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之九被追杀的战友
北玄武2020-02-14 14:053,305

  老萨满之九被追杀的战友-----------------------

  “垂死的人陷在泥潭中,眼看着另一个逃亡者毫不犹豫的跳了进来,真是讽刺。”

  --------------------------------------------------------------------------------------------------------------------------------------------------------------

  喝到后半夜,宝音两口子就在沙发上睡了,飞扬早就喝得过量了,提前也睡了。

  这一睡,又是一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四点。

  宝音和金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家里安静的很。飞扬看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抽了支烟,烧水泡茶,打算好好整理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理出个头绪。

  -------------------------------------------

  电话突然响了,是宝音的。

  宝音在电话里说,那天下午在烧烤店出事后被叫到公安局问话的两个人死在北山边上了,是被人打死的。公安局说这个案子不简单,叫大家注意安全,镇上可能来了什么犯罪分子了,正在排查。

  宝音的声音低沉紧张,焦急中带着试探。

  飞扬脑子“嗡”的一下,这才想起来,当时他是回来了,北山上还躺着两个呢……

  飞扬急忙告诉宝音,说千万别说那天他上山掉雪窝子的事,要不警察问起来很麻烦。自己去北山是逛逛,和这件事绝对是巧合,飞扬哪有本事杀人?还杀两个。

  宝音在电话里沉默了两秒,很肯定得回答:“那是,这肯定是巧合,我们绝对不会说这个事情,我们都信你。你放心玩吧,有啥事随时打电话。”

  飞扬内心一阵感动。

  他知道宝音已经对他有一些怀疑,但是多年的友情和善良的个性战胜了好奇和疑心,他不仅不追问那天的细节,还力挺飞扬。

  飞扬知道,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一种人,认定了朋友,就不会轻易怀疑,选择了朋友,就可以一路走下去。

  ----------------------------------------

  挂了电话,飞扬盘算着警察找他问话时该怎么应对。作为灵魂收割者以来,他被叫到公安局不下几十次,好在都是涉及灵异事件,警察也是没见过这一类的案子,飞扬也应对自由,一直都没出过什么事。

  这次不同,毕竟死了两个人,要是警察有经验,很快就会查到他头上。

  飞扬想了又想,决定跑路。

  他打开行李箱,看下自己的几个不同名字的“身份证”,还有几张制作精良的人皮面具,开始策划着怎么撤退。飞扬转念又一想,不行,宝音一家子可能陷在一个局中,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的任何底细,但是感觉到对方实力十分强大,而且策划着一个极大地阴谋。现在一走了之,宝音一家怎么办?

  ------------------------------------------

  正踌躇间,电话又想了,飞扬一看,莫名其妙。

  来电的名字是一个倒霉的名字,至少和他一样倒霉。

  这个人叫王圣哲,名字很霸气,只可惜是个衰人外加倒霉孩子,二十五六岁,却也是一个灵魂收割者。

  飞扬不是很喜欢他,除了合作过一个案子外,就没再联系过。飞扬想了想,没接电话。

  电话连续打了四五次,飞扬都没有理会。但是王圣哲坚决不放弃,他发了一个短信过来:飞扬哥,你必须接电话,出大事了,救救小弟!

  飞扬是真的不想理他,但是毕竟是同道中人,江湖救急,实在不能置之不理。

  他又拖了十几分钟,为自己找了个没听见电话的理由,然后回拨了电话。

  电话马上接通了,那边传来了急切而又惊喜的声音:“哥,真好,你接电话了,我估计有救了。”

  飞扬装作很关切的样子问道:“怎么了圣哲,什么事,你别急,慢慢说。”

  王圣哲说:“飞扬哥,出大事了,搞不好我们几个全军覆灭了,我们被盯上了!”

  飞扬奇道:“被谁盯上了,政府?不会吧!?”

  王圣哲压低了声音说:“可能你不相信,我们被鬼魂集团盯上了,我被追杀了半个月了,好几次死里逃生,打那几个哥们的电话都打不通,估计都死了!还有那个老赵,一听说我出的事,直接买机票飞欧洲了,躲了……”

  飞扬更加云里雾里了,王圣哲所说的那几个哥们包括老赵都是灵魂收割者,老赵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岁数是大了点,但是身经百战,遇事沉着,从不慌乱,一向是大家的领军人物,怎么连他都躲了?

