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七 狂战士
北玄武2020-02-12 09:563,522

  老萨满 之七 狂战士------------------

  “黑暗中的冤魂就在身后,嘲笑着这个闯入领地的莽撞人。迷迷茫茫的雪雾下,凶残的杀手正在大开杀戒。”

  -------------------------------------------------------------------------------------------------------------

  古代北欧的维京人中有一种战士,他们获得了奥丁神的神力加持,在战斗中进入狂暴状态,用刀剑先割伤自己,刺激自己的嗜血本能。被神灵祝福和鲜血刺激的战士,能够在战斗中大发神威,不畏刀剑,不知伤痛,直至战死。

  飞扬遭遇的这两个怪人,就像传说中的狂战士。

  飞扬依稀还记得,身后有一处木板早已腐朽。他倒退着飞起一脚,踹拦了木板,径直跑了出去,完全不管魅影的死活。

  不是不管,是管不了。

  飞扬死则魅影死,魅影死,飞扬还可以活,甚至有办法复活它。

  那两个怪人也跑的不慢,在后面呼号着紧追不舍。飞扬见难以摆脱,而天色渐黑,一咬牙,直奔小棺材群跑了过去。

  飞扬三转两转,在一排树后的小棺材前停了下来,飞快的爬上了松树,对准一个已经半开的小棺材轻轻跳了下去,脚尖落在棺材盖上的两个角上,身形顺势下蹲,缓冲压力。幸好这都是最好木头做的棺材,时间虽久,还撑得住飞扬这一跳。

  飞扬看看没有震掉多少雪,心说万幸,然后一用力就掰开了盖板,缓缓的打开,不让上面的雪滑落。积累了几个月的雪,由于阳光照射有一点点化了,太阳一下山马上又冻住,如此反复,已经结在盖板上,不用力气还真掉不下来。

  飞扬跳了进去。

  里面没有小孩的尸骨,却又一把铁锹。看来是当年的淘气孩子撬开过,扔了尸骨,却把铁锹放在里面。

  为什么把铁锹放在里面,又把棺材盖上?飞扬已经来不及细想。

  他做梦都想不到,时隔多年,他居然会为了逃命躲在了小时候最害怕的小棺材里。

  人生真是充满了怪诞。

  飞扬一面缩着身子,适应这个长度不到1米7,宽度1米2的狭小空间,另一只手悄悄的盖上盖板,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尽量缓解自己急促的呼吸。

  那令人胆寒的呼号声很快就传入飞扬耳中,两个怪人到了。

  他们似乎是嗜血的僵尸,又似发狂的野兽,四处寻找着杀戮的对象。

  找不到。

  飞扬的踪迹消失了;风越来越大,夹着雪沫子掩盖了气味;天色渐黑,视线不明。毕竟他们不是猎犬。

  两个怪人就站在小棺材群中呼号着,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似蒙语似满语的语言,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复。

  飞扬在棺材里听得一清二楚。

  飞扬听着他们有节奏的呼号和蒙满语,心里渐渐有了点思路:只有通过咒语般的念叨,才能保持着狂暴的狂态,间歇的呼号是增加嗜血的功效。

  这两个人似乎对这群小棺材颇为忌惮,虽然他们认定飞扬一定藏身在附近,去死活不肯翻动棺材,只是在走来走去,查看踪迹。

  飞扬也意识到了,索性开始养气神来,不理他们,看看他们到底能持续多久的狂暴状态。

  时间过得很慢,飞扬开始担心起魅影的情况来,万一他被那两个魔神一般的灵魂干掉了,再加上这两个,岂不是更糟?

  难道一直躲下去,现在可是零下四十几度的严寒,人不动,一个小时就冻僵了。

  这两个怪人的嗜血状态不能够一直持续,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他们就开始气喘吁吁。

  看来嗜血状态大量的消耗体能,再加上他们的伤势也很严重,已经耗不起了。他们比飞扬的处境还要糟糕。

  两人低声的嘟囔着什么,飞扬听不太清楚,只是隐约听到了宝音、杀掉这几个字。

  飞扬听到这里马上血管都开始要爆裂了,他绝对不能容忍宝音、金瑞被杀,更不能让乌兰死,不能再拖下去了。

  无论宝音一家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飞扬都不能允许这两个人去伤害他们一家。

  飞扬伸手抓住了那把铁锹,准备出去拼命。

  两个人开始走动,听脚步声音应该是掉头向回走。

  飞扬悄悄的抓起铁锹,顶开盖板,发现两个人背对着他开始走了。

  飞扬已经动了杀心。

  他小心翼翼的出了棺材,几乎没发出任何声响。

  飞扬心一横,运气功力,几步就窜到一个人的身后,一铁锹横扫过去。

  两人显然有提防,听到后边有轻微的踩雪声音马上回头。

  飞扬太快了,快得不可思议。

  当的一声,那人应声倒地。由于用力太猛,铁锹断了,只剩下半截木棍握在手里。

  另一个怪人显然没想到飞扬如此迅疾,愣了一下!

