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古怪的伤痕
TV帝、2020-08-20 16:533,799

  当周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面色苍白的说不出话时,其他人也说不出话。

  几乎所有人都看着地上逐渐恢复意识的孩子,满脸的震惊,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个落水四十多分钟,捞上来时已经可以算真正死掉的孩子,竟然被救活了?

  是在做梦吗?

  连章显宏都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了两眼后,他的嘴巴张开,如能塞下一整颗鸡蛋。

  相比之下,黄开元已经不能说是震惊了,而要带点惊骇的味道。

  作为一个有名的风水师,他可以清楚判断出,这个孩子之前应该死了。

  气息全无,生机消失,哪怕没探过脉搏,也可以肯定他死透了!

  怎么能活过来?

  表情僵硬的转头看向周睿,黄开元很想问问他,是怎么救活这孩子的。但他问不出来,只感觉眼前发生的事情,把自己多年来学过的常识都给颠覆了。

  章鸿鸣反应比较快,直接从身边人手上拿来毛毯,快步跑到周睿身边给他披上。见周睿的脸色十分难看,好似失血过多般的虚弱,章鸿鸣担心的问:“没事吧?走,我先带你去换衣服。”

  周睿没有拒绝,只是站起来的时候,喊旁边人抓紧给这孩子换衣服,取生姜烧水泡澡,免得落下病根。

  “你就别管别人了,先顾好自己吧!”章鸿鸣无奈的说,如果现在有块镜子,他真想让周睿看看自己是什么样,那脸色也太吓人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孩子抱起往家里跑。

  数名政府官员走过来,也不知是想和周睿道谢还是别的,结果全被章鸿鸣给拦住了。

  现在没什么比让周睿先取暖更重要!

  看着似乎隐约成了焦点人物的周睿,章显宏慢慢闭上了嘴巴。待黄开元走回来,他下意识问了句:“黄师父,你不是说这孩子救不回来了吗?怎么……”

  话问到一半,看到黄开元那难看的表情后,章显宏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令人难堪的问题。

  刚才黄开元信誓旦旦的说,孩子必死无疑,结果周睿不但清楚指明了落水点,更在鬼门关前硬生生把孩子救了回来。

  这脸被打的啪啪响,黄开元心情能好才是怪事。

  周围已经有人冲着他低声议论:“幸好这个年轻人没听黄大师的话,否则孩子就真得死了。”

  “是啊,好在那孩子福大命大。”

  “什么福大命大,全靠那个年轻的风水师医术高超,你没看他下针时的样子,感觉比我在省城见的老中医还厉害呢!”

  章显宏听的很是不爽,嘀咕道:“算他运气好,不就是救了个孩子吗。”

  黄开元没说话,他只遥望准备上车换衣服的周睿,眼里充满了吃惊和疑惑。

  明明不可能救活的人,偏偏被他救活了,真是运气好吗?

  周睿已经上了一辆商务车,车上空调开的很暖,已经有人提前准备好了干净的衣服。

  在宽大的车厢里,周睿哆嗦着脱下衣服。

  疼痛感仍然没有消失,待最里层的保暖衣也脱下来后,看了眼手腕,他愣住了。

  只见手腕处有一道明显的伤口,虽然不是很深,却已经足够流出血来。一整圈的伤口,十分光滑整齐,看着像某种利器割出来的。

  周睿满脸怔然,他从不戴手链,柔软的衣服,也不可能割出这样的伤口。

  难道是落水的时候被冰层划到了?

  可就算被冰层划到,为什么是一整圈?总不能说自己落水的时候,原地三百六十度旋转吧?

  这时候,周睿忽然想起了昨天遇到的那个女神经病。

  隐约记得,从书店离开前,她说过一句:“明天千万别救那个孩子!”

  救人的时候,周睿没顾得上这茬,现在冷静下来,立刻感觉脑袋轰的一下,好似被雷劈了一样。

  她怎么知道今天要救孩子?是巧合?还是预知?

  周睿不太相信这是个巧合,但如果真不是的话,她又为什么不让自己救人呢?

  难道说,救人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低头看着手腕上的伤口,周睿有种莫名的直觉,也许像这种强行把已经魂魄离体的生命救回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就好比上次他为了救纪清芸,耗费了二十年的寿命。

  这一次虽然情况没那么严重,手腕却出现了古怪的伤痕。

  盯着伤口呆坐半天后,周睿才没再深想这件事。

  无论原因是什么,等回去后找那女孩问一问,也许就知道了。

  现在看来,也许她不是想象中的女神经病,而是真的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与此同时,周睿忽然感觉裤兜一阵温热,低头看去,只见道德天书上,一道金光正在缓缓消散。有关于更改风水的知识,则迅速涌入脑海。

  刹那间,他的风水术被补全了!

  惊喜交加的周睿,这才想起来救人是会获得额外金光的。而风水术和医术一样,都是三团金光才能学全。

  之前他差了一团金光,现在终于补足了!

  仔细感受着脑海中多出来的知识,周睿满心欢喜,连手上的伤痕都暂时忘掉了。

  有了这些知识,风水术比斗的最后一场,他就有把握赢下来了!