  飞扬意识到确实是出了不小的事。

  王圣哲继续说:“你不知道,我一个月前在上海正潇洒呢,有人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趟内蒙古,说是出高价让我帮忙改个汽车,要明年跑内蒙的大沙漠用,价钱给的不错,我也是没事做,又没来过内蒙,就答应了。哪里知道到这了改了几天车,就发现这里的灵魂闹得厉害,本来想顺便收拾了,没想到这是一群有组织的鬼,还是老蒙,彪悍的很,我搞不定,把二波和李少都叫来了。结果都被人家给收拾了,二波和李少也死了!”说到这里,王圣哲的语气里带着哭腔和恐惧。

  ---------------------------------------------

  飞扬开始剧烈的头疼,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来这里就遭遇了这么邪性的事,原来是有人暗中设计,而且是蓄谋已久。这群躲在暗处的对手就是要消灭灵魂收割者。

  飞扬在自顾自的想着,王圣哲在电话里不停的说,飞扬一句也没听进去,也没答话,直到那边喂喂的问起来。

  飞扬马上回答,问王圣哲在哪里。

  王圣哲说在海拉尔。

  海拉尔,离这里最多七个小时的火车,如果跑高速,再转国道,四个小时就能到。飞扬问王圣哲现在他是否安全,王圣哲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下,肯定的回答,安全。

  飞扬想了想,决定放弃逃跑。被算计了这么久,而不还手,不是飞扬的个性。而且既然对方策划了这么大的一个局,想跑,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王圣哲又在电话里问:“哥啊,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怎么办,我是彻底慌了!”

  飞扬在电话里冷笑:“你慌了正常,我也慌了,我也被追杀了。”

  王圣哲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下,怯生生的问:“怎么办?您说怎么办?”

  王圣哲这才有点回过神来,马上在电话里说,自己把那台改装的路虎偷出来了,马上开车过来。顺便问了伊图河的方位和交通以及飞扬的住址,挂了电话。

  飞扬马上和魅影说:“你也听到了,看来是针对我们这帮倒霉孩子的,都灭了几个了,看来你还算有点本事的,你那几个战友身手就不怎么行。”

  魅影冷冷的说:“我们天生的命运就是战斗,至死方休。战死,这是至高的荣誉。只有平衡世界的……”

  话没说完就被飞扬打断:“别和我说那些大道理,我还没活够,凭什么陪着你每天喊打喊杀的玩命?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觉得你是投错了胎,你就该投到像张家泼那样的人身上,你就对路了。你就……”

  飞扬一说到张家坡,就说不下去了。

  提到张家坡,飞扬浑身冒起阵阵寒意。

  他想起那个特别黑暗的夜晚。

  张家坡和他,还有几个灵魂收割者血战的惨痛经历:四散飞射的刺骨灵气弥漫在太平间,滚烫的鲜血溅了满身满脸,魅影们被狂怒残忍的恶灵打得身形飞散。他们的宿体,包括飞扬,奄奄一息,命悬一线。要不是张家坡引爆了他带过去的氧气瓶,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个魅影能够活下来。

  张家坡被炸得支离破碎,形神俱灭……

  魅影双眼红芒暴涨,他冷冷的,几乎不带感情的语气里竟然有了愤怒:“是你的犹豫,造成了当时的被动局面,你早去十分钟,谁都不会死,尤其是张家坡,难道承诺在你们人类这里就这么脆弱?”

  飞扬暴起,对着魅影大喊:“我不是不想去,我当时只是害怕!害怕!我害怕!”

  魅影思索了一下,又冷冷的说:“我不是人类,我不知道害怕的感觉。”魅影顿了一顿,继续说:“希望,你以后能够面对。”

  飞扬也开始冷静了,他叹了一口气:“人类,就是这么奇怪的物种,天生就会害怕,也总是有无法面对的东西。”

  魅影说道:“你必须面对,这是你的命运。”

  飞扬重复道:“命运……命运……”他捂着剧烈疼痛的头,躺在床上,不想吃饭,也不想喝茶,也不再搭理魅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