  这电光火石间,飞扬顺势又是一棍砸在他头顶,棍子又断了,只剩下一小截。

  人没倒!

  那人头顶鲜血刷刷的流满了脸,流过断掉的下巴,流得全身都是。

  飞扬看着一动不动,一声不发的怪人倒退了两步,有点不知所措。

  大概过了几秒,那人突然哼了一句奇怪的蒙语--嗜血状态又发动了!只见他径直冲向飞扬,双臂横张,势要抱住飞扬!

  飞扬急退。却不知被什么事物在后面在腰间猛推了一把!

  两个相反的力道相互抵消,飞扬只退了半步,那人就到了,结结实实的熊抱住飞扬,用仅剩的上腭对准飞扬的咽喉就啃!

  飞扬瞬间被勒得喘不过气来,身体两侧的肋骨被挤压的要断了。

  飞扬左手死命的撑住那人的头,另一只手反握断棍,对准那人的后颈,用尽力气插了下去。

  这个下巴断裂,头骨裂开,满身血污,颈部遭受了致命一击的怪人终于死了。

  飞扬用力挣脱出怪人的双臂,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好一会他才缓过神来。

  飞扬回头看去,之前被铁锹放到的那人躺在雪里一动不动。

  最诡异的是,他的头被扭的转了一圈,身体仰到,头却向后埋在雪地里,肯定是死了。

  飞扬大惊,一身冷汗马上湿透了衣服。

  他知道这一铁锹最多打得他重伤,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把头打成这个角度!

  还有谁?

  天色基本黑了下来,能见度只有几米,四下望去,除了自己,飞扬看不到其他活物,地上也没有除三人以外的脚印。

  周围的松树在寒风的吹动下发出阵阵低鸣,一个个小棺材在黑暗中渐渐模糊起来。两个刚才还大开杀戒的人就死在飞扬旁边。

  联想起刚才被什么东西推了一把,飞扬基本可以断定,这个一直隐匿在附近的潜伏着是想让他和两个怪人同归于尽。

  面对此情此景,飞扬内心更加紧张,他不敢动,也不能动。

  他眼睛眯起来,尽力镇定心神,浑身放松,试着让自己进入最佳状态来发觉潜藏在黑暗中的卑鄙杀手。

  没有任何动静,那个用心险恶的潜伏者似乎凭空消失在风雪中,又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

  一番大战下来,飞扬出了好几身的汗,热汗冷汗到现在都被低温变成了冰冷的湿气,很快就会凝结成固体。

  飞扬快成了一个冰人。

  ----------------------------------------------------------------------------------------------

  飞扬再也耗不起,他扭头朝远处陷入黑暗的木工棚看去。

  那是四只手电似乎没有被毁坏,光从那个被飞扬踹出的大洞里透出。飞扬只能看到洞口被照亮的一部分雪地和洞内一点点木工棚的空间。被光线照亮的地方黑影闪动,激战仍在继续,魅影和两个巨大的恶灵在殊死搏斗。

  木工棚里发出各种碰撞碎裂的声音传到飞扬耳朵里已经很微弱,飞扬却能够判断得出战况是多么的惨烈。

  飞扬帮不上他们的忙,又不敢轻易走动。

  印度洋上有几个小岛,上面生存着一种残忍而巨大的捕食者叫做科莫多巨蜥。它凭借着口中含着多种剧毒的利齿咬伤猎物后就悠哉跟在猎物附近,直到猎物中毒身亡。即使它有锋利的巨爪和能扫断野猪大腿的尾巴,它却不会浪费多余的力气。

  飞扬现在面对的就好似一只黑暗中科莫多巨蜥,这个极有耐性的猎人喜欢看着猎物自己崩溃。飞扬凭着多年的直觉感到敌人就隐藏在周围的黑暗中,却毫无办法发现他的藏身之处。

  木工棚的战斗,要比飞扬经历的还要惨烈。一声木头被击碎的声音传来,在微弱的灯光下,飞扬看到木屑横飞,魅影那发着灵气的身体,像被打出膛的炮弹朝着飞扬的方向倒飞着出来,飞过木工棚外废弃的卡车,飞过寒冷的雪地,飞过几株矮小的小灌木,重重的撞在旁边的高大松树上,挂在树杈间。

  魅影的左臂一定是断了,弯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它的身体飞散着血红色的灵气--严重的伤势令魅影的灵血都飘散出来。

  一个魔神灵魂也冲了出来,碧绿的双眼发出瘆人的杀气!只见它身体下蹲---蓄劲--上冲--飞扑--抡起巨大的黑色双拳--泰山压顶--砸向魅影!

  魅影努力地想摆脱树杈的纠缠,但他左臂以废,身体重伤,气力虚弱,濒临绝境。

  飞扬抬头看着魅影,魅影也用血红的双眼看着飞扬,四目相对。

  只有绝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