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剑客》
邱富刚2019-07-24 15:0415,240

  天底下逞强好胜的人中,使刀的叫做霸王,大刀,小刀,长刀,短刀,刀是霸道,大气的象征,使刀的大多是山贼,打家劫舍,欺男霸女,危害一方,山贼能不霸道吗。使剑的叫做英雄,剑多么精致,俏丽,玲珑,剑走偏锋,剑一出鞘,就知道有没有,使剑的大多是英雄,干将莫邪,谱就一出铸剑传奇,越王勾践,会稽山卧薪尝胆,十年成一剑,剑指天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使剑的人有几个不是英雄呢。使枪的却不一样,大多是下层人物,有官差,有老百姓,有戏子。枪的好坏也不一,有蜡枪头,有木杆杆,有紧箍咒,和尚头。

  天底下的剑分阴阳两性,阳剑灼热,阴剑寒冷,能致人死命的无非阴剑,或者阳剑。阴阳结合铸造的剑坚硬,锋利,却很难致人死命,只能用作工具,令人费解。

  天底下的剑客大多侠肝义胆,好事生非,救人于水火之中。

  老剑客就是这样一个人。

  老剑客知道每一种剑的属性,对剑的历史了如指掌,什么剑能致人死命,什么剑能驱邪避祸,什么剑能发家致富。甚至知道,使用什么剑的人长什么样,能练到武功的多少层境界。

  老剑客知道每一种剑的打制方法,比如什么剑要兑人尿烧制,什么剑要兑人血精炼,什么剑要用兑牲口尿打造。

  有人曾经因为把淬火和烧制的程序弄错了,打造出来了蹩脚剑,什么人用了都倒霉,恨透了造剑的铁匠。但是老剑客对剑的事宜了如指掌,不会弄错任何一种剑。

  老剑客姓什么,叫做什么名字。

  老剑客复姓独孤,单名一个九字。

  端公寨里,知道独孤九这个名字的人不多,人们单单知道他是一个老剑客,端公身边的长老。不是独孤九不出名,独孤九的大名天下谁人不知道,谁人不晓,知道独孤九大名的人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江湖中一下子缺少了一个独孤九,谁都会念叨,独孤九哪里去了,独孤九死了吗,独孤九是不是隐藏起来了,独孤九会不会正在闭关练独门功夫。

  天底下所有的猜测都是多余,再大的英雄也会被历史湮灭。

  白莲教起义了,天下群雄蜂涌,各种教派,势力范围,从正面,侧面,多个地方进攻清政府。江湖上许多英雄,一夜间名声传播得风生水起。独孤九却恰恰相反,英雄剑客,风声鹤唳之时,消失了踪影,音信全无,隐居独臂山,过着风平浪静的生活。江山依旧,物是人非,沧海桑田,江湖上谁还知道曾经有过一个独孤九,独孤九早被人们忘记了。

  五十年前,独孤九年少,正是华发少年,弹指一挥间,时光荏苒,白驹过隙,独孤九从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变成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独孤九哪儿去了。

  独孤九隐藏起来了。

  独孤九隐藏的地方谁也找不到。

  独孤九隐藏的地方不是很难找到,而是看得见这个地方,想不到这样一个地方可以藏身,甚至隐藏着天底下最厉害,武功最高的英雄。

  独孤九不是不想混迹于江湖,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侠肝义胆,凭着一身好剑法,好武功,名声一定会大振于乡野。为了更大的道义,为了遵守诺言,独孤九放弃了江湖理想,隐藏于独臂山。

  端公姓邹,名冒冒,人们都称呼端公为邹冒冒,邹冒冒三个字不好听,老百姓给端公谐音为邹猫猫,或者邹嬷嬷,邹嬷嬷不是太监,更不是女人,是一个男人,一个有大才华的人,端公的起义手笔可以证明这一点,没有才华的人,谁能够带着这么多教众,参加白莲教起义,反抗清朝暴政统治呢。起初的时候,人们误认为端公是个女人,请端公去看病,见到真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个大英雄的名字。许多妇女得了腹痛,想请端公揉小腹,见到真人,不能给女人看腹痛病,男女授受不亲,只能作罢。不愉快的暗想,怎么端公会是那个邹嬷嬷。

  阴阳教的由来相传是这样一回事,祖师爷邹衍创立了阴阳教,传了千百代,传至邹嬷嬷一代,已经颇为壮观,教众众多,江湖上什么地方都有阴阳教的势力,阴阳教独立一面旗帜,老百姓心中非常有影响力。阴阳教主要靠给百姓看病,算命,择良辰吉日,题对联,主持婚礼,葬礼,谋生伎俩高超,种类名目繁多。许多百姓争先加入阴阳教,学习阴阳教的礼仪,法术,道义,治病良方。街市许多地方摆摊算命的术士都是阴阳教徒。

  白莲教起义的时候,刘之协派人来游说端公,清政府盘剥百姓,欺压良民,天下岌岌可危,人民大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作为有识之士,怎么能见死不救,发动农民起义,打败清政府,建立平等,自由,美好的太平世界,端公早对清政府不满,怀恨在心,苦于不能报复,刘之协既然要发动农民起义,自当响应起义,答应了刘之协的请求。刘之协等人在安徽发动农民起义,端公在端公寨起兵响应。

