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之五吃饭(一)
北玄武2020-02-12 09:562,683

  老萨满之五吃饭------------------

  “杀戮总是莫名其妙、毫无理由的开始,让人们防不胜防。”

  ---------------------------------------------------------------------------------------------------------

  时间已经是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飞扬还是有些困,心情也非常糟糕。

  回到多年未回的家乡,见到死而复生老朋友,本来都是高兴事,飞扬没曾想到又卷进了一个十分诡异的事件中。

  他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飞扬就是一个喜欢神秘事件,不弄清楚誓不罢休的人,再加上自从一出生就背上了这灵魂收割者的倒霉责任,这辈子都不可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就算飞扬不找麻烦,保不准那些古怪的灵魂,狼魂什么的都找他的事;魅影是典型的见庙就烧香,见魂就要收,为了它那个世界派给它的伟大光荣正确无比的任务,奋战到死,至少也是飞扬死了,他才算退休,绝对没有调岗,没有休假,没有解聘,终身制。

  金盆洗手、退出江湖都是扯淡,你不把怨怨孽孽了结干净,不把欠了的各种情各种债加倍还了,就想一走了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就算你手眼通天,靠山无数,靠山也有倒的一天,没准反过来还先把你卖了,世事如此,谁又能轻轻松松的说撂挑子,就撂挑子?

  飞扬这三十几年交了不少朋友,也伤了不少朋友;帮了不少朋友,也被不少朋友害得挺惨;到现在,就是没什么朋友。

  飞扬这三十几年交了几个女朋友,也分了几个女朋友,到现在,就是没有女朋友。

  飞扬着三十几年挣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钱,到现在,就是没有钱。

  一台朋友临死前送的牧马人汽车、现代人必备的电子设备、几套衣服、专用的工具、几张透了A行--用B行补--再用C行补B行--再拿A行补C行的几张信用卡,所有家当一个车后箱都装不满。

  什么职业都干不长,武术教练算是固定一点的职业。

  学徒们都挺争气,几个大弟子都可以教学了,飞扬索性把武馆就托给几个徒弟,隔一段时间回来指导下,挣了钱大家分。二八分,飞扬是二。

  至于撰稿人,也就是在《神秘》杂志上有个专栏版面。飞扬凭着多年的诡异经历,再加上点瞎掰和杜撰,忽悠下没见过什么世面,又对世界充满无数疑问的那些人。好在他的经历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文笔也算凑合,可以继续挣些稿费。

  运气最好的是交了个大学历史系系主任的朋友。系主任给飞扬排了一门古代神秘现象与历史事件的选修课。飞扬每年都有六周,一周二十节的课时。而且一节课居然有三百块,按教授级别给课酬。每到上课前一个月,飞扬都如临大敌的备课,平时的日常开销就指着这个呢了。

  飞扬打心眼里祝福这个系主任官运长久,既不高升也不卸任,绝不调走,一直干到80岁。

  飞扬一面想着这几十年的境遇感叹人生,一面穿着衣服收拾好东西去吃饭。

  出了门,打算开车。

  飞扬忽然笑着摇了摇头--伊图河真的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镇,有吃有玩的地方在镇中心,离这里最多十分钟的路程,还开什么车。

  还没有过年,但是林业局基本上已经放假了,严寒的天气也没什么能做的。政府部门上个班也就是打打牌了。镇上有前途的年青人都出去闯世界了,还没考出去的初、高中学生,使这个萧条的小镇还维持着一点点活力。

  如果有的朋友出生在大兴安岭地区,就知道从当初的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辉煌到改革下岗发不出工资的艰难、再到国家出钱半死不活的维持,也不过就是短短的几十年,三代人而已。

  飞扬穿着大衣,走在厚厚的雪地上,呼吸着零下44度的空气,看着雪雾中若隐若现的群山,难以名状的感觉瞬间就传遍到了全身--既熟悉又陌生,既温暖又冷到心里,既有着些许的喜悦又有着难以捉摸的忧伤。

  飞扬想到了这么一句话:故乡,就是回不去的地方。

  飞扬走到了一家烧烤店门前,烧烤店的烟囱冒着烟,门上写着营业中。

  飞扬拉开包裹着厚厚棉被的门,走了进去。

  里面竟然坐满了人。

  一共六七座,都是年轻的男男女女,大声吆喝着,喝着酒,吃着烤肉。

  门打开的一霎间,外面的冷空气以一种白雾的形式滚滚冲了进去,刺激的大家都是一冷,纷纷抬头看了一眼飞扬。

  飞扬一米八的个头,结实健康,面色平静,眼神犀利且略带忧虑,穿着整齐光亮的皮大衣。

  无论从打扮还是气质上,都会让屋里的人一致认为这是一个外乡人。

  马上,就有人小声嘀咕道:“这小子是哪的?”

  飞扬环顾了一下,走到唯一一张靠门口的空桌子坐下,低着头,掏出手机,不发一言。

  老板从后厨边走边问:“来啦!吃点啥?”

  飞扬抬头看老板,两人对视,都愣了一下--眼熟。应该是飞扬在高中或初中的校友,但是飞扬怎么也想不起这个人是谁了。

  老板笑了下:“啥时候回来的啊,挺多年没见着了。”

  飞扬也笑道:“是,十几年没回来了,挺好的吧。”

  老板:“挺好的,你咋样?”

  飞扬:“挺好的。”

  其实两人谁也没真正认出对方。

  飞扬点了三十个肉串、五个腰子、一碗羊骨粥,一面吃,一面用手机看网页。

  正吃着,隔壁桌的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扭过头打招呼:“大哥,哪来的?”

  飞扬答道从北京来。

  “在北京做啥生意啊?来这过年啊?”

  “不做生意,上班的。回来看看老朋友。”

  “哦。你家是这的吧?”

  “是的,老家在这,不过都搬走了。”

  小镇的年青人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花花世界,对于外来人、外地人总是有一点好奇。因此,飞扬也不见怪,反而觉得能有个人说说话,真不错。

  飞扬和小伙子边吃边聊了起来。

  另外一桌的四男两女几个年轻人也被吸引了,但显然和这一桌的年青人关系不好,或者看着不对眼。他们想和飞扬搭话,又不想掺和进来。其中一个小伙子索性端起酒杯,走过来和飞扬喝酒。

  飞扬本不爱喝酒,再加上早上就喝了一些,就有点拒绝。

  小伙子劝了几次,飞扬都没有喝。

  刚才和飞扬说话的那一桌年轻人也都不吃了,看着他们。

  气氛有点尴尬。

  小伙子也来了劲,口中叫着大哥,一定要和飞扬喝点。小伙子这桌的两个女孩有点阴阳怪气的小声嘀咕:“哎呀,挺有个性啊,还能不会喝酒么?”声音不大不小,偏偏全屋子人都听到了,然后非常诡异的,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绝对安静。

  劝酒的小伙子有点来脾气了,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大声说道:咋滴吧,大哥,北京来的就牛B是吧,瞧不起山里人呗!?喝点酒还拿腔作调的!”

  飞扬彻底无语,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白费劲,要么喝酒,要么开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