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 十九 埋伏(一)
北玄武2020-02-12 10:012,798

  老萨满 之十九  埋伏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魅影背对着自己望着星空,仿佛陷入了沉思,很久。飞扬实在没有了耐心,叫它,不应。再叫,还是不应。

  飞扬只好走到它的面前。

  他看到自己的魅影居然进化出了一张嘴。嘴里的牙齿都是红色--那是它身体流出的血液。它努力的想说点什么,却被不断涌出的鲜血塞满了喉咙。它伸出刀一般的手直直的指着飞扬,另一只到手缓慢沉重的抬到自己脖子位置,停了一下,猛的割下去,血疯狂的喷涌而出。

  魅影的嘴里反而没了血,它终于说出了一句话,或者说是几个字:你。就……要……等到了。

  飞杨浑身冰凉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不见了。他惊恐的向嘴的位置摸去,手很轻,轻的象空气,他望向手臂,发现自己的手变得透明,甚至看得见血管附在透明的肌肉上,肌肉包裹着骨头。透过手臂他看到了灰色的地面。

  他觉得更冷更加轻,他似乎渐渐的被一股微微的气流托着离开地面。

  飞扬突然意识到他在做梦,他似乎感觉到他正躺在床上扭着头。浑身冒着汗。他想努力醒过来。可魅影却真实的站在他面前。他想在梦中闭上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看着魅影,魅影的脖子鲜血已经流尽,它朝飞扬诡异的眨了下眼睛,扑通一下载到在地,死了。

  飞扬看到了魅影身后刚才被挡住的老赵。

  老赵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老赵身后突然又闪出了圣哲,圣哲面无表情的和老赵并排站着。老赵背后又闪出了金瑞和宝音,他们也并排和老赵站在一排。

  乌兰也不出意料的闪了出来,满脸诡异,笑容邪恶。她背着小手一步就跨过魅影的尸体站到了飞扬对面。乌兰面无表情的看着飞扬,突然一扬手,从背后抽出了那块牛骨,对着飞扬横扫过来。

  飞扬的身体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哗啦哗啦的碎了一地。

  飞扬终于醒了,浑身是汗。

  魅影就站在床头,一双血红双眼盯着他。飞扬抓着被子擦着汗,它问魅影:你猜我又做了什么梦?魅影不说话。

  飞扬看着它说:在梦里,我变成了你的样子,你有了血肉。最后我们都死了。

  魅影思考了一下,它问道:被谁杀的?

  你是自杀,我被乌兰杀死了。

  魅影沉默了一会:奇怪的人类。

  飞扬盯着它那双似乎永远没有表情的血眼,突然意识到,无论承认与否,它都是这么多年最了飞扬,唯一倾听飞扬的心声的人形生物。即使飞扬内心讨厌他,诘责它、为难它、甚至希望它被杀死,它依旧对飞扬的种种不为所动,不抱怨,不放弃,永远做着它该做的。飞扬心情好,说各种开心的事情,它最多也只是点点头。飞扬遇到危险它就象忠诚的护卫犬在第一时间保护飞扬。

  其实它完全可以抛弃飞扬另外选择一个身体,成为他的灵魂。只要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爱打抱不平、对现实有些不满、身体健康--这种人实在是不少,比如王圣哲。

  可它就是认定了飞扬,无论对彼此是幸或者不幸,这在它们的世界观里可能属于宿命的范畴。飞扬没有问过其他的魅影是不是择一而终还是可以另择明主。其实飞扬希望它们可以有选择的权利,只是觉得自己有一些连自己都看不到的优点才不肯离去。

  毕竟,谁都希望被肯定。

  飞扬对着魅影很诚恳的说:你希不希望象你的其他战友一样,有个自己的称呼?

