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我要你立刻离婚
TV帝、2019-08-22 11:143,028

  “你是谁?”一名警察问。

  “她是我女儿。”宋凤学走过来解释道,又转头看向纪清芸:“这么冷的天,你跑出来干什么?”

  “妈,这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纪清芸皱着眉头问,哪怕亲眼看到周睿是从诊所里被押出来的,她还是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来偷药。

  “误会?”宋凤学冷笑着说:“你田姨已经把他犯罪的过程拍下照片和视频传到我手机上了,证据确凿。而且这家伙不光偷药,还想把我诊所里的真药换成假药!狼心狗肺的东西,我早就该让小芸和你离婚,白白耽误我女儿几年的青春!”

  纪清芸看向田鲁静,田鲁静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机,翻开照片给她看:“我可没说谎啊,这一张张都是证据呢。”

  看着照片上的身影,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模模糊糊还是能辨认出周睿的身形。尤其最后一段视频,因为有摄像灯的原因,周睿的样子被拍的十分清楚。

  证据确凿,纪清芸脸上满脸失望的看向周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缺钱?”

  周睿看着她,只微微一笑,没有解释半句话,只对警察说:“我们走吧。”

  他这个笑容,让纪清芸一愣。

  他在笑什么?为什么这笑容中充满了苦涩,好像在哭一样?

  还有那种莫名其妙的悲伤感,又从何而来?

  愣愣的看着周睿被押上车,车门关闭的瞬间,纪清芸心里也像空了一块。

  她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明明是周睿犯了大错,为什么自己要心慌?

  田鲁静在一旁哼声道:“这家伙还有脸笑,真是厚脸皮。老宋啊,我看你刚才说的对,就应该让小芸早点跟他离婚,这也太不成器了!”

  宋凤学深以为然,立刻对纪清芸沉声道:“明天上午,你立刻去把离婚手续给办了!”

  纪清芸转头看着母亲,犹豫了下,道:“要不要再问问,也许他有什么特殊的困难?我记得书店隔壁,牛肉汤店老板的孩子好像被车撞了,他们关系挺好的,也许……”

  “我不管什么牛肉汤店羊肉汤店,就算他想救总统又怎么样?难道就能来我的诊所换假药了?这是在坑谁?是在坑我啊!要真出了事,我是法人代表,人家还不找我算账?小芸,你不能再同情他了,不然这辈子就彻底毁了!”宋凤学恼怒到了极点,大声道:“我不管别的,离婚!必须马上离婚!”

  纪清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周睿做这样的事情,她想说两句好话也没法说,只能深深叹出一口气。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周睿虽然没本事,但为人还算不错,起码像个君子。

  可是现在,他连最后的君子之道也丢弃了吗?

  也许,真到了分开的时候,没必要再留恋什么了。

  随后,几人和另外两个JC在附近搜寻了一遍,想找到周睿“带来”的其它假药。结果找了一圈,他们也没发现线索。

  周睿停靠在附近的那辆奔驰S级轿车,他们倒是看见了,只是没有人会去把这辆车和周睿联系到一起。

  找不到假药,宋凤学自然更加生气。而田鲁静则是无所谓,反正事情已经成功推到周睿头上,找不找得到都和她没什么关系了。

  警车上,一名年纪稍大的JC,与周睿一起坐在后座。他时不时看向周睿,然后摇头叹气:“你说你有手有脚干什么不好,那是你岳母还是你亲妈?坑自己人干什么,也太离谱了。”

  “我要说没干,你信吗?”周睿忽然问。

  那人愣了下,然后嗤笑出声:“人家照片视频都拍了,还传给我们一份当证据,鬼才会信你没干。”

  “是啊……”周睿呵呵笑出声来:“鬼才会信。”

  “你还笑的出来?我看真是脑子坏掉了。”开车的说道。

  周睿转头看向窗外,没有再理会。

  既然没有人相信,还说那么多干什么呢?

  不久后,车子开进辖区派出所。

  把周睿移交给负责审讯的值班人员后,另外两人暂时离开了。

  一名负责审讯的人道:“交代下你的犯罪过程和动机吧,说详细点,我们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如果你认真悔过,我们会在笔录上给你加上,到时候量刑说不定还能少判几天。”

  周睿摇头道:“我没有犯罪。”

  “还不承认?”另一个民警打开手机,指着上面的照片和视频,说:“这些是你吗?”

