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三 死而复生
北玄武2020-02-12 09:563,227

  老萨满 之三 死而复生-----------------------

  “那不存在的出现了,那该远去的回来了。在永恒的宇宙里,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不必惊慌,面对黑暗吧。”

  -----------------------------------------------------------------------------------------------------------------------

  飞扬穿好衣服,打开了没有门镜的房门。

  这个人第一眼看过去的感觉是陌生,再看,又似曾相识。

  来人并没有说话,只是略显紧张,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飞扬,似乎希望飞扬做出他想要的表情和动作。

  飞扬敏感的捕捉到了对方的心思,但他猜不出来人想要他作何反应。他只好再看下去。

  大概只有几秒钟,飞扬大脑中电光火石的蹦出了一个人的信息,他心中先是一喜,接着是一怔,再一次电光火石的信息闪现在他的脑中,他心中猛地一震,无比惊恐,然后是一片空白。

  一片空白的大脑让他在接下来的几秒钟里身体完全失去任何反应,如同梦魇一般。这几秒种似乎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刻,他潜意识里想要跳起来,而身体就像被点了死穴一样,无法动弹。

  魅影感应到他身体和心灵的巨大变化,它闪现出来,在虚空中狠狠的拍了飞扬一下。

  这一下就像开启了电门,飞扬大叫一声向身后跳去,直挺挺的摔倒在地,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个人,大张着嘴,吸了满肺的空气,却呼不出来,瞬间窒息。

  飞扬的大脑却开始思考,他认出了来人,这个人是宝音呼斯楞,他的高中同学,曾经是他最好的朋友。可是,可是,飞扬无比分明、清清楚楚、万分肯定地记得,在高三那年冬天,宝音呼斯楞出去玩雪,掉进了雪窟窿,被冻死了!

  宝音呼斯楞看着飞扬被吓得半死的样子,既歉疚又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带着浓厚的东北乡音:“我没死……”死字,拖得很长。

  虚空中的魅影也暗自提醒他,这个宝音呼斯楞千真万确的是个活人,先不必惊慌。

  飞扬大脑中又是几秒钟的空白,开始慢慢的恢复理智。

  “你,你是宝音?你不是死了么?”飞扬觉得自己是在梦中说话。

  宝音开始叙述他那离奇的经历:“我后来在拉到火葬场的路上又缓过来了,咱这不是没火葬场嘛!得拉到牙克石,我爸开着财务科科长的车把我房后座上了,一路哭一路走,车里还开着空调,我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活了,把我老爹吓得半死。具体的我慢慢给你唠!鬼有大白天出来的吗?一会儿我媳妇儿带着我闺女也过来,咱哥俩先喝点,先透一透。(透一透的意思就是早起来就喝点,让胃部适应了酒,然后这一天基本上就是喝了,只有关系特别好的兄弟,才能有这种状态)。宝音说着就把海拉尔纯粮又称“闷倒驴”的酒从大衣口袋里拽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去拉飞扬起来,飞扬却蹦起来,倒退很远,进了房间,双眼死盯着宝音。

  宝音也不介意,他嘴里不停的说着:“别怕,别怕。”缓缓的慢慢接近飞扬,脸上有着善意的笑容。看看距离合适了,他伸出了右手。

  飞扬还是死盯着宝音,懵懵懂懂的也伸出了右手。宝音主动握住了飞扬的手,一个健康成年人应有的体温从手中传递到了飞扬的神经末梢,飞扬这才相信,这个宝音,确实是个活人。

  毕竟飞扬经历了太多诡异的事情,他镇定下来的时间要比常人快得多,经过了这几分钟的恐慌期,他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飞扬拉了把椅子,示意宝音坐下。他顿了顿,也拉了把椅子,和宝音面对面坐着。

  两人一落座,宝音的烟就递了过来,飞扬接过来,宝音就给他点烟。自己也点了一支。

  烟吸到了肺部的最深处,再吐出来,飞扬完全恢复了常态。

  两人互相端详着:彼此的变化不是太大,除了脸上多了点成熟的味道,其他的还和小时候一样。扑面而来的亲切感很快就流进飞扬的内心,恐惧和惊异的感觉在心中很快融化掉了。

  魅影早在虚空中,双眼红芒闪烁,用意念和飞扬交流:“人,没有问题。但是,他的灵魂早就不在了,我看不到他体内有任何灵魂的痕迹,应该是很久之前就不存在了。”

