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声
umfi2019-12-06 18:271,696

  在一个人的房间里生活久了觉得沉闷,晚上我心血来潮地去校园里转一转,散散心。

  走出宿舍区,经过一个田径场,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草地上有些朦胧的绿意。田径场像一个迷你型的盆地,又像一个巨大的碗,虽然四周的轮廓并不是圆的。中间是一块水泥低地,四周是斜坡,上面覆盖着草坪。水泥地和草坪中间还有一圈鹅卵石带。在白天下过雨的凉爽夏夜,零星的灯光点缀着整个田径场。

  我从中间穿过田径场,走到正对面的草地旁,突然我左斜上方的草坪上传来一个女生的哭声,我迟疑了一下,在想要不要过去看看。我听到她哭的越发伤心,于是决定过去,心想也许我可以帮忙安慰下她。

  “同学,你没事吧。”她没有回答。

  “你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她还在继续哭着,双手抱膝,埋头痛哭。我坐在离她不远的草地上。我觉得有些尴尬,心想眼看着别人伤心算什么啊,我应该去安慰一下她。但是我心中十分纠结,不知道如何与她沟通,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不好意思一直看着她,我便低着头坐在原地。

  哭了好一阵,她的声音慢慢变小了。她停止哭泣后,我们又沉默了一会儿。我看到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便开始和她交谈。

  “发生了什么事,你介意和我说说吗?”她有些犹豫地看着我,我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哭红了。虽然我问的有些突兀,但也许因为我同是女生,她在听我介绍完自己后还是愿意向我倾诉。

  “我从小就是老师和同学眼里的好学生,成绩挺好性格也十分开朗,无论在哪个学校都比较合群。家庭氛围也比较和谐,一家人生活还算可以。最近一段时间父亲性情大变,不再像从前那样无论对谁讲话都温文尔雅的,现在还喜欢喝酒,我记得他以前从不喝酒的。这段时间他不是出去喝酒就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只要一喝醉酒回来就乱打人。母亲被他打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边打边唠叨着后悔娶了母亲,他们吵了很多次。”

  “我在父亲没喝酒时也劝过他,他只说我不懂,要我好好上学,不要去管他和母亲之间的事情。我问他为什么会这样,想继续和他沟通,可是多说几句他就会凶人,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

  她说完就又哭了起来,我马上起身坐到她身旁,说一些安慰的话,然后我又问她:“为什么没有叫亲戚或是朋友来帮忙呢,或者你可以问问你母亲究竟怎么回事。”

  她回答说:“因为父母经常搬家,隔一两年就搬一次,所以基本上我家的亲戚我都没有见过,也没什么朋友。而我问母亲,她却只说他们都有错,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必重提,她会自己想办法处理好的,叫我不用担心。事实上她一点也处理不好,可他们出奇的一致,都不让我知道内情。我很担心,很想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你有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我问。

  “我想了很多办法,却一无所获。就像你一样。”说完她平静地看着我,我才发现她有一双很好看的大眼睛,哭红了却变得异常清澈,仿佛可以洞穿我的一切。

  我回想自己,自从母亲去世,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我一直没能释怀,我经常回忆起母亲带我出去玩的场景,想念她的笑脸,还有她温柔的声音,我永远也忘不了她说的——有一个我这样的女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当时我只是没心没肺地笑着,毫不担心这种简单的幸福以后可能会变得遥不可及。

  我不再开朗,对身边的人和事也一直沉默寡言,不再关心外界发生了什么。我喜欢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就好。我拼命想让所有的思念石沉大海,可是心潮翻涌的时候却止不住地泪流。想到这里我眼眶一热,但我控制了情绪,因为我不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哭。

  我抬起头来看着她,她正望着远处的路灯,面无表情的脸上透着些许惨白。

  “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都是同一种人,躲在人群里,谁也看不见谁。孤单的灵魂即使相遇了也只是互相保持沉默,你我也一样,不是吗?”

  “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

  我转向身后回答:“还有她。”我再转过头来,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三年后,我毕业了,也终于不用再吃抗抑郁的药了。

  我顺着人流往前走,和所有人一样行色匆匆。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转身紧紧抱住冲到我身旁的他。

  他在我耳边轻声地说:“虽然人这么多,但我一眼就看到你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哭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