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之十五黑曜石匣(一)
北玄武2020-02-12 10:012,701

  老萨满之十五黑曜石匣-----------------------

  “不要发掘消失在历史中的历史,切勿惊扰沉睡在黑暗中黑暗。”

  ----------------------------------------------------------------------------------------------------------------------

  时近傍晚,大家也有些疲惫,老赵提议大家休息下,什么事情都到明天再办。

  从两个怪人兄弟身死到狼魂们全军覆没,蒙古战魂集团一直就没翻过盘。他们暂时摸不清飞扬这里来了什么人,绝对不会再仓促做任何事。

  飞扬提醒道:“冰河中秘密还是要尽早起出来,可能对整个战局有极大的帮助。”

  “不急,明天再去,战魂搞来搞去还不就是派出杀手和战魂么,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了啊。”王圣哲有点撑不住了,一米八的大个子,体重又大,这一阵吃没吃好睡没睡好,一旦饥饿和困乏找上来的时候,确实没什么斗志和行动力了。

  老赵也点点头说好。叫飞扬去弄点吃的,顺便也给老厉弄一份。

  飞扬正要出去,突然想起北山上那件事,转身对王圣哲说:“还是你去,找个馆子多带点菜回来,开车去,要不就凉透了。我不方便出门了。”

  王圣哲极为不情愿,却无可推脱,懒洋洋慢吞吞的起身出门。

  他先发动车子热车,然后去敲老厉车子的车窗。

  老厉的车子实在是太扎眼了,小镇里还没来过这么好的车,几个小孩子围着车摸来摸去,翘起脚向车窗里看。车窗贴了膜,什么都看不到。

  甚至还有一些楼里的住户站在不远处低声议论着这是什么车。

  王圣哲想到老厉的所作所为,马上堆起笑脸哄孩子们离开车子,也颇费了一番口舌。孩子们一离开,附近的大人也不好意思再盯着看,也纷纷回家。

  王圣哲看了四周无人,就态度谦恭,轻轻地敲了几下车窗。

  车门拉开了,一个二十几岁的美女就坐在门边,瓜子脸,皮肤很白,长发挽起,水灵灵的大眼睛含着笑意,歪着头看着王圣哲。

  王圣哲一愣,没想到老厉车里还有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还是美女先开声:“圣哲兄,给我们弄点吃的,顺便给我们找间酒店吧,天这么冷,快要冻僵了啊,我可不敢出去呢。好不好?”

  王圣哲忙不迭的点头称是,他向老厉一点头,准备拉上车门,眼睛余光处突然看到坐在老厉身边的那个司机。

  那人所在位置的光线不好,完全隐没在黑暗中。若是不注意,真的会以为那只是什么事物投下来的黑影而不是一个实体。

  王圣哲和那人对了一眼,心中一紧,好像瞬间被一道黑色的小箭射中心房,接着有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顺着血管流向全身。他马上拉上车门,收住心神,快步离开。

  他暗中感应他的魅影,铁手。

  铁手告诉他,那个女孩和司机的灵魂完全正常,就是普通人。王圣哲松了一口气。坐上了路虎车,打算去买吃的。

  这个小镇实在没什么像样的酒店,最好的就是招待所。

  王圣哲找了一个三层小楼带饭馆的招待所,看了看最好的房间,交了三天的房费,又在楼下饭馆炒了菜,一份带回来,并告诉老板还有一份马上有人来吃。

  到了飞扬家楼下,王圣哲和那个美女交代好了相关事宜,拿着菜进了飞扬家。

  “你买酒了吗?”飞扬问王圣哲。

  “我操,没想起来,我马上去。”王圣哲一说喝酒就来了劲,快步出门,一会儿就在外面的小店买回了三瓶泸州老窖。

  老赵一看,直摇头:“到了这里喝什么泸州老窖?海拉尔纯粮不是好得很?”

  “啊……那……我再去换?”

  老赵说算了吧。王圣哲却径直去换酒了。

  一夜无话。

  -----------------------------------------------------------

  按照事先约定,上午九点多,老厉三人和老赵三人两部车,开往牛骨地图上标记的地方。

  晨雾还未散去,太阳也刚刚爬上山,这会是一个好天气,却要去做偷偷摸摸的事。

  飞扬一路都不怎么想说话。

  王圣哲似乎没睡好,坐在后排打着盹。

  只有老赵精神饱满,饶有兴致的看着快速闪过的风景:道路旁边是一片被雪覆盖的小面积草原,稀稀拉拉的有几棵挂满了雪的柳树,在荒野晨风的吹拂下轻轻摆动;过了这片草原就到了一片坟地,竖着木质的墓碑,黑色的字体已经被雪覆盖,隐隐透出一些笔画,它们静默在寒冷的空间中与大山融为一体;车子一拐,上了一个岔道,又是一片草原,几个冰冻的小水泡周围长着半人高的荒草,点缀着这一片白茫茫;又走了几公里,道路左右两旁各有一棵十几米高的半截粗壮松树,不只是天雷还是飓风折断了它们。

  路过这两棵半截高大松树时,飞扬放慢了速度,视线在它们身上停留了片刻。飞扬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在夏天看到他们的情形:高大的半截松树不仅没有死去,反而生命力极为顽强,在断裂处下方四周长出了很多小的枝杈,像巨人身上伸出一些向天的小手,枝杈上郁郁葱葱,有喜鹊站在枝头欢快地歌唱。飞扬不知道他们活了多久,又经历了怎样的磨难。他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在它们身侧穿过,听见风声吹动树枝的声音,小小心中充满了对自然地崇拜。

  就是那个夏天,飞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它们。

  再次重逢,却是寒冬腊月。

  它们依然矗立那里,迎风而立,挺拔健壮优胜当年。

  飞扬心中叫了一声好,加大油门,向目的地驶去。

  -----------------------------------------------------------------

  飞扬停了车。老厉也跟着停了车,司机下来开了车门,扶老厉出门,车里的美女没下车。老厉就就像个雪天出来透气的老黄鼠狼,缩着脖子,双手插在袖子里,仰头吸了口空气,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放眼望去,路左边是一片大山,路右边一片草原,草原尽头就是冰冻的伊图河,草原中间有一个白桦树,旁边有几个被雪覆盖的小土丘。

  飞扬把地图拿出来仔细对照,确认无误,点头对老赵说:“就是这里。看那棵白桦树就是标记,对着它直到河边,河在那里有个转折,如果地图准确,我们想要的,和他们想要掩盖的就藏在那里。

  老赵点点头,低声说了句:“小心,土丘后有十几个人和灵魂,白眼已经探测到了。”

  王圣哲马上抽武器,那是一枝可伸缩的警棍,却被老赵一把按住,示意他不要打草惊蛇。

  飞扬问老赵:“他们看来早就埋伏好了,就等我们入套呢。”

  “不会,对方可能是来起走秘密的。要是他们知道我们要来,肯定不会就这么几个人,我评估他们的战力一般,不够我们打。”

  “怎么不会?昨天晚上狼魂全军覆灭,他们肯定做了部署,布下圈套了。”飞扬反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