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漾河2019-07-24 10:168,396

  六

  做事领薪,欠债还钱,这是人世间的常理常情。富贵承诺寿宴后给大家付钱,寿宴结束后他却失言了,店小二、琴师、学徒等人当然不干,他们或坐或站等候在澜爷家门外,要找富贵讨个说法。

  富贵走出家门,抱拳后对大家说道:“我富贵对不起各位,请给我十天时间,一定把帐结清。”

  店小二:“十天?我是等不了,最迟明天,就得给钱。”

  富贵:“明天,就算杀了我,也弄不来钱啊。”

  店小二:“我不管,就是明天。”

  其他人一起喊道:“明天必须给。”

  富贵:“多给一天,后天行吗?”

  琴师:“最多明天,你要是跑了,我们找谁去啊?”

  大家继续七嘴八舌说道:“就是,就是。”

  大伙逼着富贵付钱,并非他们不懂人情世故,要是换作真掏不出钱的人家,推迟十天半月付钱,他们都会通融。但富贵家并不缺钱,而且就在刚才,礼金还收了不少。就因为父子之间闹矛盾,就欠着钱不给,店小二等债主们当然不乐意。其实,债主们的这些行为,是做给澜爷看的,但他们又不能去找澜爷,澜爷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已经和富贵脱离了父子关系,富贵承诺的事,跟他无关,得找富贵。

  给老太太提前做寿的事,从表面上看,最大的赢家是澜爷,要是放在以前,这个结论一点没错,但放在现在,澜爷却认为他是最大的输家。

  王二满用算盘噼噼啪啪统计着礼金的数量,澜爷在王二满身边走来走去,不时看看统计的数字。

  王二满停止拨动算盘,对澜爷说道:“2600块,散发的1800大洋都收回来了,还增加了800块大洋。”

  澜爷叹了口气,说道:“哎,快想办法,得把这些钱败了,小鬼子,我操你娘,哦,对了,外面怎么议论我的?”

  王二满说道:“都在骂呢,那些没拿到工钱的,骂得最凶。”

  澜爷:“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给他们工钱了吧?”

  王二满点头,说道:“那些讨债的,正在折腾富贵少爷呢。”

  澜爷:“鬼子走后,他得白手起家,早受磨难,对他好!”

  王二满突然一拍大腿,高兴的说:“我有一个两全齐美的败家法子……”

  王二满真能想出两全其美的法子吗?不管那个法子是不是两全其美,至少被澜爷采用了,而且澜爷还表扬了王二满几句。

  那个被王二满称之为两全其美的法子到底是什么呢?这还得从麻子乞丐说起。

  麻子乞丐躺在破庙大殿中的草堆里睡觉。王二满用一块黑布将脸蒙住,走到麻子乞丐跟前,王二满踢了麻子乞丐一脚,说道:“麻子,有笔大生意,敢做吗?”

  麻子懒洋洋地问:“什么生意?”

  王二满:“绑人,敢吗?”

  麻子乞丐:“我以为多大的事呢,有钱就干。”

  王二满:“银县首富的公子富贵少爷,见过吧?”

  麻子乞丐:“见过,他老戴顶白色帽子。”

  王二满掏出五块银元,放到麻子乞丐跟前,说道:“这是定金……”

  王二满看了看四周的其他几个乞丐,继续说道:“把富贵绑了后,要他爹往桥下扔2000块大洋赎人,事成后,我再给你剩下的十块大洋。”

  麻子乞丐掂了掂手里的银元,说道:“这是大生意啊,定金少了点。”

  王二满又掏出五块银元,扔到地上,说道:“事没办好,我饶不了你。”

  麻子乞丐:“放心吧,肯定办得漂漂亮亮的。”

  麻子乞丐果真能将王二满交代的事办得漂漂亮亮吗?读观者们可以继续往下看。

  瑛萍挎着一个装饭菜的竹篮朝茶叶店走去,走到茶叶店门口时,他看到店小二、琴师、学徒等人蹲守在小店外打纸牌,这些人债主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守着富贵,要钱。

  瑛萍径直走进茶叶店内。富贵在店里来回走动,他一边走,一边说:“哪儿也去不了,烦死了。”

  大分头递给富贵一杯茶,说道:“烦也没用,先喝口茶吧。”

  富贵:“不喝。”

  瑛萍正好走进来,说道:“那就吃饭吧。”

  富贵:“不想吃。”

  富贵一见姐姐瑛萍,他的眼睛立刻一亮,富贵对瑛萍说道:“姐,你帮我一个忙呗?”

