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少爷的瑜与顾敛的瑜
肆木2020-01-17 15:152,383

  正是沈瑜气上头,收不住手的想要揍顾敛一顿时,通天殿的门开了。

  那一声刚响时,两个人都是下意识的停了手上的动作,僵硬着身子,齐齐抬头往上看。

  只是出来的并不是紫衫长老,倒是个与顾敛身形差不多的公子。

  他没有束发,乌发自然地垂在身后。他眉眼间流转着轻柔,就像是潺潺淌过岸边石的溪水。虽是穿着虚无之境弟子标配的蓝色窄袖衣袍,却是让沈瑜瞧出了几分谪仙的感觉。

  沈瑜也不知道自己在用什么神色看他,他像是有些愣了愣,沈瑜便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目光移开了。

  “你们……”

  “她是来拜师的。”

  趁着沈瑜分心,顾敛一使劲儿,便自她双手的束缚中挣脱了出来。只见他拍了拍自己的袖口,没事儿人似的,笑着看他:“我只是路过。”

  洛闲看着沈瑜,反问着:“你是沈小姐?”

  沈瑜有些意外:“这位师兄,认得我?”

  “我叫洛闲,也是紫衫长老座下的弟子,曾与沈小姐有过几面之缘的。”洛闲笑道,“今日听说沈小姐聚成灵核的事情,还听见师傅夸奖你呢。”

  “哈哈,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愿不愿意收我这个徒弟。”沈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她看洛闲笑,不清冷,反倒是让他显得更加平易近人。

  这是沈瑜第一次见洛闲,让沈瑜知道了何为百闻不如一见。

  洛闲应道:“师傅喜欢你还来不及,自然是会收你的。不过今日师傅闭关,可能会要沈小姐等得晚些。我这做师兄的,本该是陪着你一道等候的,只是师傅交代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就只能下回再想个法子给沈小姐道歉了。”

  洛闲说着,眸子转了转,目光落到了顾敛身上:“瑾瑜可有空闲?”

  “有空有空。”顾敛咧嘴笑道,“我陪着她便好了。”

  洛闲听了,带着几分笑容,说道:“如此便甚好。”

  顾敛与沈瑜一道目送着洛闲离开,沈瑜想着,虚无之境里像顾敛这般的一抓一大把,而像洛闲那样兄长一般的就很稀缺了。

  不过,好像是有什么不对。沈瑜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洛闲走远了,她都还没反应过来。

  倒是顾敛的那一张脸往她眼前一摆,让她都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少爷在想什么?”

  “我有名字的。”沈瑜一扭头,语气不怎么好。听多了门派中的人称她的那一声小姐,她便一直不喜欢这些虚名。

  她回头看着顾敛,与他说的极其郑重:“我叫沈瑜。”

  “沈瑜……”顾敛像是在很认真的品这两个字,还有意识没意识的点了点头。

  仿佛能说一句,这名字取得真不错。

  沈瑜环着手臂,没好气道:“你不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顾敛。”顾敛笑着挠了挠头,“顾瑾瑜。”

  “顾瑾瑜。”沈瑜轻轻念着这三个字,看着顾敛,回问道,“瑾瑜,是你的字吗?”

  “嗯。”

  “可修仙者不是十五岁才取字吗?你看起来……应当也没有年长我多少。”沈瑜站在顾敛边上,直起了背,顾敛也就与她一般高。

  “是算八字的人让我提早取字的,说是能避祸避灾,一帆风顺。所以在去年生辰时,家里人便取了瑾瑜二字给我。”

  瑾瑜是光彩夺目的玉石,与他名字里那个的敛字的反义。

  就像是,望他一鸣惊人,也望他张弛有度。

  是个极好的名字。

  “你信吗?”

  “什么?”

  “那些人说的话。”沈瑜凑顾敛近了些,指了指自己的右眼,笑道,“算八字的人说这泪痣苦情,可这些事情又哪里是别人就能说的准的呢?若是我自己强一些,便也不畏那些苦不苦的情了。”

  沈瑜生了一双柳叶眼,狭长而微挑,相较于凤眼,多了几分说不出的神采。右眼眼角下正是有着一颗小小的痣,小到可以不让人注意的到,可有却是实实在在有着。

  苦情是什么,小小的顾敛与小小的沈瑜都不是很懂。

  可在顾敛眼里,那颗小小的泪痣,很是衬她的柳叶眼,很是衬她这个人。

  顾敛郑重道:“是,这些事情本就是看你自己,与旁人说的话无关的。”

  “你叫顾瑾瑜?”

  “嗯。”

  “哪个瑜?”

  “王俞瑜。”

  沈瑜看了看手中的烧饼,又不禁想起了拜师帖上的那两团油渍。可此时的沈瑜觉得是释然,是平淡。她将拜师帖夹在了腰间,咬了一口手中的烧饼,里面的肉沫带着浓浓的香气。

  她对顾敛说:“我也是那个瑜。”

  顾敛咧嘴一笑:“巧了。”

  像是某种感召,也像是某种说不上来的吸引。

  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就在这些简单的言语之间悄然而生了。

  紫衫长老出来前,沈瑜一直候在外面,顾敛也是一直在她身边。

  那封拜师帖是没有再重写了,只是顾敛与沈瑜想尽办法,又是晒又是吹的。最后是顾敛听了厨娘的意见,用生面粉沾了冷水放在纸上,总归是将那两团污渍显得小了些。

  属于黄昏的暗金色落在通天殿的屋脊上时,通天殿的门再一次推开了。

  沈瑜与顾敛守了一个下午,但沈瑜瞧见开门者的那一瞬,沈瑜眼中的几分疲倦都荡然无存了。

  “紫衫长老!”沈瑜兴高采烈的上前,因为一直杵在原地双腿有些麻木,但也不能影响她的一腔热血。

  紫衫长老看到沈瑜像是有些意外的,随在他身后的洛闲见了,笑着与紫衫长老说道:“沈小姐此番是来拜师的呢。”

  “我与洛闲都想有个小师妹呢。”顾敛也添油加醋着。

  两个弟子的话将紫衫长老逗乐了,他看着沈瑜,问道:“阿瑜想拜我为师?”

  “是。”沈瑜呈上了那封拜师帖,“一直就想做您的弟子了。”

  紫衫长老接过了拜师帖,轻轻展开,大致看了一遍,便又重新叠好,收进了广袖里。

  他朝着沈瑜笑,有长者对晚辈的温和,也有师傅对弟子的关爱:“还没吃东西吧?”

  “嗯……”

  “那就一道用晚膳吧,能与两个师兄多说说话。”紫衫长老笑了笑,有继续说道,“明日卯时,记得到小竹林上早课。”

  “谢谢紫……”沈瑜有些激动,可话说出来,又觉得有什么不对。拜师的礼仪,也就是赠给心仪的师长一封拜师帖,在师傅看过就,便会告诉你他愿不愿意收你。

  想到这里,沈瑜露出了几分笑容。她朝紫衫长老行着礼,恭恭敬敬的道了声:“多谢师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