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我服了
TV帝、2019-08-22 11:073,784

  章显宏整张脸沉的像要下雨,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自己上去,哪怕胡乱拨弄几下,也比这样傻站着强。

  可这次比斗的人是黄开元,就算他去了,也没有人认可,反而会得罪这位风水大师。

  至于章鸿鸣对于周睿第二场“故意”示弱的解释,非但没让章显宏感激,反而心里更是不爽。

  明明很厉害,却要装出一副不懂的样子,这不摆明要故意坑人吗?

  想想自己要送出去一套价值三千多万的别墅,以及一千多万的股份,章显宏这心里就难受的很。

  钱是次要的,重点是丢了面子!

  他这次带黄开元来,可是摩拳擦掌想替自己这一系争口气的,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

  章鸿鸣在那笑的很开心,拍着周睿的肩膀,差点激动的要跟他当场拜把子。

  能让彰显出这么难堪,别说五千万了,就算一个亿,章鸿鸣也不在乎!

  钱算什么,没了再赚就是了,可面子却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见黄开元也是一副不自然的神情,周睿开口道:“黄师父别介意,我学的风水术比较复杂,所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是看了你演示之后,才明白这就是改风水的,并非故意藏拙。”

  黄开元看看章鸿鸣,又看看周睿,最后叹口气,拱手道:“不用说了,愿赌服输。不管是不是故意藏拙,你的风水术确实比我厉害。能摆出这暗八卦的风水局,全国也没谁能与你平起平坐,今日这迁坟之事,就劳烦周师父了。”

  从小伙子到周师父,仅仅一个称谓,就可以看出黄开元的变化。

  周睿头一回被人这么喊,还有点不太习惯。稍微腼腆的笑了声,他道:“我虽然可能学的多点,但经验还是黄师父比较足,这迁坟,还是我们一起吧。章总,您看呢?”

  章鸿鸣刚刚赚足了脸面,哪里在乎谁负责,反正就算交给黄开元也足够放心,自然乐得做这顺水人情,便道:“黄师父确实是沿海有名的风水大师,并非浪得虚名,那就一起吧,麻烦黄师父了。”

  章鸿鸣和章显宏的社会地位是一样的,他这般客气,给足了面子,黄开元如果再倨傲不尊,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

  因此,他回头看了眼章显宏,见其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想起周睿最开始说过的话,黄开元便问:“周师父真懂望气,看出这里已经埋过人?”

  “是的。”周睿点点头:“依我所见,最好不要葬在这里。争夺气运,你也知道的,很容易招惹是非。”

  “失传已久的望气之法你竟然也会,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今日算是坐井观天了。”黄开元感慨几句后,接着道:“但周围没有更好的地势了,太远的话,也不吉利。”

  哪怕是迁坟,也应该讲究落叶归根。眼下这边还属于荷台乡,再跑远点,就是别的地界了,犯忌讳。

  周睿想了想,道:“如果非要在这里,起码也得先把那人尸身找出来,寻一处地方先葬下再说。”

  黄开元嗯了声,又有些为难的说:“可这里那么大,想找一具尸身怕是不太容易。”

  “这个不难。”周睿说着,在附近找了一根新鲜的树枝,然后从针具包里拔出一根银针抖手插进去。

  黄开元看的啧啧称奇:“中医我也有所了解,能把银针使得如此出神入化,周师父是我所见的第一人!”

  树枝比人的皮肤硬很多,而银针极软,行医者施针通常都是靠捻动的手法慢慢钻进去,少有像周睿这般能一针直接下去的。只能说,他对银针的柔韧程度,包括树枝中的纤维,下针角度都有极高的理解。

  听黄开元这样夸奖,章鸿鸣更是高兴。周睿表现的越出色,他就越觉得自己结交这个朋友没有错。

  而章显宏则与他相反,黄开元每夸周睿一句,他心里的不爽就会浓上一分,甚至不自禁在心里对黄开元暗骂,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帮谁做事?

  插完了针,周睿又找人要了一根红线捆在树枝上,然后插入土中。

  黄开元看的眼睛一亮:“周师父这用的是三生三克小五行?厉害!”

  周睿笑了笑,点头说:“是的,黄师父果然好眼力。”

  两人一顿商业互吹,惺惺相惜。

  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绑在树枝上的红线随风飘动。周睿顺着红线飘动的方向看去,默默计算了下,然后指着那边道:“三十七米地下三尺四分。”

  章鸿鸣一挥手,立刻有人开来挖掘机,在那边开始挖坑。

  章显宏才不信凭借一截树枝一根红线就能挖出死人来,周睿这举动,更像是瞎蒙的。风往哪吹,又不是人为控制,怎么就能确定方位?

  听到章显宏的嘀咕声,黄开元转头对他低声道:“章董事长,这三生三克小五行,是从大五行中分化出来的,以木的生机感知死气,再以金土确认方位,那根红线,只不过是类似刻度的作用。这个年轻人的本是比我只高不低,结交为好,不能得罪。”

  章显宏哼了声,道:“他再厉害,我又用不上,有什么得罪不得罪的。”

  见他没有要听劝的意思,黄开元也没多说,只在心里暗暗叹息。

  天意无常,用不用得上,才是人难以控制的。

  没多久,挖掘机停下来,有人下了铲子,挖几分钟便大叫出声:“挖到了!挖到了!”