  前面的文字中提过,瑛萍对富贵这个弟弟向来是有求必应,既然富贵提出来让姐姐帮忙,姐姐瑛萍肯定不会推脱。至于瑛萍所帮的忙是何内容,会有什么效果,读观者们只能在后面的文字中细心寻找答案了。

  “富贵”戴着他那顶标志性的礼帽,从茶叶店里走了出来,与平日不同的是,礼帽压得很低。

  “富贵”急匆匆朝巷子里走去,在外监视的店小二、琴师等人立即追了上去。

  “富贵”朝前快走,礼帽下,露出的却是瑛萍的脸。

  头戴富贵的礼帽、身穿富贵的白色西服的瑛萍拐进一个胡同,埋伏在路口的麻子乞丐和他的同伴趁瑛萍不备,用一块沾有迷魂药的破布捂住了瑛萍的嘴巴,瑛萍很快昏了过去,麻子乞丐的同伴将瑛萍装进了一个布袋,用最快的速度扛走了她。

  店小二等人拐进胡同口,发现胡同里已空无一人。

  店小二骂道:“可恶,让他溜了。”

  既然瑛萍穿走了富贵的衣服,富贵就只能穿瑛萍换下来的女装了。幸亏富贵身材还算廋小,瑛萍的衣服,他竟然还能穿进去,只是稍稍小了点而已。富贵穿着瑛萍的女式服装,偷偷走出茶叶店,他四下张望,没有看到店小二等人,他知道自己所设的调虎离山之计已经成功,此时的富贵,真还有些小得意,他吹着口哨,在大分头佩服万分的眼光中,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茶叶店。

  富贵溜出茶叶店干嘛去呢?当然是回家想办法筹钱。此时的家里,澜爷和王二满正在院子里乘凉,澜爷一边摇着蒲扇,一边问王二满:“他们应该动手了吧?”

  王二满答道:“说是今晚动手……”

  一支匕首飞来,钉在了木柱上,王二满急忙将匕首下的纸条取了下来,对着微弱的灯光,念着纸条上的文字:“明日拿二千大洋到二龙山赎人,晚交钱一日,罚二百大洋。二龙山刘大麻子。”

  王二满满脸笑容将纸条递给澜爷,说道:“二龙山刘大麻子,这个叫花子还装得挺专业,哎,不对啊,我告诉他,赎金是扔到桥下啊。”

  王二满从澜爷手里抢过纸条,跑了出去。

  王二满跑出去,肯定是想去责怪那个乞丐太业余——怎么能将交赎金的地方搞错呢。

  王二满在门口张望找乞丐,身穿女装的富贵走到他跟前,说道:“二满叔,你得想办法给我弄点钱。”

  王二满看着身穿女装的富贵,笑着说道:“你怎么穿了你姐的衣服?哎,你没被土匪绑走?”

  富贵:“没有啊,我好好的啊,土匪绑我干嘛?”

  王二满将纸条递给富贵:“你看看。”

  富贵看了纸条,大惊,说道:“遭了,那些土匪,肯定把姐当作我了。”

  王二满惊得合不拢嘴。

  王二满马上意识到,那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肯定没那么美了,不管麻子乞丐专不专业,至少绑架的对象已经搞错了。

  绑架的事阴差阳错出了问题,王二满肯定得去找麻子乞丐交涉,他到达破庙的时候,麻子乞丐照样躺在地上睡大觉。

  王二满气冲冲走到麻子乞丐面前,踢了麻子乞丐一脚,说道:“还二龙山刘大麻子呢,你绑错人了。”

  麻子乞丐坐起来,问道:“错了?”

