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夺魁
苍羽纱2019-08-16 09:112,188

  只见依梦绣的式样简单,并没有昂贵的花卉和凤舞九天的精巧样式,只是晴空万里,一座普通的茅舍旁,两个小人你追我赶的在放风筝。后面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正在追赶前面摇舞着风筝的男孩,男孩一手高高举起黑色燕子的风筝,一边笑盈盈地向后望着,他们穿着粗布衣裤,在沙拢上嬉笑、奔跑,夏日和煦的柔风轻柔抚弄着近处的杨柳枝条,清新的嫩叶香气惹得黄雀停落在树丫当中,啾啾地鸣着。

  远处青山碧水,一群小鸭子在水中露出可爱的绒毛脑袋,近处老妪在撒米粒喂养着小母鸡,在混世中流离半生,宫廷大院走过,最怀念的还是低小的茅檐边的青青草,有着母亲和玩伴的生活,,满幅画徜徉着喷薄而出的温暖,勾起最初的温柔记忆。

  婉儿看着那幅画,心中一惊,暗自思忖道,“那上确实用的都是平凡的针脚、精简的样式,单从绣样上看确实比不上我的临凤啸海图,但这当中传递出的意境不比我的差,似乎更有共鸣些……”

  “铛……铛”随着结束选拔钟声的敲响,绣女们均将手中的绣品交了上去。

  绿盈姑姑收拢起这批仿绣的式样,说道, “相信你们都清楚这次选拔的意义。在这里,我再强调一遍,你们的织布被收集以后,将要呈给花姑做最终的挑选,这上面倘若发现署有名字或是特殊的记号,绣品作废,该绣女也将沦为绣衣坊杂役,永不得再接触针绣。这样最终选出的绣品,不管绣女的官职高低或是进宫时间长短,只要是被花姑选中,获得朝廷认可后,进入锦绣坊和花姑学习雕绣,日后学成归来,可成为绣衣坊的掌事绣女,从采买、监工、到审察,均可参与操办,成为一坊中主要的女官。你们可曾清楚了?”

  “是!姑姑!”

  ***********

  “我不甘心,”深黑的古井中,林宛儿绝望的撕扯着散落在泥地中的麻布袋子,她满身泥泞,原本惊魂未定的神色,此刻笼罩着的难平的怒火,似乎从她的身体中奔腾而出,她眼神锐利而凶狠,“为什么不是我?”

  依梦看着她,静静的,不露一丝表情的望着她,“所以你是嫉妒?”

  “她说你的绣品最出色,里面有暖意和人情味。哼,什么人情味,明明比拼的是绣工和巧思,人情味这种话她也说得出口,真是怪不得要成为终身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嫁不出去有什么不好的?我真希望自己没嫁过”依梦想到自己前世的遭遇,小声呢喃着,

  “你说什么?”

  “没有,咳!所以,你是要害我?”

  “我本没那么想,”婉儿突然抬高音量喊着,她的声音回荡在深井的四周,显得格外嘹亮,井外寂静的月光透过井口照在她挣扎着要站起的身体上,“如今你我深陷枯井中,有生之年都不会出去,即使你被摔失意,我也不怕告诉你实情。虽然,我恨!我嫉妒!我想要那个位置!但我没有要害你!”

  “那你还问我会不会原谅你?”

  “害你的另有其人,我只不过是搭了把手。却不想她竟要赶尽杀绝,我也不知道你最后会被害的这么惨。”婉儿无助的眼神扫过四周黑暗的壁穴,“我也想不到平日一向温和谦逊的她会干出这样的事……”

  ……

  “那次比试后,你就跟花姑去了锦绣坊,闭关两个月,与我们鲜有联系。再见到你已是两个月后……”婉儿陷在自己的思绪中,并不遥远的思绪,带她又回到那天,再遇见林依梦,那代替她成为绣衣坊技工最为娴熟的绣女。

  “你再回来时,身上穿的已不是青白的麻布衣裤,而是青黑色的棉布衣库,头发的样式也胧月冠,整个人都焕然一新,据说花姑对你很是满意,甚至是赞誉有加。”

  “绣衣坊都是女子,身边从来不缺闲言碎语。要说妒忌你的不单单是我,谁不妒忌,都是身份的差距,那些小姐娘娘是自然无法比照的,可偏偏拣高枝的是朝夕相处的伙伴,甚至身份还不如自己,如今眼看着你处处高一等,想你跌下来的人也并不只有我一个。

  平日里相安无事,可三个月后又是泰山的祭祖仪式,朝廷将礼服的置办交由你来打理,绣衣坊上下都盯着你,等着看你笑话。

  除了要监制绣女们赶制陪行人员的礼服,还要亲自负责皇后娘娘和贵妃的袍服。也不知道你怎么讨好的花姑,她竟愿意为你多留些时日在宫中,说是看着你将这件大事交办妥当,她才好安心回碧云斋过清静日子,就这样,有花姑在旁协助,那些小绣女也不敢违拗你的吩咐。”

  “我想你早就知道,那日交给你的随从一干人等的绣样布料,是我故意教巧儿她们错绣的,每个随行官员身上的斜角针线,我故意叫她们用直针代替,单个穿起来到看不出问题,可是整个队伍穿着这样的衣服,就显得过于简单,了了无趣,更不符合祭祖的威严气势。本来倒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无非是你发现了之后,责令重新赶制,可期限将近,人人手里都忙得不可开交,为了返工,难免怨声载道。后来你也加入到缝制的队伍中,那件凤袍本已是绣成了大半。本来只是想给你添堵,我没想到的是……”婉儿脚步踉跄,后退到井壁中,似乎唯有冰冷潮湿又坚硬的石壁能支撑住她不断下滑的身体。“竟然也会成为被别人利用。”

  “他们趁你赶制其他衣料时,将你的凤袍毁坏,当时祭祖的日期将至,无论如何也赶不出一件新的凤袍,所有人,所有人都以为是我主使的,因为直脚针线是我教的,就连你心中也肯定这样想,这样我就替人背了这个黑锅,可不管你信不信,真的不是我。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毁坏凤袍,更何况,就算凤袍被毁,我也当不上下一个女官,我只是想找些麻烦给你,却不想反被你连累。”林宛儿无助的环抱住双膝,“可我知道,我知道这个人是谁……我知道是谁追杀我,把我扔下井底,和陷害你的是同一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盛唐之:女皇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盛唐之:女皇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