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偶感风寒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300

  “皇后娘娘!”殿外忽然响起宫人的声音。

  皇后二字犹如惊雷炸响,宁伊婉瞬间清醒,这里是皇宫!是凤寰宫!

  她恨不得萧墨君此时就死去,可是现在他还有价值,还不能死!就算要死,至少也不能够死在她的宫中!她不能连累家族!

  电光火石间, 她选择了保护萧墨君。

  一闭眼,用力将身体翻转,挡在了萧墨君身前,那受伤的男子也没有想到宁伊婉这般动作,想要收回手已经来不及了,动作微微一偏,匕首刺到了宁伊婉的后背,立马血腥味儿便是蔓延了出来了。

  一击不中,宁伊婉回头看见了他满脸惊诧,无声道:“逃!”

  那人深深地看了一眼宁伊婉,眨眼间消失在殿中。

  萧墨君看见宁伊婉被刺伤后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头,衬的额头上的胎记越发难看,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和惊愕,他怎么也没想到宁伊婉会保护他。

  翻身坐起,阴沉着脸,抱着宁伊婉,冲着外面道:“给朕仔细搜,死活不论!”

  又急声道:“将章御医叫来!”

  他面上看似淡定,但是心头却……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只有他紧紧抓住宁伊婉的手泄露了他的担心。

  宁伊婉疼的脸色发白,却没忘了继续演戏,梨花带雨,好不可怜,“皇上,疼~”

  萧墨君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心底的怒火压了压,冷冷道:“马上御医就来了,死不了。”

  虽如此说,但是他眼中却沾染些许焦虑和担心。

  宁伊婉心中咯噔一声,知道这人生疑了。也就不再开口,咬着唇,看起来越发的可怜。

  萧墨君看她如此模样,脸色一僵,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却安抚性的捏捏她的小手,冷硬道:“放心,不会留疤。”

  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不许哭。”

  但是宁伊婉脸色更加难看了,她强忍着泪,让萧墨君越发的烦躁,朝外边吼道:“怎么还没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失态了。

  其实,章御医来的很快,额头上还带着汗珠呢。到了顶着萧墨君黑的吓死人的脸色,赶紧替宁伊婉看了看伤口,斟酌再三说道:“皇上,皇后娘娘这伤口不深,只需要用金疮药包扎一下就好了。”

  萧墨君看向章御医。

  章御医愣了一下,皇上您老人家不说话就这般的瞧着他,让他很心慌的好吗?

  咳嗽了一下,眼睛一亮,立马反应过来,说道:“这伤口面积也不大,等到止血以后用上老臣特质的雪莲膏,娘娘身上一定不会留疤的。”

  萧墨君这才将目光收回去,眼睛看向宁伊婉的后背,白皙一片,脸色又阴沉了。

  章御医的心情也是随着萧墨君脸色的变化,上下起伏。

  “将药和纱布留下,你们都出去!”

  章御医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将药放在桌上,与宫人们一同去出去了。

  屋子里面只剩下两个人,宁伊婉趴在床上,萧墨君轻轻地将她的衣服掀开。

  他动作轻柔的用赶紧的帕子将她的伤口清理了一下,缓缓地将金疮药散在上面,宁伊婉见着他认真地侧脸,心底一声冷笑。

  她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是因为萧墨君受了伤,她替他包扎,不过现在记得的人只是她而已。

  她收回目光,趴在床上,没在看他。

  不多时。萧墨君便已将她的伤口包扎好。

  “这些天,你就好生休息,安分的待在宫中。”

  萧墨君将金疮药放在桌上,回过头看向宁伊婉说道,语气有些生硬,眼中更是带着还未散去的怒火。

  宁伊婉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全当没听见。

  萧墨君见此冷笑一声,道:“今日的事情,朕看在你受伤的份儿就不追究了。但你记住,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宁伊婉睁开眼睛,皱了皱眉头,“皇上说得什么,臣妾都没有听懂。”

  看她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无辜委屈的表情让萧墨君刚压下的火气又冒了出来,三两步回到床边,一把捞起宁伊婉,惩罚似的吻住了她的唇,狠狠地索要着她檀香小口中的香甜。

  “唔……唔……你……放开我!”

  一吻毕,两人口中牵出了银丝,更是有这血腥的味道。

  萧墨君舔了舔唇边的血迹,俊美的容颜有些邪肆。他强势的捏住她的下巴,盯着她充满怒意的眼眸,再一次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不知道是说这个吻,还是刺客之事。

  两人对视着,谁都不开口,沉默且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就在这时,小伦子走进来,在萧墨君耳边低语了几句。

  余光还落在宁伊婉身上。

  宁伊婉趴在床上,心底有了丝不妙之感。

  糟了!

  她大惊,该不会是刺客……被抓到了吧……

  果然,萧墨君脸色也变得黑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名义上的皇后竟然这般的胆大,居然私藏着那种药,藏着的还是那种不举之药!

  难道说……那日……是她!

  再一想着事后,这女人还跟太后说自己不举?她怎么敢!

  萧墨君黑着脸阴沉沉的看着宁伊婉,但是刚刚还有些慌乱的宁伊婉现在脑子却出奇的冷静。

  现在绝对不能慌!

  “皇上,您不要这么的看着臣妾,臣妾害怕。”

  萧墨君真是气极反笑,咬牙切齿道:“哦,原来皇后还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

  宁伊婉见着萧墨君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眼眸闪了闪,无辜的皱着眉头,道:“臣妾书读的虽然不多,但还是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

  萧墨君见着她这模样,忽然间有了一个主意,这女人不是喜欢捉弄人吗?她也让她尝试一下被人捉弄的滋味儿!

  “皇后,新婚之夜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新婚之夜,不举药,果然是这件事!

  宁伊婉立马便是想了起来,装傻的说道:“皇上新婚之夜虽然我们有点不愉快,但是臣妾一直都相信您雄壮威武的!”

  萧墨君额头上的青筋都出来,这女人还在装,冷哼一声,道:“小伦子,将你身上的毒药拿出来。”

  小伦子一脸蒙蔽,他身上什么时候有毒药了,见着萧墨君威胁的眼神,立马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儿,“皇上,在这里。”

  萧墨君看向宁伊婉,“给皇后服用一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