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三十六 灵葬悲歌
北玄武2020-02-14 14:383,113

  老萨满  之三十六 灵葬悲歌

  -------------------------------------------

  “灵肉合一,同归虚空。”

  ---------------------------------------------------------------------

  陈漠南接过白俊海递过来的烟,坐在屋子里的沙发上,外面的柔然武士都处在昏迷状态,飞扬他们几个把他们都集中在一起,过不了半个小时他们就会醒过来,由于不再被满是负能量和黑暗物质构成的战魂困扰,他们的神智就会清醒,也会忘记那些事情,各自回家。但是那几个柔然武士头领的战魂是与生俱来的,实在没办法完全消除其影响,只能采用非常手段,让他们成了精神上有些问题的可怜人。

  大家在屋里喝了些热水,都在歇息。闲不住的白俊海居然从冰箱里找出了冻饺子、牛肉午餐肉、真空包装的卓资山烧鸡,从柜子里找出了白酒,也不问大家的想法,就自己烧水下饺子。大家本来就疲惫不堪,困饿交加,一见这么多食物,马上收拾桌子,倒好了酒,打开了罐头和烧鸡,等着饺子出锅。

  大家其实都在忍着,等着白俊海的饺子出锅。王圣哲看着烧鸡直咽口水,两只脚焦躁的惦着,大口抽烟。飞扬看到王圣哲那个搞笑的样子没好气的说:“我们以前行动,几天吃不上饭都是平常事,哪有做完事就赶上这么好的菜的时候啊?你别看了,一会眼珠子都飞出来了,去,给海哥打下手,看看厨房里有没有干净的碗筷、醋,快去。”王圣哲没话说,只好去。

  陈漠南给老赵打电话,电话没人接听,显然也是有事情。他打给楚天舒、王猛、龙大姐,也是无人接听。最后他打给大本营的柳眉,柳眉关切的问了下情况,也告知楚天舒一组和老赵并没有回来。他看了大家一眼,大家也正在看着他,都没说话。陈漠南张了张嘴,想了想,也没再说话。

  饺子一出锅,大家就开吃,好在这个老板娘的儿子留的食品够量,罐头和烧鸡都是好几份,白酒也有好几瓶,大家全都打开,一时间牛肉香、烧鸡香、饺子香、醋香、白酒也香,连平时比较斯文的王小妮也狼吐虎咽起来。

  飞扬看得出,大家心里还挂着楚天舒和老赵,都没怎么喝酒,除了酒量惊人的白俊海喝了两杯以外,其他人都是喝了半杯而已。

  酒足饭饱烟一抽,大家都很是舒坦,各自靠在椅子上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陈漠南打破沉默道:“前些时候我和赵叔通了电话,他让我们处理完回大本营,楚大哥那里什么情况完全没人知道,老赵也没说,估计他会赶过去。但是,现在他们都没接电话,我就很担心。”

  飞扬道:“我们去接应,你和小妮先回去大本营。”

  陈漠南道:“我的左手虽然有伤,但是还可以帮得上忙,大本营没事,我回去干什么?”

  王小妮也接着说:“我根本就没有受伤啊,不过是疲劳过度嘛,现在已经好了呀,没事了呀,我回去干嘛?和柳眉张珂斗地主嘛?

  飞扬知道王小妮至少也要休息一天才能完全恢复,而陈漠南的手,虽说没伤到骨头,但没几个月也是难以康复。他还想再劝,却被高彦龙打断。

  高彦龙道:“飞扬,你要是能把他们劝回去,以后你是我亲哥。”

  白俊海在一旁笑道:“算我一个,你要是能劝的回去,你也是我亲哥。”

  王圣哲道:“不是,你们有点奇怪吧,这是什么意思啊?他们本来就应该休养生息,你们怎么能这样呢?”