  飞扬心里一惊,表面不动声色。

  他问道:“宝音,那个冬天到底出啥事了,都说你是死了,我虽然没亲眼看到,但也相信了。我那年去大庆过完年,就上沈阳补习美术去了,后来很多年也没回来,回来两次也没见到你,也没人提起你,都挺伤心的,你到底……”

  飞扬说道这里停顿了下,等着宝音的答案。

  宝音说:“这事吧,还真他妈邪乎,我爸呢,在内年冬天吧,认识了个老蒙古,(老年蒙古族人)不知道是哪个林业局住的,反正不是单位上的(没编制的社会人员),老蒙古就在咱们这一大片的老林子里打猎,打到哪算哪,完了呢,就到咱们这了。他吧,也是点背,给狐狸和黄皮子下套儿,蹲了几天也没套着,结果碰到猞猁了,哎呀,给抓的呀,差点没抓死。真好赶上我爸也上山套黄皮子、旱獭啥的,给碰上了,就给救了。就这么的,在我家住了半个月,正赶上我出事。老蒙古就跳开大神了,说我可能还能缓过来,在炕上放了一天,身上画了一堆符号,说不能烧,就穿戴好了,带着走,越远越好,差不到第三天就缓过来了。活了之后三年不能回来,只能和家里人说,外人不能说。给我妈气得,差点没拿菜刀砍那老头。我爸也就说试试吧,就给我裹严实了,拉着我开车去牙克石,要是没缓过来,就直接烧了。你看,还真邪乎,就活了!过了几年我在牙克石体师毕业又分配回来了,给伊图河人吓得够呛,老有意思了!”

  飞扬见过很多诡异的事情,但是死而复活的事还是第一次经历。他判断宝音说的是实话--看他两眼放光、手舞足蹈的表情,还有那只有朋友间才会表现出来的语气和感情,就知道不假。飞扬想到这次的工作正是来写少数民族招魂仪式的,而这,不正是活生生例子!?

  飞扬马上问道:“那个老蒙古后来去哪儿了?”

  宝音又点了一支烟,无比兴奋的继续说:“在我走的当天,老蒙古也走了,不知去向,也再没联络,就是留了一根挺大的牛骨头棒子(牛大腿骨),上面画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妈看着讨厌,扔炉子烧了。第二天倒炉灰的时候发现牛骨头棒子还是好好的,觉得这个事可能有转机,也就把东西洗干净放好了。我妈就等我复活的消息,还真是等到了。”

  飞扬心里一动,正要问话,敲门声又想了,宝音拉起飞扬去开门:“我媳妇儿来了,你看看吧!”口气中都是得意。

  飞扬打开门,又被吓着了!

  门外站的是飞扬的老同学和她的女儿,老同学现在的身份是宝音的媳妇儿,也是他梦里那个没有脸面的老同学!

  看着飞扬惊讶的表情,金瑞,也就是宝音媳妇儿,炸出银铃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吓着了吧,当年你没走的话,我没准是你媳妇儿呢!”

  宝音笑骂道:“这老娘儿们,说点啥呀!赶紧进屋!”

  飞扬也不禁莞尔,用东北话说:“别扯了!你当年就是看上宝音了,不愿搭理我,我不是伤心了才走的嘛!咋滴,这么多年了,还想忽悠我啊!”

  三人一阵大笑。金瑞说:“快!闺女,叫飞叔叔”。

  飞扬这才注意,一个六、七岁,穿着红色羽绒服,面目和她母亲长的一模一样,一个小美人胚子。这个可爱无比的小女孩,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仰着头看着他。

  小女孩开朗的叫道:“飞叔叔,新年快乐。”

  飞扬笑道:“哎呀,新年快乐,小宝贝,这么早就要红包了。”

  “这孩子,会数数吗?一月才过年呢,你这招跟谁学(读:XIAO,二声)的?” 宝音笑道。

  大家进屋坐下,打开俗称“闷倒驴”的海拉尔纯粮,这就开喝了。

  暖气,烈酒,久别的喜悦,说不完的回忆。

  小女孩上窜下跳的,一会儿扑到妈妈怀里,一会儿做到爸爸腿上,后来直接打开飞扬的电脑,玩起了蜘蛛纸牌。

  热闹的气氛充满了房间,飞扬也开心的不得了。

  只有魅影不合时宜的不肯回去,停在半空,血眼不带一丝感情的盯着金瑞,飞扬心里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飞扬意念里询问魅影有什么异常,魅影冰冷的声音答道:“金瑞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一个是她自己的,另一个……已经存活了几百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