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跪生站死!
忧伤剑灵2019-07-10 12:062,379

  “怕了?”叶焱冷笑。

  咚!

  棺材落地,砸得地面皲裂,宛若龟壳,恐怖的气势吓的那些护卫下意识后退。

  这可是二十多位护卫啊,哪个不是身经百战?

  可叶焱从头到尾,仅仅用了二十个呼吸的功夫!

  他们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恐惧地后退,虽然不至于逃走,但也狠狠惊颤了一下。

  “还是说你们畏惧这口棺材?”叶焱不屑,“好,我不用这口棺材,就赤手空拳吧。”

  不待那些护卫惊喜,叶焱身形一动。

  身法速度极快,每个人只看到虚影。

  叶焱没有用任何的武技,只是纯粹的拳头,一双接近万斤之力的拳头。

  嗖嗖嗖!

  速度更快,每一道残影出现,一道沉闷的声响就徒然爆发。

  拳印呼啸,拳芒如星。

  府邸前庭,拳风如浪,所向披靡!

  那些护卫都感觉不能呼吸,无尽的恐惧笼罩在他们身上,心脏剧烈跳动,差点都要爆裂。

  转瞬间。

  叶焱的拳头砸中他们的胸口,或者其他致命的要害。

  仅仅一百个呼吸,叶焱再度停下的时候,府邸前庭已经倒下几十个人。

  叶焱已经停下,他浑身是血,当然不是他的血。

  想要在叶焱身上立功?估计有钱没命花啊!

  叶焱在动手的那一刻,他们甚至都没看到叶焱的身影,手里的兵器简直就是摆设,因为看不到叶焱,总不能砸空气吧。

  “简直是魔鬼!!!”楚家的护卫,此时脸色苍白,心惊胆寒,他们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现在,你们还想要阻挡我吗?”叶焱幽幽问道。

  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所有人的耳朵。

  “跪我者生,挡我者亡!”叶焱沉声喝道。

  声若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开。

  叶焱向那口棺材走去,然后如拈花一般将其扛起。

  哒哒哒。

  叶焱转身向内走去,而他面前的十多个护卫,恐惧、敬畏地匍匐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甚至都不敢看叶焱一眼。

  他们心中只感到震撼和惊惧。

  叶焱太强了,强得无法用形容。

  此时府邸前庭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了楚家后院。

  “他来了!”

  一个手下匆匆禀报,他一脸的恐惧,甚至是感到不可思议。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相信,那些可是楚家培养的精锐护卫,都已经完成了开脉,甚至有些还是劈池境的武者。

  这些精锐寻常人都无法调动,只有老爷子楚云海才能调动。

  每位都极其珍贵和强大。

  只可惜,三分钟就被叶焱给解决,最重要的是叶焱根本就没消耗,更别说是伤势了。

  “嗯?”

  正在下棋的楚云海和赵真人,不由得抬起头来。

  楚云海皱起了眉头。

  “老爷,那些护卫都被叶焱给横扫了,他现在应该已经在中堂。”

  听着手下人禀报,楚云海不由得脸色微变。

  他楚家的护卫,耗费了许多资源栽培,这些人在江陵城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居然都被叶焱给解决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楚云海故作镇定,呵斥道。

  赵真人却嗤笑了一声。

  “那也叫横扫?你们楚家那些开脉境的垃圾,青云宗一个天赋最差的弟子都打几十个!”

  赵真人手里捏着一枚棋子,随即突兀地用力,那枚棋子当即四分五裂,洒落在棋盘之上。

  “如果那小子有实力站到本座的面前,你们猜我用几招能将他杀掉?”赵真人倨傲地问道。

  “只需一招!一招我本座就能将其打成一条死狗!!”

  听赵真人的话,楚云海不由得心安了些。

  “叶焱不过是劈池境的垃圾!”

  “那就仰仗赵真人了。”楚云海深吸了一口气,恭敬道:“只要帮犬子报仇,楚家愿意拿四成的产业收入孝敬您。”

  赵真人眼睛虚眯,点头说道:“放心吧,只要他有实力站在本座的面前,本座自然帮你解决,虽然杀他会脏了我的手,甚至说不配死在我手里,但我说过的事情,自然会完成!”

  “楚族长,你可知道真武境和劈池境的差距有多大?”

  楚云海摇摇头。

  “一小境如隔一重山,一大境如隔九重山。我乃真武境中期,而这小子只是劈池境,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差距有多大了!”

  “简直云泥之别!”

  赵真人脸上尽是不屑与嘲讽。

  江陵城这种小地方,区区一个劈池境的垃圾,也许有点源气护体,但逞凶称霸,这是何等的可笑,这种小人物,放在洛月帝国就是只蚂蚁而已,随时都能踩死!

  “那在下就期待赵真人的风采了。”楚云海笑道。

  赵真人点头说道:“前庭中堂你都安排了人,这一点做的不错,至少可以证明那小子够不够资格站在本座面前。”

  赵真人很倨傲,他气定神闲,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楚云海问道:“赵真人,您看中堂的那十个客卿,他们能拿下这小子吗?”

  “真正的天才不会待在江陵城这种小地方,只有底层武者才会混日子,在世俗世界贪图享乐,拿着你们楚家固定的俸禄,荒废了武道修为。不过那小子想要突破重围不易,怎么也得耗尽源气,甚至拼个两败俱伤吧。”

  在赵真人高谈阔论间,叶焱已经来到中堂!

  十个武者挡在了路的中间,目光死死地盯着叶焱,面目也逐渐狰狞了起来。

  这十个武者,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兵器,明晃晃地,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森白的寒光。

  虽然他们没说话,但体内的源气却窜动着,气息在不断攀升,明显在蓄力。

  “咚!”

  棺材重重砸在地面上,尘土碎屑飞扬。

  这些人手里都拿着兵器,且都是劈池境武者,实力比外头那些护卫强大的多,继续用棺材明显会吃亏,棺材可能会被破坏。

  这口棺材是给楚家人准备的,他不能让人破坏了。

  心中一动,叶焱手上就取出一柄五尺、通体混黑的剑。

  这是普通一柄剑,毫无华光,这是提升剑意的练剑,而非交手的战剑。

  楚家那些客卿见叶焱取出练剑,忍不住一愣,随即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真是天大的笑话,用练剑来交手?找死!练剑没有法篆纹,毫无增幅,且练剑不够坚硬,极易被摧毁。’

  ‘交手的时候,别人用战剑你用练剑,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看样子楚家多虑了,这种垃圾,三两招就能解决,何必找青云宗的人?’

继续阅读:第15章:逃不掉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武帝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