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四 牛骨的秘密
北玄武2020-02-14 14:043,091

  老萨满之四牛骨的秘密-------------------------

  “无形的长索从远古飞卷而来,紧紧地勒进了现实的脖颈,把它吊在了半空。”

  ------------------------------------------------------------------------------------------------------------------------------------------

  飞扬大惊,表面上有说有笑,心里却暗暗祈祷:“老同学们,老哥们儿们,你们千千万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宝音两口子哪里知道飞扬心中的忧虑,继续和飞扬聊得热火朝天。宝音的女儿,又拿起了笔和本子,翻开看着飞扬画的东西,认真的在野兽之眼的标记上涂抹着,飞扬又不好阻止,

  也只能假装没事发生。他对虚空中的魅影强硬的说道:“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灵魂的事情你必须先缓一缓,暂时没危险就不要发动,要不我和你一刀两断!”

  魅影在虚空中沉默了半饷,飞扬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表情也没有刚才那样自然。

  他暗自催促魅影,叫它赶快决定。

  魅影终于表态,它退到了房间的角落里,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低头不语,算是默认。

  飞扬松了口气,可他也知道魅影就是见佛就拜的主,早早晚晚是要插手,却又如何是好?

  正没奈何间,小女孩举起本子给大家看:“你们看,我画得好不好?”

  飞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赫然看见,,在野兽之眼标记的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四个方向上,小女孩整整齐齐的又写了四个蒙古文字!

  飞扬终于不淡定了,抓起小女孩问道“你怎么会画这个?告诉飞叔叔,是什么意思?”

  宝音和金瑞都吓了一跳,金瑞拿起了本子看了看,满脸的疑惑:“乌兰,你画的是什么啊?”

  宝音也抽过去看:“这,这是……苍狼。。再现……冰冷。。冻结。。不会。。江河。。血染。。土地?什么意思?”

  飞扬浑身一冷,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

  乌兰说:“这个是奶奶的牛骨头上画的,我经常看见的。”

  牛骨头,又是牛骨头,那就和老蒙古一定有联系,和宝音也一定有莫大的关系,和金瑞也脱不了干系。

  好诡异的一家人。

  宝音在冻死之前,一定没问题,但是死而复生之后,到底在这家人上发生了什么事?将来又会发生什么事?飞扬的心中全都是谜团。

  突然,魅影突然眼中红芒暴射,意念中传话给飞扬:“金瑞的另一个灵魂出来了,要进入宝音体内。是个人的灵魂,是个古代人。”

  飞扬转念间告诉魅影,不要阻止,看看它到底要干什么。

  魅影在虚空中也可以隐去身形,除非主动现身,其他的灵魂也看不到。

  魅影双眼死死的盯住了宝音。

  宝音突然低下头去,半天没有说话。飞扬看不到他的脸。

  飞扬佯装一切都没发生,继续问乌兰这个标志的问题。

  乌兰天真烂漫,自顾自的前言不搭后语的描述了一遍。大概就是小孩子爱翻翻东西,翻到了这个牛骨头,觉得很好玩,虽然不太认识蒙古字,但是乌兰喜欢画画,觉得上面的图形和文字好玩,没事就照着画。时间一长,自然也就把牛骨头上的图形和文字记得清清楚楚,很轻松的画了出来。

  飞扬继续问乌兰,还有什么好玩的,要考考乌兰的记忆,能不能把牛骨头上面的东西全画出来。全画出来有大红包。

  利益面前,人人平等。乌兰一听有奖励,马上兴致就来了。她兴奋而又郑重其事的拿起笔,继续在这个A3尺寸的笔记本上画了起来。

  幸好,飞扬把标记画在了正中间,其他很多空白处都可以画。

  很快,乌兰就画出了十几个蒙古文字,又在纸上开始划线,画点,看着有点像地图。

  飞扬和金瑞都屏气凝神,专注的看着乌兰在画。

  沉默了许久的宝音,突然抬起了头,双目中隐含着一种不可捉摸的杀气,他声音低沉:“乌兰,别画了,我们该回家了。”

  “回家?这不是刚来吗?咋回事?”金瑞有点懵。

  乌兰则根本不理宝音,一定要把红包拿到手。

  宝音有点急躁,“吭。。走吧!吭……他还没休息吭。。好,晚上。。吭……再来。吭……”

  这种现象,就是民间俗称的“鬼上身”。也就是说,现在宝音,已经完全被那个灵魂控制住了。

  金瑞以为宝音身体有什么问题,关切的问:“这是咋地了,说话‘吭哧瘪肚的’,气不顺呐?”

