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少爷的第一个委托
肆木2020-01-17 15:142,726

  今日天气好,依照顾敛的话来说便是,很适合下山。

  委托之事拖了好些时间,两人盘算着,今日就能去任事堂看一看,接一个不大不小的委托。一来也是告诉叶长老他们还记着那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积分,而来也能看看这段时间的修行成果。

  去任事堂之前沈瑜与顾敛先去了一趟通天殿,向紫衫长老请示。在虚无之境寻常的弟子第一次下山接受委托可以选择让师傅带领的,但紫衫长老并没有提及此事,甚至是有关委托的事情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交给了他们以个锦囊,道了声:“早去早回。”

  两人一知半解的出了通天殿的门,就碰上了洛闲。见洛闲抱着几本书,匆匆忙忙的样子。

  洛闲常往通天殿跑,也都是这个样子。

  “洛闲师兄。”

  “阿闲。”

  沈瑜与顾敛对洛闲的称呼不一样,却算是同时唤了一声。洛闲停了脚步,见是他们两人,便笑着答应。不过洛闲看到了他们手上的锦囊,便问道:“要去任事堂了?”

  叶长老让他们以虚无之境的积分来偿还草药的事情洛闲自然也是知道的,想来最初以为他们要赔一大笔钱的时候,这个洛闲还为此匀了不少私房钱要塞给顾敛。钱多钱少是一回事,有心无心也是一回事。

  洛闲对沈瑜与顾敛的照顾是他们看在眼里的。

  沈瑜笑着点头道:“嗯,也拖了不少时日了。不过师父也没多说什么,赠的锦囊中可是有什么妙计吗?”

  “自然,初次任务师傅都会相赠的。你们若是遇到难以应付的危险,打开便知道了。”洛闲向沈瑜解释着,眉眼弯了弯,倒是如沐春风般的好看。洛闲本就像个文弱的小公子,却也只有自己人才会知,他平时有多努力。

  沈瑜一直毕恭毕敬的叫他洛闲师兄,也是对他打心底有着佩服。

  “此去注意安全,瑾瑜也一定要照顾好小师妹。”洛闲那肩膀蹭了顾敛一下,“我等你们两人平安回来。”

  顾敛回蹭了他一下,笑道:“知道了。”

  别过了洛闲,两人一道出了通天殿,出了竹居。任事堂在竹居以东,还有好些距离,两人选择了缓步过去。

  沈瑜将紫衫长老赠的那个锦囊拴在腰带上,轻轻拍了拍,与顾敛说道:“感觉洛闲师兄不练功的时候,就是个一直与书打交道的人。”

  “文韬武略并进嘛,阿闲一直都是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好像……”顾敛寻思着,才又继续说道,“师傅的藏书都已经被他看了一大半了。”

  紫衫长老也喜书本文字,能将他的藏书阁看这么多,也不是易事。

  “那你呢?”沈瑜心怀着几分佩服,又仰着头反问了顾敛一句。

  “我?”顾敛指了指自己,尾音上扬,笑看着沈瑜,“你觉得小爷缺那些功夫?”

  话是夸张了些,但沈瑜想到,这个人再怎么看起来顽劣,也都只是看起来。实际上顾敛也是个有一手好字,练功法时有一番独特悟性的人。

  他也只是一股脑儿的将自己好的与不好的带到了沈瑜的生活里,然后任由沈瑜评价罢了。

  “是,顾敛师兄也是个卓乎不群的人。”沈瑜迁就着顾敛,朝他笑着说道。

  顾敛会意,又将那话换了个词儿的还回去:“过奖过奖,沈瑜师妹也是英姿飒爽。”

  “不不不,顾敛师兄就不要谦虚了。”

  “没有没有,应该的。”

  随后,卓乎不群的顾敛与英姿飒爽的沈瑜就在任事堂碰了一鼻子灰。

  任他墙面上挂了数以百计的委托,在沈瑜手里的那个就是这么不合她的意。

  “丢鸡?”沈瑜皱着眉,她真的想不通,这样的事情也可以算作委托?

