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形势陡转
带子雄狼2019-12-09 11:212,116

  那人冷冷看了毛海峰一眼,身形突然一晃,闪电似的急冲而出,还不等贺维三人阻挡,便已单手将毛海峰提起,身形一动,复已越出数丈之外,将毛海峰掷在地上,双掌在其身上上下翻拍,登时解了毛海峰的穴道。贺维等人心中大震,适才此人乱中抢人,倏然身退,又轻易解了毛海峰穴道,三人都是行家里手,登时便知此人功力远在自己之上,若是与毛海峰一路之人,着实有些棘手。忽听一人呼道:“相公!”贺维循声看去,正是谭芸立在门前,面目愕然,直盯着来人。那人微微一笑,冲谭芸摆摆手,笑道:“娘子先行回屋,我和几位朋友有几句话需要交代。”原来正是张元。

  原来谭芸见众人恶斗,透过门缝窥看,后来竟见张元突然出手,将重逾二百斤的毛海峰轻易抢过,不由大为吃惊。原来二人结为伉俪,数年来只道张元乃一破落子弟,不想身手如此了得。只是二人婚后相亲相爱,夫唱妇随,谭芸对张元言听计从,听见张元吩咐,当即抱紧孩子,退回院中,将柴扉虚掩,透着门缝向外看去。

  只听毛海峰欣喜若狂,叫道:“哥哥,这些年来,我找你找得好苦。”张元冷冷回道:“你我早已恩断义绝,你又何必前来找我。”毛海峰听闻此言,顿时哑然。贺维一听,当即面脸堆笑,向张元唱个嚅道:“这位哥哥深明大义,与这乱臣贼子划清界限。这二位是从京城里前来公干的差爷,不如将毛贼交给官府,岂不甚好。”张元淡淡说道:“我与他虽已形同陌路,却也不能将他交予你等,任意凌辱。”韩山魁怒道:“莫非你要包庇此贼,对抗朝廷不成。”张元冷冷说道:“既是公干,可有官府公文、腰牌?”韩山魁不由一怔,一时找不到措辞,原来二人虽为严嵩效力,却不是朝廷差官,此番出京,更是奉了密令,一路来不曾显山露水,哪里有拿人的公文。

  焦秋全见状,森然说道:“依阁下的意思,莫不是要与我哥哥为难不成。”张元微微笑道:“在下何德何能,敢为难二位,只是这人乃在下旧日相识,虽然罪大恶极,却决计不能让他落入敌手,任由外人发落。”言下之意,便是要护住毛海峰。韩山魁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在下便要讨教一下阁下的高招。”焦秋全亦道:“阁下功夫高明,我等也顾不得江湖规矩,只好一起上了。”当即凝神聚气,踏步上前。贺维与韩山魁分取左右,一起攻向张元。

  张元淡淡说道:“一起也好,省得许多麻烦。身形倏然而动,按着“八门”、“五步”,游走三人之间。“八门”即是指八个方向,根据“八卦”的坎、离、克、震、巽、乾、坤、艮八个方位而来,即四个“正方向”和四个“斜方向”:“五步”是指五个立足的位置,根据“五行”的金、木、水、火、土五个方向而来,即:前进、後退、左顾(含向左转动意)、右盼(含向右转动意)。这“八门”“五步”的进退变化,本是太极派鼻祖张三丰所创,称为“太极十三势”。贺维三人绝非庸手,本以为以一敌三,定能将对手制住,不想斗了数十招,竟讨不得半点便宜,心中顿生寒意,不敢大意,面色凝重,专心注敌。其实张元所学虽是上乘功夫,却也未至臻化境,若是与三人游斗,未必能占了上风。只是张元的师傅知晓其身世,专教其苦练步法,纵使遭遇高手围攻,即便不能伤敌,也能自保逃逸。只是韩山魁已然受伤,实力大损,贺维等人见张元使出“太极十三势”,心中大为惊异,也未曾使出全力。

  张元早已看出,三人中韩山魁一臂受伤,最为孱弱,当即拿定主意,只见判官笔戳来,转体上步,弓步分手,将韩山魁攻势带过,韩山魁受不住力,直向前冲了十余丈,方才止住脚步。与此同时,焦秋全一掌打中张元后心,心中正自窃喜,不料自己所发之力,竟如石沉大海,不知去向。正自诧异,只觉一股力道自其后心发出,将自己硬生生地弹开,满脸诧异之色,疾声问道:“阁下是紫霄宫什么人?”

  原来,适才张元使出的乃正宗太极,一招“野马分鬃”将韩山魁带开,又用借力打力的功夫震退焦秋全。只是张元功夫尚未到家,若是太极高手使出,身形不动,便可令来敌跌倒,饶是如此,也足以令三人惊诧。原来有明一代,极崇道教,明成祖朱棣大兴土木,在武当山上仿照紫禁城修建宏伟建筑,震烁天下,之后武当山紫霄宫风头盖过少林寺,俨然成为天下各宗领袖。当今天子嘉靖追求长生不老之术,武当一派虽不涉炼丹、符箓法门,长生之道却享誉天下,自然受到朝廷青睐,武当掌门与湖北楚王又是交情甚好。是以武当弟子行走江湖,一般人等决计不敢招惹,一者因为武当神功独步天下,二是大多畏惧官府势力,不敢贸然相犯。这贺维三人行走江湖,又有心投靠官府,自然不肯无端招惹武当门人。

  只见张元淡淡说道:“在下福薄德浅,难入武当门庭,无法窥得堂奥。至于家师名讳,恕在下不便提及。”贺维满脸堆笑,言道:“好说好说,阁下即使不是武当门人,也与武当有莫大的渊源,我等粗鄙之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阁下,还请宽恕。”张元手指毛海峰道:“在下乡野村夫,本不敢和诸位为难,只是与此人有些瓜葛,是以要出手相助。还望给位海涵。”焦秋全冷冷地说道:“我等技不如人,今日自然没有颜面与阁下相争。然此番我等受了主上重托,不敢懈怠。他日若碰到此人,决计不能罢休,倒时阁下若再插手此事,我等拼了性命不要,也要和阁下在拳脚上见个高低。”张元拱手谢道:“承蒙诸位抬爱。”双手一挥,作出送客的姿态,贺维三人也不多言,拱了拱手,告辞下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烫寇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