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之六雪地血战(一)
北玄武2020-02-12 09:562,680

  老萨满之六雪地血战------------------

  “鲜血滴在白雪上,绝望和死亡呼啸着在北风中与魔鬼共舞。”

  -----------------------------------------------------------------------------------------------------------------------------------------------

  飞扬运起功力,召唤魅影,然后假装没有注意到两个人,忙着去救老板。

  老板还清醒着,开始大呼小叫起来,整个场面混乱不堪。

  很多小年轻见势头不好,纷纷逃离。

  和亮子同来的几个哥们开始给医院、给警察、给朋友打电话,但是都和晕倒的亮子保持着距离,生怕亮子再暴起伤人。

  飞扬从腰间的小包里掏出止血护命丹--云南白药里一种紧急救治外伤的药。飞扬抓起地上一瓶还没洒完的白酒,让老板就着酒把护命丹喝下去。

  伊图河镇很久没发生过这么大的事了--一下子伤了两个人。医生和警察很快就到了,把昏迷骨折的亮子和左肩插刀的老板都送到了医院。

  其余的所有人都被警察带到了公安局,也包括那两个一直没动过的人。

  刑警队长四十岁的年纪,一米七十多的身材,目光凶狠--那是多年的职业习惯。

  由于牵涉人员很多,案件调查在会议室进行。

  队长开始做笔录,旁边的队员用电脑记录,按个问。

  问话的抽烟,写笔录和记录的也抽烟,100平米的会议厅一会儿就烟雾弥漫,各种不同牌子的香烟味道加上众人呼出的酒气,实在是难闻。

  飞扬一直警惕着那两个怪人,他们坐在长方形会议室的角落里,都低头玩手机,看不清他们的面目,也很难猜测出他们的想法。

  魅影感应飞扬:这两个人的灵魂似乎没什么问题,除了灵魂的质量大一点以外,没什么特别。

  传说中,科学家测量出灵魂的重量是21克。飞扬却清楚地知道,无论大人和小孩的灵魂,都是大致一样重:500克左右。

  刚出生小孩就有半斤的质量是属于灵魂,所以灵魂对孩子的影响相对于成年人来说大了很多。这就是很少有成年人能感觉到灵魂的存在,而孩子经常能看到很多奇怪东西的原因。

  灵魂用特殊的方式和主人对话,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和自己的思想和心灵对话,或者认为是自己的第六感。有的人能够提前预感到危险的存在,其实是自己的灵魂在暗中提醒。

  灵魂通过人类来辨别是非,有着自己的观念和思维。灵魂通过特殊的方式影响自己的主人,同时也被主人思想和行为影响。善良的人可能有着邪恶的灵魂,邪恶的人可能有着至善的灵魂。

  一个人在做重大决策的时候,灵魂也总是参与。事实上,灵魂参与了这个人所做的每一件事,却未必能够影响这个人的决定。

  飞扬实在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有灵魂。

  宇宙的规则就是如此,无可改变。

  飞扬更加没法改变自己的灵魂--那个一根筋、自诩为宇宙秩序的维持者、无时无刻都可以干扰甚至操纵了他的魅影。

  飞扬的问询和笔录是倒数第三个做的,排在两个怪人之前。

  飞扬担心警察找他的麻烦,只是说了些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尤其隐瞒了他故意扭断亮子手臂,并砸晕了亮子的情节。

  队长例行公事的问完了,没有发现什么新线索,也无意发现新线索。

  轮到那两个怪人做笔录,飞扬刻意坐在他们侧面的位置,仔细观察这两人。

  这两个人一米七多点的身高,非常壮实。两人的脸色都是灰蒙蒙,单眼皮,小眼睛,四十几岁年纪,一脸的冷漠,目光隐隐透着阴冷。从外貌判断,像是蒙古人,而且是双胞胎。

  两个怪人走到队长那里,队长递了两根烟给他们,两个人摇头,表示不会抽烟。

  队长开始问话,两个人突然用手语表示他们是聋哑人。飞扬这才明白,怪不得他们会有那样的表现,原来他们听不见。

  飞扬又留意他们的双手,双手的骨节上都有厚厚的老茧。飞扬心里一动,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也同样在骨节上有老茧。这表明,这两个人会武术,或者会拳击和自由搏击。

  聋哑人练武术?不太可能。看他们的老茧,至少也有十几年的功夫。

  飞扬决定试探他们。

  他故意大声说:“原来是两个聋子,我说呢,里面闹得一塌糊涂,这两哥们头都不抬一下。”

  飞扬话音一落,他敏锐的观察到,其中一个人的眼神下意识的像飞扬那里瞟了一下,只是一下下。

  飞扬继续加码,大声说道:“我看聋哑人总是脾气古怪,心里多少有点变态的,队长啊,你别问毛了他们,他们煽你两巴掌,打完就装疯卖傻,打了白打啊”。说完了还故意阴阳怪气的笑了两声。

  他话音刚落就糟到旁边的年青人的鄙视,纷纷指责飞扬。队长也骂道:“他妈勒逼的给我一边呆着去,就你事多。”

  飞扬马上知趣的不再言语,但眼睛紧紧盯着两个人。

  飞扬注意到在他说话的时候,一个人狠狠咬了咬牙,腮部肌肉动了几下;另一个人紧紧抓住椅子的扶手,手已经握得发白了。

  飞扬基本可以断定,这两个怪人绝对有鬼。

  问完了话,大家纷纷离去。

  飞扬真是吃没吃好、睡没睡好,也没心情再吃饭,出了公安局,径直回家。

  才走了十几米,飞扬就发现这两个怪人在后面一直跟踪他。

  飞扬边走边想着怎么摆脱他们。

  由于经济发展不起来,这里的环境没大变化,布局和十几年前差不多。

  小镇是伐木开山建成的,北高南低,有很高的倾斜度。

  飞扬向原来北面劳动局的方向走去。

  劳动局是一幢独立楼房,在小镇的最北边。绕过劳动局,后面是一排废弃的木工厂,木工厂后面就是山边了。山边有一些靠山住的居民种的地,主要是种些土豆,老百姓把那一片叫土豆地。

  在早些年,一些很小的孩子夭折,按东北风俗不能下葬深埋,家里人就做一些小一点的木头棺材,摆放在山边。

  土豆地附近就有几排这样的小棺材。这一片小棺材地是进北山的必经之路。

  飞扬小时候进北山每次都心惊胆颤--那些小棺材的盖子全都是打开的!

  镇里总是有人传说死掉的小孩活了过来,跑到了山里。

  在山里采蘑菇和蓝莓的人要是看见有小孩蹲在地上哭,就要大喊:“死孩子,死孩子,赶紧回去!呸!呸!”然后飞跑回家。

  过了很多年,飞扬才想明白:镇里更大一点的淘气孩子为了练胆,把小棺材都撬开了,然后故意编故事来吓唬人。

  ---------------------------------------------------------------------------------------------------------------------

  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最多一个小时,天就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