  王二满:“你绑走的是富贵他姐姐瑛萍,瑛萍在哪里?我要带她回去。”

  麻子乞丐:“人已经送到二龙山了,想要人,拿钱去赎呗,不管男女,一个价。”

  王二满抬起脚又想去踢麻子乞丐,麻子乞丐突然出脚,把王二满踢翻在地上。

  麻子乞丐身后的其他乞丐纷纷站了起来,他们故意敞开衣服,露出了腰间的手枪和刀具。

  王二满惊恐地问:“你,你们,是什么人?”

  麻子乞丐说道:“老子就是二龙山刘大麻子。”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王二满又吓得跌坐在地上。

  王二满吓坏了,能不吓坏吗?他请假土匪去绑架富贵,结果把瑛萍给绑去了,而且,那个麻子乞丐假土匪,竟然还是真土匪。

  王二满当然是一夜无眠。第二天他强打精神跟澜爷一起吃早餐时,还在悲戚地自责:“我真该死,那个麻子在门前乞讨时,我就应该多长个心眼……”

  澜爷:“他来家里乞讨,就是盯上我家了,既然被土匪盯上了,迟早出事,瑛萍的事,不能全怪你。”

  王二满:“那什么时候去赎小姐呢?”

  澜爷:“他们要二千赎金,迟交一天,罚二百,对吧?”

  王二满点头。

  澜爷:“只要拖三天,就得交赎金二千六百块……”

  王二满:“老爷的意思是拖一拖,败光所有钱?”

  澜爷点头。

  王二满:“我只是担心小姐……”

  澜爷:“我知道刘大麻子,这个人很讲江湖道义,而且,赎金没到,估计他也不会为难瑛萍。”

  富贵冲了进来,问:“什么时候去救姐?”

  澜爷没有说话。

  富贵急了:“是不是舍不得那点钱啊?”

  澜爷仍然没有说话。澜爷的沉默,让富贵产生了误会,富贵觉得吝啬的澜爷,应该是不想拿出巨款去赎回瑛萍。

  富贵跟姐姐瑛萍一直很亲近,看到澜爷无动如衷,富贵极为生气地说道:“你不去救,我去。”

  澜爷说道:“你去?除了花天酒地,你能干什么啊?”

  富贵:“等着瞧。”

  富贵快步离开,王二满去拦富贵,没拦住。

  富贵没有直接去二龙山,而是快速跑回了大分头的茶叶店,他想叫上大分头一起去,好有个照应,也能壮个胆。

  富贵急急忙忙走进店里,对大分头说道:“你收拾一下,跟我去二龙山救人。”

  大分头有些懵,问:“救,救什么人啊?”

  富贵:“我姐被土匪绑架啦!”

  大分头拿着抹布胡乱地擦着柜台,说道:“不,不,不是我不去,这……这店里实在离不开人啊。”

  富贵:“少废话,必须有人跟着我,好有个照应。”

  富贵的话音刚落,只见汤小仙拿着一把菜刀闯了进来,对富贵说道:“还钱,还是剁手指?”

  富贵:“现在没钱,等我从二龙山回来……”

  汤小仙很吃惊,说道:“你去二龙山做什么?”

  大分头小声对汤小仙说道:“去借钱呗,你想拿到钱,最好跟紧他。”

  汤小仙对富贵说道:“我跟你去。”

  富贵:“你不能去。”

  汤小仙到底去没去二龙山呢?下面马上就有交代。

  双腿发软、眼睛被黑布蒙着的富贵被两个土匪拖进了二龙山的聚义厅。富贵的后面,跟着双眼同样蒙着黑布的汤小仙,相比富贵,汤小仙竟然从容淡定得多,她至少是凭自己双腿走进土匪窝的。

  土匪揭开富贵和汤小仙眼睛上的黑布。

  富贵看见瑛萍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没有被绳索捆绑。瑛萍站起来喊富贵,被身后的土匪压着坐回了椅子里。

  汤小仙看了一眼四周,狠狠地踢了富贵一脚,骂道:“骗子,你这个死骗子,竟敢骗姑奶奶!”

  富贵答道:“谁骗你了,你自己非要来。”

  汤小仙继续打富贵,富贵躲避,场面弄得很乱。

  坐在太师椅上的刘大麻子朝天放了一枪,骂道:“妈的,想找死吗?”

