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之十成长的代价
北玄武2020-02-14 14:063,230

  老萨满之十成长的代价----------------------

  “他好奇的推开窗户,兴奋的走进了那片森林。夜幕降临,迷路的孩子在黑暗中惊恐万状。”

  -----------------------------------------------------------------------------------------------------------------------------------------------

  22:32,宝音来了电话,问飞扬吃了没有,要不要再来点夜宵,大家再喝点。

  飞扬婉言谢绝,说要写点东西。

  这个晚上注定不寻常,他要等王圣哲,更要详尽的策划下一步怎么走。

  23:15,王圣哲来了电话,叫飞扬去接他。

  飞扬起身,开车向西,去十几公里外的国道出口去接应王圣哲。两人在紧张的气氛下见了面,表达了问候,确认了没有跟踪的迹象,一前一后开着车来到了飞扬家里。

  -------------------------------------

  王圣哲迫不及待的问起了飞扬的情况,当飞扬说道如何干掉那两个魔神般的灵魂时,王圣哲激动地双眼放光,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把飞扬弄得很是恼火。

  王圣哲听完了讲述,异常兴奋,在他眼里,飞扬的魅影是神一般的存在,是无敌的战神。他幼稚的认为,只要和飞扬在一起,一定能够杀的鬼魂集团片甲不留,从此自己的大名和事迹将传奇的在灵魂收割者圈子里广为流传。

  飞扬掩饰不住的鄙夷在眼睛里流露出来,他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不怎么想搭理这个愣小子。王圣哲也看出来了,有点不好意思,讨好的笑着像飞扬要烟抽。

  飞扬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有点不耐烦:“怎么连烟都不带?你不是号称---不带命也得带着烟,不抽烟也不能抽200块一盒以下的烟吗?怎么命带来了,烟没带?”

  王圣哲脸红了:“飞扬哥,我这不是走得有点急,再加上四处逃命,没来得及买吗……明天,天一亮我就去买,《好猫》,3000一条,我买几条,咱哥俩先抽着,嘿嘿。”

  “少废话,这里是大兴安岭深处的小镇,哪里有《好猫》卖,就芙蓉王,30一盒,爱抽不抽。”飞扬更加不爽。

  王圣哲也不再废话,拿起烟就抽,一面抽,一面打量着他们的两个的魅影--飞扬的魅影身材修长,浑身灰蓝色,双手如刀,双目血红;王圣哲的魅影身材壮硕,肤色灰黑,双目发出褐色的光,两只手与人相似,也是五只手指,粗大有力。

  两个魅影在空中站着,一言不发,却在暗自交流发生的情况。

  王圣哲讨好的对飞扬说:“您看,你的灵魂多帅,身材又好,比我的强多了,手都是刀,一看就是能打,哪像我的,长得就像个干粗活的民工,土里土气,又不会说话,总是呛我。脑筋也不大灵光,上去就打,拦都拦不住,智商低了点。”

  飞扬看了看王圣哲的魅影,继续抽烟,一言不发。

  王圣哲讨了个没趣,又不甘心,他继续说:“我那个土鳖我管他叫铁手,你的叫什么?”

  飞扬十分奇怪的看着王圣哲,像是看着外星人,他实在看不出王圣哲居然有雅兴给魅影起名字,弄得好像带了个宠物一样。

  飞扬说:“我没那雅兴取名字,就直接和他说话。”

  轮到王圣哲像外星人一样看飞扬了:“飞扬哥,不专业了吧,每个魅影都有名字的,我的叫铁手,二波的叫灭魂,李少的绝灭,老赵的叫……叫什么来着,挺拗口,我想不起来了。”

  飞扬冷哼了一声:“灭魂、绝灭,都给人灭了吧,有用吗?”

  王圣哲一改刚才的献媚姿态,挺直了身子争辩道:“飞扬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一出生,他也出生,和你一起长大,战斗,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你这一辈子永远都不离不弃陪着你的人就是魅影,比你亲爹、老婆都靠谱,难道不应该有个名字?”

  飞扬一听这话怒从心头起,上去就是一巴掌,骂道:“你他妈是猪脑子?!不离不弃?是冤魂缠身好不好?他们是利用你的身体完成他们的任务,你死了,他就死了,任务也完不成了!你有病吧。”

  王圣哲愣住了,飞扬看得出他脑子里在飞速的旋转,在寻找一个答案。

  他大声的回答:“做大事者,不需回报!”

