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捕食者说
庸俗公子2019-07-24 17:333,399

  餐厅中,郝运痴痴的看着眼前一袭白裙画了精致妆容的吴爱爱,而一旁的吴爱爱看到郝运发情的样子后,也是有几分得意,不过还是用勺子敲了敲盘子说道:

  “看什么呢?眼睛不想要了?”

  “不是,领导,我就是想看看你这裙子是什么材质,还有款式,这也太好看了吧!”

  郝运发现自己被识破,也是连忙掩饰道。

  “嘁,谁信!”

  吴爱爱听完直接白了郝运一眼。

  “嘀嘀嘀!嘀嘀嘀!”

  言语间,手环响起了急促的提示音,吴爱爱赶忙接收了警报。

  “明德市福利院发生火灾,现场疑似有转化者痕迹,请治安组探员前往调查!”

  段老师的声音从手环中传出。

  郝运与吴爱爱相视一眼,转而起身离开餐厅。

  吴爱爱开着车快速行驶着,而副驾驶上的郝运却一直沉默不语。

  “怎么?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儿了?”

  吴爱爱自然也发现了郝运的情绪有些不对,她知道郝运以前就是明德市福利院的,现在哪里出了事,他自然也会睹物思人。

  “我没事,你放心。”

  郝运此时并不想说话,即使旁边开车的是他最喜欢是女孩。

  “你行不行啊?不行我就自己去了。”

  吴爱爱看着郝运的模样,一时间感觉到有些心疼,她虽然不是孤儿,没有感受过郝运的经历,但是也能体会到几份悲伤。

  “领导,你话好多啊,我哪里说自己不行了!”

  郝运强扭一个笑脸看着旁边的吴爱爱吐槽道。

  车子很快就到了明德市福利院的大门口,一下车,郝运跟吴爱爱就看见了福利院的三楼冒着还未散去的黑烟,并且还能依稀看见火光。

  “走,进去看看。”

  吴爱爱直接拉起郝运的手走进了福利院。

  因为消防队赶往的时间很快所以现场的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只有浓浓的黑烟等待散去。

  “哟,吴探长来的挺早嘛!”

  凯文周此时从屋里走出来说道。

  “周黑丫,怎么哪儿都有你,这是我们治安组的案子,你来干什么?”

  一见周黑丫竟然也在,吴爱爱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周黑丫每次都跟自己抢案子,就连这次也来的比自己早。

  “老大,快来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此时,屋内传来了汴梁的声音,周黑丫和吴爱爱两人同时冲进了屋内。

  屋内浓烟滚滚,墙壁已经被熏的乌漆麻黑的,而小卞则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打着手电筒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地上。

  “这是什么?”

  吴爱爱走到汴梁身后,也瞧见了地上的半截黑黝黝的像是蛇尾巴一样的东西,那尾巴还时不时的动几下。

  “小卞,把那玩意收好,带回局里研究研究!”

  凯文周自然不会轻易的把线索给吴爱爱,赶忙叫督促汴梁收拾线索。

  汴梁也很麻利的将那半截像是尾巴的东西给收了起来拿走了。

  现场只留下了吴爱爱和郝运两人,郝运则全程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在福利院的瞎转悠,是不是看着墙上的照片。

  一旁的吴爱爱看到郝运的状态也不忍心打扰,只好自己在福利院里转悠,想找找看看有没有新的线索。

  郝运看着福利院墙上挂着的合影,里边有小时候的他、许智、还有几个其他的孩子,但是他却发现合影被撕掉了一角,而且哪个痕迹来看好像还是近期才撕掉的,只是他一时间竟想不起被撕掉的哪个小孩是谁。

  他赶忙跑到了院长的办公室里,他记得当年院长是登记过没个人的信息的,他从院长的办公室里翻出了档案,一个个的对着照片找,终于他还是找到了哪个缺少的人的档案,只是却少了照片,档案页上只有名字苏宁和一些其它的信息。

  郝运眼前浮现出了小时候的场景,他想起了哪个叫做苏宁的小孩,经常被院长打骂,有好几次逃跑被院长绑在了院子里,而且每次有人来领养的时候当看到苏宁的样子时,都摇着头离开了。

  王慕拿着档案离开了福利院,没找到丝毫线索的吴爱爱也早就在车上等着郝运了。

  郝运上了车,把档案递给了吴爱爱说道:

  “我好像有些线索了!”

  “什么意思?你知道是谁袭击的院长放的火了?”

  吴爱爱看着一脸神神秘秘的郝运问道。

  “医院传来消息,说院长已经醒了!”

  手环里传来了老段的声音。

  “领导,去医院吧,我问问院长是怎么回事!”