  汤小仙立即停止了追打。

  富贵看了一眼刘大麻子,说道:“你虽然是土匪,说话也可以文明点啊,别动不动就什么的,什么的。”

  刘大麻子打断富贵的话头,说道:“少罗嗦,钱呢?”

  富贵:“实话跟你说吧,我爹那人,爱财如命,不可能让我带钱来。”

  刘大麻子用枪对准富贵,气愤地说道:“没带钱来,那就把命留下。”

  汤小仙怒气未消,又狠狠地踢了富贵一脚。

  富贵看了汤小仙一眼,急忙对刘大麻子说道:“你着什么急啊,没带钱,肯定有其它办法。”

  富贵指了指汤小仙,说道:“我先带我姐回去,我老婆,就留在这里,筹到钱,马上来赎她,赎金双倍……”

  汤小仙一听,立刻爆了,她一边骂着“谁是你老婆”,一边狠狠追打富贵。

  刘大麻子被吵烦了,再次鸣枪警告汤小仙,汤小仙充耳不闻,继续追打富贵。

  刘大麻子被彻底激怒了,他截住汤小仙,用枪顶住她的脑袋,就要扣动扳机。

  富贵大喊:“英雄,别开枪,一开枪,你就上当了。”

  刘大麻子疑惑地盯着富贵,富贵走到刘大麻子身边,对他说道:“她一个弱女子,被枪顶住脑袋,仍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你打死她后,肯定有人会将这事排成大戏,大戏每演一次,观众就会骂你一次,就会赞美这娘们一次……”

  故事讲到这里,请允许写影者又玩一次“花开两朵,另表一枝”花活,来讲讲澜爷家里的情况。此时的澜爷,正在家里应付着方先生等人。

  方先生走进书房,质问澜爷:“为什么不去救瑛萍?”

  澜爷:“一个女娃,要二千大洋,太不值了。”

  方先生:“女娃怎么啦?别忘了,你也是女人生的。”

  澜爷不说话。

  方先生:“我算是看透你了,你就留着钱进棺材吧。”

  方先生气冲冲地离开。

  澜爷看着方先生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从现在开始,银县就没人说我好了。”

  澜爷这边的闲事,我们暂停下来不表,还是看看富贵和汤小仙在二龙山的处境吧。

  富贵本来想通过胡说八道阻止刘大麻子朝汤小仙开枪,没想到却惹祸上身了。

  刘大麻子用枪顶住富贵的脑袋,说道:“那好,我先崩了你。”

  富贵急忙喊道:“大……大英雄,你还没成家吧?”

  刘大麻子没有搭理富贵。

  富贵:“我给你保个媒呗?”

  刘大麻子笑了笑,问:“谁啊?”

  富贵指了指旁边的汤小仙:“这个女的,其实不是我老婆,是唱戏的,估计只有你刘大英雄才能降住,你将就点,将她收为压寨夫人得了。”

  汤小仙一听,怒从心起,她狠狠地踢了富贵一脚,当她正想踢第二脚时,被土匪二当家等人按住了。

  刘大麻子听富贵说完,沉思片刻,出人意料地说道:“好啊,兄弟们,去准备香烛,今天成亲。”

  汤小仙一听,急了,立即骂道:“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一脸的麻子,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呢,去死吧。”

  刘大麻子走到汤小仙跟前,说道:“今晚,懒蛤蟆就想吃天鹅肉,但不是你……”

  刘大麻子走到瑛萍跟前,单膝跪下,说道:“瑛萍,我在银县那几天,只有你把我当人看,你是一个好姑娘,我想娶你……”

  一百八十度的剧情大翻转,惊愕着所有的土匪,同样也惊愕着瑛萍和富贵。瑛萍看着刘大麻子,不知所措。富贵也惊得合不拢嘴。

  刘大麻子继续对瑛萍说道:“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为难你,马上送你们姐弟俩下山。”

  汤小仙:“那我呢?”

