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你的记忆力真好
TV帝、2019-08-22 11:125,047

  “没事。”周睿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又问:“还有别的事情吗?”

  看着他那副平静的样子,纪清芸轻咬着嘴唇,摇头道:“没了。”

  “那我先回房间了。”周睿说罢,便朝着卧室走去。

  纪泽明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没有阻拦。毕竟这种事关系到作为长辈的面子,让他们突然低头跟这个没出息的女婿认错,还是有点难的。

  眼睁睁看着周睿进了屋,宋凤学立刻气恼的道:“你看他这样样子,不就是闹了个误会吗,搞的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行了,都什么时候还说这种话!”纪泽明瞪着她,道:“不是说好的,等他回来先道歉吗,你怎么不说话?”

  “要道歉你道,我才不惯着他!”宋凤学说罢,也回了卧室。

  这是很明显逃避行为,知道自己有错,又觉得没面子,只能走人。

  纪泽明摇头叹气,不想因为这件事和宋凤学生气,只好对纪清芸道:“小芸,你回头跟周睿说说,我和你妈都挺感谢他的。你妈现在是觉得没面子,不过她这人你也知道,还是有原则的。周睿帮了这么大一个忙,不会忘的。”

  纪清芸嗯了声,这才朝着卧室行去。

  进了屋,便看到周睿已经躺在地铺上。

  纪清芸缓步走到他脚边,低头看着闭上眼睛,似乎已经睡着的周睿,然后问:“真吃过了?”

  周睿发出了轻微的嗯声,还是没有睁眼。

  这态度和往日截然不同,从前哪怕被训斥的再狠,周睿也没有这般不想搭理人过。

  纪清芸轻咬贝齿,过了会,又问:“你白天去哪了?”

  “没去哪。”周睿依然回答的很简单。

  “爸让我告诉你,他和妈都很感谢你,也觉得很对不起你。”

  “哦。”

  不冷不淡的回答,让房间里迅速陷入沉寂。

  过了会,轻微的抽泣声响起来。周睿睁开眼睛抬头看去,正见纪清芸背对着他,好似在抹眼泪。

  犹豫了下,周睿问:“你哭了?”

  “没有!”纪清芸立刻回答说,但明显不正常的声调,周睿哪里能听不出来。

  他有些心慌,连忙站起来走过去,果然见纪清芸眼眶发红,一滴滴泪水往下掉。周睿心疼的厉害,手忙脚乱的拿过纸巾要给她擦:“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这让人听见,还以为我对你做什么了呢。”

  “你没错,是我们错了!”纪清芸一把推开他的手。

  周睿苦笑:“好好好,我们都错了行吗?”

  话音刚落,鼻尖突然涌上一阵香气,纪清芸直接扑入怀中,小拳头捶打着他的后背,发出了难以压抑的哭泣声:“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回来还要这样对我。我都和你说对不起了,你还要怎么样!难道还要我以死谢罪吗!”

  纪清芸向来是一个坚强的女性,很少会表现出这般柔弱的姿态。由此也可以看出,她确实非常的担心周睿会出什么意外。

  现在的哭泣,不过是先前担忧,愧疚的情绪发泄。加上刚才刻意放低姿态,却被冷漠的对待,更让她觉得十分委屈。

  软玉在怀,周睿怔然。

  结婚三年,这还是头一次被纪清芸主动“投怀送抱”,虽然只是情绪上的发泄,可那声对不起,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也许“对不起”三个字很简单,也代表不了太多的东西,可是能说出这番话,是不是意味着未来将发生一些改变?

  感受着纪清芸因为哭泣而颤抖的身体,周睿下意识想要抱住她,可犹豫了会,最后只是伸手轻轻拍了几下她的后背,叹气道:“对不起,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没想到会让你这么担心。”

  纪清芸忽然把他推开,脸上的泪水依然未停:“你是不是很生气?我知道之前没有人相信你,让你很难过,可那个时候证据确凿,我们也是被人愚弄了。如果你实在不解气,我可以站在这让你打两巴掌!”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周睿有着说不出的心疼。

  他缓步走上前去,抬起了手。纪清芸咬着牙闭上了眼睛,仿佛真准备任由他抽耳光。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只有纸巾和手指在脸颊上轻轻拂动,还有那温柔似水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怎么会舍得打你,看你哭,心疼都来不及。先前确实有些生气,甚至想着再也不回来了,可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是我太没用,又把你惹哭了,对不起……”

  纪清芸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周睿那认真而充斥着心疼的脸庞。无论眼神,表情,包括动作,无一不能证明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在乎。

  她忽然想到了周睿救自己那天,在游乐场靠在栏杆上说的话,同样的深情,令人动容。

  他对自己的爱,是无可挑剔的。

  再想想早上的时候,母亲逼着她立刻拿结婚照去和周睿离婚。倘若让周睿知道,又会对他造成怎样的伤害?