  高彦龙道:“圣哲,不是我们不想劝,而是我们太了解他们了,没办法,要去就一起去吧。”

  飞扬也知道劝也无用,也不再多言。大家先把房门给老板娘装上,简单收拾了下院子,把打破的大门也再掩上,同时收拾完残羹剩菜,刷了碗,灭了炉子,又留了些钱在屋子里,算是补偿,一起向楚天舒那里进发。

  到了库拉尔林场意识早上五点多,这个时候的大兴安岭还处在一片黑暗和宁静之中,至少要八点半,天才会亮。两台车一前一后四处转,终于发现了那个木材加工厂,大家关灯熄火,悄悄的摸进去。

  大家依稀看到凹字形的仓库附近,似乎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尸体,好像还有一人站在那里,那人无声无息,纹丝不动,好生奇怪。由于光线昏暗,距离较远,无法分辨是什么情况。高彦龙的魅影马上去打探。它很快回来了,向高彦龙感应情况。

  高彦龙低声说道:“不好了,快过去了,说着快步奔了过去。”

  只见地上的尸体都围绕在一个身材高大低头垂手而立的人周围。那个低头垂手的人在大家距离几步远的时候突然抬头望向众人,在黑暗中双眼炸出两道寒芒,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灵气闪动嗡嗡作响的长剑!

  大家先是被吓得一机灵,然后听到陈漠南欣喜的喊了一声楚大哥后才回过神来,原来那人竟是楚天舒,于是都围拢过来。哪知楚天舒似乎也看清了来人,眼中寒芒顿灭,手中的魅影长剑也消失不见,竟仰天向后摔去。

  白俊海身法快,在楚天舒倒地之前接住了他。

  大家打开电筒一看,看到楚天舒面如死灰,几乎没有了呼吸。而他胸前不知被什么武器打成了贯通伤,流出的血早已凝结,将整个上衣染红。大家已经顾不得查看伤势,马上开了一部车过来,轻轻的将楚天舒放在后排座位上,开启空调,让他先暖着。王小妮和飞扬再去查看其他兄弟,赫然发现王猛侧着身趴在地上,头努力的向后看着,生死不知。飞扬过去一摸心脉,似乎还有生机,马上招呼王圣哲抬人。两人把王猛抬起来才看到,他压在身下的那条手臂上不知东西在大臂上穿了一个洞,完全是废了。两人对望一眼,心中满是惊悸,正要抬走,忽听王小妮叫了一声大姐,声音凄厉。

  王圣哲身体一震,知道不妙,扯着王猛的身体就要过去,飞扬大喊一声,干什么,先照顾王猛!王圣哲反应过来,两人快速抬着王猛离开。

  陈漠南由于受伤,单手开车过来接应大家,刚下了车,正好听到王小妮的喊声,他快步跑过来,看到飞扬脸色铁青的抬着王猛走过来。他看了一眼王猛,一跺脚,向王小妮跑去。

  王小妮正扑在龙大姐身上哭泣,龙大姐背向上倒在地上,骇人之极的是,她的头竟被扭了一百八十度,双眼大睁,死不瞑目。

  陈漠南脑子嗡了一下,几乎站不住。他虽然经历了很多兄弟姐妹的丧生,却从未见过死得这么惨烈的情况。他强定心神,用力去拉王小妮。王小妮浑身瘫软无力,被拉起又坐倒,不停的抽泣。

  白俊海和高彦龙已经安置好楚天舒赶了回来。他们看到惨死的龙大姐也是被如电击一半,好久才回过神来。高彦龙终于拉起了王小妮,将她送回车上。

那十几具战友的尸体都被灵魂元素包裹,埋在厚厚的冰雪之下,不消几日就魂飞湮灭。灵魂收割者们征战一生,既无名利又无身份,甚至连死也有可能尸骨无存。可也有些灵魂收割者早已看淡生死之事,竟坚决要求如果战死就一定要以这种方式来安葬。人生本来短暂,名利更如浮云,何时出生乃父母所定,命运如何又有几人能够操纵?人的肉体本就是皮囊,早晚化作尘土,火葬、土葬、水葬、天葬都是葬,被灵魂包裹葬得干干净净又又何妨?更有幽默的战友打趣说,这种灵魂归葬的方式是有史以来最环保的葬法,如果有一天能被联合国组织认可,大家就可以开办一个国际连锁企业,既解决了死人与活人抢地盘的冲突,又节省了大量资源,环保、安全、操作方便,大家也不愁工作了。当时就有人反对道:“那你让现在的火葬场怎么办?岂不是帮了我们又害他们失业?

  白俊海将灵魂元素包裹的龙大姐托起,看了看周围,走到最高的原木堆上,金芒闪动,将两人才能合抱的原木切出一个长方形木槽,轻轻将龙大姐放入,推动原木上的积雪,将木槽盖住,随后召集白俊海、陈漠南、高彦龙、王圣哲和王小妮一起站在木槽前送别龙大姐,众人目光平静,大家双手交叉放于胸前,站成一排,一起轻声颂道:“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深施一礼,大家返身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