  “是我。”

  “你去诊所干什么?”

  “有人在诊所卖假药,我想把它们找出来销毁。”

  “呵呵,你觉得这话有人信吗?”

  周睿直视着那个说话的人,面色平静的道:“信不信是你们的事,我只负责说出事实。而且,我现在需要打一个电话,这是我作为公民的权力。在没有真正确认我的罪证之前,你们无权限制我的通话自由。”

  “哎呦,还知道点法?那还知法犯法!”那人嗤笑道,然后让人把周睿的手机拿了过来扔到他面前,道:“打吧,我倒想看看,你能找来谁帮你开脱!”

  周睿拿过手机,本来是想打给刘景辉的,但想想估计刘景辉还是会告诉章鸿鸣,索性直接拨过去了。

  这个时间,章鸿鸣似乎还没休息,一接通仍然精神十足:“周老弟,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了?”

  “没打扰您休息吧?”周睿问。

  “没有,我也正在忙公司的事情,一堆事务,天天起码四五点才会睡一会。”章鸿鸣笑着回答说。

  周睿肃然起敬,作为一个掌管数百亿资产的大老总,竟然还如此勤奋。章鸿鸣的成功,看来并不完全是因为继承了祖业,本身就具备了成功的特点。

  一个JC敲敲桌子:“讲话快一点,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谁允许你在这闲聊了?”

  章鸿鸣听见了声音,疑惑的问:“老弟,你这是在哪啊?”

  周睿瞥了眼那人,然后道:“我在派出所,出了点状况,可能得您帮帮忙”

  “派出所?出什么事了?”章鸿鸣连忙问。

  “电话里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不知道章总能不能帮这个忙?”周睿问。

  “这话说的,你有事,我还能装聋子?你等着,我立刻就给老陈打电话,回头我们一块过去。对了,哪个派出所?”章鸿鸣问。

  “江畔派出所。”周睿回答说。

  挂断电话后,JC立刻把手机收了回来,然后呵呵笑着问:“章总?哪个章总啊?”

  在这两个JC看来,周睿是一个去自家诊所偷换药的嫌疑犯。能沦落到卖假药换钱,又能认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他们甚至不觉得周睿真打电话找了什么人,更像在虚张声势。

  像这种装神弄鬼,最后可能连个亲戚都不愿意来的败类,他们不是头一回见。宋凤学在诊所骂的那么难听,更证明了他们对周睿的看法。

  而且就算电话真拨出去了,估计也撑死来几个混混一类的角色。

  那样的小人物,他们还真不放在眼里。

  你混的再好,来了这,一样得老老实实的。

  “行了,电话也打了,既然你不承认犯罪事实,那就等明天的调查结果出来。今天晚上,你就老老实实在这呆着吧,或者等你那什么章总啊来保你。”

  两人讥笑出声,收拾了东西出去,只留下周睿坐在冰冷的椅子上。

  审讯室里的灯光略显昏暗,这本身是为了给犯事的人增加心理压力。

  周睿没有什么压力,他只有重重的失落感。

  努力想改变自己在纪家人眼里的形象,却最终沦落到孤寂的坐在审讯室里,变成一个偷药的嫌疑犯。

  难道,连道德天书都没有办法让自己这不幸的人生彻底改变吗?

  过了大概二三十分钟,章鸿鸣的劳斯莱斯和陈金良的专车一前一后驶进派出所。

  坐在门口工作台的JC探头看了眼,脸上充满了惊讶。

  劳斯莱斯他还是认识的,这么好的车可不常见,他们这派出所还是头一回遇到。

  等再看到专车上下来的人后,两个值班JC脸色微变,连忙从工作台后面跑出来。

  “您怎么来了?”两人有些紧张的问。

  陈金良迈步走入大厅,问:“今天是不是抓了一个叫周睿的人?在哪?”

  周睿?

  两个值班JC愣了下,忽然觉得后心冒汗,他们想起了周睿之前打的那个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