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笙灵2019-12-05 21:303,495

  我,秦浅,今年二十九岁,再过两小时,180分钟,10800秒,我就要变成三十岁的秦浅。啊,时间真是无情。

  一栋老式公寓楼内,一扇窗户被打开。

  秦浅整揉了揉酸胀的颈椎,活动胳膊还发出噼啪的声音,忽然有些无奈地想起今年的体检要多拍片看一看颈椎,不再年轻不能这么长时间伏案工作了。

  最后理完加班的资料,看了眼时间,晚上十一点整。还有一小时,可以按照惯例,提前去天台准备庆生了。

  静寂的楼道因为太过熟悉,反而多了一丝让人放松的安全感。

  秦浅一手拿着笔记本电脑,一手勾着蛋糕盒子,慢悠悠地晃到天台。

  老小区一到晚上就特别安静,静下来只能听到蝉鸣声。

  秦浅瞥了瞥嘴,心想,蝉鸣好像还是为了求偶,倒是比自己积极多了。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子,摆放好蛋糕,打开笔记本打算看看最新的爱豆新闻,手机忽然响起电话铃声。

  一听这专属铃声,就知道是自家母亲大人来电了,立刻接起电话,“喂,妈。”

  秦母有些无奈地说:“又在天台过生日呢?”

  “对啊,不然能去哪里……”秦浅手上不停,嘴巴却不由自主地嘟了起来。

  秦母啧了一声,“上次相亲介绍那个小张呢,不是说靠谱吗?”

  秦浅深呼吸,然后忍住抱怨,小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不了别人……”

  “还是那个明星?女儿啊,你都三十岁了,不是小姑娘了,不要再做不切实际的梦了。” 秦母觉得再多的苦口婆心放在这个女儿身上,都是毫无用处,但当妈的,该说的还是不能不说,“妈妈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这么喜欢他,他能知道吗,能娶你吗……”

  此时的秦浅嘴边挂着淡笑,一边温声地嗯嗯应承,一边吹着微凉的夜风看着看色。

  耳边还是母亲千篇一律的说辞,这些话说了多少个年头已经数不清了。从刚开始的倔强,到现在的麻木。心里住不进第二个人,她没办法,自己也没办法。

  夜风卷起秦浅的低语,“妈……我知道的……”

  对,我内心比谁都知道,这么多年无望的爱恋,是不会有结果的。

  但是,我看见他的影像就会笑啊,发自内心的开心。

  写下他的名字,就会满眼温柔。

  听见他的声音,就像全世界都静音一样。

  就是这么地喜欢他啊……

  秦浅仰起头放眼望去,天上的星星还是闪耀在天上,我只能微笑着仰望,然后等无尽的沉默流回身体里。

  大概也是意识到现在这个时间说起这些,可能让秦浅的心情不好,秦母也缓和了语气,“还在听吗?哎,一说起这个就不出声。”

  秦浅想起母亲时常闪烁在眼里的担忧,故意撒了娇:“在听啦,我哪次没有遵从圣旨啦?”秦母忍不住笑起来,“你真有那么听话就好了,吹完蜡烛早点回去吧,我跟你爸明天回来了,上次陈阿姨说他侄子不错,这周末再介绍你们认识啊……”

  一看时间快到点了,秦浅匆匆应了两声就挂断电话,手忙脚乱地打开蛋糕盒子,因为电脑界面跳出特别提示音,顿住了动作。

  他竟然更新了INS,在他生日的前一天,以前可从来不会有。

  几乎是手速快过脑子所想,秦浅赶紧打INS,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十指相握的手,带着一对婚戒。

  那双纤细莹白的手,一眼就可以认出是自己心尖上的人。

  巨大的冲击让秦浅有点缓不过神,空白了好几秒,才深呼吸去看配字。

  “余生已有伴,请多指教。——白羡”

  内心的一点侥幸,被悉数粉碎。

  心口可以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夜间的凉风好像毫无阻碍地穿过心口的位置。

  在安稳度日的三十年里,秦浅没有遇到过天灾,也没有遭遇过人祸,每年的体检报告都显示,她是个不会猝死的健康社会人。

  但此时此刻,秦浅左胸心口的位置,好像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是一种心脏因为疼痛,超出负荷,瞬间崩裂的感觉。

  疼到一丝喘息的时间都没给,啪,世界黑掉了。

  电脑屏幕已经因为长时间没有操作暗了下去,身子好像按了暂停键,一动也动不了。

  许久之后,一些破碎的语句才从秦浅的口中响起,“早该想到的……早就预料到的……早晚的……只是没想到是现在啊……”

  尽力压抑着的哭声,才后知后觉地响起。

  眼泪开始一滴一滴砸在键盘上,秦浅大概觉得自己疯了,因为这样无法遏制地流泪,是一件太久没有发生过的事了。

  胡乱抹了一把脸,手指有些痉挛地在爆炸的留言板下,一下一下地敲出文字:“祝你幸福,你一定要幸福,你一定会幸福的。”

