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他会答应吗?
桑晓榆2019-09-28 11:134,964

  某天,应该是星期六。天萌萌亮,澄蓝色的。空气中尽是缓缓清风,还夹着微微凉意,但仍能感觉到天气开始回暖了。

  春天来了……

  马翘童被闹钟叫醒起了床,准备晨练,更重要的是要为爸妈带早餐。她仍然记得上次被马妈妈安上了一个只顾自己吃早饭不顾家人的骂名。

  还是那片湖面,马翘童望着它驻足冥想。

  恍然间,似有一人站在她身旁。于是,她用眼角余光轻轻扫视他的身影,没有惊慌,没有言语,互不打扰——本来这片风景就不属于某一个人,更何况是他带她来到这里的。

  片刻之后,他开口: “真想把这一刻久久锁住。”

  翘童目视远方,回应道:“不要锁住,东西已经够满了。”,她转过身看着他,“要把一些本该忘了的统统丢出去。”

  “你说的是这里吗?” 他指了指那个有心跳的地方,然后淡淡一笑。

  “心门。” 翘童扭头看着江海磊,目光常常会不知觉地被吸引、被锁定在他脸上那浅浅的酒窝里。

  “ 嗯…… 要向前看。” 他做出一个向前冲的手势。

  翘童看着他,心想或许他是她实施计划的最佳人选。于是,她开口试探性地问他是不是真得做好准备要放下前一段感情。他没有直接回答翘童,而是反问翘童说是不是也有一段这样的回忆。翘童思考了几分钟,鼓足勇气开口倾诉:“其实对我来说,不单是要放下过去,更是要开启一段新的旅程,我好久以前就想过了,可是到现在也没出发,不过,我对我自己有信心。”

  接着她鼓起第二口气,大胆提议道:”我有一个计划,但急需一个合作伙伴,你帮助别人忘记过去,展望未来,同时别人也帮助你,你愿不愿意?”

  江海磊没明白,翘童是从他散光的瞳孔中看出来的。算了,算了,算马翘童白说,再也没办法鼓起第三口气了,她也是要面子的,刚刚说对自己有信心是假的,哎呀!她赶紧低下头躲避着江海磊的目光。

  两个人去了附近一家早餐店填饱肚子,早餐店里挤满了人,江海磊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位置,让给了翘童坐,自己到前台点单去了。没过多久,翘童起身在角落里抢到一个圆凳,把江海磊拉下一起挤挤坐下。小馄饨来了,她往汤里撒上一些白胡椒,一点也不怕烫地大口吃了起来。

  “你刚刚说的那个计划?”

  翘童差点烫着嘴巴。“计划?啊…… 没什么,你应该不会感兴趣的。”

  “钓我味口?说吧。”

  “真要听?” 翘童很快得到了江海磊的点头肯定。

  “我想说,我们…… 我们可不可以成为彼此的合作伙伴,我帮你,你帮我。”

  “要怎么帮,怎么做?”

  马翘童不知如何解释,又不能说得太明显,因为周围到处是人,桌子对面一位老阿姨和一位小妹妹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看马翘童,又看看江海磊。“把过去住在‘这里’的那个人拉出去”,马翘童边说边指划着,“清空‘这里’, 可以让新鲜的阳光重新照亮‘这里’,懂吗?”

  他似懂非懂地会意着。

  “希望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在向你表白,也不是想和你谈恋爱,事实上我也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我们可以互相帮助,明白吗?” 翘童希望自己的表达足够准确。

  等他们吃完的时候,早餐店里的人已经更换了好几批,可江海磊还是没有正面回答马翘童,也许他觉得马翘童很幼稚,因为只有小孩子才会想出这种计划,成年人都不会玩这种游戏,对,马翘童的计划更像是一个游戏。

  “为什么会选择我?” 突然的回应让马翘童满血复活。

  “很简单,因为你现在也单身,对了,你是不是单身啊?”

  真是傻不啦叽,说了一大堆都不知道事先确认一下别人是不是单身,毕竟几个月没见,万一……

  “一个人。” 他诚肯地回答道。

  那太好了。“好,现在我需要一个新的状态,我觉得你也需要,即使我们彼此并不喜欢对方,但最起码应该不抵触,这就是合作的基础。” 马翘童接着说,“而且我们也不需要喜欢上对方,只要有详细的计划和说明,我们只要按着它来做,给对方关心,送对方祝福。”

  “那跟谈恋爱的区别,就是现在我们还不喜欢对方?但几乎要做谈恋爱的事。”

  “聪明。”

  “这个度很难把握。”

  “我有计划,按它做就行了。”

  “这很大胆,我们如何建立信任?”