  端公的名称原先不叫端公,上面已经说过,端公叫做邹嬷嬷。因为起兵的地方叫做端公寨,改名为端公。

  独孤九是端公身边的随从,随端公南上北下,联络教众,武功高强,起义的前几个年头,保护端公在独臂山草创下起义纲领,起义的路数非常熟悉。

  端公带着起义队伍走的时候,嫌独孤九年老体衰,不中用,安排独孤九留守寺院,照看祖庙,走后抽时间教训一顿李逢喜,李逢喜罪恶多端,端公对他恨之入骨。起义势头好,没有人来骚扰阴阳教,但是随着势态的发展,谁知道会怎么样呢,独孤九在寺庙里呆不住了,担心端公起义牵累到自己,被官兵抓捕,打算帮端公算完旧账归隐独臂山。

  留在寺庙里的还有一个小乞丐,六七岁的样子。

  二月春早,草长莺飞。

  一支造反的起义军从这里离开攻打州府去了,剩下一个独孤九带着一个小乞丐过日子,看守院落。

  独孤九年龄虽然老了,身手却不凡。小乞丐是起义军的家眷,父母打仗去了。小乞丐年龄小,不能给起义军添累赘,交给独孤九抚养。

  端公起义前,交给独孤九一个任务,务必要教训一顿罪恶多端的李逢喜。独孤九不敢忘记嘱托,每天天没有亮起来磨剑,剑的名称叫做淬青剑。淬青之意,是说剑经过锤炼,烧灼,淬火几个阶段打制出来的武器。能用得起如此锋利武器的人少之又少。这天剑磨锋利了,独孤九提着剑在阴阳教练了一阵子武当剑法,独孤九的身手还和年轻时候一样敏捷,利索。

  独孤九心里想,是去完成端公交给的任务的时候了。

  独孤九从大坂坡买来了上好的酒,烤鸭,一老一少坐在阴阳教门口午餐。

  独孤九说,吃了这顿,我们就要去完成端公交待的任务去了,多吃点,路上别喊饿。

  小乞丐说,真的要去完成任务吗。

  独孤九说,是的,吃好了吗,我们要上路了。

  小乞丐说,去哪里。

  独孤九说,先去找李逢喜算账,然后带你去独臂山隐居。

  小乞丐说,李逢喜是谁啊。

  独孤九说,李逢喜是端公的仇人,端公带着阴阳教出去打仗前,再三交待,务必狠狠教训李逢喜一顿。

  小乞丐说,端公为什么不自己去教训李逢喜,阴阳教那么多人呢。

  独孤九说,端公走走得急,没有来得及下手,咱是阴阳教三代元老了,端公交待的这点事情,怎么能推辞呢。

  小乞丐说,你确信能够打得赢李逢喜吗。

  独孤九说,年轻时多次和李逢喜交过手,打败他,铁板钉丁的事情。

  小乞丐说,李逢喜真那么坏吗。

  独孤九说,当然坏,汉阳寨就这么一个坏蛋,干净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端公起义前,李逢喜多次当奸

  细,密告端公,阴阳教徒被抓捕的不少。

  小乞丐说,带着刀去吗。

  独孤九说,带着翠青剑去。

  小乞丐说,大白天被人家看见提刀弄枪有伤风化。

  独孤九说,剑用口袋包着,别人怎么会看得见。

  小乞丐说,剑那样锋利,口袋怎么装啊。

  独孤九说,这个你别管,跟在我身后。

  小乞丐说,好啊,咱们就上路吗。

  独孤九说,上路了,教门已经锁牢了。

  小乞丐说,我们还回来吗。

  独孤九说,不回来了,教训完李逢喜,带你去独臂山隐居。

  小乞丐说,独臂山在哪里。

  独孤九说,悠悠江湖,渺渺仙山,独臂山在一个让人看得见却想不到的地方。端公起义前,曾经在

  这里草创下起义纲领,带你去住段时间,长大后再下山来助端公一臂之力。呆会儿我们打架的时候

  你躲到草丛里去,不要让李逢喜发现,知道了吗。

  小乞丐说,知道了。

  独孤九说,无论师傅生或者死都不要出声,等打败了李逢喜再出来,好吗。

  小乞丐说,你怎么知道李逢喜一定会来。

  独孤九说,约定过了,端公走前欠他两百两银子,李逢喜不会不来。

  小乞丐说,好像有人来了,我先去躲去了。

  独孤九把剑从袋里拿出来,对着阳光亮了亮鞘。端着腰间的酒葫芦,扭开盖,喝了一口酒,淬了一口

  剑。自言自语地道,好剑。山那边传来马蹄声,蹄声紧,李逢喜骑着高头大马来了。独孤九看得分明,站在马路中间,大声喊道,李逢喜吗。李逢喜横刀立马,回复道,爷爷在这里,钱带来了吗。

  独孤九说,要钱还是要命,宣布你几桩大罪,让你没有迷惑。

  李逢喜说,有屁快放,老子等不及了。

  独孤九说,你个鸟人欺男霸女,占人良田,坐享专供,还整邻居。强奸妇女,诬告起义,对老人不敬

  还想活命,端公派咱来教训你,拿命来。

  李逢喜说,早知道你来索命,老子不来了。钱呢,钱在哪里。

  独孤九说,钱在口袋里,你自己来拿。

  李逢喜说,敢骗我,让你不得好死。

  独孤九说,没有骗你,你自己来拿。

  李逢喜说,有诈。

  独孤九说,天算不如人算,哈哈,你终于上当了,看招。

  话声未落,剑已刺出,马匹惊慌失措,胡乱蹦跳,马上的人坐立不稳,摔了下来。

  李逢喜说,妈的,原来是来打架的。

  李逢喜未带任何兵器,双手抵挡不住,只一个回合,剑刺穿了胸脏,动弹不得,独孤九一招虚步推掌收了手。李逢喜身受重伤,血喷了出来,足足一米远,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独孤九摒气凝神,眉梢舒展了些。兜里取出抹布,抹掉剑上的血。取出腰间的酒葫芦,扭开盖,倒了些在地上,然后饮了一口,砸吧了一下。

