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你的心愿是和她洞房
TV帝、2019-08-22 11:063,381

  “既然什么都不能说,那你来找我干什么?给我添堵吗?”周睿有些不爽的问,明明生活越来越好,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跟你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他很是恼怒。

  “不是说了吗,我就想帮你做些事情,希望你能放过我的家人!”田飞菲低头道。

  周睿眉头紧皱:“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和我也没有矛盾……”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田飞菲身体微微颤抖,像想起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我已经提醒过你不要救那个孩子,你还是救了,也许该发生的一切都会发生。所以,请你一定要答应我!”

  她抬起头看向周睿,眼眶里,已经隐隐含泪。

  害怕,紧张,期待,种种复杂的表情,让她看起来就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可怜。

  田飞菲的模样虽没有纪清芸那么美,那么有气质,却也还算上佳。邻家妹妹一般的柔弱感,更让人忍不住升起想保护她的念头。

  见她一副快要被吓哭的样子,周睿也不好再过分逼迫,只能无奈的道:“好好好,我不问了,你也别哭行吗。回头人进来,不知道我把你怎么着了。”

  “我愿意的,不管你对我做什么都愿意!”田飞菲立刻道,可能觉得这话有点太主动了,又带着羞赧之色,道:“只要你答应放过我家人。”

  周睿现在听到这句话就觉得头疼,放过你家人?你家人在哪我都不知道,有什么放不放过的?

  叹口气后,他起身拿了个凳子递给田飞菲。

  这动作让田飞菲异常紧张,浑身僵硬的一动都不敢动。

  “不坐吗?”周睿问。

  田飞菲唰的就坐下去了,像军训时的学生一样。

  周睿无奈的看着她,说:“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有什么是你能跟我说的吗?或者说是你知道,但可以和我分享的。”

  坐在凳子上,田飞菲认真又努力的想了半天,最后道:“你已经准备开药铺了是吧?”

  周睿稍觉意外,开药铺是近期才有的主意,除了章鸿鸣,纪清芸等有限几人,别人都不知道。

  她是怎么知道的?

  加上上次田飞菲提醒他别救那个孩子,周睿不禁脱口道:“你不会是可以预知未来吧?”

  田飞菲身体一僵,然后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摇头说:“不是。”

  她的表情虽然紧张,但从语气来判断,应该没说谎。

  周睿更加纳闷,问:“那你怎么知道我要救孩子,还知道我要开药铺?”

  “不能说。”田飞菲摇着头:“但可以说的是,你的药铺特别能赚钱,很快你就会比现在有钱了。”

  听到这句话,周睿也不知道心里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开药铺,是为了先卖药丸,然后再循序渐进的去帮人看病,以防熟悉自己的人不能接受。而这些本领,都来自于道德天书。

  天书中的所有知识,现在看来都相当有用,堪称世界上最顶尖的“秘籍”!

  所以,药铺能够赚钱,周睿自己也可以预料到。

  至于特别能赚钱和能赚钱的区别,他不是很有兴趣去思考。

  “还有别的吗?”周睿又问。

  田飞菲又想了会,然后突然说:“你会达成自己的心愿。”

  “什么心愿?”

  “和纪清芸洞房。”田飞菲说。

  周睿愣了下,随后心跳突然不由自主的加快。

  药铺能赚多少钱,他不关心,因为这不是自己忙活的目的。但是,和纪清芸夫妻间的那点事,却是他十分关心的。

  结婚好几年,周睿连手都没怎么牵过,更别说其它亲密行为了。

  纪清芸一半因为父亲纪泽明的执意要求,一半是因为同情周睿才会嫁给他。但从结婚第一天她就说过,自己的身子,只会交给一个有能力,能让自己依赖,并且真心爱她的男人。

  那时的周睿,还没有这个资格,纪清芸表示可以给他时间。

  结果这一等,就是好几年,差点等离婚了。

  尽管知道自己配不上纪清芸,可周睿毕竟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还是会偶尔想象着真正洞房花烛夜的画面。

  他很期待这一天,如今总算看到了一点点希望。

  心脏狂跳中,周睿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虽然觉得不太好意思,却还是本能的问:“什么时候?”

