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鱼戏新荷动,鸟散余花落
南栀向晚2019-12-10 14:58798

  漫步在布满花香的小道上,阳光透过参差的树梢,在地上投下了或大或小的光斑,凤栖语闭上了眼睛,第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温度。

  “小姐,你刚刚是何意?”侍女千汐询问。

  “郁王不会是下一个继承人。”栖语踏上马车,“你只需将我的原话报告给父亲即可。”

  “小姐?我……”

  “你也不必再遮掩,父亲派来监视我的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她拉上门帘。

  “连你都背叛我了,关着我的笼子终于连门也完全锁死了,极好。”

  “出发去王城司。千汐,我要去见临晰了,不要跟着我。”

  “可是”

  “就这一次,好吗?”

  马车里,栖语疲惫地靠在身旁的大树上,周身被阴影笼罩。

  两人高的围墙,一尘不染的台阶,处处都透着肃穆的气息。傍晚的王城司就像一座坟墓,悄无声息。

  “真是好久都没来了呢。”她笑了,犹如一抹温暖的斜阳噙在嘴角,与这死寂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久到连我自己都记不清自己的来处了。”

  “栖梧郡主。”临晰甫从主殿走出。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吗?”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不是我该来的?我一身的血债,一生的罪孽,你,不是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吗?”

  “正因我知道,才不能让脱离了地狱的你再靠近。”

  她走向临晰,一步一步带着绝望,“脱离地狱,呵呵,我本也以为我回到了人间,现在才发现,所至之处,皆是地狱。”

  临晰看着她,静静看了很久,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临晰”,栖语叫住他,“你娶我可好。”

  “从很久前开始,我就不相信爱情这回事,可是我偏偏遇见了你,后来我想啊,人这一辈子总要相信一次,哪怕一次也好,那么你呢,你可不可以让我相信,一次一生。”

  “对不起,不可以。”他还是决绝地离开了。

  “七年,够长一棵树,够陈一坛酒,够一点念想,盘根酿成刻骨相思。原来我的七年,在你看来,也不过短短七秒。”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重生的机会,只有我不可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意微凉月微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