  自言自语地说,累死老子了。扔掉抹布,用手揩了揩汗。

  独孤九喊小乞丐,娃娃,可以出来了,李逢喜受了重伤,伤不了你了。

  小乞丐懒懒散散地从草丛里出来,问独孤九,事情真的办完了。小乞丐一点儿也没有害怕打架的场面,不是不怕,而是什么都不懂,还没有长到害怕的年龄。

  小乞丐问独孤九,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独孤九说,去独臂山吧,端公打仗去了,我们呆在教里不安全。

  独孤九神往地对小乞丐说,独臂山上好风光,皇帝老儿管不着。十里八里不接户,龙吟虎啸慑八方。

  咱带你就去这么个风光迷人的地方。俩人收拾完整行李,骑上李逢喜带来的高头大马,赶往独臂山去了。马行五十里,俩人下了马。独孤九指着一座大山说,独臂山到了,以后就在独臂山修炼,打坐,哪儿也不去了,好吗。

  小乞丐说,独臂山真的这么安全。

  独孤九说,当然安全,谁也找不到这个地方来。

  小乞丐说,还回去见端公吗。

  独孤九说,端公带着天阴教攻打州府去了,估计不回来了,回去等于送死,不回去了。

  小乞丐说,端公回来见不到人怎么办,会认为咱们死掉了吗。

  独孤九说,端公不回来了,带着那么多教众去打仗。

  小乞丐说,呆在山上没有粮食吃怎么办。

  独孤九说,独臂山六十里外有家粮油店,偶尔下山来备置。

  小乞丐说,山上有没有女人。

  独孤九说,山上没有女人,山上有一口大山洞,大得像一间房子,住进里面去谁也不会想出来。

  小乞丐说,山上没有女人,和尚大了想娶媳妇怎么办。

  独孤九说,忍着,等长大了再说。

  独臂山位于石溪镇边缘地带,箐沟梁子,林茂水深,山高路陡,草长莺。独臂山是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黑山白水,野兽出没的地方,特殊的地理环境赋予了这个地方如诗如画的底蕴。

  独臂山里好风光,一股清泉飞似的流。

  独孤九说,娃娃,渴吗。

  小乞丐说,不渴,来的时候水喝多了。

  独孤九说,山里潮,剑不能沾地气,你拿着剑,咱喝口水再上山去。

  小乞丐说,好耶。

  独孤九把扎好的剑递给小乞丐,踉跄走到山泉处饮水。水分外凉快,独孤九想到自己蹉跎的一生,不禁涌出感慨,如果不是老之将至,跟着端公征战南北该多好,混个英雄大人物当。掐指一算,端公的人马应该到了凉州附近了,马蹄声碎,水煮沉浮。独孤九生的时候是清朝晚期,江山多事,风雨飘摇。农民起义风生水起,朝廷罩不住了。为了维持统治,横征暴敛,兵役不段,终于激起了阴阳教起义。

  端公带着人去起义了,独孤九则带着小乞丐住进了山里。

  山里什么都没有,阴森可怕,平常时候下山来,道路不通,要攀援着才能过路。除了几个精明的猎人,基本没有人能够爬上山来找到独孤九。

  山里有一口大窑洞,宽敞舒适,风景迷人,真是个人间的好地方。窑洞里开满了石钟乳,岩浆欲滴,五光十色。窑洞里安放着座椅,板凳,桌子,搭建有灶,配有锅,端公隐居这里的时候配置的了。