  “我也记不清了,可能要一段时间吧。”田飞菲说着,脸颊忽然微红,道:“如果你实在想的话,我也可以……”

  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周睿心里确实有那么点冲动。

  但他立刻就止住了心里的异样想法,冲动是本能,能否控制住本能,就要看一个人的良知了。

  周睿对纪清芸的感情,是真诚的,无可挑剔的。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得到纪清芸的认可。

  如果现在因为一个漂亮的女孩任他索取,就去背叛纪清芸,那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让她认可呢?

  想到这,周睿立刻收敛了心里所有的想法,表情也严肃起来,道:“这句话以后最好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做对不起老婆的事情!”

  “可你确实和我做了……”田飞菲声音和脑袋都越来越低。

  周睿更加头疼,幸好纪清芸不在,否则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这时候,周睿的手机响起来。

  拿起接通后,里面传来纪泽明气冲冲的声音:“周睿,你马上来三巷街!”

  周睿愣了下,有点心虚的瞥了眼田飞菲,然后才问:“爸,您怎么了?什么事啊?”

  “你抓紧来,就这个叫广源古玩的店!”纪泽明说完这句话,就没再说下去,手机也没挂。

  他似乎在和人争吵着什么,那边声音显得很是杂乱。

  周睿心里着急,喊几句没得到回应后,赶紧站起来对田飞菲说:“我有事得出去一趟,你也走吧。”

  “我能帮忙吗?”田飞菲问。

  “不用你帮忙,你不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周睿没好气的说。

  田飞菲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却也没有拒绝他的意思,很是顺从的从书店走出去。

  只是仍然和上次一样,她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书店门口看着周睿坐上出租车。

  直到出租车驶离,她叹口气,回头看了眼睿才书店的招牌,一脸的失落。

  周睿没有精力去管田飞菲怎么样,他现在只想尽快赶到纪泽明那边,生怕老岳父会出什么意外。

  既然叫三巷街,顾名思义,就是有三条巷子的意思了。

  据说百多年前,这里的商铺还没扩建的那么大。卖古董文玩的人,就蹲在这三条不足两米宽的巷子里,一人一块布摊在地上便开始叫卖。

  后来青州发展的越来越好,三巷街重新改造,才有了现在的气派。

  各种商铺林立,许多店铺,甚至都开了数十年,算是金字招牌,也是青州市政府重点扶持的民俗商业街之一。

  这里最多的就是各类古董文玩,不过有人卖真的,自然也有人卖假的,打眼还是捡漏,全凭个人本事。

  倘若本事不够,哪怕去了那些有名的店铺买到假货,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因为每一家店铺都提前写明了规定,一旦售出,概不退换!

  周睿在三条街道上转悠一圈,才找到那个叫广源古玩的店铺。

  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大家都看看啊,打碎我店里的古董,我让他赔钱,他却说不值那么多,不愿意给。哎,我就想问问了,值不值,是你说了算吗?我可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

  看热闹的人很多,周睿挤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已经被气到脸色发青的纪泽明冲那男人道:“本来就是假货,价值三百的东西标价八万,我凭什么赔给你八万!你这根本就是讹人!”

  “不赔你就别想走,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看你还怎么嚷嚷!”那男人哼了声道。

  “你,你……”

  见纪泽明气的浑身发抖,周睿连忙过去,问:“爸,怎么回事?”

  见周睿来了,纪泽明立刻对他道:“你马上找那个谁,刘律师是吧?马上找他,我要告这个人!他讹人!”

  “你别血口喷人啊!我讹你什么了?明码标价的东西被你打碎了,难道不该赔吗?”那男人瞪着眼睛道:“你问问其他人,三巷街的规矩,是不是标价多少就赔多少?”

  旁边立刻有人附和道:“三巷街确实有这规矩,你打碎人家东西,肯定人家说多少就是多少啊。”

  “是啊,看这人文质彬彬的,怎么那么不讲理,还要告人家。”

  “现在人就这样,不懂规矩就说别人不对,挺常见的。”

  三巷街的这条规矩,向来为人诟病,不知道多少因此吃亏的人把如此规矩骂的底朝天。

  可有什么办法呢?

  古董文玩,和玉石翡翠都一样,商家定多少,那就是多少。你愿不愿意买,和他们定价没关系。只要物价局同意,那就是合法的。哪怕告去法院,最后也是输的概率更大。

  纪泽明又不是第一次来三巷街,哪里会不知道有这规矩。可他作为历史系的教授,对这些东西也算有点研究。

  明知是不值钱的假货,却要赔八万块钱,让纪泽明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听明白事情经过的周睿,连忙安抚老岳父,道:“爸,你别生气,让我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