  飞扬一听,更加的恼火:“我问你,王圣哲,你发现你搞不定那几个灵魂之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王圣哲:“好像是中了圈套,然后就呼叫支援。”

  飞扬继续问:“然后呢?”

  王圣哲:“叫了二波和李少一起帮忙,但是,但是,没搞定……”

  飞扬又是一巴掌抽过去:“我们这一行,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发现有不能消灭的一个或者多个灵魂,首先是引灵魂脱离它所在的势力范围,削弱它能够链接的灵力,再寻求支援,逐个击破;或者先行退却,谋定后动。”

  说到这里,飞扬双目冒火,戟指王圣哲,语气极为严厉。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可,是,你,你弄清楚对手有多少没?”王圣哲涨红了脸歪着头,看着天花板,不敢接触飞扬的凌厉的眼神。

  飞扬继续追问:“它们的成因和起源是什么?背后有没有人类的参与?”

  “你!什么都弄不清楚就动手!”

  飞扬越说越激动,他一把揪住王圣哲,继续怒问:“二波、李少今年才20出头,比你还小,刚刚出道,没经历过多少实战,就是一脑子的冲动!要不是你猪一样的策划,二波和李少怎么会死?做大事!?你做了什么大事!?”

  王圣哲被劈头盖脸的骂晕了,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他双眼充血,怔怔的看着飞扬,半响说不出一句话。

  他突然爆出一声凄厉的叫喊,狠狠的照着脑袋捶了一拳,把嘴角都打出血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

  飞扬不在理他,任由他在一旁越哭越厉害。

  过了一阵,飞扬内心终于有些不忍,递过了一支烟,算是安慰。

  王圣哲一面哭,一面点烟,手抖得点了几次都点不着。

  飞扬拿起火机给王圣哲点上,顺手搭在王圣哲肩膀上,重重的拍了几下。

  王圣哲抽了两口,定了定神,眼泪还在往下流。

  看得出,他即懊悔又伤心。

  飞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两人就这么沉默的抽着烟,一言不发。

  许久,飞扬首先打破了沉默:“行了,人死不能复生,二波和李少也很了不起,我相信他们战斗到了最后。这个事我们一定把他扳回来,好不好。”

  王圣哲嘴里的烟都被泪水浸湿了,他吐掉烟,狠狠的点了下头。

  ----------------------------------------

  飞扬还记得,第一次看着他最亲密的战友被恶灵贯穿身体,大口吐着血,一瞬间就丢掉了性命。他拼了命和自己的魅影上去厮杀,战到力竭昏厥。飞扬也记得,那一段时间,每当他想起惨死的战友,就在深夜浑身发抖,泪水狂奔,不可抑止。

  十几年的战斗场面就像一段极其紧凑而又惨烈的电影预告片,急速的飞扬的脑海里闪过。

  飞扬又开始剧烈的头痛。

  飞扬的魅影适时的站到他面前,歪着头,双眼红芒闪动的盯着飞扬。

  飞扬知道魅影希望他控制情绪,冷静下来。他深吸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这一口就把半支烟吸到了底。飞扬又点了一支烟,接着抽起来。抽了大半支,算是有点缓过来了。他递给王圣哲一张纸巾,想换个话题,缓和下悲痛的气氛。

  飞扬问王圣哲,你说:“我的这个魅影,应该叫什么名字?”

  王圣哲擦了擦一脸的模糊,看了看飞扬,又看了看魅影,想了一下就说:“我看见它就觉得浑身发冷,觉得他冷酷的很,厉害得很,你看,它的眼睛血红血红的,要不叫冷血吧。

  飞扬一听,有点乐了:“你挺会占便宜嘛!你的叫铁手,我的是冷血,四大名捕?我的是老四,你的是二哥?凭什么?”

  王圣哲说:“我没,没,没这个意思。我就是这个感觉。仅供参考。”

  飞扬也认真的看了看魅影,说道:“凭我这么多年对它的了解,觉得冷血这个名字确实挺合适,只是有点俗气。”

  屋子里开始沉默,飞扬和王圣哲都在想名字。

  飞扬突然一拍大腿,大声说:“就叫红魔吧!”

  王圣哲爆笑:“更他妈俗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