  独孤九问小乞丐,这里漂亮吗,居住在这里会想家吗。

  小乞丐说,漂亮,你不想家,咱也不想。

  独孤九说,渴了,要喝水对面有山泉,饿了,要吃食物,咱给你取去,山里安有兽网,猎物会自己上勾,落入咱的锅里。住在这样一个好地方,谁能说不好。

  小乞丐想起自己的身世,问独孤九,咱应该称呼你什么。

  独孤九说,你就叫咱师傅。

  小乞丐说,好,喊了一声独孤九,师傅。

  独孤九答应道,唉,徒弟,今后你就是咱的徒弟了。

  小乞丐说,上山来的时候,咱想喊你爷爷,你看你年龄那么大了,头发都白了,能不是爷爷吗。

  独孤九颔首笑了笑,没有说出一句话,娃娃真是聪明,怎么就想起喊咱爷爷了,心里想一定要疼爱小乞丐。

  独孤九说,你可以喊咱爷爷,师傅和爷爷有什么区别吗,师傅是爹辈,爷爷是爷爷辈,爹的长辈。

  但是在独孤九心里,师傅和爷爷一样亲热。

  独孤九想教小乞丐一招半式,小乞丐还小,只能学点基本功,比如扎马步,跑步,高深莫测的武功,小乞丐年龄小,不但学不好,还会走火入魔。

  小乞丐说,师傅上山前,父母给自己取了名字没有,怎么没有听到过别人喊自己。

  独孤九说,你父母是阴阳教徒,随端公打仗去了,生死未卜,没有给你取过名字,你今后就叫独孤城怎么样,跟着师傅姓,好有个承接。

  小乞丐说,原来姓独孤,师傅是什么辈。

  独孤九说,咱们独孤家没有辈份,只有名和姓,辈份是汉人兴的科场,独孤家塞外的游牧民族,不用辈分。

  小乞丐说,嗯,那我以后就叫独孤城了,敢问师傅叫什么名字。

  独孤九说,咱的名字叫独孤九,天底下有几个人不知道咱的大名,以后你到江湖中去问一下就知道了。

  小乞丐说,原来师傅叫独孤九,独孤九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 。

  一老一少,你一句我一句的唠叨。独孤九说,山洞里闷,带你上山顶看风光去。俩人一前一后来到山顶,仰止之间,独臂山风光尽收眼里,迷人极了。山顶有一处平底,足足一仗宽,悬崖处不知道何年何月什么时间飘落下来一块大石头,人高的样子。时间长了,石头旁长了一棵古松,天明时分,雾绕雾燎,风光美丽,天将傍晚,四野幽静。独孤九很高兴再次来到独臂山,一时兴起,给小乞丐说,娃娃,你在一旁看着,练套武功助兴,独孤九遂将一套八卦掌演示给小乞丐看,小乞丐看得眼花缭乱,情不自禁胡乱跟着师傅比划。师傅演示完毕,手把手教小乞丐学习八卦掌,小乞丐年龄小,学习很吃力,独孤九教了几遍,小乞丐还是记不住,独孤九在一旁小呵呵的说,这点你都记不住,将来别想有出息了,师傅我有你年龄大的时候,太极八卦,武当剑法,无一不精通了,你却连点皮毛都记不住。独孤九不强求小乞丐学习武功,虽然很想教小乞丐一招半式,混迹江湖谋生的时候解围用。小乞丐习武累了坐在一旁听独孤九讲少年时代混迹江湖,会盟群雄的故事。小乞丐听得入神。

  有一次,端公带着独孤九去汉阳寨的阴阳教堂迎客。前来上香,算命,看相的人非常多。不一会儿的时间,祭罐里装满了香客祈愿的五铢钱。

  独孤九问端公,教主,香客祈愿的钱怎么处理。

  端公说,你去买些大米来,煮成为粥,散给香客们吃。

  独孤九按端公命令的去做,谁料一帮清兵突然闯进教门来围住教堂,向里面的人员喊话,快把你们教主喊出来,不然砸了教堂。

  端公赶忙起身迎接,走下台阶来问官差,大人此来为何事,阴阳教素来与官差没有仇怨。

  官差说,你不知道政府在改土归流吗。

  端公问,改土归流是什么意思。

  官差说,改土归流就是不准大帮小帮,拉帮结派搞祭拜,你们兴师动众主持上香祈愿,莫非想造反。

  端公说,咱家见识短,尚未听过次此命令。

  官差说,那现在听到了,为时未晚吧,赶紧驱散香客,不然要将尔等捉拿归案。

  端公说,怎么是这个道理,此前未听过这个政策。再说不准香客来上香了,咱家几千号子弟吃什么。

  官差气愤的说,不服从命令是吧,来人,给我把道教寺砸了。

  官兵一阵抢砸打杀,把寺里面弄得一片狼藉。

  无可奈何之下,端公和独孤九出手阻止,两方发生激烈的战斗,官兵伤者多人,虽然未有一人死。从此端公和独孤九被划入抓捕的行列,四处躲避官兵的抓捕。江湖上浪迹了多个时日,不巧遇见来阴阳教游说起义的刘之协,端公当即答应了刘之协的起义要求。教里人多口杂,端公担心走漏了消息,破坏了起义大计,带着独孤九藏到独臂山里,谋划起义事宜,草创起义纲领。

  清政府改土归流的官兵只驱散大帮小帮势力还好,恶事干尽,常常借改土归流的政策,欺压百姓,收刮钱财,激起了民沸民怨,老百姓恨透了官差,苦于无处伸冤。

  阴阳教多处地方关了门,开支入不敷出,紧要关头,刘之协带领白莲教起义了,端公带响应起义。

  端公寨起义那天,教众三千,各执武器,威风凛凛站在教门口宣誓,行侠仗义,打倒地主,均分天地,让天下百姓有衣穿,有饭吃,救万民于水火,给百姓建立一个太平的天下。宣誓很快招来了官兵,官兵人数少,抵挡不住,被生擒于教门外,那天,可能是许多人第一次看见阴阳教杀人,端公让教众押解官兵站在教门外行邢,端公对起义教众说,起义前,大家或许还对起义怀有投机取巧之心,但是现在不会了,杀了这些官兵,我们谁也跑不掉了,谁当逃兵,投降官府,会被诛灭九族。现在,谁也逃脱不掉起义的罪名了,同心协力,攻打州府去吧。当然,知道大家都是安分守己的人,如果不是迫于势态,谁也不愿意背着起义造反的罪名,对抗官府,实有不该,非我不义,不得不如此。大家齐心协力,攻打官府去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今后的天下,老百姓的天下,大家的天下,不是哪一个人的天下。紧接着端公草就了起义宣言,宣言写得简单极了,几句话,齐心协力,行侠仗义,攻打州府,杀,杀,杀,大米白面享用不尽。起义宣言贴满了大街小巷。震动了统治石溪的官府,石溪学令被吓坏了,带着家眷老小跑到高原府求救去了,走前发誓,不剿灭阴阳教,誓不回石溪,高原府伊赶忙纠集队伍,开往石溪,剿灭阴阳教。

  端公走前,再三嘱托独孤九,一定要照看好阴阳教,这里是起义的地方,起义成功了,大家有酒有肉,有良田美池,高楼大院居住,起义失败了,还回到这个地方来,传教,看病,春种秋收,过平凡生活。如果官兵抓捕紧,应付不过来,可往独臂山隐居一段时间,另有一事,一定要教训一顿李逢喜,李逢喜罪恶多端,端公来不及处理这丁点小事,交给了独孤九去办理。因为小乞丐年龄小,没有人照料,丢给独孤九做伴。端公走了很多天,沿途战事应该非常顺利,没有一个教徒退回来可以证明这一点。独孤九去镇上打酒喝,听见风声不好,回来锁了教门,带着小乞丐去了独臂山。

