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四十五 厉家往事
北玄武2020-02-14 14:413,475

  老萨满  之四十五 厉家往事

  -------------------------------------------

  “往事多诡,一念之差就成魔”

  ---------------------------------------------------------------------

  马德胜开车逃遁,对车内的厉坚道:“老厉,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我还没看清来了多少人,你就叫我撤,我他妈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人,简直是落荒而逃!”

  厉坚嘿嘿一笑:“马爷,不怕你笑话,我老厉在江湖上这么多年,还能活到今天,最大的本事就是逃命第一,我要是说撤,那绝对是该撤了。你没有魅影看不出来,我可是感应的真真的,刚才那些点子,至少八九个,带头的是可是我的老相识,北派军师司马天云,有这个老狐狸在,我们很难讨得了便宜。”

  马德胜一惊:“司马天云,他怎么该死不死,这个时候出现了?”

  沈小军待眼睛睁开后,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司马天云。沈小军有点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睛才知道自己没看错。军师司马天云回来了,就站在自己面前。而一左一右扶住他的是两个陌生人,身旁竟还有一些不认识人,看样子都是来帮助自己的。

  他有一肚子的苦水和一脑子的问题要向司马天云倒出来,问明白。还未开口,一脸沧桑,明显憔悴许多,但眼神依然坚毅睿智,神情还是那么从容淡定的司马天云已经先开了口:“小军,先休息下,你辛苦了,我都知道了。”

  沈小军如释重负般轻轻甩开了两边人的扶持,站的笔直,对司马天云一抱拳道:“军师!小军没事。”

  司马天云道:“没事就好,老钱也没事,就是急的晕了过去,缓缓也就好了,张珂和柳眉也没事,放心。”

  沈小军忽然想起了司马南,他的性格一向很直,直接问道:“你侄子司马南,他,他投靠鬼影人了,还要强奸柳眉,把我们灭口,他现在人在哪里?”

  司马天云露出一丝痛苦和恼怒:“对不起大家,是我的管教失败,铸成大祸,这个败类已经被我们拿下了,您放心,他的所作所为一定要付出代价,我会给北派兄弟一个交待。”

  沈小军嗯了一声,表示赞同和信任,眼光又看向众人。司马天云赶紧介绍道:“这些都是南社的兄弟,知道北派有难赶过来支援,一会我们坐下了,再慢慢介绍。不急在一时。”

  沈小军从未和南社的灵魂收割者打过交道,见来的人足有十人之多,个个龙精虎猛,眼神坚定,显然是南社精英,也很欣慰,抱了抱拳,寒暄几句,南社众人也是纷纷招呼,大家一见如故,都不见外。

  沈小军和大家坐定,司马天云问起这一阵的情况。柳眉和张珂受刺激不小,尤其是柳眉,特别的尴尬,没参与会议就休息了。

  沈小军简单介绍了下这几天的情况,问起司马天云为什么突然消失的原因。司马天云长叹一口气道:“我和老赵等几个老兄弟有个约定,一旦北派遭遇重大劫难,我们几个里就一定要有人藏匿起来,联系灵魂收割者其他势力,也可以在暗中打探消息,查明真相,积蓄力量,反戈一击。上次北派重大劫难时,你们还没加入,那次几乎是全军覆没。是靠了老赵潜龙在渊,

  沈小军不解道:“这又是为什么?他厉坚在江湖上成名几十年,黑白两道都有势力,而且越做越大怎么肯听老赵的?

  司马天云哼了一声道:“厉坚,他,当年可是灵魂收割者一脉的顶梁柱,正宗的北派下一代接班人。”

  不仅沈小军大为惊讶,连南社来的兄弟也是纷纷的发出:“啊?哦?怎么会?不是吧?是这样?怎么可能?”等大为惊叹的词句。

  司马天云望着大厅的天花板,眼神变得古老而遥远,目光闪动中缓缓说道:“当年,上一代灵魂收割者领袖和长老在挑选接班人时,北派正选的人物并非赵天豪,而是赵天豪的师弟,我的师兄,厉坚。厉坚不但悟性高,本领强,而且大局观非常好,对灵魂收割者的发展也有明确的思路和想法,在江湖上人脉也极广,深得大家的喜爱和尊敬。当时我和老赵都对他佩服的很,我们三人也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好战友,感情好得很。哎,这个话说起来就长了,我长话短说吧。”