  极度的内疚,让纪清芸无法再去指责他半点。哪怕他不接电话,哪怕到现在才回来,又怎么样?

  难道被伤害的人,还没有权力耍点小脾气吗?

  想到这,纪清芸再也忍不住,立刻快步朝着房门走去。

  周睿连忙拉住她,问:“你干什么去?”

  纪清芸抹了下脸上的泪水,道:“我去把爸妈喊来,他们也欠你一声道歉!”

  这话让周睿心里陡然升起了一股暖意,也许这两天受了不少委屈,可是能亲眼看到纪清芸为了自己担心流泪,那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自己所做的一切,难道不就是为了获得她的关注吗?

  只不过过程和结果,不如想象中那么顺利和满意罢了。

  把纪清芸拽了回来,周睿摇摇头,说:“算了,我其实不是很在意这个,只要家里没出事就行。”

  话是这样说,但周睿又何尝不希望看到纪泽明和宋凤学亲口跟他说声对不起或者谢谢?

  只是,周睿很清楚宋凤学的脾气。如果她愿意说这几个字,刚才就说了。现在去找,只会增加更多的矛盾。

  他已经很累了,不想再和任何人吵架。

  好说歹说,纪清芸这才暂时放弃了把父母喊来的打算。

  怕她会偷偷跑去,周睿干脆去打了两盆热水来,一盆洗脸,另一盆给她洗脚。

  洗脚的时候,纪清芸出乎意料的道:“你来帮我洗。”

  周睿愕然,以往纪清芸总是会嫌弃他,连手都不让碰,更别说洗脚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纪清芸轻咬着嘴唇,然后问:“你不是说不生气了吗?”

  周睿失笑,难道帮你洗脚才能证明不生气吗?

  不过他也没抗拒的意思,很干脆的蹲下来,帮纪清芸脱了袜子,捋起裤腿,把那双洁白的玉足放入水中。

  看着周睿低头,轻手轻脚的样子,纪清芸心里忽然安定下来。

  之所以突然让周睿帮忙洗脚,是因为她忽然想到刚才周睿说的那句话。

  “本来想再也不回来了。”

  以前如果听到这句话,可能她反而期望周睿真那样做。可这次,心里却因此莫名的发慌。仅仅想到周睿可能再也不回来,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所以,她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周睿是不是真的还那么在乎自己。

  幸运的是,周睿没有变。

  他的动作依然温柔,好像在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从未被除了父亲以外男性碰触过的脚趾上,传来了手指揉捏,如触电一般的异样感。

  对她来说,被人这样触摸,已经算很亲密的行为了。

  脸颊微微发红,纪清芸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只觉得如果这样干坐着,实在有些难为情,便问:“你认识卫生局的季科长?”

  周睿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又继续下去。早就知道这件事会被抖出来,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便点头道:“有过一面之缘。”

  “你化名庄医生,帮他治病,套到了检查组要来的消息?”纪清芸又问。

  周睿嗯了声,只是在心里补充一句,帮季庆林治病,不是为了套话,而是希望他早点离开诊所,免得真查到了假药不好交代。

  纪清芸显然不是这么想的,或者说,所有人都不是这样想的。

  凡是对周睿有所了解的,都清楚他根本不可能会医术。一个开书店的,能治什么病?

  白天和季庆林谈话的时候,一家三口还特别紧张。他们不知道周睿到底怎么糊弄的,能让这位卫生局的科长如此信任,执意要再找他把脉。

  几人都没敢说实话,怕万一穿帮,那可就麻烦大了。

  看着仍然动作不停的周睿,纪清芸眼里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她好奇周睿糊弄季庆林的方法,疑惑周睿胆子怎么突然变大了。

  “你就不怕被人家看穿,惹出别的麻烦吗?冒充医生,可不是小事情,何况他是卫生局的科长,对医学方面也多有研究。你到底是怎么骗他的?”纪清芸忍不住问。

  周睿把毛巾拿了过来,仔细的给她擦拭着,从脚趾缝到脚后跟,一点一滴都不落下:“其实也不完全算骗他,书店的生意不怎么好,平时我就没事自己翻着看书。看的医书多了,自然也就懂了一些。刚好季科长的病在其中一本书上有写过,侥幸成功了。”

  “看书?”纪清芸微微愣了下,看书能让医书变得连卫生局科长都看不穿的地步吗?要真这么容易,哪还需要在医学院耗费几年光阴?