  刘大麻子:“你啊,就只能留在山上,给我的弟兄们做老婆了,一人十天,轮流来。”

  听到老大的话,最高兴的,当然是二当家等土匪了。有些小土匪竟然盯着汤小仙流起了口水,有的则盯着汤小仙露出了淫笑。

  汤小仙急忙问刘大麻子:“要是瑛萍姐答应了,是不是我也可以下山啊?”

  刘大麻子答道:“是的。”

  汤小仙哀求瑛萍道:“姐啊,这位刘大英雄,仔细看看,还是蛮可爱的……”

  瑛萍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刘大麻子对二当家说道:“我说话算话,送姐弟俩下山。”

  二当家有些迟疑,刘大麻子怒吼道:“聋了?送人。”

  富贵爬起来,拉着瑛萍往外走。

  汤小仙正要跟上,被二当家拦住。

  汤小仙对瑛萍喊道:“姐,救救我。”

  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只有瑛萍能救汤小仙了,但瑛萍能拿自己的婚姻大事开玩笑来救素未平生的汤小仙吗?读观者们要想知道答案,那就只能在后面的文字里寻找了。

  天刚蒙蒙亮,澜爷家的大门口就站满了人。这些人,当然是来看热闹的,为了不错过这次热闹,有些几十年如一日的有睡懒觉习惯的人,竟然也起了一个大早。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二满用独轮车将两个箱子推出了大门。

  方先生有些不解地问王二满:“怎么啦,改主意啦?还是要去救人?”

  王二满:“瑛萍、富贵,还有那个戏班的汤小仙,都被绑了。”

  方先生:“要交多少赎银?”

  王二满装作很痛心地说道:“二千六百块现大洋,家底都掏空了。”

  孟四爷嘲弄道:“这可是澜孙子一辈子刮墙皮积攒起来的钱啊,他肯定心痛得要死吧?”

  澜爷从大门里走出来,这时,马蹄声大作,刘大麻子骑着快马,带领一帮土匪冲过来,围住了众人。

  孟四爷等人想开溜,被刘大麻子的手下团团围住。

  刘大麻子下马来到澜爷跟前。

  澜爷急忙打开箱子,露出两箱银元,说道:“英雄,钱都准备好了,正准备给你送过去呢。”

  刘大麻子朝身后一招手,两个土匪抬着一大箱银元放到澜爷跟前,说道:“岳父大人,这是女婿准备的聘礼,请收下。”

  澜爷彻底懵了,急忙说道:“女婿?聘礼?”

  富贵扶着瑛萍走下马车,富贵再去扶汤小仙,却被汤小仙甩开。

  瑛萍对澜爷说道:“爹,这钱,您就收下吧。”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澜爷问瑛萍:“你……你,怎么回事?”

  瑛萍:“说来话长,进屋再说”

  澜爷连连摆手,说道:“这钱不能收、不能收……”

  澜爷不愿意收钱,当然不是客气,澜爷知道,只要收下这钱,意味着败家的难度又增加一半,保命的难度也增加一半,收钱意外着性命攸关,存在如此巨大风险的事,澜爷作为生意人,肯定不愿干。

  但很多事往往又让人身不由己,二当家拍了拍腰间挂着的手枪,狠狠地瞪着澜爷,澜爷只好改口道:“好吧,我收下。”

  店小二、琴师等人走近富贵,想找富贵讨债。

  富贵一见,只好满脸堆笑走道澜爷面前,说道:“一前一后,我给你挣了五千块,得分我点吧?”

  澜爷狠狠地瞪了富贵一眼,骂道:“滚,老子不想看到你!”

  澜爷的表现,让富贵颇感意外,他觉得此时的澜爷应该很高兴才对,没想到他刚一开口,就遭到了澜爷的责骂,难道自己的爹,真疯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听完澜爷的骂人话,汤小仙突然蹿出来,趁二当家不备,拔出他的匕首,冲向富贵:“快点还钱。”

  富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来凑什么热闹啊?”

  汤小仙拿出匕首,说道:“没钱?把你手指给我。”

  富贵吓得拔腿就跑,汤小仙不紧不慢追了过去。

  汤小仙经过一个墙角,富贵突然冲出来,抓住汤小仙拿匕首的手,骂道:“钱对你那么重要吗?”

