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 二十六 夹金山的阴谋
北玄武2020-02-14 14:273,608

  老萨满 之 二十六 夹金山的阴谋

  “暗黑大本营,邪恶正狞笑着说出阴谋。 “

  两天前的夹金山,虽然夜色深沉,但黑色的大山上却灯火通明。

  在山体内一个黑色的大厅内,围坐着十几个被发左衽身穿蒙古式长袍的人。长袍的袖口绣有蓝底金色的纹样。金色的纹样是龙和狼的造型。但是奇怪的是狼的造型威猛壮硕,巨口中狼牙交错,咬着龙的尾巴。狼嘴中的那条龙神情萎顿,奄奄一息。大概象征着以狼为图腾的柔然人与以龙为图腾的汉族之间的征战中明显占据上风,也意味着柔然战魂将要完成的所谓的“大业”。在这群人中间一个长发披肩须发皆白,脸枯肉干的一个老者目光如鹰似隼,不怒而威。他的袖口处只有蓝底金色的狼纹样,而且这只狼仰首向天做啸月状。很明显,这个老者应该是柔然战魂的领袖之一,萨满。

  这个老萨满开口道:“毕力图,你们这群草原上的呆羊,熬过了草原的寒冬,却忘记了青草的味道。白虎团攻击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紧随其后,趁势歼灭他们。?”

  毕力图低头道:“回萨满,白虎团后来没占据上风,被狗子们全部缴械了?”

  老萨满眼中精光一闪,转向一个面色灰黑,目光狡黠的柔然人。

  那人马上施了一礼道:“回萨满,那群狗子确实手段不凡,他们领头的魅影能看到方圆百里外的灵魂,我们只能在百里外随着白虎团前进,没想到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白虎团拿下了。白虎团不但没有死在狗子们手上,反而对我们起疑,知道我们设计了两败俱伤的计划,反过头来找我们算账。所以,我们衡量再三,先撤回来,引开白虎团,再另想办法。”

  “嗯。布鲁图,你有什么好办法?”

  这个面色灰黑的布鲁图眼睛眯了一下道:“属下已经把抓来的这些汉族男子集中起来了,打算把他们的灵魂转化成战魂。可以作为我们的先头部队。”

  众人马上议论纷纷,表示汉人不可靠,攻击力不够高等等。

  “我想想”老萨满点点头闭上眼睛沉思。

  大厅内除了呼吸声再没有其他声音,都在等在这老萨满的决定。

  又过了一会儿,老萨满缓缓睁开眼睛,对布鲁图点了点头。

  布鲁图马上起身出去。

  长脸柔然人问道:“萨满大人,要不要和那个老猞猁联系,他就在狗子们那里。”

  老萨满马上挥手打断:“不,狼还是不要轻易和猞猁混在一起,小心被划开肚皮。”

  夹金山一层大厅内,几十个衣衫褴褛目光呆滞浑身发抖的汉族人或蹲或跪,被集中在大厅中间,他们相互依偎着连头也不敢抬,大气也不敢出。

  布鲁图倨傲的站在一层到二层的平台上,想看着一群小白鼠一样巡视着这群或被骗或被抓来的可怜人。他双手叉腰,向傍边的柔然武士使了个眼色。

  只见那些柔然武士纷纷走到汉族男子身后,抡起铁锤,向他们的脑部狠狠的砸下去。

  只听见头骨碎裂的声音纷纷响起,那些男子顿时头开血溅,哀号惨叫着捂着头满地翻滚,现场惨不忍睹。

  布鲁图见时机已到,双手十字紧扣,口中念念有词,一个黑色的如章鱼和水母结合体般的巨大战魂凭空出现。这个恶灵有着几十条粗大的触须,每一条都在空中高高扬起,蓄力,对准每一个头骨破裂的男子直插下去,将那些男子的普通灵魂从体内抽了出来。触须将那些灵魂团团裹住,一团团黑气迅速蔓延渗透进那些普通的灵魂,不消片刻,就将那些灵魂转化为张扬舞爪体型壮硕的战魂。

  这些战魂九重头部被敲开的位置用力挤进了那些男子的身体。其中一些男子马上站了起来,瞳孔全部转化为黑色,面上透着杀气,五官流出黑血,站在布鲁图面前一动不动。

  可是,更多的男子由于伤势过重,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听从战魂的指挥,已经失去了生命。

  布鲁图看过去,四五十个男子最后被完全转化成功只有半数不到,他摇了摇头,身形也是一晃,看来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也有体力不支。旁边的柔然武士急忙扶住布鲁图,向老萨满的所在走去。

  山洞的一间书房内,老萨满面对着一整面墙的书柜负手而立,旁边站着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白发老者也似出了神。

  敲门声响起,布鲁图来拜见老萨满。

  布鲁图深施一礼道:“回萨满,转化率,还是,还是不高,勉强只有半数。他们虽有破坏力,但绝对不是我们战士的等级,恐怕也不是魅影的对手,充其量也就是用来牺牲的,做不了什么大事。还请您见谅。”

  老萨满似乎早已预料到结果,他也不介意,头也不回地说道:“马上把他们撒出去,叫他们作乱。

  “这,莫非是要引他们那些狗子出来?”