  魅影很有点意外的思索起来。

  除了和本职工作有关的事情,思索其他的事情都要慢一点,它不是反映慢,而是对人类世界非常警惕,生怕被陷入复杂的事务中,它们眼中的人类应该是特别复杂而又矛盾的生物:善良正义勇敢聪明的外表下可能潜藏着贪婪邪恶狡诈凶蛮,在一转眼的功夫就翻转过来;明明是简单的事情可在人类世界就可以变得无限复杂,最后又无可奈何的回到最初的原点再来一次。可能宇宙的大智慧就是觉得人类那种可爱又可恨的特性才创造了灵魂收割者的世界,并让两种从物质组成和思想相当不一样的生物发生永恒的联系。可能宇宙的大智慧对于人类也是矛盾的:这种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无论向好还是坏的方向发展似乎都有无穷的延展力,一面创造一面破坏。似乎到现在为止,宇宙的决策者还对人类抱有一点兴趣和好奇并微妙的控制着人类的走势,否则人类可能早就被取而代之了。

  在这间屋子里就有着一个非常矛盾的小人物和他的魅影正在做着一件其实毫无意义的事情,取名字。

  经过了在飞扬觉得相当漫长的沉默后,魅影终于决定了一个其实他的同类早就决定过而且毫无风险和阴谋的决定:同意自己的人类按照人类的方式给自己命名。

  飞扬决定给它取名为血眼或者刀魂,因为他有一双独特的血红色双眼和锋利的双手-刀一样的手。

  经过了再一次漫长的思考,它同意自己叫做血眼。

  --------------------------------------------------------------------------------------------------------------

  老赵起得很早,在练功。王圣哲也起得很早,在玩微博。老赵是在励兵秣马。圣哲是在缓解压力。

  飞扬看到了王圣哲的状态,就过来说:“战场上靠勇猛也要靠实力,你的任务不会太重,不会把你安排在最艰难的位置上,但是任务也不会轻,记住,首先要保存自己,活下来,才有可能战胜敌人。

  王圣哲蒙地抬起头,目光闪烁,他不知道该对飞扬说什么,也不知道改问些什么,但是他看到了飞扬的眼神里除了平时的无所谓,真的有一份关心在里面,还是非常感动。

  敲门声音响起,王圣哲前去,老厉三人来了。

  司机看了老赵一眼,又看了一眼,就一直盯着看。飞扬观察到司机那张不带任何表情的脸上有了惊诧。

  飞扬也转过头看老赵。老赵练功方式很普通,二字钳羊马站定,抖手,振臂,吐纳,然后再循环。真的没什么特别。飞扬看不出门道,却知道里面一定有大玄机。

  司机看了一会,把早餐放在厅里的桌子上,打开自己的一份,就自行吃起来。老赵正好练完功,就坐在司机的旁边吃早餐。飞扬突然莫名紧张起来,心想这两个人动起手来岂不是天翻地覆?幸好为了大家的利益,老厉一伙暂时不会和老赵、飞扬、王圣哲翻脸。

  早餐时间大家都不说话,老厉像个快要断气的老鬼,吃一口歇半天,每吃一口都要咀嚼很久,看样子就让大家不舒服。

  早餐完毕,老赵给大家发烟,除了司机,小苏也掏出女士香烟,大家开始喷云吐雾。烟气弥漫的大厅几乎一下子就没了空气。飞扬打开窗户,零下几十度的冷空气,打着滚发着白涌进来,飞扬打了一个机灵,做到了离窗户最远的地方。

  老赵看看时间,群发了一条似乎早就编辑好的短信,站起身来,看了一下众人,说了句出发。

  老赵、飞扬、王圣哲一车,老厉、小苏、司机一车,直奔东山上的防火塔。

  北派的大队人马就要在东山的防火塔附近集合了。

  车停在山脚下,老赵对老厉他们说,让他们在山下接应,防备战魂偷袭。说话的时候,老赵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司机。司机却看向老厉,似乎在等老厉的决断。老厉眯着老狐狸眼睛,眼睛里闪着精光,半天没说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