  马翘童的小兴奋迅间被他的提问浇灭。他问翘童信任如何建立,她突然回答不上来,可她知道自己信任他,不明原因地信任他。翘童回想一年前,他对自己来说还是个陌生人,她对他一无所知,虽然期间两人断断续续地见过几次面,但交情不深不浅,而今两人却同坐在一张餐桌前吃着早点,认真地说着心里话。

  “我知道这个计划很大胆,我不了解你,你更不了解我,但冲你这么问我,我马翘童就敢相信你,你不必现在就回答,考虑一下,不管什么样的回答都请给我回个信,最好打电话。” 翘童一说完,道个别,头也没回地跑回了家。

  一口气跑到家楼下,才想起又忘帮爸妈买早点了。当她折返回去时,看见江海磊的车正急驰而去,消失在视线中。

  他会答应吗?

  在等待他回答的每分每秒里,翘童忘情地工作,偶尔抬头看看挂在办公室墙上的时钟,还不及走完一天的一半。逞休息空档中,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信息也没有电话,她打开微信写了几个字:“请回复我!” 斟酌咀嚼再三还是原封不动地四个字发出去,不到一秒钟路灯哥就一定能看到。

  手机还是没有接到任何信号。于是,翘童在每隔一小时零一秒的时间里,原封不动地转发了之前的那条信息——“请回复我!” 下班回到家,翘童已经很累了。她真得在这件事上耗得时间够久了,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焦急的心情,都快耗成神经病了。她在逼迫对方回应的同时,也在践踏自己的自尊,其实没有回复就是回复,对方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了,所以她怎会不知?怎会不明?其实,她难过的是她说好让他打电话给她的,不论什么答案,她都接受,她只是想要一通电话。

  然而没有,一股莫名奇妙的失落感爬上心头, 她很难过,难过得把手机随手往旁边重重一扔,眼不见为净。

  翘童靠在沙发上,让头倒挂着,侧头看到自己那久未弹起的黑色钢琴,便走了过去在琴凳上坐了下来。自从和陈乾分手后,她很少摸钢琴,而且钢琴也被她搬进了爸爸的书房里。今天,她想弹。

  就在她提起手指在琴键上敲击出第一个音符时,被清脆的琴声唤醒的记忆一发不可收拾,像一张张刚上色的照片清晰地出现在她的眼前——他们自第一次在公交车上牵手后,就常常周末一起练琴,陈乾钢琴弹得好极了,在马翘童眼中,他和钢琴几乎合二为一,是马翘童心中独一无二的钢琴王子。而马翘童呢?常常马虎大意,不是弹得节奏不对,就是感情投入不够。陈乾每次都打趣马翘童说她的琴技永远都赶不上他,是的,他视钢琴为生命,他爱钢琴,他爱演奏,而马翘童只是把它当作一门乐器,培养爱好、陶冶情操,仅此而已。于是他很顺利地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率先达成了一半的约定——上大学要在同一个城市。那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们信誓旦旦手牵着手约定的,可是,马翘童毁约了,他们从此一南一北,她害怕地不敢跟他说,直至她的谢师宴前一天,不得已才说出口,或许就在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开出了第一条裂痕。

  大学七年里,他们几乎每个星期都通电话,不过,马翘童还记得刚开学的时候更疯狂,每天一通电话,她会拿个小板凳坐在宿舍走廊里,聊着说着,不知不觉走廊里的人渐渐散去,彼此提醒对方已经是午夜时分了。那时,他们多好啊!一有节假日马翘童就往北京跑,寒暑假陈乾就往上海跑,距离反而让他们彼此有了更实际的牵挂,比天天在一起的情侣更加珍惜见面的机会。那时,他们多好啊!马翘童常常打趣地问他,在学校有没有遇到过心动的、感觉还不错的女生,他老实地承认有过。马翘童又问他为什么没有和她提出分手呢,他谨慎地问答,表情紧张地像个可爱的小孩,他说他舍不得,只要一想到她,那个可憎的想法就会立刻烟消云散。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所谓的“舍不得”会最终变成“舍得”?

