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被打击的老岳父
TV帝、2020-05-19 06:553,486

  周睿对这些东西不怎么感兴趣,既然孙长云想看,又一副见过的样子,便直接递了过去。

  孙长云接在手里,翻来覆去,又比对照阳光,又是仔细触摸花纹,越看,脸上的表情就越兴奋。

  砚台里真掉出个东西,已经让纪泽明很惊讶了,现在孙大师又一脸激动的样子,更让他惊愕。

  下意识看了眼周睿,纪泽明才疑惑并好奇的看着孙长云,问:“孙大师,这东西,您见过?”

  “不,我也是头一回见。”孙长云摇摇头,然后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道:“但比它晚期的,却也收藏过两三件。”

  喜欢书画的人,大多也会收藏一些古董老件。

  孙长云别的都不怎么喜欢,就喜欢玉。

  玉在古人眼中,是君子的代表,《礼记聘义》中写过:君子比德于玉。

  所以,孙长云的收藏品中,大多和玉石有关。

  像眼前这一类,更是他最喜欢的一种。

  见纪泽明和周睿都似乎不太了解的样子,孙长云忍不住解释道:“这个名叫玉柄型器,最早出现在偃师的二里头遗址,在夏代,商代和西周多有出现。它的用途有些是用来佩戴,彰显地位和身份,例如这件穿孔的就是。还有没穿孔的,大多作为手持的仪仗。从上面的花纹来看,应该是商代时期的风格。你们看这包浆,非常的莹润,在没有精细抛光的情况下,能有这样一层油润的光泽,足以说明它经历过一段很漫长的岁月!”

  孙长云在那口若悬河的介绍着,纪泽明却是听的一脸发呆。

  商代的古玉?砚台里掉出来的?

  他忽然想起来,周睿在出租车上解释过,之所以买这个砚台,正因为觉得内有乾坤。

  但当时纪泽明哪里会信,反而还训斥他一顿,觉得周睿不懂装懂,听不进别人劝吃了大亏。

  现在这件玉柄型器的出现,让纪泽明忽然觉得老脸发烫。

  章文霍好奇的看着那大约手指长的玉器,问:“爸,这是商代的东西?是不是很值钱啊?”

  孙长云想了下,然后道:“也不能算太值钱吧,毕竟太小了。不过考虑到历史久远,有很高的文化沉淀,应该能卖个五十万到七十万之间。”

  在孙长云看来,几十万不算多少钱,可对纪泽明来说,却是十足的震撼。

  不是因为能卖几十万,而是因为这东西,是周睿花了五千块钱买回来的!

  五千块变成五十万,足足翻了一百倍!

  想想刚回家的时候,自己还因为那两件工艺品能卖出翻个一两倍的价格就沾沾自喜,纪泽明的脸终于忍不住红起来。

  一百倍啊……

  他眼神古怪的看着周睿,感觉自己这个女婿,怎么突然变得有点厉害了呢?

  先是认识宏业集团的首席大律师,然后“意外”解决了诊所的隐患,接着蹦出来一个刑警队副队长解难,现在还捡了个不小的漏!

  这些事情,竟然都是周睿干出来的?

  他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周睿吗?

  孙长云还在那边激动着,犹豫了片刻后,他看向周睿,问:“周先生,这东西您是要收藏吗?还是愿意出售?我可以按照刚才说的价格,七十万买下来!”

  周睿也挺吃惊的,一件小小的玉器,竟然能卖七十万。不过考虑到可能是商代的老古董,也就可以理解了。

  看了眼正望着自己发呆的纪泽明,周睿咳嗽了声,问:“爸,您看卖不卖?”

  纪泽明回过神来,很是有些尴尬,嗯嗯啊啊两声,道:“你买回来的,随便你处理好了。”

  周睿嗯了声,这才对孙长云道:“那就卖给你吧。”

  孙长云高兴不已,问了周睿转账帐号后,一边让章文霍通过手机划账,一边说:“这件玉柄型器七十万,加上上次的诊治费用,给周先生凑个整,一百万。”

  刚回过神来的纪泽明又愣了,什么诊治费用?三十万?

  周睿感觉头都快要炸了,最怕的事情终于来了。

  察觉到纪泽明那疑惑,好奇,甚至带着点质询味道的眼神,周睿隐晦的冲孙长云使了个眼色,道:“真不用那么多,主要还是楚医生的医术高明,我只不过帮他打打下手,递了几根针而已。”

  然而,孙长云刚被新得一件好收藏品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哪里知道他这眼神什么意思,很是有些疑惑的说:“可小梅和文霍都不说,是你施针救了我,而且还有那块玉佩。对了,楚医生也是这样说的啊。”

  捂着脑门,周睿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难道小说里使个眼色别人就知道怎么做事怎么说话,都是骗人的吗?