  “这位同门,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任事堂值班的修者捣鼓着自己的小算盘,也没空多去看沈瑜的神色变化,“是丢家禽,家——禽,听清楚了吗?”

  家禽家禽,不就是鸡吗?

  沈瑜正是酝酿着怒火,那一颗一颗的算珠敲击之声让她有些烦闷,可她瞧着任事堂顶上那块写着‘百折不挠’的那块牌匾,还是打算,先按捺住自己的小心思,心平气和的和他理论理论。

  毕竟这债能不能友好的还下去,还得仰仗这位不怎么友好的同门。

  沈瑜正是想用手拍一下那台子,提醒提醒这位同门的。

  不想……有人比她更冲动。

  只见顾敛伸手在那算盘旁猛地一拍,眸子里涌动着的像是生生不息的火热。那个修者愣是停了手中的活儿,仰起头,看着顾敛。

  战争即将要打响了么?

  孰胜孰负呢?

  千言万语的,顾敛倒也只说了一句。

  “就它了。”

  沈瑜:“……”

  “直接一些不就好了,你我的时间都是一寸光阴一寸金的。”修者一面准备着文书,一面说道,“沈瑜小姐的事情今日掌事就与我说了,不是师兄不给你面子,只是做事应当是循序渐进的,总不能一来就让你们接那极其困难的任务吧。”

  修者说的话,也有他的道理。

  曾经虚无之境就有过越级接委托的往事,三个弟子在妖兽爪下亡了命,只余了一个弟子捡回一条命。

  此事闹得大,沈掌门亲自剿了那委托中的妖兽,惩了任事堂的掌事,厚葬了亡者,也将那三个弟子的名字刻在了山门的石剑上。

  想到这里,沈瑜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喏,在这里写上自己的名字就好了。”修者在纸上指了一处推给了沈瑜与顾敛,并拿了笔给他们。

  沈瑜接过,浩浩汤汤的将名字写下。她的字就像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一般,不说好看难看,只说不怎么像个姑娘家该有的字体。

  而顾敛写字则是大气之间又不失一份字里行间散发出的清秀之意。

  修者端详了两人递过来的文书,像是很满意的样子,他吹了吹两人的笔迹,将目光落到顾敛的落款处,不由得叹了句:“顾敛师弟的字真是好看。”

  “过奖了。”

  他将文书收进了柜子里,敲了敲她的算盘,垂着眸子也没看他们,轻轻说了句:“好生保护自己。”

  说的郑重,就像是语重心长的交代。

  最后两人各有所思的出了任事堂,在下石阶时沈瑜瞧了瞧手中的委托,长长的叹了口气。

  “就当是出门散心好了。”顾敛安慰道,“琐事也有琐事的好。”

  “挺好的。”沈瑜翻看着委托书,笑着与顾敛说道,“咱们想想怎么过去好了。”

  沈瑜将委托书上的地址给他看,顾敛看清了那个地点,叫莲城中坡镇郑家村。

  “这需得去莲城中租马匹吧。”沈瑜在脑海中大致思索了一番莲城这几个小镇的排布,中坡镇算是与中心城最近的小镇,若是骑马去,费不了多少时辰。

  顾敛点了点头:“吃过饭再出发吧。”

  最后两人选择在城中吃了些小食,寻了个驿站便租了两匹马走。

  快马加鞭的,一路安好的,黄昏之前便到了那个镇子。

  村口的界碑处站了两个人,有一个精神不算很好的老者,眼中还带了几分焦虑。他身后站着个妇人,衣衫淳朴,年纪应当也不大,但也有些难以言语的沧桑感。

  那老者见沈瑜与顾敛两人来,连忙着上前几步,握着拐杖的手都有些发颤。

  就像是见着了望眼欲穿等待着的人。

  “二位可是虚无仙山的修者?”

  两人下了马,顾敛上前搀扶住了那老者,笑着答道:“正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