  现在,端公的队伍应该占领了很多地方了,独孤九身负重命,负责看守阴阳教,走不开,不能参与轰轰烈烈的战事,真是遗憾。

  小乞丐问独孤九,师傅,咱们一辈子呆在独臂山吗。

  独孤九说,一辈子呆在独臂山难道不好吗,没有生死危险,势头过去了,还可以回阴阳教去主持教务,教里有一片空地,种什么长什么,到时候分给你种,有了吃的住的用的,给你娶门媳妇,怎么样。

  小乞丐说,好耶。咱们住在山上,要干什么活儿吗。

  独孤九说,什么活儿不用干,你不要乱跑就好,走丢了师傅难找。

  小乞丐说,一定听师傅的话。

  独孤九说,今天已经晚了,明天带你学安套打猎去。

  俩人一老一少手拉手走下山来。独孤九在山腰捡了些柴,捆成捆,大捆的自己扛,小捆的让小乞丐扛。回到山洞里来,烧火驱寒,山洞里有几个山芋,独孤九把芋头丢在柴火里烧熟,俩人囫囵吞枣吃起来。

  火已经熄了,剩下火灰,独孤九坐着无聊,给小乞丐说,唱首歌给你听,名叫走西口,你看好听吗。小乞丐说,你唱,咱一旁听。独孤九开始唱,用的山西腔,哥哥你走西口,妹妹实在难留,走路走大路,大路人多才好走,莫要走小路,小路有贼寇。小乞丐说,你唱的咱知道,以后不走小路就是了。独孤九说,知道就好,这个歌就是教化人不要不合群,不然路不好走。

  俩人坐到半夜,小乞丐困了,独孤九弄来一件大羊毛毡给小乞丐靠着火灰旁的石壁睡觉。第二天小乞丐醒来,洞里多了一堆山芋,还有一壶酒,小乞丐心想,老杂毛昨夜什么时候去的,自己怎么没有知觉,要是把自己扔了,山里狼那样多,不被狼吃了才怪,哇哇大哭起来。独孤九问小乞丐哭什么,小乞丐说,师傅昨晚悄悄溜出去,还以为不回来了呢。独孤九说,不要哭,去了片刻,不是回来了吗。小乞丐说,这就好,下一天咱要和你一块去。

  独孤九说,路陡山高,许多地方要用轻功才能飞过去。你不会轻功,飞不过去啊。

  小乞丐说,师傅,今天要干什么。

  独孤九说,带你去看山里的悬崖,教你练轻功去。

  小乞丐说,好,咱们这就走吗。

  独孤九说,这就走。

  独孤九带着小乞丐一个轻功飞去了山顶,落在山顶,独孤九问小乞丐,快吗,师傅的速度。

  小乞丐说,快,能教咱吗。

  独孤九说,轻功不可一学就会,需要潜移默化,日积月累的练习,时间久了才能学会。学习轻功,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山高,飞不过去就不去了吗,路陡,飞不过去就不去了吗,这样不行,学习不了轻功。知道麻雀吗,麻雀生下来的时候是蛋,孵化了还不会飞,每天在山里练习飞行,有一天真的飞上天上去了。学习轻功要像麻雀一样勤学苦练,总有一天会学会。

  小乞丐说,师傅说得真好,表演一个给咱看,可以吗。

  独孤九说,徒弟,看好了,飞去山崖那边了。

  独孤九一个轻功飞腾,飞去了另外一处山崖,小乞丐看得眼花缭乱。独孤九再一个轻功飞上大树,掏出树上的野鸡蛋,足足有五个,比鸡蛋小一点,返回来时,对小乞丐说,回去煮蛋给你吃。

  小乞丐心里羡慕独孤九的轻功那样好,地上跃了几下,身体沉极了,无法一跃而起。怪自己怎么不会轻功,人难到生下来的时候没有轻功吗。想到师傅所说,轻功是后天学习而来,不禁对独孤九佩服极了。

  小乞丐握着独孤九递给自己的野鸡蛋,高兴的跟着独孤九下山来,沿途,独孤九没有用轻功行路,俩人边走边教小乞丐学习安套。晚上他们还要来收网,那时候会有猎物落网,俩人有肉吃了。

  小乞丐问独孤九,为什么不立刻来收网,猎物会跑掉吗。

  独孤九说,猎物落了网,跑不掉,网那样大。

  回到山洞,独孤九烧水给小乞丐煮蛋吃,自己坐在一旁喝酒,将近中午时间,才提着锄头出去挖地,独孤九想在山上种些山芋,瓜果,以备不时之需。

  小乞丐闲着无聊,跑到山梁捡柴,不多时间,已经捡了一捆柴回来了。

  独孤九高兴的对小乞丐说,娃娃这样勤劳,将来必有作为。受到鼓励,小乞丐此后每天都要去捡一捆柴回来烧火。

  闲着的时候,小乞丐围在独孤九身边,要求独孤九教自己武功。独孤九不厌其烦的给小乞丐演示太极拳,武当剑法。一去一来,已经有一年了,小乞丐虽然没有学到什么,太极拳,武当剑法却会演示了。

  小乞丐常常感叹自己不会轻功,死皮赖脸要求独孤九教自己轻功,独孤九对小乞丐说,轻功不是一学就会的武功,不比剑法,掌法,拳法,需要潜移默化的学习,才能达到境地。小乞丐感叹,常常想什么时候自己才会轻功啊。上山背柴的时候想,下地锄作的时候想,常常躲在半路练轻功,有时候一步飞下几丈高的坎,飞下去的时候,人身体往下坠,加上小乞丐的功底,轻易做到了。飞上来的时候难,小乞丐常常飞到坎的腰间,落了下来,小乞丐生气极了,但是,自己的武功进展这样块,心里乐滋滋的,心想指不定有一天自己会突然像老乞丐一样能够飞檐走壁了。

