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萨满 之 二十四 以柔然之名
北玄武2020-02-12 10:012,978

  老萨满 之 二十四 以柔然之名

  “以远古先祖之名,行阴险弑杀之事。”

  飞扬讲诉完夹金山的往事,大家都沉默不语,各自想着这件事。老赵长叹一口气道:“若是如此,你们四个人现在去抓个头目回来已不现实。”

  白俊海也摇摇头说:“那里有这么诡异的气候和地形,还有一个城堡结构的石山作为屏障,想抓个普通的战魂回来都有很大难度,何况是抓个头目,我自认为……很难。”

  老赵就怕白俊海逞强好胜,一见他这么想,刚想松口气研究别的计划,哪知道白俊海又加了一句:“难归难,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尝试一下吧。”

  飞扬马上制止:“不行,我们现在本来人手不足,再去冒险,恐怕又有折损。”

  白俊海又来了劲,眉毛一剔,怪眼一翻对着飞扬来了:“怎么,你是怕了吧。你这几年还有斗志么?”飞扬一听也急了:“是,我是怕死,就你不怕死,但是,假如有牺牲,你能保证就是你死,而不是别人死?你觉得你能保证要是死的话,只是死你一个,大家都活着,我就陪你一起去!或者,你认为还有谁也应该不怕死,死了也是轰轰烈烈死得其所?”

  “我操!你他妈什么意思?你认为我是带着大家去送死?是吧?啊?我怎么就这么不爱听你说话?”白俊海直接就毛了,腾地站起来,戟指飞扬。

  飞扬也不示弱,也站起来,两人四目相对,杀气弥漫。

  老赵坐在那里,继续倒茶,嘴里低沉威严的斥道:“你们两个要是动手,就自动离开北派,我这里容不下了。”

  王猛走到飞扬旁边低声对他说:“兄弟,冷静,这可不像你的作风。”然后就慢慢的向前半步,把身子挡在了飞扬和白俊海之间。

  王小妮居然还笑得出来:“白大哥,消消气哈,飞扬话糙理不糙,你人糙骨头硬,好汉大大的,风格不同而已嘛。你要是去,我也陪着你,我就欣赏你这时不我与的大无畏精神,佩服佩服。”说完就用手拉着白俊海的衣袖,轻轻的左右摇晃。

  老赵也笑道:“是,时不我与,霸气那个什么来着?外,侧漏!顶风能尿三丈。”

  白俊海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甩手说:“不好意思,飞扬,我他妈就是急脾气,看你们慢腾腾的就耐不住,不是针对你。”说完掏出烟递给飞扬,又发给老赵和王猛,一屁股坐下来也不再言语。

  飞扬本就不是爱争斗之人,见白俊海先退了一步,也不再硬抗,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但表面上不动神色,安静的坐下来,继续开会。

  王猛见恢复正常,就对大家说,现在战势上虽然敌强我弱,但敌在明我在暗,既无法探知我们身在何处,也不知道我们还剩下多少战斗力,蒙古战魂暂时拿我们没什么办法,不如等西帮的孙天豪的大队人马和南社的几个好手汇合,大家也好休整几天。

  白俊海一向对南社有意见,一听南社,就嗤之以鼻。不过他也问起西帮的孙天豪那边的情况。

  老赵说,孙天恒带领西帮横绝大漠,把西部的战魂集团追杀进了巴丹吉林沙漠最深处的死亡区,虽然还没有全歼战魂,但是也已经封住了通道,想困住他们,等待更好的时机再一举拿下,因此,暂时还不会太快汇合。

  白俊海道:“赵叔,不是我说你,你看人家老孙,生意做的大,关系混的明白,啥时候一行动都是几百号人,稀里哗啦的就占上风了。您老论能力,论声势,论人脉,哪里比他孙老大差?”