  汤小仙狠狠甩了富贵一个耳光,骂道:“你猪脑子啊,我不追你,那些债主,能饶了你吗?”

  富贵一听,才明白了汤小仙的用意,他突然亲了汤小仙一口,说道:“还是小仙聪明。”

  汤小仙又猛抽了富贵一记耳光,骂道:“让我嫁给土匪!”

  富贵摸着火辣生疼的脸颊,骂道:“那是谋略,懂不懂啊,你。”

  富贵和汤小仙这对冤家的事,暂时就讲到这里了,我们再来说说瑛萍和刘大麻子这对新鸳鸯。

  身穿新娘装,盖着红盖头的瑛萍坐在床上,身穿新郎装的刘大麻子对瑛萍说道:“瑛萍,如果你觉得委屈,我绝不为难你。”

  瑛萍沉默了一会,问:“你,你为什么要当土匪?”

  刘大麻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日本鬼子杀了我全家,我也把那个鬼子给宰啦…… 后来,二龙山老当家的收留了我……”

  瑛萍揭下红盖头,看着刘大麻子。

  瑛萍盯着刘大麻子腰间的枪,刘大麻子将枪取下,放到瑛萍手里,说道:“要是我说了假话,你崩了我。”

  瑛萍:“那些聘礼,也是你抢来的?”

  刘大麻子:“这些钱,是我父母留给我讨媳妇的,我以前从未绑过人,我说的这些,你信吗?”

  瑛萍继续问道:“我要是不答应嫁给你,你会把汤小仙留下吗?”

  刘大麻子:“你要是不愿意,你们三个,我都放。”

  瑛萍没有说话,她走下床沿,端起一盘洗脸水,放到刘大麻子跟前,说道:“不早了,洗洗休息吧。”

  刘大麻子开始洗脸,他将脸上的麻子一一揭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

  瑛萍惊呼:“你的麻子是假的?”

  刘大麻子:“不贴些麻子,吓不住人啊,记住,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

  瑛萍娇羞地点头。瑛萍决定嫁给刘大麻子前,因为他脸上那些可恶的麻子,她还略微犹豫了一下,后来想出天黑不点灯的招数后,她才答应了刘大麻子的求婚。瑛萍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自己一番内心慰藉,竟然让自己这个剩女找到了一个英俊潇洒的如意郎君。

  看来,看人不貌相,或好心有好报的话语,还是颇有道理的。

  刘大麻子盯着瑛萍手里的枪,说道:“可以把枪还我了吧?”

  瑛萍:“你教我打枪呗。”

  刘大麻子:“好啊。”

  刘大麻子拿着枪,一边示范,一边说道:“这是弹夹、先装上,再打开保险,两个准星和眼睛成一条直线,瞄准物体,保持平静,扣动扳机,子弹就能射出去了,学会开枪容易,要打中目标,那就很难了”

  汤小仙按照刘大麻子教的方法将子弹上膛,瞄准桌子上的蜡烛,扣动扳机,子弹射出,一下将蜡烛打灭了。

  小小的蜡烛,当然不能将子弹挡住,子弹直接穿过了窗户,从躲在窗户下听墙角的大分头等人的耳边飞过,大分头等人吓得拔腿就跑。

  大分头一边跑,一边压低嗓门骂道:“土匪,真是土匪啊,不就听个墙角嘛,也犯不着拿枪打吧。”

  洞房里的刘大麻子,并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此时的他,完全被瑛萍的枪法惊呆了。

  刘大麻子盯着瑛萍,说道:“你学过打枪?”

  瑛萍:“没有啊,我就是按照你教的,开了一枪。”

  刘大麻子指着另外一支蜡烛,说道:“你再打那支蜡烛试试。”

  瑛萍开枪,将另外一支蜡烛打灭。

  大分头等人在距离新房几十米的位置观望,子弹穿过窗户,又从大分头的耳边划过。

  大分头和小伙子们吓得再次扭头猛跑,大分头骂道:“听听墙角,多大点事啊,也犯不着杀人灭口吧。”

继续阅读: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散财爷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