  马翘童拼命地在回忆中搜寻答案。大五,是马翘童大学本科最后一年,马翘童正积极准备考研,她想考上北京的研究生,这样就能和陈乾在一起。那是他们第一次有整整一个月没有通电话,即使打通电话没说上几句,他就会催翘童休息,反问翘童:“要不要来北京啊?明天还要看书复习呢,早点睡吧。” 最为平常的问候短信就是彼此互道晚安,虽然内心不爽,但想到以后可以天天见面在一起翘童又鼓足了战斗力,投入到茫茫书海中。现在想来,唐澳美曾提醒过马翘童这种情况不太正常,不通电话就能考上研啊。当时马翘童没有当回事,就觉得拥有六年感情的他们是彼此心照不宣的,是绝对不会分手的。当然,机缘巧合也罢,阴差阳错也罢,之后翘童还是上了本校的研究生,没能去成北京,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第二条裂痕。

  琴声终止,翘童弹不下去了,停下来伏靠在琴键上,让所有的、所有的往事都涌上心头,通通化成泪水流了下来,我的翘童抑制不住地闷头痛哭。

  “咚咚……”,身后传来敲门声。她连忙擦干眼泪,但眼睛已哭成了两个烂桃,她没敢开门,遂问道:“我在练琴,请勿打扰。”

  “童童,你手机响了很久了。” 马家爸爸看来是对着门缝说的,声音传得很清晰。

  翘童打开门,低着头冲了出去,故意不瞧马家爸爸的眼睛,生怕他看出自己哭过。她低着头像无头苍蝇似地找寻着手机,围着客厅瞎转了一圈,嚷道:“我手机呢? 我手机呢?”

  马爸爸用他的手机拔通了翘童的手机,翘童巡着声也还是没能找到。最后,还是马爸爸在电视柜下面找到了,可她还是没敢看爸爸,低着头从他手中拿过手机,跑回了书房。

  手机屏幕被摔出了几道裂缝,但仍可以看到屏幕上跳出的三个未接电话,都是江海磊打来的。翘童把手机锁屏,放在一边。现在,看到电话,她反倒没有那么心烦气躁了,心情出奇地平静,想想自己的那个计划,以及毫不害羞地逼迫江海磊同意的疯狂举动,觉得自己真够傻得可以。

  半小时后,马家爸爸站在门口,催翘童吃饭。

  她欲起身,手机铃声又响起,没错,又是江海磊打来的。翘童接通电话,边说边走向餐桌。

  说完“喂”字后,翘童不知如何开口,遂等着他先开口说话。沉默不久,只听见他轻轻地说了一句:“我马上到你家楼下,你现在方便出来吗?”

  当着爸妈的面实在不能多说,于是翘童很快就答应了。她走出楼梯口,远远地看见他的车开了过来,挥挥手示意他方向,车子在马翘童身边稳稳地停住了。

  “吃饭了吗?” 他走下车提议道。“一起吃个饭吧,边吃边说。”

  “不用。” 这两个字已经快成马翘童对他说话的先头语了,不过,对着他翘童的确没有好脾气。“我妈弄好了,正等着我吃呢,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这么大费周折。”

  江海磊带着抱歉地语气说:“我今天一天都在法庭忙案子,手机一直放在助理那里,刚刚才忙完。”

  “你是在解释吗?你不会以为我不接你电话,是生气了吧?我告诉你,你想多了。 你忙我也忙,谁有时间接电话。而且我刚好利用一整天的时间想明白了,想通了,与其花时间找个没感情的人合作,还不如花时间去相亲,然后找个真的对象谈一场恋爱。” 翘童对着他眯眼假笑一番,“所以,就当我马翘童什么都没说。”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拒绝才这么说的?”

  “没有, 拒绝是我马翘童的专利,我只是用一天的时间想明白了,那个计划更像是一个游戏,制定计划的人就是一个傻子,同意的人也会是傻子。”

  他无奈地笑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却被突来其来的咳嗽声打断,马翘童反头一看,原来是她爸爸正提着垃圾袋往外走,翘童跟他打了声招呼,江海磊随即也叫了声伯父。马家爸爸从不晚上扔垃圾的,翘童知道他是故意下楼看个究竟的,好吧,看吧!看吧!

  “爸,这是我朋友,江海磊。” 翘童主动把老爸叫过来,这又有什么不能看呢!马家翘童坦坦荡荡。

  马爸爸主动和江海磊握起手来,说道:“外面冷,有什么重要的事儿上楼说吧!”

  马翘童堵截道:“爸,我们已经说完事儿了,人家要回家了。” 她挑动着眼眉示意江海磊。

  “对,事情已经说完了,我还要赶回家,谢谢伯父。”

  “来了就是客,没有到了家门口,不让人进门的,来,小伙子,伯父可是真心诚意地在邀请你啊,不好拒绝吧?” 之后两人之间也不知道说了啥,反正最后的情况就是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楼梯间,倒把翘童撇在了风中。

  此时此刻,马翘童觉得她爸爸是故意的,江海磊也是故意的。当然,现在一个人斗不进两个人,她只好在他们身后翻着白眼哼着怒气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发着光来找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