  有一天,小乞丐山上去背柴,恰巧一只非常漂亮的飞禽飞来停于树梢,吱吱叫了几声,歌声美丽极了。小乞丐心下想,哪里飞来的大鸟,怎么这样漂亮,躲入草丛,伺机行动,想把飞禽捉住,带回去向老乞丐炫耀一番,飞禽身体重,飞几步停一阵,小乞丐不多时逮住了飞禽的尾巴,摔了几个跟头,捉住了飞禽,小乞丐愉快的抱着飞禽回去见独孤九,独孤九正在洞里喝酒,小乞丐回来了,独孤九问小乞丐,娃娃,你的柴背来了吗,小乞丐说,柴没有捡着,逮了一只飞禽回来,师傅见证一下,这是什么鸟,怎么这样漂亮。独孤九问小乞丐,鸟在哪里。小乞丐笑着说,在师傅裤裆里。独孤九接过飞禽,细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红腹锦鸡,赞扬小乞丐,娃娃的力气见长了,居然抓到这么大的红腹锦鸡。

  晚上,俩人烧燃柴火,安放上土锅,孱上山泉水,煮了一顿红腹锦鸡肉下肚。独孤九边喝酒边吃肉,高兴的对小乞丐说,山里冷,娃娃怀恋闹市的风景吗。小乞丐回答说,乐不思蜀。独孤九说,不知道端公的起义队伍到什么地方了,势态怎么样了,咱想下一趟山,几天后回来,娃娃要呆在山上,还是跟着师傅下山去。小乞丐说,山上冷,狼多,咱跟着师傅下山打探消息。

  独孤九说,那好,今天晚上安心休息,明天咱们下山去。

  独孤九下山前,溪流里舀了泉水来磨剑,淬青剑已经多日未使用,上面糊了一层铜垢,磨石一磨,变得晶莹剔透,寒光点点,映出人的样子。小乞丐说,师傅的剑真锐利,什么时候给咱打造一柄。独孤九说,不要急,你还没有到使剑的年龄,不过这次下山去,给你物色好剑去。磨锐利了剑,独孤九让小乞丐一旁呆着,舞了一套武当剑法,好剑配英雄,加上美妙的武功,浑然一体,动人极了。

  天还没有全亮,朦朦胧胧的天色,山里百鸟刚醒来,扯开清脆的歌喉,舞动轻盈的翅膀,独孤九背上剑,俩人下山打探消息去了。

  路还是来时的路途,时间虽然已经不再是昨天,一切还没有变得陌生,物事人非,苍老的古道旁,草长莺飞,来人稀少,偶有一两赶路的过客,骑着高头大马,往来甚急,马蹄声紧。独孤九嘱咐小乞丐,勿走马路中间,当心被马踩伤。小乞丐认得路,高兴的前面引路。

  俩人行至强盗弯,山上突然传来嘹亮的山歌,九百九十九道弯,一弯又一弯,山里人家九百户,九百九十九道梁,道道山梁有虎豹。独孤九对小乞丐说,小心山贼,跟在咱后面,不要乱跑。

  话才落音,唱歌的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头上裹着黑帕子,黑袍长衫。不远处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对独孤九说,老哥哪里来。独孤九说,大街市面上来。黑衣人问,老哥哪里去。独孤九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黑衣人说,方便给你带路。独孤九说,咱认得路,不要你带。黑衣人说,留下几两酒钱再走。独孤九说,身上没有酒钱。黑衣人问,你口袋里装的是什么,能打开来看看吗。独孤九说,怕你看不上,一枚旧家伙。黑衣人说,不要不识相,像你这样的人见多了。黑衣人快不走到跟前抢独孤九装剑的口袋,独孤九左右让了几下,险些把黑衣人撂倒在地上,黑衣人套不着不好处,喊了一声,兄弟们,有人欺负咱家,快来帮忙。霎时,山里奔出几个同伙,皆执官刀,拦截住独孤九。

  独孤九气愤的说,既然你们想要看咱家口袋里装的是什么,拿给你们看就是了,犯不着动气。黑夜哭腔着说,妈的,老杂毛对咱动粗,打他个鼻青脸肿,丢去山里喂狼。独孤九说,既要动粗,咱就不管了,和你们一伙山贼较量较量。独孤九让小乞丐站到一边,小心被剑伤着,小乞丐很快跑到一旁去。独孤九解开口袋,剑明晃晃的亮出来了,寒光点点,煞是逼人,独孤九快步飞去,剑花飘零,人未走出一丈远,几个山贼咽喉处被刺穿了,倒在地上不敢动弹,独孤九走近了,再一挥手,山贼吓得屁滚尿流,赶忙求饶,爷爷不要再杀了,咱们不是你的对手。山贼担心独孤九顺势取下他们的人头,纷纷跪地求饶。独孤九说,要咱饶了你们也行,今后别再当山贼了,否则咱见一次打一次,见多了,把你们全杀了。山贼顾不得咽喉处的血,边求饶边屁滚尿流的离开了。

  小乞丐在一旁惊呆了,对独孤九说,师傅武功真厉害。独孤九说,几个山贼而已,何足话下。独孤九从兜里掏出块布,抹掉剑上的血,气愤的说,幸好来的时候把剑磨锋利了,任你武功再高,没有锋利的剑,怎么能快速制敌。从那个时候起,小乞丐知道了,剑的锋利才是制敌的要素,没有锋利的剑,再高的武功都是多余,甚至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