  每字每句都像利刃一样划伤疼痛的心,但是,你已经余生有伴,我根本无力反驳……

  过了好一会儿,秦浅才能颤抖着双手掏出打火机,把蜡烛一根根点燃。微弱的火光,在静寂的夜空下,有着柔和的光晕。

  虽然四肢僵硬的秦浅现在感觉不到一丝温暖,但是许愿还是要继续的。

  因为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是:白羡,希望你幸福,一直幸福。

  秦浅的嘴角再一次被泪水沾湿,日思夜想,如今得偿所愿了啊……只是这份幸福,我永远没有参与的机会……

  拉开啤酒的拉环,本来打算三十岁戒酒,看样子是不行了。一口一口地灌进嘴里,依旧是苦涩的味道,但是太想醉了。

  数不清楚几瓶下肚之后,秦浅的眼里开始冒起雾气,电脑屏幕上那张十指相扣的照片终于出现了重影。

  重重地吸了吸鼻涕,还差点被口水呛到,真的是太糟糕的一次生日了啊……

  “叮叮——”手机提醒收到消息提醒,秦浅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一下,是直播间私信消息,点了好几次才解了锁,界面跳出来很几条生日祝福消息跟送礼系统消息。

  秦浅揉了揉开始疼痛的头,“啊,今天本来说好要直播来着……”忽然想起原本今晚有说好要直播的,但是加班一忙就忘了,真是对不起还记得守在直播间的粉丝。

  手边也没有面具可以挡脸,嗓子也因为哭跟酒精变得有些沙哑,就关掉摄像头唱一首吧,算是退圈之前的告别。

  脑内一幕幕闪过,十六岁那年,舞台有些晃眼的灯光,瘦削清爽的少年。

  轻柔的那句“你唱得很好听,嗓音也很好听”。

  那份参赛通知书,到最后机场灰暗的角落。

  ……

  我本有机会站在你身边,却因为胆怯、无措,生生错过了。

  这份爱慕即使被我小心翼翼珍藏多年,一样敌不过时间。

  如今碎了一地,我只怪我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勇敢一点,哪怕一点点,今天可能都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

  “谢谢大家,我可能要退出一段时间,有缘再见。”秦浅哽咽着说完,马上关了后台,真的没有勇气再唱了,连呼吸都牵扯到心疼。

  时间已经过了12点,泪痕结在脸上,变得干燥刺痒。什么都被放空了,什么都不剩下了,呜咽几句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忽然从角落窜出一团黑影,直冲蛋糕而去。秦浅根本来不及多想就扑过去,想护住精心准备的草莓蛋糕,却两腿发麻,重重地磕在地上。

  眼前是黑猫眼眸里悠悠的绿光,伴随着草莓蛋糕甜腻的香气,最后世界就啪地一声,真实地彻底黑掉了。

  视线再次恢复的时候,周围变成了有些刺眼的白天。

  秦浅拖着大行李,举着手机,茫茫然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出口处,“我……不是在天台吗?”

  茫然环顾了一圈,轻微的耳鸣慢慢脱去,秦浅看清楚了悬挂指示牌。

  “N市飞机场?”

  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怕自己眼花,还拼命揉了揉眼睛,“我怎么会在N市的飞机场!”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卡通白T,浅蓝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双肩包,是自己平时会穿的衣服,但是这是好几年前的旧衣服了!

  一个念头窜出脑海,我穿越了?!

  秦浅几乎是飞奔到机场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次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这种时候,就应该感谢熬夜看的穿越小说还有爸妈给的强心脏了,镜子里的女孩子带着点婴儿肥的小圆脸,满脸的胶原蛋白有着无敌青春的气息。

  水灵的大眼睛,还没有因为经常加班熬夜布满血丝。

  淡粉的嘴唇,也没有因为低血糖变得苍白失色。

  就算素面朝天,高高扎起的马尾,依旧朝气蓬勃的样子,真的鲜活得让三十岁的自己落下泪来。

  “这不是我十八岁的样子吗!”

  “我……真的……回来了吗……”秦浅有些颤抖地抹上自己的脸,入手是细腻光滑的脸颊,再次验证自己真的回来了!

  忽然想起日历,从口袋掏出手机查看,确实是2014年,自己十八岁那年!

  巨大的惊喜并没有一下子磨灭社会人的理智,秦浅仔细搜索记忆中的片段,非常肯定自己并没有在这年到达过N市。

  一头雾水的情况下,秦浅只能继续翻看手机。

  “新生秦浅你好,请在2014年8月27日到29日期间,到N大音乐系报到,办理入学手续。——N大”

  “房子已经打扫好了,钥匙给你放门口花盆下面,地址别弄错了,在复兴北路385号5幢301室。——房东”

  “浅浅,8月30日的报到别忘了哦,早上八点直接到SD娱乐公司练习生部门找我。——顾言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梦想星耀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梦想星耀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