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一 标记与噩梦
北玄武2020-02-12 09:562,445

  神创造了宇宙,还是宇宙创造了神;或者,宇宙就是神,神就是宇宙。

  宇宙物化的让人感知,于是它存在。

  神在信仰的内心深处,于是他深深的存在。

  只有灵魂,真的有灵魂么?

  人们看不见自己的灵魂,也就不相信灵魂的存在。

  但是,不包括所有人。

  飞扬,自由撰稿人、武术教练、某大学客座讲师、神秘学学者。

  而他的真正职业,是收割灵魂。

  如果你相信人真的有灵魂。那么,飞扬就是灵魂的收割者。

  他们来自宇宙中的一个神秘空间,他们从事着让迷失的灵魂找到归途,或者失主之魂归于灵界的维和工作。

  飞扬的魅影,那是一个灵魂收割者的灵魂,只有灵魂和飞扬本人能看见的灵魂。

  灵魂收割者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它是灵魂的终结者,冤魂恶灵的噩梦。

  老萨满“震耳欲聋的黑色战鼓响起,伴随着神秘邪恶的黑暗咒语。那穿越时空的灵魂,凶猛地扑面而来,在代表着罪与罚的死亡战神面前,人类不堪一击。”

  ------------------------------------------------------------------------------------------------------------------

  12月19日,风雪呼啸的北国国道上,飞扬开着JEEP牧马人驶向自己的故乡—大兴安岭深处的小山村——伊图河镇。

  伊图河系蒙古语,意为清澈见底的河,海拔733米,地理位置在内蒙古大兴安岭西北坡,东经121°32′32″,北纬50°39′22″的原始森林腹地,她是额尔古纳河的支流。蒙古人的祖先,曾在这条河里打渔饮马,清洗战刀上的血迹。

  蒙古人最初的文明是信仰萨满教,后来改为信奉藏传佛教。萨满教中很多传统、习俗、神秘的仪式、古老的传说,却保留了下来。在内蒙和东三省,至今仍有极少数不为人知的老萨满在延续着祖先的传统:通过神秘甚至黑暗的仪式,响应着先祖的召唤。

  在故乡,飞扬已经没有亲人。他这次回去是受《神秘》杂志的约稿,撰写一篇关于大兴安岭少数民族招魂仪式的文章。

  飞扬的第一站,就是自己的故乡伊图河。

  可是他不会想到,在那里,他经历了一场来自远古的噩梦。

  老萨满 之一标记与噩梦那谜一般的所在,黑暗冰冷。在那片阳光不能照射的深处,远古的幽魂正在伺机而动,随时准备着对迷路的孩子大开杀戒。

  12月19日21:35,飞扬到了伊图河镇。

  零下44度的严寒,使本来人烟稀少的小镇街上更是没有行人。整个空间飘起了雪雾,寒雾迷迷茫茫在不很明亮的路灯光芒下,随风滚动。从车窗费力向外看出去,挣扎入眼的只有静默的房屋,空荡的街道,毫无生气。

  “比起十年前,这里更加没有生机。”飞扬心中暗叹。

  飞扬的目的地是一所九十年代空房子,那是家里始终保留着的时光很久远的居民楼,即使多年无人居住,物业和暖气费仍然在缴。

  房子在一楼,打开单元门,楼道漆黑一片。飞扬打亮手电,掏出钥匙打开生锈的房门。开门的声音有些大,楼道中不灵敏的感应灯终于亮了。

  飞扬突然看见门口右边墙壁上刻着一个古怪的标记:几个蒙古文字围绕着一只野兽的眼睛。飞扬周身一震,盯着这个标记半晌缓不过神来。他仿佛记得,有一本很古老的蒙古秘籍中出现过这个标记,代表的意思已经不记得,但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用得上的。

  而更为诡异的是,这个神秘而古老的标记为什么会刻在这个很多年无人居住,并且和蒙古族毫无关系的自家门前?

  飞扬用手机拍下了这个标记,又盯着它看了很久,理不出头绪。

  旅途的疲惫战胜了惊奇,飞扬打了个哈欠,走进去,关上房门。他连打扫的心思都没有,脱下外衣,简单的洗漱了下,从衣柜中拿出被子,钻进去准备入睡。

  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巨大的耳鸣声,嗡嗡的声音充斥着大脑,让他心烦意乱,却又无可奈何。

  旅途劳顿,加上温暖的被窝,飞扬终于进入了梦乡——他躺在山顶的树林中,听着松涛阵阵,看着秋天的云缓缓地被风吹走。

  一阵轻快地脚步声音传来,他扭头看过去,那是飞扬的同桌女孩。梳着两个大辫子,右手拿着刚摘的一把蓝莓,背对着他走过来,缓缓地扭过头。

  没有眼睛?女孩的脸上没有眼睛?随着扭头的幅度,他也看不到女孩的脸上有鼻子,没有嘴,没有,什么都没有!

  女孩的头几乎扭了180度,他听到了女孩颈部“咯咯”的骨头响。

  女孩向他靠近,“她”在笑,幽怨的笑,那不是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她”是没有嘴的,幽怨地笑着,终于蹲在飞扬的身旁,背对着飞扬,用没有五官的头“看”着他。

  飞扬不能动,浑身没有任何的生理反应,如同死了一般。只能盯着这张没有五官的脸。

  脸上什么都没有的女孩缓缓地低下头,颈部“咯咯”地响着。

  那张脸上虽然空无一物,却在皮肤上有一个浅浅的图形,覆盖整张脸。“她”缓缓的把头向后仰着,慢慢贴近飞扬。两张脸的距离太近了,像要亲吻一般,使得飞扬无法完整看到整个图形。

  他感觉到全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那脸慢慢变成灰蓝色,眼睛的地方开始向外凸起,鼓出了眼睛的轮廓,突然猛地睁开双眼,血红双眼放射出诡异光芒。

  ……

  飞扬感到脖子被冰凉的硬物压住,越压越重,他大口地呼吸,却仍然喘不过气来,就在快要窒息的瞬间,身体有了感觉,他用力推开硬物,坐了起来。

  梦中惊醒,睁开双眼。

  灯,还是开着的。飞扬看到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灰蓝色的脸,没有鼻子和嘴,没有耳朵和头发。而这已经不再是梦境,那个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事物,活生生站在飞扬床前。

  它,就是飞扬的灵魂——魅影。

  全身灰蓝色,身体修长而又健壮,有着和人一样的四肢。魅影有一双血红色的双眼,双手是两把看上去极具杀伤力的弯刀,散发着灰蓝色的灵气,闪耀着冷冷的寒芒。

  魅影无需语言,他们用感应交流。

  魅影知道飞扬在做恶梦,于是从身体中分离,压住飞扬的脖子,用窒息的办法,叫醒了飞扬。

  魅影血色双眼看着飞扬,眼中满是嘲笑。

  飞扬大骂一了句“我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