  到了坑边一看,果然下面埋着几具早已经腐朽的尸骨。

  众人惊叹的看着周睿,竟然真的在三十七米地下三尺四分挖出了尸骨,一分一毫都不差,也太神了吧!

  章鸿鸣更是毫不吝啬的拍着周睿的肩膀,大声夸赞:“老弟真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我服了!”

  周睿谦逊的笑了下,道:“还是先把他们的尸骨请出来吧。”

  几个工人一番忙活后,将尸骨整理出来。

  三名男性,一名女性,从周围残存的木块来看,应该确实如周睿所说,是因为沉船落入水中淹死的。不过其中两人的骨头上,还有利器留下的痕迹,估摸着沉船也不是正常发生的。

  不过这属于几百年前的悬案了,众人也没有兴趣去管,便把尸骨按周睿说的整理齐全,然后另外找一个地方安葬下去。

  随后,周睿和黄开元又在附近上香烧纸,算是度化残魂。

  当然了,几百年前的骨头,就算真有残魂,也早该消散了。这种简易的法事,心理安慰的作用更大一些。

  这边忙活完,太阳已经接近落山,众人又马不停蹄的去了祖坟那边。

  祖坟已经被挖开,只等太阳落下便可起棺。

  周睿到了坟前才看到,下面与附近河流相通的暗洞已经被堵住,水也抽干了。

  泡了一百多年,棺木依然很新,看得出,当初的防腐蚀工作做的相当好。

  只是让众人诧异的是,坟中的棺材实在有些巨大,远超预料,这给起棺增添了不少难度。

  “这是双人合葬棺?”周睿问。

  章鸿鸣摇摇头,也是一脸疑惑,道:“祖上当年发家前,经历了兵荒马乱,结发之妻在战乱中不知所踪。后来他带着我们两家的爷爷走南闯北,成就家业,却也再未续弦。”

  “那搞这么大的棺材干什么?”周睿更加不解的问。

  章鸿鸣哪里说的明白,他已经算是重孙子辈的了,对于一百多年前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

  盯着那副巨大的棺材,周睿眉头微皱。他的左眼中,隐约在棺木内看到了些许渗透出来的煞气。

  这里是双龙夺珠的风水宝地,又在下葬时改动的非常巧妙,按理说不应该再有煞气出现了。再说,真被煞气惊扰,章家怎么可能发展的那么好?

  黄开元从他的表情看出不对劲,便过来问:“周师父看出什么来了?”

  “棺里有煞气。”周睿简单的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向章鸿鸣,严肃的道:“我建议开棺看一看!”

  章鸿鸣还没说话,章显宏已经在旁边训斥道:“胡说八道!风水宝地哪来的煞气!再说了,祖爷爷仙逝那么多年,冒然开棺,岂不是要惊扰他老人家?我不同意!”

  周睿转头看他,沉声道:“你不懂,也看不见,但我可以确定棺内的确有煞气。眼下煞气尚未影响你们,但如果重新埋葬,过几年就说不准了。”

  “反正我不同意!迁坟的目的不是为了开棺,你这是本末倒置!”章显宏厉声道。

  周睿不再看他,只看着章鸿鸣。如果章鸿鸣也不同意,那他只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尽人事,听天命,如此而已。

  章鸿鸣没有立刻回答,他看向黄开元,问:“黄师父也觉得有必要开棺吗?”

  黄开元犹豫了下,然后回答说:“我不懂望气,所以看不出周师父说的煞气。但我相信周师父不会胡言乱语,既然他说有煞气,最好还是开棺看一眼里面是否出现什么变故。没有最好,可以安心下葬,有的话,也好及时解决。”

  “黄师父!”章显宏顿时有些急眼,训斥道:“你怎么也跟着胡闹!他一个年轻小子,说的话能信吗!”

  黄开元摇摇头,道:“年不年轻,和水平高低没有太大关系。如果是两个小时前,我自然也不同意开棺。但现在,我觉得还是相信周师父比较妥当。”

  看的出,这位沿海风水大师真的已经被周睿彻底折服了。

  章鸿鸣没有再犹豫下去,直接道:“那就开棺!”

  “章鸿鸣,你敢乱来!”章显宏瞪起眼睛。

  章鸿鸣不甘示弱的看着他,说:“两个风水师都说要开棺,就你不同意,到底是乱来?”

  “我不管那么多,你要是敢开棺,别怪回去让我家老爷子跟你算账!看你怎么交代!”章显宏威胁道。

  章鸿鸣冷笑出声:“就算你家老爷子在这,也挡不了我开棺。至于交代,我做的主,自然是我负责,不需要你费心。”

  “好好好!”章显宏咬牙切齿,一甩袖子退到旁边:“那你们就开吧,我倒要看看,他还能看出什么花来!”

  章鸿鸣懒得跟他多说,喊来工人准备开棺。

  几个工人跳下去,翘了半天,才把密封的棺木打开。

  棺材盖被移到旁边后,一股难闻的腐臭味顿时散发出来。用鼓风机吹了半天,味道才算散去部分。

  众人捂着鼻子走到坑旁往下看,都愣住了。

  只见巨大的棺木里,竟然放了两具尸体!

  最重要的是,这两具尸体都是男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