  俩人快步走过强盗弯,石溪镇不远了,石溪镇真是天底下最繁荣的地方,马帮过路,丝绸贩子往来,甚至是买牛卖马的生意人搞交易,全在石溪镇活动。

  石溪镇的酒馆铺子,茶肆小楼,纷纷林立在一块平原上。白天,石溪镇繁荣热闹极了,晚上,石溪镇灯火辉煌,被称为高原上的不夜城,马帮驮落下的翡翠。

  城外,撵牲口的牧人披着披毡走在古道上,口里吆喝着羊群,羊非常乖巧,尘土飞扬中独孤九早来到城门外,城门外一米多高的墙上贴着布告,布告上画着一个山贼的模样,模模糊糊不能分辨出画的是什么。布告的标题醒目,通缉要犯,最下端附有一行说明,内容如下,周嬷嬷等妖人罪大恶极,发动起义,战火已于近日扑灭,匪首已经正法,凌迟处死,辑令各州各府,发现可疑人员,即刻上报,隐瞒不报者,杀头,伙同起义者,诛灭九族。

  独孤九读到周嬷嬷等妖人已经被凌迟处死,心都碎了,不觉泪眼婆娑起来。

  独孤九对小乞丐说,娃娃,我们完了,打仗去的端公死掉了,从今以后无家可归了。

  小乞丐虽然小,还是感觉到发生了大事情,小乞丐从来没有看到师傅如此悲伤失落过。

  小乞丐问,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独孤九说,浪迹江湖,行侠仗义,找到端公的仇人,帮他报仇。

  独孤九和小乞丐化作樵夫,进城卖柴禾,石溪镇什么新鲜的东西都不缺,缺少柴禾,冬天将要来临了,城里不能没有柴火取暖。

  樵夫进城,官兵没有多做盘查,顺顺利利混迹摸鱼进去了。

  怎么才能为端公报仇呢,独孤九苦思冥想,决定先去一趟阴阳教的联络点探探消息。

  周家酒馆是端公未打仗去之前名教众,秘密开办的一家小店,像这样的小店,阴阳教开了无数家,不是茶肆就是酒楼,专门为接待各路英雄筹备的下塌点。

  独孤九背着柴来到周家酒馆门外,喊里面的掌柜,店家,需要柴禾吗,晴天阴天接火的柴禾。店家走出来,驱赶独孤九,要你的柴禾干什么,快滚。独孤九说,不要驱赶嘛,带了娃娃来,娃娃饿了,卖柴禾给他买个包子吃。店家说,店里有的是。

  独孤九说,我有样东西给你看,你认识吗。店家说,什么东西。独孤九说,我要进店去才给你看,大庭广众之下,有伤风化。店家说,柴不要背进来,放在门外,有什么事快说。

  独孤九扔下柴禾,快步走进酒馆,四下无人,解开包袱亮出淬青剑,问店家你认识这个东西吗。店家端详了一会儿说,你是端公身边的独孤九。独孤九说,认得就好,柴要吗。店家说,里面谈。小乞丐和独孤九跟店家进了里屋。店家问独孤九,你这些日子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你走动了。

  独孤九说,闲话少说,问你一个事情,端公是怎么死的。

  店家说,你不知道,起义军进城后遭到重创,端公身中数箭,死在战场上了。

  独孤九问,其余教众呢,哪里去了。

  店家说,教众被打乱了,各自逃命去了,咱家负责这家酒馆,身份没有暴露,跑回来开店。

  独孤九说,那好,端公中的是谁的箭,看仔细了吗。

  店家说,乱箭射死的,不知道谁放的箭,兵荒马乱的情况下,没有来得及顾及这些。

  独孤九说,端公的尸体哪里去了。

  店家说,端公被乱箭射死,教众抬他下战场,端公不肯,死后被清军捉住,捆在城墙上又被凌迟处死了一次。后来,应该是抛尸郊外了,许多教徒去寻找,没有结果。城里风声紧,没有人敢纪念他,大家回来了,许多教众还居住在原来的地方。这回你来了,有什么指示吗。

  独孤九,哪里有什么指示,要说有,最大的指示就是快弄顿饭给我们吃,吃完了,还要赶路。

  店家说,这个好办,你等着,菜饭马上就来了。

  店家退出去准备饭菜,独孤九和小乞丐在里屋等侯。

  不一会儿,店家端来饭菜,独孤九和小乞丐囫囵吞枣吃了,喝了几口酒,离开了小酒馆。走时,独孤九再三叮嘱小乞丐,记得这个地方吗,不要忘记,肚子饿了,可以来这里吃饭,店是阴阳教开的,自己人开的店不收钱。小乞丐说,店家翻脸不认怎么办。独孤九说,我去给你打招呼。独孤九对店家说,店家,娃娃是自己人,以后来吃饭,不要收他的钱了。店家说,知道了,走你的。

  独孤九离开了小酒馆,踽踽独行走在大街上,感到一片茫然,没有了教主,自己该何去何从,他开始想,既然跟随端公,要忠于端公,端公就义了,怎么能苟活于世。独孤九想,报完端公的大仇,回到独臂山一死了之。小乞丐呢,小乞丐怎么办,独孤九把小乞丐送去了另一家阴阳教开的茶馆寄养。

  茶馆的店家姓邹,叫做邹小二,阴阳教联络教众的时候,独孤九多次与之交涉过,小二应该还认识独孤九。起义失败了,不知道小二是否还在茶馆。如果不在,把小乞丐再送回来交给酒馆,大家总不会饿着小乞丐。