  没过多久,周睿换好衣服下了车。

  一直在车门旁等待的章鸿鸣连忙让人把准备好的姜茶端来,周睿接在手中喝了几口,然后道:“谢谢章总了。”

  “咱们哥俩之间还要说这个吗?”章鸿鸣故作不满的道,随后,他压低了声音,问:“你老实告诉我,救那孩子之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周睿明白他问的什么意思,犹豫了下,然后才道:“也不算看见吧,应该说是一种感觉,很难解释。”

  “我知道我知道,就像以前的特异功能嘛。”章鸿鸣一副很懂的样子。

  周睿笑了笑,没有解释太多。这种能够“活见鬼”的本事,最好还是别说的太明白为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样的能力。

  把剩下的姜茶一口气喝光,暖意从喉咙到肚子,全身舒坦。

  “走吧,我们去比第三场!”

  “啊?你不多休息会?而且第二场的时间还没到呢。”章鸿鸣讶然道。

  “不用等了,第二场我输了,等下去也是浪费时间。”周睿坦然道。

  章鸿鸣迟疑几秒,然后道:“其实如果不比第三场,我们也算有了面子,没必要再去……”

  “但是如果不比,他们就会把祖坟迁到那里。那位黄师父似乎根本没有看出这处风水的异样,迁来后也不会做出什么改动。你要想让祖坟保佑后人,就得先赢了他,掌握主动权,否则后面丢的可就不光是面子了。”周睿解释说。

  章鸿鸣仍然有些犹豫:“道理是这样没错,但你能赢下来吗?我不是看低你的意思啊,只不过这第二场……”

  周睿笑了声,道:“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刚才赢不了,不代表现在也不能赢,放心吧。”

  都是改风水,第二场你比不过人家,第三场还能有机会?

  章鸿鸣有点搞不懂周睿这逻辑,可看着他眼里的自信,又不好直接拒绝。

  最后咬咬牙,章鸿鸣也就答应下来了。

  反正输了也只是多丢点面子,没什么大不了的。男子汉大丈夫,活在世上,不管输赢,总是要争一争的。

  于是,两人去找了章显宏和黄开元,表明第二场认输,即可比试第三场的意思。

  黄开元瞥了眼脸色仍然有些苍白的周睿,道:“我看你状态不怎么样,还是算了吧。一场迁坟而已,你又何必非要争这个,先去休息休息,以后想比的话,我随时奉陪。”

  黄开元这话,也算是在关心周睿了。毕竟周睿刚才救人的手法实在令人惊叹,哪怕看在这医术的份上,多少也要给两分面子。

  当然了,也因为他在第二场看到了周睿的真正实力。

  懂风水,却不懂改风水。

  一字之差,却是天地之别。

  去赢一个半吊子,还不够浪费时间的呢。

  周睿摇摇头,说:“我也不想和你争,但那处龙龟望月的风水确实有问题,如果你愿意听我的,第三场不比也就……”

  “真是不识好歹,给你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黄开元的脸色沉下来:“我说不比,是看在你救人的份上,给你保留几分面子。你却揭杆子要往上爬,让我听你的?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要比!”周睿不甘示弱的说。

  黄开元冷视着他,过了几秒,道:“好,比就比!倒要看看你输了之后,还能说什么!”

  周睿刚才的表现,已经让不少人对他的印象扭转。也许他的风水术没黄开元厉害,但医术绝对是一顶一的。

  可是,明知不如,干嘛还非得和黄大师比第三场呢?

  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年轻气盛了。

  在周睿和黄开元开始重整沙盘的时候,章显宏走到章鸿鸣身边,呵呵笑着说:“你带来的这个年轻人医术不错,但风水术和性格都不怎么样。我能理解年轻人不服输,争强好胜怕丢面子,但你我心里都清楚,他对改风水基本一窍不通,你怎么也不劝劝他?”

  章鸿鸣也想过,可能周睿对于风水改动方面是弱项。

  但自己想是自己想,听章显宏这样说,却是另一种感受了。

  瞥了眼自己这个同族的堂兄弟,章鸿鸣冷冷的说:“还没比,你怎么就知道他一窍不通?我看周老弟很自信,说不定第三场就是我们赢了呢。”

  章显宏哈哈大笑:“你这话自己信吗?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要不然咱俩打个赌。他要是能赢,我送你一套皇行宫的别墅,不多不少,也就价值三千多万。他要是输了,你给我同等的现金就行。”

  三千多万的赌,放在普通人眼里,可能一辈子都不敢接。

  对章鸿鸣这样的大佬而言,却只是面子问题。

  别说他觉得周睿也许有机会赢,就算明知是输,被章显宏激到这份上,也必须接下来了。

  “赌就赌!不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青州也插了几档生意,天宫瑶池是你们开的吧?”章鸿鸣问。

  “是又怎么样?家族里的孩子小打小闹,怎么,你有想法?”

  “区区一家高档会所,我还看不上眼。如果我这个周老弟赢了,天宫瑶池的股份分他百分之十,加上那栋别墅,正好凑个整。他输了,我给你五千万,怎么样,你敢赌吗!”章鸿鸣目光犀利,仿若雄鹰,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