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之十三审判官(一)
北玄武2020-02-14 14:082,749

  老萨满之十三审判官--------------------

  “大家背靠着背,面对着未知的邪恶。那个莫测诡异的人却在一旁冷眼观瞧,无论谁生谁死,和他都没有关系。”

  ----------------------------------------------------------------------------------------------------------------------

  王圣哲还想问问真正的哪吒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武王伐纣的时候,那些大将的灵魂都参战了,让人描述出来,就像是神魔妖仙大战一样?

  老赵打断他的问话,继续商量正事。

  王圣哲只好作罢,心里盘算着一定找个机会,弄个清楚。

  ----------------------------------------------

  现在方圆百里没有蒙古战魂集团的影子,应该暂时都隐匿起来,商量下一步的对策。老赵三人觉得虽然对方在暗,己方在明,也不是完全没有反击的机会。

  飞扬认为抓住对方百密一疏,牛骨暴露的破绽,直接去找证据--东南方向,不冻的冰河里埋藏的秘密。

  老赵表示赞同,毕竟对方没想到老赵和王圣哲的到来,更想不到,暗中还会有灵魂收割者陆续赶来,在这里布置的力量不会很强大。

  第一波杀手,怪人兄弟被干掉了,如果他们聪明的话,会立刻转移证据;如果更聪明的话,会在那里设下圈套,等着飞扬一出现就一网打尽。

  王圣哲说:“赵叔,飞扬哥,虽然他们也够狠的,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咱三人合力,我就不信拿不下!”自从老赵来了,他就马上从怂活状态切换到英雄模式。

  老赵点点头说:“圣哲说的不错,论战力,要想拿下我们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圣哲虽然不会什么格斗、功夫,但是他的铁手潜力很大啊!”

  飞扬冷笑了一声“学功夫要吃得苦,挨得打,你挨得我打吗?”

  王圣哲磕磕巴巴的争辩:“那。。那。。教徒弟也不至于往死里打吧,都打死了,教……教毛啊?!我觉得赵叔应该不会往死里打我。”言下之意,飞扬是没资格做师傅了。

  飞扬听得明白,赶紧答话:“就是,我下手没轻重,也没耐心,收不了徒弟,还得你赵叔教你才行。”

  老赵也不置可否,继续话题:“我觉得打是没问题,关键不是打,是抓!”

  飞扬马上接口道:“你是说我们抓一个活的敌人和一个灵魂回来盘问下?”

  王圣哲吃惊地问:“呀?还可以抓活的,好玩啊,但是怎么装回来,难倒拿个瓶子把它塞进去?”

  飞扬看着老赵,心中一阵翻腾,他问老赵:“是不是审判者也要来?”

  提起审判者,飞扬就浑身不自在,他受不了叫审判者的那个干枯阴鸷的小老头,眼睛像两团鬼火,看人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死人,说起话来阴沉缓慢,声音就像在嚼死尸……更变态的是他的行为……

  这样的一个人,偏偏在很多时候都用得到。

  他不知道老赵怎么找到的这个家伙,也不知道为什么老赵对他异常的客气。

  老赵和审判者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

  反正他接触过一次审判者之后,就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和他的魅影。

  -----------------------------------------

  老赵点了点头:“老厉(审判者)已经到了,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八臂(老赵的灵魂)告诉我了。

  事已至此,飞扬没办法拒绝审判者的到来,只能是按着计划走下去。

  飞扬静下心来再仔细地看着牛骨头,努力回想着小时候去过的每一寸山山水水,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地方应在靠近大其拉哈林场的地方,是伊图河镇和大其拉哈林场的交界地。

  那里每到六月,下过几场雨,就会在伊图河(这里的伊图河是指一条河,是额尔古纳河的分支,伊图河镇就以此河命名)两岸的草地上长出大片大片的金莲花,适合做中药的原材料。

  飞扬在小学的时候,学校为了创收,总是叫小朋友在节假日去采摘,每人必须要达到晒干后一斤的重量。飞扬小时候和同学为了采摘金莲花,可谓跋山涉水,冒着被涨水的伊图河吞没的危险,在河两岸采摘。

  沿着伊图河总是有很多地方在那个季节有金莲花盛开,飞扬是跟着几个比自己大一两岁的孩子偶然发现了这块风水宝地,简直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当时的心情。小朋友们发下大誓,绝不外传,免得资源共享。

  但是这里的水势变幻无常,而金莲花必须在几场大雨之后才会盛开,因此,是有很大的危险性存在。

  飞扬依稀记得那个夏天的下午,小朋友骑着自行车相约去那片宝地采金莲花,到了那里已经是晚上6点,太阳有些下落。虽然东北的夏天要接近晚上10点才天黑,时间仍然紧迫。

  飞扬他们快速的把布袋子套在身上,在水已是没到脚踝的河岸草地上采花。飞扬采的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很靠近河岸的地方,河岸边上的野草和金莲花长的很茂盛,几乎和飞扬一样高,阻挡了飞扬视线,飞扬不知道,他已经走到了河岸的边缘。

  涨水后的河水流速很快,不断冲刷着两岸,河岸随时都可能塌陷,而飞扬的脚下,就是那随时可能塌陷的土地。

  飞扬记得,距离自己一步之遥还有很大一把金莲花,开的茂盛。在夕阳的照射下,闪着金色的光明,它们在晚风中轻轻地晃动,欢快的向飞扬招手。飞扬欣喜的正要迈步,突然一个小朋友呼唤飞扬,问他几点了。(飞扬是唯一有一块电子表的孩子,那种电子表其实就是类似田径比赛时记录用的秒表。而当年在伊图河,在小孩子之间很流行带着一块这样的秒表。飞扬的秒表是红色的,黄色的带子,每天上学都挂在胸前,而和飞扬一样,大多数孩子都不知道,这种表可以用来计时……。).

  飞扬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看,告诉小朋友已经八点了,然后几个小朋友在相隔不远地方大声的说话,商量回去的时间,飞扬也和他们说着大概什么时候回去的话。

  当飞扬再回头看向那一大把金莲花的时候,一阵大一点的风吹来,把金莲花和野草吹得倾斜下来,飞扬突然看见,金莲花后面那一条由于涨了水而变成黑色的,看不到对岸的,飞速流动,却丝毫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河水!那黑色的宽阔河水就在飞扬一步之外,几乎和飞扬平视的高度,似乎已经越过了河岸。

  河水充满了黑暗的力量,裹带着死亡的气息,毫无声息的滚滚而去。这哪里是那条温柔清澈、静静流淌的伊图河?这条陌生而且危险的黑色巨流,在飞扬心里造成了无法抹去的印象,直到现在,飞扬依然清晰的记得当时那恶梦般的场景。

  飞扬被吓得的呆在那里,不能移动半步,不能发出声息,他非常恐惧,内心中隐隐生出的对大自然的敬畏。直到小朋友要在远处看到他发愣,大声的呼唤他,飞扬才回过神来,眼睛死死的盯住河水,倒退着,轻轻地,生怕惊扰了着黑色的巨流,慢慢的远离了它。飞扬一直退出了几十步,他看到那一大把美丽的金莲花突然一沉,和一大片野草,无声无息的被黑色的河水飞速的带走,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