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刘海军2019-07-23 17:371,866

  傍晚,田大强煮好面条,刚端起碗,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田大强吓一跳,抬头一看,王丽华闯进来。王丽华怒目圆睁眼泪汪汪,剑指(两个手指并拢)指着田大强。田大强无奈的放下碗,给王丽华拿凳子。

  田大强问:“吃饭没?”

  王丽华满嘴唾沫星子喷出来,“吃个屁,你要作死呀!”

  田大强端起碗,明知故问地冒了一句,“又怎么了?”

  王丽华一把夺下面条碗,狠狠砸在桌子上,面条溅了一桌子,“你又把那玩应拿出来干什么?”

  田大强明白,王丽华指的那玩应是银龙宝剑。田大强辩解道:“没亮出来,就用剑穗子扫了一下。”

  王丽华用手指戳田大强的脑门子,王丽华哭腔喊道,“你是怎么答应我妈的呀,我妈叫那个玩意销声匿迹,你都答应了,你都发誓了,永远不把那玩应拿出来,你都忘了?”

  “他们给翻出来的。”

  “给我,我拿走。”王丽华一把抓住墙上的宝剑。

  田大强想抢宝剑,晚了,王丽华把宝剑藏在身后。

  王丽华又开始喷唾沫星子,“我爸是怎么死的,你都忘了?你是怎么跟我妈发誓的?啊!啊!”

  提起师父,田大强没话了,慢慢垂下头。王丽华悲愤地说:“强子,这把剑就是个祸害,你怎么就不信呢!”

  田大强辩驳道:“剑就是一个物件,老辈传下来的,怎么成了祸害?”王丽华一摆手,“你说什么没用,剑我拿走了,免得害人。”

  田大强强硬起来,“既然害人,你们都别拿,就叫它害我吧!”田大强想伸手夺剑。

  王丽华连吐几口呸、呸、呸,“放你的臭狗屁,你有个三长两短,孩子谁管。”王丽华一脚蹬开门,拿着宝剑走了。

  夜深人静,田大强躺在床上,想起师父岳父王金铎。真快呀!一晃岳父死二十年了,岳父要是活着也有七十岁了。王金铎是邻省老黑山人,上个世纪文革时期招工到电厂当学徒。一九六九年夏天,东风煤矿造反派来电厂闹事,要给全市拉闸停电,搞什么停电闹革命。电厂工人都吓跑了,王金铎一个人堵在变电站门口,和一群手拿铁锨棍棒的矿工一顿硬拼,保住了电厂,保证了全市用电。从此王金铎和银龙宝剑在A市就出名了。王金铎也落下个咳嗽的毛病,大夫说肺打坏了。二OOO年,老黑山来人了,硬说银龙宝剑是王金铎从老家偷出来的,并以青山派徒子徒孙的名义告到A市体育局。王金铎一口鲜血喷出,躺倒不到一个月,就含恨离开人世。临终前拉着两个心爱的徒儿和女儿,已经说不出话。田大强和王丽华结婚是五年以后的事了。虽然王金铎看好吴建伟,也有把女人许配给吴建伟的想法。但是,事与愿违,师母看好了田大强与世无争懦弱谦让的性格,为了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师母选择了田大强。

  田大强躺床上翻来覆去,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还没睡踏实,影影绰绰听到西屋有声响。田大强迷迷糊糊问了一声,“谁?”西屋瞬间就没动静了,不好,有人。田大强一个鲤鱼打挺翻下床,刚走到堂屋,就和西屋窜出来的黑影打个照面。黑影挥右拳直捣田大强面门,田大强一个格挡顶膝,没想到黑影也使出一个顶膝,田大强急忙化顶膝为飞脚,一脚闷到黑影的脸上。脚还没落地,就听耳旁有风,田大强一歪头,后脑勺挨了一脚,踉跄几步差点摔倒。两个黑影夺门而出,飞身翻出墙外。

  田大强回屋仔细查看,这才看清西屋放的东西都挪位了。不用问,吴建伟派人来偷银龙宝剑,多亏宝剑叫王丽华拿走了。

  上午八点多钟,吴建伟的奔驰车停在小院门口。高个子黑衣人先下来开车门,吴建伟接着下车,后面跟着的矮个子黑衣人是司机。

  田大强手拿吃了几口的馒头站在房门口,田大强瞄了一眼高个子黑衣人,高个子黑衣人的上下眼皮乌黑发亮,田大强心想,我一脚闷他脸上了。

  吴建伟进院,问的直截了当,“师兄,用什么办法解决?”

  田大强回答说:“按照约定,拳头对决。”

  吴建伟从牙缝蹦出几个字,“请师兄先出手。”

  田大强毫不示弱,“师弟先来吧!”

  吴建伟瞪着田大强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话音未落,吴建伟的右拳直捣田大强的面门,田大强急忙闪身格挡躲开直拳,田大强还没站稳,吴建伟的侧踹就到了,田大强连忙后退一步躲闪,接着又退一步,躲过吴建伟的左后扫堂腿。吴建伟的招数依旧,田大强的路数娴熟,用的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武功。

  两个人你来我往,谁都不说话,招招下力气。四十多岁的年龄,正是练功人的好时候,两个师兄弟打的难分胜负,拳头中带着怨恨和愤怒。

  吴建伟背对大门,使了一个连环踢,第三踢还没踢出去,眼前银光一闪带着风,直奔吴建伟的面门而来,吴建伟本能地一歪头,银龙宝剑的剑穗子贴眼毛扫过去,吴建伟一惊,暗暗的骂了一句,最不想见的人来了。吴建伟连忙做个收式,扭头一看,果然是她。

继续阅读: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