  “嗯”。

  “那群狡猾的狗子不出来怎么办?”

  老萨满并不答话,而是看向那个穿中山装的老者。

  那老者转过身来,只见他须发皆白,面色红润,看起来鹤发童颜,气质出尘,像一个修仙炼道的高人。

  那老者对布鲁图施了一礼和颜悦色的说:“布大人,您有所不知,灵魂收割者们一向自诩为正道人士,侠义之辈,最爱大包大揽,管闲事出风头。他们绝不会坐视不理,只要我们集中人手,在几个地方闹起来,等他们已出现就逐一击破,可一网打尽。若是他们看出我们的计划就是做了缩头乌龟也无妨,我们就再隐匿起来,放出消息,说是这些事是他们干的,惊动了官方,嘿嘿,那他们死得更惨。”

  布鲁图哼了一声:“但愿如厉先生所言,阴谋诡计都是狐狸的把戏,我看动起手来,还是要靠我们狼族才靠得住。”

  厉姓老者已听出其中的不屑之意,却是毫不介意:“呵呵,布大人说得好,行军打仗,各司其职,还要多依仗布大人的武功。”说完笑着施了一礼,一转身,不再看布鲁图。

  布鲁图脸色阴沉,看老萨满没再说话,知道主意已定,也不多言,转身出去。

  老萨满从满是书籍的书柜中抽出一本年代久远装帧古老的古旧书籍,翻开一页,递给厉姓老者。

  “厉先生,你看着一段。”

  厉姓老者接过书籍看了片刻道:“这是《山海经。大荒》篇中所说之地,恕我直言,此地已不可考。不过,类似此地并非一处,萨满大人不必急在一时,我那不成器的弟弟,一向擅长此道,只要他肯见我,动之以利,做成此事,也不为难。”

  老萨满沉吟不语。又抽出一本古籍翻到一页:“您再看看这个法术,现在做得成吗?长生天保佑,若是合该我大柔然有运,能把这个灵界黑暗之门打开,何愁大事不成?”

  厉姓老者接过古籍只看了一眼就大惊失色:“萨满不可,远古洪荒之事神鬼难测,此门一开,出来的事物绝非人力所能掌握,一旦魔灵反噬,玉石俱焚。”

  老萨满眼中精光暴色,怒向厉姓老者质问道:“我是大柔然天赐萨满,几百年才出一人,通晓人灵两界,半人半神,难道还不成?”

  厉姓老者深施一礼并不起身:“天赐萨满暂收雷霆之怒,老朽又何尝不想马上灭了灵魂收割者那些假仁假义之辈?我几十年隐姓埋名,苟且偷生无不是为了报灭门之仇。只是这是天地之初就以存在的魔灵,在远古洪荒时代一直为祸人间,直到人类先祖炎黄二帝大显神威才将其封禁在黑暗之门中,却也无法彻底将它们毁掉。这是宇宙之中异变产生的黑暗事物,不遵循自然法则的异类,绝对不能控制的,绝对不能啊。”

  老萨满听完厉姓老者的解释,冷哼一声,把古书狠狠地塞进书柜,转头离去。

  厉姓老者马上语态谦恭,口称恭送萨满大人,可看着老萨满离去的身影,眼神怨毒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王猛值了一夜班,和楚天舒聊了整晚。正打算回去睡觉,转过角落,就看到王小妮和飞扬向他招手,王猛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三人到了飞扬的房间,关上门。

  飞扬拿出手机,给王蒙看了一条短信,是金瑞刚发过来的。

  短信的大致意思是:伊图河的几个林场里,有的人家里半夜被人闯入,杀了全家人,警察却在现场完全找不到任何痕迹。还有个林场有几个人正在下班的路上,光天化日之下,被不知什么事物凭空抓起,扔在半空,摔死了。还有一个林场也出了奇怪的命案,都是抓不到任何的嫌疑人,整个林业公安系统都惊动了。

  金瑞怀疑,是那些柔然战魂做的。

  王猛看向王小妮,王小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飞扬怒道:“这些人为了引出我们已经没有底线了,伤及这么多无辜,他们难道不怕引起官方的注意,派出军队围剿他们。”

  飞扬说:“那要不要和大家说,如果我们忍下这一局,你说他们还会不会继续伤害百姓?”

  王猛说:“按照我们的规矩,如何能不管?”

  王小妮也说:“当然要管,只是这一去,恐怕是有去无回。”

  飞扬道:“按照老赵的性格,即使是时不我与,他也会逆天行事。即使大家都不去,他自己也会去。”

  王猛说:“我们也别太看轻了自己,料想那些战魂恐怕只会以多取胜,而且他们刚刚成事,战斗经验未必丰富,策划好了未必没有胜机。

  王小妮到:“但是要是我们去了,那内鬼在家里面发动,岂不是内外受制?”

  王猛跺脚道:“是啊,这确实是无解。”

  飞扬骂了一句道:“操!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和赵叔商量下,打不了就拼了吧。”

  王小妮道:“你别冲动,还是要合计好了再说。”

  飞扬没了耐心,拉开门直奔老赵房间。

  老赵正在养神,见飞扬推门进来,看他的脸色,就知道又出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