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千古绝对
尊皇2019-07-04 10:062,295

  此时此刻,整个楼阁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诗境之中,只觉得回味无穷,妙不可言。

  只要是有点才学的人都知道,这不仅是一首情诗,还是一首应景诗。

  千里平湖霜满天。

  这里不就是千里湖吗?而且正值秋意凉凉,沐雨霜飞。

  寸寸青丝愁华年。

  说的是时间过得太慢,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对月行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两句更是使得意境升华,表达了一种孤独寂寞,愿为爱情不惜一切,奋不顾身的决心。

  与这首诗相比,江砚秋刚才的那首诗就要逊色多了,仔细掂量了一下,还真如周封所言,有些索然无味。

  周涛本来是要找朱有荣算账的,但是听到这首诗之后,眼睛都瞪圆了。

  这是周封写的?

  怎么可能!

  他要是有这种才华,还会窝囊这么多年?

  “只羡鸳鸯不羡仙……”林元香喃喃自语。

  世间,真的有这种爱情么?

  江砚秋看见众人的反应,尤其是林元香的反应之后,脸色铁青,生平第一次,有人敢抢他的风头。

  心中的怒火一下就燃烧起来,他决心要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当即道:“螳臂挡车,暴虎凭河,匹夫何堪言勇?”

  写诗,其实不算什么,有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间,比如提前准备,现在写出来而已。

  但是对联就不一样了,讲究的是临场反应,如果没有真才实学,根本不可能对得上来,就算对得上来,工整与否一目了然。

  江砚秋也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他实力强横,乃是冲穴境九重的高手,完全可以用武力镇压。

  但是他偏不这么做,而是要用自己引以为豪的才学,碾压敌人,让敌人一败涂地,心服口服。

  刚才周封写了一副对联,那么,他就要在周封最擅长的领域将其击败,这样才能彰显出自己的实力,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而且,美人当前,他正愁找不到施展才华的机会。

  “好戏开始了!”

  “江公子这是要和周封对试?”

  “周封刚才的这首情诗的确是略胜一筹,但是并不等于才华就在江公子之上。”

  “江公子三岁写词,五岁作诗,七岁名扬西川,十岁对遍天下,号称对中之王,成为西川郡府第一才子,绝非浪得虚名。”

  “周封能对得上来吗?若是对不上来,脸就丢大了!”

  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可谓是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

  江砚秋的这个上联,极为刁钻,是在辱骂周封,说他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许多人都低头沉思起来,如果换作是自己,能够对得上来吗?

  可惜绞尽脑汁,怎么对都对不上来。

  “和我对试?”

  周封的心中冷笑不已。

  谁能知道,修仙界儒门之主,那个活了上万年,学究天人,博古通今的存在,是他的小老弟?

  儒门千万年积攒的典籍,都被他看了个遍。

  因此,他几乎是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蚂蚁沿槐,蚍蜉撼树,愚者妄自称雄。”

  “好!”

  朱有荣手舞足蹈的叫道。

  虽然听不懂,但是他肯定要为自己的兄弟呐喊助威。

  其他人则是纷纷震惊!

  周封不仅对上来了,而且还作出了强势反击,一点也不逊色。

  江砚秋眉毛一挑,拂了拂衣袖,再出难题:“两猿截木山中,这猴子也会对锯(句)。”

  “匹马陷身泥内,此畜生怎得出蹄(题)。”周封冷哼道,还以颜色。

  连续两副对联被破,江砚秋终于收起了轻视之心,不再大意,突然话锋一转:“道者未来盗者来。”

  周封微微一笑:“贤人免进闲人进!”

  “烟锁池塘柳!”江砚秋怒目一睁,再道。

  这对中蕴含着金木水火土五行,看似简单,实则难办至极。

  “桃燃锦江堤!”

  周封不慌不忙,应对自如。

  “对得好!”

  不少人都拍手称绝,连连叫好。

  这一连串的交锋,真是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江大才子,我对了你这么多对,你也对我一个试试?”

  突然,周封抢先出题,提高嗓子道:“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从南到北打东西!”

  此题一出,所有人都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嘴里念念有词。

  其中几人将之写在了宣纸上,发现题中竟然包含了七种颜色,端是困难万分,无从下手。

  随后便听周封道:“一炷香之内,你若对上,便算我输。”

  说着,将一根香点燃,插在了香炉内。

  江砚秋搜肠刮肚,竟然没有一丝头绪,彻彻底底的被难住了。

  随着那柱香越烧越短,他依旧是脑袋一片空白,额头之上更是冒出了大汗,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众人看见这一幕,都非常惊讶,江砚秋,西川郡府第一才子,竟然连周封的一道题都对不上来?

  不可思议。

  “认输吧!”

  周封淡淡说道:“只要你肯认输,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答案,怎么样?”

  他有绝对的信心,江砚秋根本对不出来。

  因为这道题,乃是千古绝对,修仙界儒门的一根刺,存在了千万年的时间,一直没有人对上来。

  那些大儒,圣贤,耗尽了毕生心血,都对不上来,江砚秋这种小角色又怎么可能对上来呢?

  “谁听你废话!”

  江砚秋恼羞成怒,猛的一脚踢翻了香炉,头发披散下来,有些癫狂。

  他不甘心!

  想他堂堂西川郡府第一才子,怎么会输给一个纨绔子弟?

  这是奇耻大辱!

  刹那之间,他杀心大起,要把周封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周封立刻就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机,脸色一沉,喝道:“愿赌服输,你想耍赖是吧?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住手!”

  就在这时,林元香开口说道:“江砚秋,你输了!”

  蹬蹬蹬……

  江砚秋连退几步,目光呆滞,脸上血色尽无,似乎遭受到了最沉重的打击。

  足足过了半响,他的眼中才恢复神采,狠狠的看了周封一眼,似乎要把他的样子记住,以后再做报复。

  然后就离开了楼阁,消失不见踪影。

继续阅读:第30章 你有病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