问题,精神上的打击要远远大于金钱。

  “你们诊所当然没什么问题,就是这做人啊,不能太白眼狼。”季庆林冷声说。

  这阴阳怪气的语气,让纪泽明和纪清芸都大为不解。刚才不还有说有笑的,怎么转眼间就这样了?

  宋凤学心里忐忑,却始终不明白到底发生过什么,让季科长如此态度。

  纪泽明也在旁边帮衬着道:“季科长,我妻子虽是个生意人,却也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看,这里面可能真有什么误会,不如说的清楚点。”

  他忽然转头看向宋凤学,问:“我记得周睿之前是不是说过这个事?”

  宋凤学一怔,也想起来了。

  但宋凤学一直不相信,还骂他不知从哪听的谣言就要泼脏水。

  现在听季庆林的意思,这事周睿还真没说谎!

  再说了,不是他偷换假药的吗?

  夫妻俩互视一眼,忽然觉得,这件事里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纪泽明转过头,犹豫了下,然后问季庆林:“季科长,您说的庄医生,能跟我们说说他长什么样子吗?”

  “你们可真会装。”季庆林冷笑着说:“庄医生个头一米八,瘦瘦弱弱的样子,短发,大概二十多岁。他的样子我记得清清楚楚,回去我就翻你们诊所备案的员工表,到时候看你们还能说什么!”

  纪泽明和宋凤学听过他的描述后,脑子里已经自然而然浮现起了周睿的身影。

  一米八,瘦瘦弱弱的短发,二十多岁,每一条都和周睿完全吻合。

  两人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古怪,所谓的庄医生,是周睿?

  可是,周睿会看病吗?

  还有假药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个员工过来询问道:“宋医生,田姨到现在还没来上班,有病人要拿药,怎么办?”

  诊所里是有药房备用钥匙的,不过出入账向来都是田鲁静负责,别人不能随意插手。她不来,也没谁敢进去拿药。

  宋凤学下意识看了看手表,已经八点半了,以往田鲁静应该早来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连忙跑过去,问:“这是怎么回事?你这……”

  田鲁静抬头看她一眼,然后立刻慌张而羞愧的低下头去。

  这些假药,自然就是周睿放在轿车里的,被陈金良派人取了回来。

  诊所里竟然真的卖过假药,而且不是周睿,是这个宋凤学最信任的田鲁静!

  宋凤学愣了半天神,然后才看向田鲁静,脸色异常难看:“真的是你?那周睿……”

  纪家三口听的都傻了,周睿竟然是被冤枉的!

  宋凤学脸色发青,她死死盯着田鲁静:“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些年,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你!”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只能说你给的,不够她想要的。”那位刑侦科科长摇摇头,说:“行了,先带我们把证据封存起来,回头还得备案的。对了,你是诊所负责人是吧?跟我过来下,我有话和你说。”

  宋凤学狠狠瞪了田鲁静一眼,而对方则低着头,被两名警察左右押着,于诊所员工诧异的注视中朝着药房走去。

  宋凤学被刑侦科科长喊到一边说话的时候,纪泽明和纪清芸父女俩还没回过神。

  田鲁静竟然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那岂不是说昨天晚上冤枉了周睿?

  所以,昨天晚上周睿真的是来帮诊所毁掉那些假药的,因为他知道今天会有检查组来。

  而季庆林口中的庄医生,也是他?

  父女俩的脑袋有点发懵,怎么会这样……

  这时,纪清芸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她连忙去车上把包拿下来,从中取出了结婚证。结婚证和户口本,都是宋凤学要她带的,就是为了立刻和周睿离婚。

  翻开结婚证,纪清芸指着上面的照片问季庆林:“您说的庄医生,是不是他?”

  季庆林低头扫了眼,然后轻咦一声:“对,没错,就是他。你这是结婚证?庄医生是你老公啊?”

  纪清芸呆呆的看着结婚证上,周睿那笑容满面的照片,竟然真的是他……

  她突然想起周睿昨天晚上的笑,自己问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他没有解释,只笑了下就走了。

  当时还不能理解那带着明显苦涩味道的笑容是为了什么。

  现在,纪清芸终于明白了。

  那是心被伤透了才有的表情,不是笑,也不是哭,而是内心悲痛无以言表。

  纪清芸的脸色微微发白,她很清楚周睿提前销毁假药意味着什么。不但保全了诊所,还救了宋凤学。否则的话,今天被押上警车的就不光是田鲁静了。

  立下这样的大功,没有人夸赞他,只有无尽的责备和谩骂。

  她真的难以想象,当周睿被铐上警车的那一刻,心到底痛成什么样。换成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怕是会心若死灰吧。

  身体微微颤抖着,纪清芸忽然有种冲动,立刻找到周睿!

  她想和周睿说一声对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