  吴爱爱也没有反对,直接开着车来到了医院,院长此时刚刚醒来,看见郝运来看他,也是十分激动。

  “郝运啊,你来了?”

  “院长,你昨晚看清楚是谁袭击的你吗?”

  郝运就很直接的问道,他也顾不上叙旧。

  “昨晚,昨晚我就记得孩子们都睡觉后,我锁好了大门,然后发现三楼的灯没关,就上楼去关灯,结果一上去救发现有个很大的壁虎在看着我,我一害怕就打算跑但是那个大壁虎就伸出舌头来缠着我,我只好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火吓它,哪知道这东西竟然把我一扔我就晕了过去。”

  院长回忆道。

  “你说这壁虎精为什么要去福利院作恶,这福利院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车上,吴爱爱一脸疑惑的看着郝运说道。

  “我刚刚在福利院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有一个叫苏宁孩子的照片被有意的撕掉了,好像是为了掩盖什么?”

  郝运此时结合刚刚在福利院的发现也推测道。

  “你是说,这个壁虎精,就是哪个孩子?”

  吴爱爱突然转过头来看着王慕问道。

  “我只是推测,领导你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我的小心脏都快被你吓坏了。”

  回到了局里后,吴爱爱迅速的查找着关于壁虎精的资料,只不过找遍了全市的资料,都没有找到一个叫苏宁的壁虎精。

  “难道我的推测错了?没道理啊!”

  郝运看着面前的吴爱爱有些不知所措。

  “领导,要不咱一个一个的查?把这些壁虎精的DNA跟小卞捡的那尾巴的DNA做个对比不就出来了?”

  在经过了对比全市的壁虎精DNA后,吴爱爱和郝运把目标锁定在了明德市知名作家丁落身上。

  宁德市动管局第三分局审讯室:

  “丁落,你是孤儿?”

  郝运别有深意的问道。

  “没错!”

  郝运对面坐着一位书卷气十足的,面容清秀的年轻人。

  “那你还认识我吗?”

  郝运继续问道。

  “你?你是谁是,我需要认识吗?”

  丁落显得毫不在意,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是郝运,你竟然都不记得我了,苏宁。”

  郝运一边说道,一边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长相丑陋的孩子正拿着一本小说高兴的读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宁是谁?”

  丁落明显有些脸色泛白,不过依旧不肯承认。

  “这个,是你整容的凭证,你以为不在本市,就对你束手无策了?还有,这个是你尾巴的DNA对比样本,现在你还不承认,福利院的火是你放的吧?”

  郝运将两份证明材料拍在了桌上,而丁落却只是笑了笑,看着郝运说道:

  “你们想的也太简单了,我只不过是想把我的照片都销毁而已,你们真以为那火是我放的?”

  “你什么意思?火不是你放的难不成还是院长放的?”

  郝运被丁落的态度激怒了,怒吼道。

  “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人做了亏心事,恰巧被我看见了,就想嫁祸给我,你们动管局还真是被玩的团团转啊!”

  丁落摇了摇头,不屑的看了一眼郝运说道。

  “我苏宁虽然长的是不怎么样,但是我的心可没坏掉,有些人表面上受人尊敬,背地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贪心鬼。”

  丁落又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院长放的火?你放屁!”

  郝运一时间面色泛白,他想不通为什么院长要放火,对着苏宁吼道。

  “是不是他放的,你自己去问他不就行了。”

  苏宁也不与郝运争论,说完就低着头保持沉默。

  郝运面色有些泛白,吴爱爱让他离开了审讯室,

  为了搞清楚真相,郝运离开了动管局,直接开车朝着福利院而去。

  院长也出了院,正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

  郝运走到福利院门口时,电话响了了起来。

  “郝运,接到匿名举报,明德市福利院院长涉嫌贪污救济金。”

  电话那头是吴爱爱的声音,郝运有些茫然的看着福利院,站在门口始终没有进去。

  而警察也很快的赶到了福利院,将院长从福利院中带走,从郝运身边经过的时候,院长低着头,沉默不语。

  ……

  之后,据苏宁交代,当晚只是准备去销毁自己的照片,却在进入福利院后在院长办公室里发现了一个账本,他看见了上边院长贪污的救济款账目。

  只是还未等他离开,院长突然赶到,苏宁担心被发现就变成壁虎准备爬墙逃走。

  但是院长却还是发现了苏宁,院长担心事情败露,不想放苏宁离开,打斗中苏宁为了挣脱院长的纠缠只能自断尾巴。

  院长为了掩盖真相,才打算烧了福利院,伪造成福利院失火。

  而法庭上,院长也一一交代了真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番外之捕食者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番外之捕食者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