  王小妮也打趣道“哎呦是哦。要是咱赵叔也兼职做下生意,那我们也跟着发发财,这队伍有钱就有人啊,我们也能收徒弟了。到时候,给你白大哥多收些弟子,尤其是女弟子,再有什么行动,你,北派白大队长稀里哗啦就把活做完了。”

  白俊海哈哈大笑,拍着大腿说:“好,好啊,我就说小妮最有见识,没错没错,关键是女弟子。”

  大家也都哈哈大笑。

  飞扬说,现在起来夹金山的事情,更加可以断定,这伙蒙古战魂可不是什么真正的蒙古人,他们的祖先可能就是当年的柔然人。

  在秦汉时期,纵横在塞外大漠的两支少数民族分别为匈奴和东胡。东胡被匈奴击败后分裂为鲜卑和乌桓。鲜卑在匈奴被汉朝消灭后占据了原匈奴地区,而乌桓被曹操所灭。公元四世纪,鲜卑在中国北部建立了许多国家,而漠北则被鲜卑别支柔然占领。鲜卑和柔然虽然源出一族,却相互攻伐。柔然人在大汗檀石槐的带领下建立了西起阿尔泰山东至大兴安岭北到西伯利亚南邻鲜卑的强大帝国,一时间横绝大漠,称雄塞北。鲜卑各国想向南发展,则遇到汉族政权建立的南朝政权的阻挡,而后顾之忧则是柔然帝国;柔然帝国向南发展,则遇到了鲜卑的阻碍。南朝汉族政权没有向北扩张的野心,与鲜卑相处还算和平。而柔然和鲜卑则彼此征战百年之久。在北魏鲜卑政权的打击下,柔然帝国走向衰败,失去了对漠北的绝对统治权,后又数度崛起。直到公元552年,柔然人被他们曾经的下属部族的一支,崛起的突厥击败,几乎灭族。只有一少部分人逃至额尔古纳河流域的大室韦人部族居住地区,逐渐融入了室韦人,是蒙兀室韦的一支。而蒙兀室韦就是蒙古族的祖先,也是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先祖。柔然人信奉萨满教,也将他们信封的萨满教与蒙兀室韦结合,形成了蒙古人的原始宗教--蒙古萨满教。由于柔然人曾经繁盛一时,所以起宗教和知识在当时较先进,所以柔然系的蒙古萨满一直在蒙古族的发展早起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后来蒙古人走出森林来到草原,成吉思汗崛起,称雄草原,成为一代天骄,蒙古的统治阶层也有黄金家族占了主导,萨满的地位逐渐走低,早已排在了氏族长之下,起职责范围主要是祭祀、占卜、医药方面的工作。随着藏传佛教的传入,蒙古族则主要信奉佛教,而其原始的萨满教更加式微,当年呼风唤雨的萨满也风光不再。可是萨满教也有其广泛的群众基础和深厚的根基,直到民国时期,北方各少数民族仍有信奉萨满教的传统。曾广泛流传于中国东北到西北边疆地区操阿尔泰语系满一通古斯、蒙古、突厥语族的许多民族中,鄂伦春、鄂温克、赫哲和达斡尔族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尚保存该教的信仰。满族的跳大神,就是源于萨满教。

  萨满教据信先于任何有组织的宗教出现,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 。萨满教认为,天地生灵都是有沟通的可能的,通过萨满的各种仪式活动,能够与某些生灵,特别是有修为的生灵进行沟通,从而到达问卜,医疗,甚至控制天气的目的。在世界各地的萨满教都有控制灵魂的法术流传,相传柔然帝国对于萨满教的崇拜更是达到了顶峰,可见当年远逃至大兴安岭额尔古纳河流域的唯一一支柔然族人一定是保留着萨满教最精华的一些法术甚至是一些神秘的邪术。而他们企图复国的念头,竟能够在融入蒙古族后能持续到现在,一定是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能够支撑他们的力量,想必是和萨满们在暗中的坚持和推动的萨满教义有极其深远的联系。

  蒙古族是游牧民族,在入主中原之前都是住帐篷为主,而夹金山的大黑山,却是凿石为堡,不符合蒙古族的习惯,根据历史上的蛛丝马迹,飞扬更加确定,那里极有可能是柔然萨满教一个极为重要的地点,也极有可能是这些战魂的源出之处。

  萨满教本身是一种原始宗教,是早于任何形式的宗教信仰,对于人类历史的发展起了很积极的作用,本无善恶之分。

  曾几何时,柔然先祖也是的弯弓射雕与草原、纵横跌宕在大漠的强悍游牧民族,民风刚烈朴素,性格豪迈浪漫。那首“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敕勒歌,就是柔然先民在广袤的塞外生活和劳作的真实写照。

  却不知从历史的哪一个拐角处,有那么一群柔然的萨满,经历了怎样的其余,获得了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力量,竟然将柔然人的萨满教,转变成了一种凶恶诡异,充满破坏和死亡的邪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传奇:一名灵魂收割者的亲身经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