  独孤九来到茶馆门外,问道,小二,有茶吗,给咱来一壶。

  邹小二应声出来接客,客官里面请,上好的毛叶尖,刚从福建武夷山采来的绿茶。

  独孤九说,小二,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独孤九。

  邹小二说,怎么不认识,你不是长老独孤九吗。

  独孤九说,认识就好,快给我上一壶茶,我有要事交代你。

  邹小二说,外面风大,有话里面说。

  独孤九说,不进店去了,我要去办一件大事,不能带着这个娃娃去,你收留下他,供给他衣食,看护他长大,怎么样。

  邹小二说,都是为阴阳教办事,没有问题。

  独孤九把小乞丐交给邹小二,自己径直走了,小乞丐哭了起来,邹小二好不容易把小乞丐哄进店去。

  独孤九安排妥当了小乞丐的事情,开始考虑,如何报仇的事情。

  独孤九来到石溪镇学令大人的府邸前,对衙役说,你们去帮忙报告大人,百姓获得一样好东西,独孤九亮出剑,剑光凛冽,真是柄好剑,独孤九说,特意来献给学令大人。衙役说,大人事务繁忙,没有时间见你,过几天是大人的生日,大人是个非常喜欢剑的人,你把这样好的剑献给他,他一定会见你的。

  独孤九说,那好,告诉咱具体时间,回去包装一下剑,大人生日那天带来献给学令大人。

  衙役说,还有两天,你且回去等着。

  独孤九说,那咱过两天再来,到时候衙役大人多帮忙引荐。

  衙役说,大人生日那天,附近有好家伙,好东西的人都会来献给大人,人多手杂,没有时间为你引荐,你来了就是了,一切自便。

  独孤九打探完消息,没有回茶馆去,怕小乞丐哭哭闹闹要跟来不好,街上打了几斤酒,坐在石溪镇后山喝酒。

  石溪镇学令大人的生日到了,独孤九找了一个盒子把剑装上,愤懑的去了衙门。

  衙门外站着许多来给学令大人献礼的各路诸侯,人声鼎沸,大家乱七八糟的排了队等候开门进去,有的高声嚷着,大人怎么还不开门,咱家站得脚都痛了,有的大声高声说,大人开门吧,独孤九混进人群,想着报仇的事情,沉默不语。衙役出来喝住,大家不要嚷,这就开门了,霎时,大门开了,人群一哄而入。走过几个里间小屋,院落,到大堂,学令大人坐在大堂上会见诸侯。沿途的院落,场坝站着武林高手,侍卫,学令大人的官邸真是高手如云,深罗密网,鸟雀很难从这里飞出去。

  学令大人对大家说,群雄来贺,真是高兴,石溪镇的大局已定,承各路英雄抬爱,生日这天来,来拜见咱,无以为报,浊酒一杯,犒劳大家,命令奴仆端酒来大家喝。各路英雄饮毕,有人谐谑说,大人不能让咱们站起喝酒,应该让咱们坐下来。学令大人说,大家喝完酒,院子里设了宴席,大家坐着聊。学令大人让回后台去了。独孤九想动手,按了一下剑,心想不会太迟,但是学令去了后面,没有来得及动手,心里悔恨之极。

  独孤九来到大院门口,依次坐在奴仆安排的座位上,伺机动手。

  学令走了出来,坐在院坝中央的大椅子上,请各路诸侯喝酒。

  学令先喝了一杯,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拜见的人依次献上礼物去,到了独孤九,独孤九端着剑盒子,默默地走向学令大人,学令大人伸手过来接,独孤九说,大人,咱帮你打开盒子,独孤九打开剑盒子,手握剑柄,猛虎扑敌似的刺向学令,学令来不及躲避,剑刺穿了胸部,独孤九再一剑刺去,学令大人一命呜呼了,宴会霎时大乱,侍卫,人群,乱作一团。

  独孤九一个轻功,腾上屋顶,消失得无影无踪。

  石溪镇的官差四处搜捕独孤九,却没有一个抓到独孤九。

  大仇已报,独孤九背着剑踽踽独行在山路上,接下来该去哪里呢,端公已经死了,小乞丐已经交给邹小二照料,独孤九无家可归,能够去哪里,独孤九快步来到端公起义的地方,端公寨还是一如往常,院落陈旧,大门上的锁仿佛锈迹斑斑了,锁是多日前自己从街上买来的铁锁,离开前,独孤九还想过以后带着小乞丐回到这里来传教,春种秋收,过安稳的生活。端公已经死了,作为长老,自己不能撂下端公,让他孤零零的走。

  独孤九从身上摸出钥匙,打开大门,阴阳教里去拜见祖师爷。

  大堂还是原来的大堂,只是陈旧了些,祖师爷的塑像周围积满了蛛丝网。

  独孤九跪在塑像下面磕了一个头,光线映照出忠实的元老独孤九苍老的面容。

  独孤九悲伤的说,端公就义了,无意再活下去,这就来见祖师爷。

  独孤九扭了一根绳子,毅然吊颈死在了阴阳教大堂前。

  天底下一个最大的英雄就这样死了,天地还是原来的天地,阳光依旧,物事依然,大地上少了一个大英雄。对于武林来说,无疑是莫大的损失,武林上再也不会出现这样武功高强的人了。

  淬青剑呢,谁知道什么人会再去使用,小乞丐还小,用不了这么重的剑,将来或许还会出现更锋利的剑,小乞丐不见独孤九回来,或许会找到这里来,重新再使用这柄剑,谁会再使用这柄剑,这些都不重要了,关键的是独孤九死掉了,天底下再也没有独孤九这个人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邱富刚作品(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