  虽然不怎么信,但想想,好像也只有这种可能了。最起码,比周睿一夜之间突然开窍更值得信服。

  帮纪清芸擦好脚之后,周睿端起水盆要去倒掉。

  看着他的背影,纪清芸忽然觉得,周睿似乎变得高大了一些。也许,这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等倒完水回来,纪清芸已经换好睡衣躺进被窝了。

  周睿走到床边看了眼,见她背着身子,便没再说话,准备躺回自己的地铺。结果还没蹲下,就听见纪清芸发出低微的声音:“你到床上睡吧,挤得下。”

  周睿怔了下,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没有过多的矫情,便脱了外衣进了被窝。

  不过,他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想了下,然后从地铺把枕头捞上来,塞在两人中间。

  纪清芸察觉到他的动作,微微侧头看了眼,然后讶然的问:“你在干什么?”

  “你上次不是说楚河汉界吗?”周睿不解的问,他还以为纪清芸没放枕头是因为忘了。

  纪清芸被子下的手掌微微握紧,楚河汉界?

  “你的记忆力真好。”纪清芸咬牙道。

  “确实还不错,很多书上的内容一看就能背下来。”周睿略有自得的说。

  纪清芸顿时没有和他说下去的力气了……

  关了灯之后,房间陷入沉寂和黑暗。闻着被子上独属于纪清芸的味道,周睿心里愉悦了不少。

  过了会,纪清芸忽然道:“你这次救了妈和诊所,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管车,房子,又或者现金都可以。”

  白天的时候,一家三口其实就商量过给周睿点什么好处比较合适。人家帮了那么大一个忙,如果就这样算了,也太不像话了。

  最重要的是,周睿以前是他们眼里没出息的人,结果他们这些有出息的,反倒被窝囊废给救了。如果不给好处,心里就会觉得很怪,像欠了周睿很多似的。

  这是一种很容易理解的心态,周睿真的可以称得上一无所有,哪怕那家书店,其实里面所有的书加起来也就几万块而已。

  无论车,房子,还是钱,都能让纪家人觉得可以继续保持他们在周睿面前的优越感。

  周睿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道:“我只希望你们一切安好,这些年,你们给我的已经足够多了。”

  黑暗中,纪清芸睁开了眼睛。她很想转身去看一眼旁边的男人,却又因为某种古怪的情绪没有办法动。

  可就算不用眼去看,她依然能感受到周睿的真诚。

  他在感恩,就算受了再多的委屈,依然记得纪家曾经对他的帮助。

  父亲纪泽明对周睿的评价是没有错的,就算能力不行,但周睿的优点依然非常明显。

  他重情重义,忠诚可靠,这八个字听起来,似乎并不符合如今社会的需求。但对一个家庭来说,能有这样品质的人,才是最难得的!

  半分钟后,房间里再次响起纪清芸轻微的声音:“周睿。”

  “嗯?”

  “过年前,你能把书店经营的比现在更好,或者有一份更有前途的职业吗?”

  周睿愣了下,反应过来后,他突然心跳加快了许多。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大概能听明白纪清芸的意思,可又不是那么确定。或者说,有时候惊喜来到的时候,你会觉得就像在做梦那般心虚。

  “不能吗?”纪清芸又问。

  这一次,周睿没有半点迟疑,重重的点头:“能!”

  纪清芸嗯了声,没有解释自己到底什么意思,只道:“那睡吧,晚安。”

  “晚安。”傻傻的回了这一句后,周睿眼睛睁的很大,像牛丸一样。

  心中的喜悦和兴奋,让他哪里能睡的着,整颗心脏都像要爆开一样,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扩展自己的事业!

  这份冲动,仅仅隔着几十厘米的纪清芸自然能感受的到。

  没有人能看到她发红的脸颊,但她自己知道,脸很烫。

  离过年还有两个月不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周睿能用这两个月的时间做什么,她也不知道。

  可是,她觉得需要给周睿最后一次机会。

  也许等待自己的,仍然是如前几年那般的失望,但这是应该给他的奖励。

  不光是因为周睿的关系,公司签约成功,还有救了诊所,以及……那如汪洋一般深邃的爱。

  这个世界上所有女人最想要的,不就是能有一个人这般无私的深爱着你吗?

  哪怕仅仅因为这份爱意,纪清芸也觉得应该让周睿有最后的尝试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