  咳嗽了一声,周睿转头对纪泽明解释道:“那天他生病,恰好我路过。当时情况比较危急,而他的病又跟我看过的某本医书上写的一模一样,所以就去帮楚医生打打下手,还好最后成功了。”

  听他这么一说,孙长云和章文霍都反应过来。两人很是纳闷,怎么周先生这话,听起来好像不希望家里人知道他会医术呢?

  所以刚才那古怪的挤眉弄眼,是提醒他们别说这些?

  难以理解周睿的想法,但孙长云也是个人精,当即笑着道:“对对,楚医生还说,你虽然没正规学过医术,但这方面的天赋很不错呢。”

  见孙长云明白了他的意思,周睿这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纪泽明狐疑的看看周睿,再看看孙长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又说不上来。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一件事,孙长云不是偶然路过,而是专门来感谢周睿的。

  这么说来,周睿最近干过的事情里,又得加一条救了书画大家孙长云?

  想到这,纪泽明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他很想问问周睿,你是不是还干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但当着孙长云和章文霍的面,他也不好多问,只能把这疑问憋在心里。

  对孙长云来说,找周睿表示感谢,是自己必须要做的头等大事。他向来不喜欢欠人情,何况是救命的恩情。

  如今感谢的同时,还意外收获了一件好藏品,更让他觉得不虚此行。

  想起自己那天指着周睿的鼻子一顿臭骂,孙长云更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好在周睿不提这茬,也没表现出太在意的样子,让孙长云松口气的同时,对周睿的印象也变得格外好。

  纪泽明本身就是孙长云的“崇拜者”,如今孙大师就坐在家里,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

  知道纪泽明是周睿的岳父,孙长云自然对他态度也不错。

  一番交谈后,两人在文学素养方面,都产生了共鸣。

  最后,孙长云现场写下一副墨宝赠送给纪泽明后,这才告辞。

  临走前,他硬是和周睿交换了联系方式,并表示随时欢迎周睿,包括纪泽明一起去通州游玩。到时候,孙长云必定亲自做陪!

  周睿倒不想答应,可无奈纪泽明兴奋的很,已经替他应了下来。

  待孙长云和章文霍离开,纪泽明关上门,然后盯着周睿看。

  他的眼神,把周睿看的浑身发毛,忍不住问:“爸,你怎么了?”

  纪泽明回过神来,突然摇摇头,然后又拍拍周睿的肩膀,说:“挺好的。”

  说罢,纪泽明转身朝着卧室走去,背影显得有些萧索和颓然。

  周睿愕然不已,岳父这是怎么了,跟斗败的公鸡似的。

  他哪里能想到,自己认识书画大师孙长云,又捡了个漏,五千块翻了一百多倍,直接把纪泽明打击惨了。

  女婿表现的好,纪泽明本该觉得高兴。

  可一个原先很没出息的女婿,突然表现的那么好,他这心里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

  夸他吧,万一以后又恢复了从前没出息的样子呢?岂不是浪费表情?

  可不夸吧,人家表现这么好,啥都不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这种矛盾心理,让纪泽明很想回房间一个人静静。

  周睿想不明白,只好不再去想。

  看看墙上的钟表,已经快五点了,这个时候再回书店也没多大意义。尤其想到田飞菲,周睿心里就有种莫名的抗拒。

  现在的生活正朝着很好的方向走去,而田飞菲的存在,则让这种美好添加了一点不确定因素。

  摇摇头,把这些琐碎的事情抛之脑后,然后进厨房开始准备晚上的饭菜。

  到了六点左右的时候,宋凤学和纪清芸几乎前后脚进了家门。

  和纪泽明一块从厨房端菜出来的周睿,立刻看到纪清芸的神情不太对。眉头紧缩,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纪泽明也看出来了,便问:“小芸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纪清芸摇摇头,道:“没什么,就公司的一点事情而已,先吃饭吧。”

  见她不想说,纪泽明也没好再问下去。

  周睿看看她,也是忍住了没问。

  等吃完饭收拾好了,推门进屋,看到坐在办公桌后似乎想什么出神的纪清芸,周睿这才关了门走过去,问:“出什么事了?”

  纪清芸抬头看他,然后又把头微微低下去,问:“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一定要学会抢才能生存下去?”

  周睿不解其意,问:“什么意思?谁和你抢什么了?”

  纪清芸叹口气,道:“就是和宏业集团的签约,今天公司开表彰会议,把所有的功劳都定在秦世杰头上,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虽然知道作为部门总监,他占了功劳大头是可以理解的,但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点!明明是我跑前跑后的忙活那么多天,他只是最后过来签了个字而已!”

  周睿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说,秦世杰把这次签约的功劳全部抢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居然能心想事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