  宝音挥了挥手,表示没事。

  他猛喝一口酒,低下头去,好像被酒冲到了。

  这个动作在飞扬眼里,完全是掩饰:掩饰“它”的思索,“它”正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做?

  飞扬在不动声色的观察宝音,并且密切关注乌兰的进度,万一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能记住多少牛骨头的信息,是解开这个诡异事件的关键。

  金瑞在拍着宝音的背,埋怨他喝酒急。

  乌兰聚精会神的画着图案。

  “宝音”在想着对策。

  魅影死死盯着宝音,似乎随时都会出手。

  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家庭小聚会,隐藏着玄机、杀机。

  飞扬的手心开始冒冷汗了。

  “宝音”似乎缓过了酒劲,抬起头,脸上堆起了笑意。宝音说道:“我才想起来,从家的出来的时候没关电磁炉,别着了火。”

  借口!飞扬暗想。

  “妈呀,我咋记得你关了捏?!别吓唬我。”“你确定不?”金瑞紧张了。

  “肯定没关。”宝音道。

  “这败家老爷们,你可长点心吧!走,走,你赶紧回家。我在这再待会儿。”金瑞道。

  “一起走,他没休息好,晚上再来。别画了!”“宝音”的口气丝毫没有回旋余地。

  飞扬只好说:“那赶紧回去吧,晚上一定过来,飞叔叔先给你红包,晚上再补画。”

  乌兰执拗的说:“就差一个白杨树了!说着开始加快速度,画了一棵非常潦草的树。

  金瑞也急了:“乖啊,别画了,晚上一定来。”说着开始给乌兰穿外衣,准备走了。

  飞扬则赶紧掏钱包红包。

  “宝音”也不推辞,接过来转身就要走,顺势拿起了飞扬的本子。

  飞扬闪电般抓住本子的另一端,满脸笑容:“别拿走,我怕你晚上不来了,我还没喝好呢。”

  “宝音”用力回扯,没扯动;飞扬也用力想把本子抽回来,也没有抽回。

  飞扬感觉到“宝音”的力气出奇的大;“宝音”也吃了一惊,没想到飞扬的手力如此强劲。

  四目相对,“宝音”双眼中似要炸出火来,飞扬脸上笑着,眼睛却像鹰眼一样发着光。

  “拿这玩意儿干啥,赶紧走啊,快点,乌兰,穿衣裳。”金瑞无意中解了围。

  “宝音”不再坚持,喉咙中哼出几个。。吭。。吭。。的声音,拉起乌兰扭头便走。

  一家人出了门去,金瑞和乌兰笑着告别,宝音却先走了。

  飞扬仔细观看乌兰的画,发现乌兰真是个小天才。画的非常写实,每个字都工工整整,线条流畅,比例非常好。飞扬把本子靠在墙上,远距离观察。

  只见标记周围还分布着很多蒙古文字,背景是一副古代的地图,有山川,河流,有房屋--房屋的形状是蒙古包,一共有十八个。一条河流蜿蜒穿过整个地图,向北流去。在河流上游的地方有许多支流,其中一个支流的曲折处画了几笔未完成的图形,应该就是那棵潦草的白杨树。白杨树和支流曲折处在整个地图的东南方,周围全是山峰。

  飞扬仔细的观察着这个地图,越看越觉得熟悉,他忽然跳起来,大喊一声:“靠,这是伊图河!”

  飞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凭他的经验判断,这幅地图描述的信息,绝对不是现在伊图河。

  如果没猜错,这幅图最初绘制的年代应该在蒙古人崛起与草原之前。

  孛儿只斤,成吉思汗,黄金家族,要比这个地图晚了几百年。

  那个时候的蒙古人,还没有完全形成自己的民族,他们和其他地域相近、风俗大致相同的部落杂居在一起,在学术界,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把这个少数民族称作柔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