  司马天云点上烟,深吸了一口又继续道:“厉坚有一个大哥,也是灵魂收割者,比他大上十岁,论能力、见识、经验比我们三个人加起来还要强,但是他却不肯归入灵魂收割者一脉,独来独往,桀骜不驯,尤其看不惯上一代领袖和长老们的做法和做派,靠自己的本事也独闯出了一份天地,已有一代宗师风范。可能是他太聪明、太强了,太傲了,做事越来也偏激,越来越邪,研究的东西和涉猎的范围已经超出了灵魂收割者所能触及和控制的范围,甚至连虚空里的世界也要一探究竟,丝毫不听领袖和长老的劝阻。这个人无所顾忌,为所欲为,他释放出虚空中的恶魔灵魂为他所用,最后难以控制,终于惹下大祸,不仅造成了大面积的百姓伤亡,社会混乱,还险些使灵魂收割者一脉断绝。他的事最后还是靠了灵魂收割者拼死一战,甚至牺牲了上代一些元老、主力才最终摆平。而我和老赵、厉坚三人为了彻底了结此事,会同现在南社社长、东盟盟主和西帮的帮主,千里追击他大哥,历时几年,这其中的险恶和过程可想而知。厉坚本来是非常痛恨他大哥,以一种大义灭亲的态度来行事,可是在逐渐追查的过程中他也渐渐被他大哥所拥有的能力和见识所吸引,竟然暗中联系了他的大哥,导致我们功亏一篑,而且误杀了他大哥的家人。”

  司马天云说起这些时,手中的烟一口都没抽就燃到尾部,烟灰已经很长,再也挂不住终于掉到他的身上,他却浑然未觉,已经完全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我和老赵最痛心的就是误杀了他大哥的一家人,包括他的妻子和孩子,这完完全全是个误会,所以我们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

  司马天云长叹一口气,眼角已有些湿润,神情愧疚而痛苦,久久不能言语。

  大家都被这段曲折神秘、凶险离奇的往事深深吸引,也为司马天云的敢于说出自己的污点而感动,都没有人说话,大厅里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司马天云缓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扔掉烟蒂,又点燃一只,继续说道:“后来,厉坚的大哥虽然被重创但还是在厉坚的偷偷协助下逃走,也恨绝了我们。老赵和孙天恒提出以命换命,只要他大哥肯废掉他的能力,老赵和孙天恒就在他面前当场自裁,而我也是杀他家人的帮凶,也提出自断一臂谢罪。可是他大哥哪里肯信?再也没有出现。厉坚自从接触到他大哥那些邪门东西以后再也不能自持,经常偷偷专研,苦于不得法,难以掌握,担心境也渐渐起了变化,行事也渐渐走偏,我和老赵由于有愧于他的家人,也没敢过多阻止,以为是他受了打击,过一阵就能缓过来。哪知他越陷越深,最终犯了众怒,被灵魂收割者所不容。厉坚这个人为人圆滑,最善于见风使舵,表面上是一套,暗地里却做的是另外一套,但还是隐藏不住,被大家剥夺了接班人的地位。他在人前表示幡然悔悟,和我们依旧称兄道弟亲密无间,实际上却开始寻找新的出路,渐渐脱离了灵魂收割者。灵魂收割者本就不强留强求,来去自由,所以老厉的退出,我们除了惋惜外,也没多想。哪知他却自成一派,招收人马,号称是我们的旁支,在江湖上也尊我们为正统,偶尔也出钱出力,替我们分担压力,一开始名声还真不错。可那一切都是表面,他们在成了气候之后,就渐渐露出本来面目,成了一股黑恶势力,专门在和暗地里我们对着干,等我们发觉时已然来不及,也动不了他了。厉坚虽然已经成了黑道上的老大,但他表面上仍然不和我们撕破脸皮,张口闭口的赞扬我们,毕竟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我们东、南、西、北四大势力。最让人头疼的是,虽然很多事我们都断定是他们从中作梗,却完全找不到证据。再加上这几年他和政府联系紧密,如果我们硬来,恐怕还会被官方阻止甚至打压,结局恐怕好不了。好在我们也不是好惹的,他厉坚虽然是鬼影人老大,也不敢和我们正面开战,表面上的江湖规矩他还是得装,还是要自诩为名门正派。老赵和孙天恒给叫他来帮忙,他就算不给老赵面子,也不敢惹火了孙天恒。孙天恒是西北大豪,财力丰厚,和政府关系也好,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别人不敢动他,孙天恒却敢。所以老厉还是来了。”司马天云道。

  他还正要再继续说下去,就听一人插口道:“可是没想到,北派却遭遇白虎团的袭击,损失惨重,所以厉坚以为机会来了,趁着孙天恒势力不在近前,南社和东盟又鞭长莫及,想拿下北派。等孙天恒腾出手脚,但少了北派的支持,又在他厉坚的地头上,他就不怕了。”说话的这人正是南社的一个兄弟,他听到司马天云说到这里,已经分析出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司马天云点头,大声称赞道:“没错,正是此节,厉坚才敢下手。但是他还是没想到,西帮虽然不在近前,南社的兄弟已经不辞辛苦,主力尽出,来助我们抵御强敌渡过难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